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38章 黄麒麟

第38章 黄麒麟

2971 2017-12-11 05:06:01
林森虽然没有什么审讯经验,不过这一段时间,在市局里恶补了相当多的陈年旧案。在那些档案里,可没有这么洒脱的受讯人。看这架势,这货哪里是来接受警方问讯的,这货压根就是来参加茶话会的。一旁的狱警显然早就适应了黄麒麟的这副德行,狱警憋着笑,递给邱健清一份黄麒麟的档案。邱健清大概扫了一眼档案:“抢劫及故意伤人罪进来的?为了筹赌资,你小子出去劫道了?”从面相上看,黄麒麟差不多有有六十岁,被三十多岁的邱健清称为“小子”,这家伙的脸上也丝毫没有愠色。黄麒麟身上带着人字镣铐,行动受到限制,可是这家伙脸上的戏份却丝毫不少,这货不屑的一撇嘴巴,差点儿把嘴角咧到了后脑勺:“看您这话说的,我大小也是一个公司的老总,怎么能出去劫道呢!”“公司老总?”邱健清噗嗤一声,差点儿乐出了声。不怪邱健清的反应如此的大,在场的其他人也同样无法相信,一个公司老总,能因为抢劫罪入狱。再结合黄麒麟老油子的性格,众人得出一个结论:这货在胡说八道。黄麒麟看出警方不信他的话,这家伙一砸吧嘴:“警察先生,我还能骗您不成?我是家乐家政公司的老总,一年也有个百十来万的进账,怎么可能干毛贼的活儿?”这货说话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狱警也对着邱健清暗暗点头,示意对方说的是实话。整个审讯室里,全都是公安的干警,然而黄麒麟还是戏份很足的压低了嗓音:“跟您实话实说,我是故意找了由头,进来避难的!”“进监狱里避难?”邱健清顺着黄麒麟的话随口问道。黄麒麟这老家伙又油又滑,说的话让人根本分不清真假。黄麒麟嘿嘿一笑,露出一嘴的黄牙:“您别看我长得不伟岸,但绝对是爱党爱国的好市民,唯一有点儿小缺点,就是好赌!就因为这个小缺点,我才不得不再这儿避难的!”说着,这家伙对邱健清一挑眉毛:“警官先生,您过来找我,其实也是因为这一码事儿的吧?”邱健清摆着一张扑克脸,看不出任何的表情:“说说吧,你到底知道什么?”黄麒麟露出一脸的奸笑,搓了搓手:“领导,我要是把知道的都说了,算不算立功?能不能减刑?”邱健清一声冷哼:“你不是为了避难,才躲到监狱里的吗?怎么还着急出去了?”黄麒麟笑的越发的灿烂了:“几位领导把案子破了,我不就不用躲了嘛!我还出去当老板去,当然是越早出去越好!”邱健清为了从这家伙的嘴里得到关键信息,这会儿有意的吊着他,也不给他一个准话:“你要知道什么,就全都说出来,我看情况斟酌。如果你的信息确实对案件侦破有重大贡献,我可以考虑给你减刑申请。”邱健清虽然没给他明确的答复,可黄麒麟还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本来挺的笔直的腰板,都不经意的放松了几分。显然,这货在监狱里已经呆的够够的了。都不用邱健清再催促,黄麒麟就乖乖的开了口:“我是苦出身,没上过几天学,年纪轻轻,就辍学去南方打工了。经过好多年的摸爬滚打,我总算是混出点儿人样,当了个不大不小的老板。但是整天和一帮狐朋狗友在一起,我难免沾染了点儿坏毛病……”不用黄麒麟明说,在场的诸位都明白,这货口中的坏毛病,就是赌博了。“黄赌毒这三样是真的不能沾,开始的时候,我只想着小赌怡情,但谁想得到,赌资越赌越大,最后甚至动辄几十万。我虽然是一个老板,但是绝大多数的钱,都铺到的公司当中,手头一时间也拿不出这么的现钱。”“所以,你就去贷高利贷了?”邱健清听话听音,已经基本明白这货要说什么了,黄麒麟稍微一停顿,邱健清就帮他补出了下文。黄麒麟点点头:“没错。其实一般的地下赌场,都有着高利贷的业务,这种业务就是给赌红了眼的赌徒准备的。一般情况下,是按天算利息,日利率都在百分之十左右。”一旁的胡天突然出声:“我知道!在民间,这种高利贷叫做压倒驴。这种高利贷一旦滚起来,足以让人倾家荡产。老百姓们形容这种高利贷,开始的时候只是借了一粒米,但是最后却要用驴子拉粮食去偿还。”这一次胡天总算是没掉链子,黄麒麟苦笑着点头,迎合了胡天的说法:“没错。有很多地下的赌场,都把这种高利贷当作主要的盈利项目。有很多新入赌场的雏儿,赌红眼之后,都中了招。”说到这儿,黄麒麟还很走心的叹了一口气:“我就一时大意,输红了眼,又想要翻本,就从赌场借了高利贷,结果越赔越多,最后虽然收了手,利息却越滚越大。后来我就算把公司都抵押出去,也没有办法堵上这个窟窿。最后我只能故意被犯点儿事,进监狱里躲债了!”几人都一阵无语,这老货故意进监狱,原来是躲债来了!胡天大大咧咧的对黄麒麟树了一个大拇指:“不服不行呀!我从小到大,也见过不少老赖了,但是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躲债能躲到监狱里来了。您也太拼了!”黄麒麟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不拼怎么办?那些不拼的家伙,全都死了!”邱健清听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听到了重点,这货猛地直起身子,拳头砰的一声砸在不锈钢桌面上:“死了?赶紧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黄麒麟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口水:“剩下的事情,您不是都知道了吗?那些不还高利贷的赌鬼,全都死了!”黄麒麟这话一出口,林森心里咯噔一声,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了。他刚有所明悟,邱健清就马上扫了林森一样,让他不要有丝毫的表现。林森心领神会,和邱健清一样保持着扑克脸,不带出任何的信息。“死了?你怎么知道他们死了?你见过他们的尸体?”黄麒麟摇摇头:“虽然没有见过,但是道上的人,都是这种说法。地下赌场为什么敢开这种压倒驴的高利贷?因为没有多少人敢赖账,赖账的人,全都从此消失了。”林森伸出右手,将小拇指蜷缩起来:“你认不认识一个家伙……”林森的话还没有说完,黄麒麟单看林森的这个手势,就已经知道他要问什么了。黄麒麟连连点头:“算不上认识,但是见过。大家都叫他刘九指,老赌徒了。据说是年轻的时候出老千被抓了现行,被剁掉了一根手指。那家伙已经失踪好几年了。”“他就是借了赌场的高利贷之后,才失踪的?”林森继续追问道。黄麒麟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回答。林森和邱健清对视了一眼,简单的进行了眼神上的交流。看来刑侦队在饮马湖中发现的那些尸体,应该都是企图躲债的老赖,被地下赌场的人杀鸡儆猴了。按照黄麒麟的说法,赌场的高利贷高的离谱,在如此高的利息下,赌场能收回一半,就已经能赚的盆满钵满了。然而想从老赖的手里拿钱,可没有那么容易的,这帮家伙居然采用了如此极端的方式,杀鸡儆猴。那些试图躲债的老赖们全都人间蒸发了,剩下的人才会乖乖的还钱。“知道让那些老赖们人间蒸发的,是什么人吗?”邱健清循循善诱,试图挖掘出更多的信息。黄麒麟摇摇头:“不知道。至于那些人失踪的事情,我们也只是听到过这种传闻,说他们都是被赌场的人给干掉了。其他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黄麒麟一个劲儿强调,自己把知道的都说了:“领导,我可没有一点儿的藏私。您看,减刑申请……”“把知道的都说了?不见得吧?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邱健清打断了黄麒麟的话。黄麒麟眯着眼睛想了好一阵儿,都没想明白自己是忘了什么。邱健清看这货一副不开窍的模样,只好出言提醒他:“那家地下赌场的具体位置?”黄麒麟这才猛然醒悟,点了点头,又苦着脸一摊手:“不是我不告诉您,是我也不知道,那家地下赌场现在到哪儿去了!那家赌场,是时刻流动的!”“流动的?”林森忍不住插言问道。“那家地下赌场,是海上的一条船!只有收到请帖,才能登船。而且每次开赌,有船的位置都是不同的!我进来都这么长时间了,既没有请帖,也不知道有船的具体位置!”黄麒麟一摊手,示意自己实在是爱莫能助。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