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22章 往事重提

第22章 往事重提

3136 2017-11-21 20:56:00
这一顿简简单单的工作餐,楞是让胡天变成了大胃王个人秀。这货风卷残云,一会儿的功夫,就把餐盘里堆积如山的食物吃光扫净,又打了一盘! “可以呀小胡,就你这饭量,别当警察了,去网络上做个大胃王的直播,肯定赚个盆满钵满!” 郑东看着胡天饿死鬼转世一般的吃相,一边感叹着年轻真好,一边开玩笑地和胡天打趣。 “东哥你没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吗,‘不学何天慈,身体得结实’。不吃饱喝足了,身体怎么解释的了!” 胡天这小子脑子转的还挺快,顺口溜张口就来。 胡天口中的何天慈,是全国公安战线,一级英雄模范,也是刑侦界的前辈。何天慈能被授予英雄称号,在工作上,自然是没的说,可惜这位前辈身体欠佳,才四五十岁,就英年早逝。他的英雄称号,是后来被公安部追授的。 因为这个,胡天才“不学何天慈”。 “关键是你小子暴饮暴食,估计还活不过何天慈呢!” 邱健清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拍在胡天的后脖子上:“你小子适可而止吧,吃坏了脾胃,以后有罪受了!赶紧回屋,咱们得干点儿正事了!” 胡天嘴里答应着,手上却加快了速度,三下两下,将餐盘里的吃食全都扒进了嘴里。这货一抹嘴,心满意足的一拍肚皮:“吃饱喝足!” 这一场大胃王直播秀终于宣告结束,邱健清领着队员们,回了刑侦办公室。 邱健清回屋的第一件事,就是拉上厚厚的窗帘,隔绝阳光的射入。邱健清之前已经解释过,他有某种眼疾,不能被阳光直射,再说他是刑侦队的一把手,向来说一不二,他怎么做,别人也不敢言语。 “大概四五年钱,我接手过一个案子,跟刘刚的情况差不多。犯罪嫌疑人肖某是一家大型连锁美发店的老板,身价超过千万的富豪。肖某表面上光鲜亮丽,但是背地里,却有着一个鲜为人知的癖好。肖某有着很强的恋尸癖!” 邱健清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老板椅上,点了根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拉开了话匣子。 “肖某长期当地的人体塑化公司,高价购买塑化的人头标本。这些人头标本是尸体塑化制成的,看上去和美发店常用的人头模型,有几分相似。肖某将这些塑化标本隐藏在大量的人头模型当中,竟然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没有被人发现。” “肖某平时就用这些塑化标本,练习各种发型,以此来满足他的恋尸癖好。” 邱健清说的案情,过于惊世骇俗,在场的这些家伙虽然常跟尸体打交道,但听说有理发师拿真人头练习发型,还是恶心的一阵干呕。这几个人里,反应最大的,就数胡天了。 胡天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我去,这也太恶心人了!我要知道你讲这么恶心的事情,我刚才就少吃一点儿了!” 人体塑化,是医学家哈根斯在977年发明的革新性技术。这种技术通过硅胶、环氧树脂等聚合物的覆盖与沾粘,可以将动物或人类的躯体,做成可触可摸、形象逼真的标本。 犯罪嫌疑人肖某能用塑化的人体标本练手艺,光是想想,就让人脊背发凉。 “肖某的这些人体标本,都是高价从当地人体塑化公司的员工手里,私自购买的。当时塑化人体公司刚刚进入中国,在这方面的管控上,还存在着不少的死角。肖某又特别的小心谨慎,从来都是私下里现金交易,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所以长期以来,对于他的违法犯罪行为,警方都毫不知情。” 邱健清继续复述起案情,这会儿大家也都听出味儿来,邱健清说的这件陈年往事,和他们手头的这个案子,还真的有点儿像。这两起案子,都跟人体标本有关! 邱健清正讲到关键节点上,胡天再一次插话道:“嘿嘿,要不怎么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小子做的这么隐蔽,最后不还是难逃法网!成了经典案例中的反面教材!” 胡天一边说,还一边瓷牙咧嘴的跟周围人傻笑。看到没有人搭理他,这货才略显尴尬的闭上了嘴。 “本来我们警方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发现,但是一场人命案,让这些事情,进入我们的视野。犯罪嫌疑人肖某,死了。” “什么?肖某死了?” 哪怕是沉默寡言的林森,也下意识的问出了声。刚才林森还觉得奇怪,队长为什么一直坚持称呼肖某为“犯罪嫌疑人”,案子既然已经定性,那么肖某就应该被定义为罪犯才对。 但是肖某在开展案情调查之前,就已经死亡,没有肖某的口供,邱健清只能将其称为犯罪嫌疑人。 “同样的人头模型,同样的涉案人死亡,怪不得队长你说,这案子,你曾经见过!” 郑东这会儿才相信邱健清之前的说法,他之前还以为,队长是跟他们玩梗呢。 “肖某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心肌梗塞致死的。据他手下的伙计说,肖某死前在房间里大喊大叫的,仿佛吓得不轻。因为肖某平时对伙计们很严厉,又禁止任何人出入他的房间。所以当时也并没有人敢上前询问。等到晚饭的时候,才有人想起肖某,去叫他吃饭时,肖某已经死亡多时了。” “法医们现场查验了肖某的尸体,发现他并没有任何的心脏病史。法医们认为,肖某在身体机能相对稳定的情况下,突发心梗,很有可能是受了某种刺激,心情起伏过大,心脏的负担骤然提升,从而导致的心肌梗塞。” 邱健清的话说的文邹邹的,又特别的拗口,但是林森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法医们的意思,肖某是受到惊吓,从而引发心肌梗塞的?” 林森虽然不是专业的医师,但是他知道,有相当数量的心肌梗塞患者,发病的原因,都是心情波动过大。几乎所有的心脏病患者,都要防止大喜大悲。 邱健清点点头:“那些法医们反馈给我的,就是这个意思。后来我们审讯肖某手下的一个伙计,那名伙计也证实了这种说法。肖某身亡的几天之前,就已经沉浸在一股惶恐的气氛中了。” “那位知情人,叫王毅,是一位智力障碍人士。因为这家伙听话勤快,又跟人有语言障碍,不会乱说话,所以肖某一直带在身边。肖某购买那些塑化人体标本的交易中,这家伙都有参与。据王毅说,在几天之前,肖某清点人体标本的时候,发现多了一具!从这以后,肖某就变得有点儿不正常了。” “多了一具?” 林森抿着嘴追问道。 邱健清点点头:“没错。据王毅说,在清点标本数量的时候,多了一具。肖某看到多出的那具标本,显得非常害怕。他让王毅暗地里将这具模型销毁掉。王毅对他的言听计从,找了个锤子,将那具标本砸扁了,找地方挖坑埋了。” “王毅的IQ超过了70,被认定为有限制行为能力的责任人,因为他的举动,涉嫌包庇罪、知情不报罪、损毁尸体罪等多项罪名,这家伙后来也锒铛入狱。我们让王毅领着我们,去找那具被他藏起来的人体标本,但是始终都没有找到!” 说到这儿,邱健清将抽到尽头的香烟摁进了烟灰缸中,发出“呲啦”的响声: “我也不知道王毅是随口胡说,还是他的IQ无法让他记住掩藏标本的地点。最后这一天损毁尸体罪,并没有落实。我们再后来的调查中,发现肖某不仅有着恋尸癖,还有着极为严重的毒瘾。在后续的尸检中,法医也确实从肖某的体内,发现了甲基安非他明的成份。后来我们只能认为,王毅是吸食冰毒过量,产生了幻觉,从而引发了过度惊吓,导致了他的死亡。” “最后我们将王毅转交司法机关判定量刑,又查处了私自卖给肖某人体标本的那家人体塑化公司,处理了两位涉案人员,这案子就算告破了。之前我就觉得,这案子恐怕没有这么简单,但是上面的领导都等着结案请功,让我不要多想。如今刘刚的这个案子,让我又想起了这一码事来。” 和自己的便宜师弟一样,邱健清也是一个马后炮高手,这会儿一个劲儿的强调,当初自己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儿了,都怪领导让他早早结案,义正言辞的把锅甩给领导。 听完了邱健清的叙说,众人个个挤着眼睛皱着眉,仿佛是一群便秘患者。 邱健清说的这个案子,和手头上刘刚的命案,乍一听还真有所关联。这两个案子里,都有人头标本。但是细一考量,好像又找不到什么明确的联系。这种感觉,就仿佛是在棉花里挑棉花糖一样,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最后还是心直口快的胡天沉不住气了:“队长,你说的这个案子,和咱们手头上的,确实是像!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两起案子,有什么关联呀!” 胡天话音未落,刘刚搭茬了:“有关联!人体塑化技术,我在欧洲的时候,也有所耳闻。这种工艺的准备环节,就是去除尸体体内的水分,然后浸泡福尔马林,进行除菌处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