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42章 八面佛

第42章 八面佛

2959 2017-12-15 13:09:00
面对这些饿狼一般的赌徒,胡天笑嘻嘻的,仿佛浑然不觉。 “各位老哥,小弟我初来乍到,跟各位玩玩牌,交个朋友!” 胡天一般环视着桌上的赌徒们,一边双手抱拳,跟诸位打了个招呼。 之前闲聊的时候,胡天就跟林森说过,这个抱拳也是有着诸多讲究的。一般来说,抱拳左手在下,右手在上,右手食指微微翘起,以示尊敬。 之前胡天在说这事儿的时候,林森只当是些陈芝麻烂谷子,压根就没有往心里去。这会儿胡天对诸位抱拳,林森才觉得这货来这么一出,装逼装逼先不说,反正确实挺像那么一回事儿。 看到又有肥猪上桌,赌徒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反对。这帮红着眼睛的家伙们赶紧摆出一副笑脸,没一会儿功夫,就和胡天称兄道弟起来了。 “兄弟之前是在哪儿玩呀?应该是个高手吧,不是高手,也不可能知道咱们这个地方。” 坐在胡天身旁的,是一个圆滚滚的胖子,这货一边吊着雪茄吞云吐雾,一边跟胡天闲聊着。能够看得出来,在这帮赌徒们的心中,这家海上赌场简直就是圣地,能坐在这里的vip赌桌旁,那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胖子对自己能在这儿玩两手,显然极为得意。 胡天抽了抽鼻子,答非所问:“可以呀老哥,抽的居然是高希霸天才5号。有品位!” 胖子先是一笑,随即嘿嘿一类:“可以的是你呀,老弟!这都被你闻出来了?没错,确实是高希霸天才5号!” 说着,胖子朝身后的小弟一回手指,小弟马上递上了雪茄盒:“来一根?” 胡天笑着摇摇头:“我有哮喘,不敢抽烟。” 一旁的林森抿嘴藏着笑,心说胡天这家伙还挺聪明,找了这么个滴水不漏的理由。 胡天这货整天东跑西颠的,当然不可能有哮喘,这家伙是怕自己露怯。 雪茄的后劲不比普通的显然,如果不是常抽雪茄的老鸟,很容易一口就被呛住了。以胡天的工资标准,抽20块钱以上的烟都困难,更是不可能抽得起世界排名第一的高希霸雪茄了。他要是抽了一口雪茄被烟劲儿呛住了,他海归富少的身份,也就不攻自破了。 听到胡天这么说,胖子也没有再坚持,这货摸了摸自己没剩下几根头发的大脑袋,嘿嘿一乐:“我叫胡金波,兄弟朋友都叫我八面佛!” 能够看的出来,这个自称“八面佛”的胖子,应该有点儿牌面,这货就这么坐在赌桌旁闲聊,无论是荷官,还是其他的赌客,都没有表露任何的不满情绪。 “佛爷,您好您好!我也姓胡,叫胡天。讨个大说,我跟您是本家。小弟我初来乍到,耳聋眼瞎,不认识您,您别见怪。” 胡天这小子虽然不着调,但是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个自称“八面佛”的胖子咋咋呼呼的,估计是警方口中的“社会闲散人员”,他们自己口中“道上混的”。 “哪里那里,兄弟也姓胡,咱们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 胡天的一阵吹捧显然让胖子极为舒坦,这家伙笑的满脸是褶,一把就搂住了胡天的脖子,看起来基情满满。 两个人称兄道弟够了,胖子又不声不响的绕回了之前的问题:“兄弟不是本市人?那你是怎么知道这儿的?” 不仅仅是胖子本人,其他的赌客们也都眼巴巴的盯着胡天,等待的他的回答。能够看得出来,这家船上赌场,从员工都赌客,全都非常的谨慎。林森等新面孔的乱入,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怀疑。 胡天真的是天生的好演员,面对诘问,这货毫不惊慌,他先是对一旁的服务生打了一个响指,要了一杯加冰马天尼,这才漫不经心的说道:“怎么知道的?当然是上网知道的呗!我在论坛里瞎逛,咱们赌场的工作人员就以反赌戒赌的名义,和我勾搭上了。在上网,那家伙还信誓旦旦的告诉,这地方不比澳门的赌场查!哼,骗谁呀?澳门巴黎人赌场我去了不是一次两次了,在规模上,这里跟澳门没法比!唯一比较新奇的地方,就是这家赌场开在船上,算是给了我一个小小的意外。” 胡天脸上的戏很足,给人一种虽然在努力克制,但仍旧很不屑的感觉。 正说话的时候,服务员端着托盘快速走了过来,胡天要的马提尼到了。 胡天瞥了一眼高脚杯,根本就没有伸手去接的意思,这货撇了撇服务生, 从牙缝里憋出几个字来:”这是什么呀?“ 服务员被问的一愣,盯着胡天确认了一番,这才犹犹豫豫的说道:”这是您点的马天尼呀。” “马天尼?” 胡天拿起高脚杯,略微晃了晃,就马上又把高脚杯端远了,仿佛酒杯中的液体有毒,唯恐避之不及: “酒中之王马天尼,鸡尾酒自马天尼开始,又以马天尼告终,这是调酒界里广为流传的名言。马天尼以杜松子酒为基酒,苦艾酒为辅酒,但是在马天尼中,应该使用的是含有金鸡纳霜的‘绿仙子’苦艾酒,而不是这杯所用的‘圣三一’。” 胡天整个一副颐指气使,挑东挑西的富二代形象,对着眼前的鸡尾酒评头论足。 现场显然没有调酒的真正行家,这货的话一出口,其他人还真的被唬住了。 胡天叹了口气,仿佛是在平复心情,随后将高脚杯递给了服务员:“这杯也别退了,算在我帐上,我请调酒师喝了。我也不是故意的找茬,只是在国外喝惯这一口了,看到不是原汁原味的马天尼,心里不舒服。” 一边说着,胡天还从钱箱子里捡出二百块钱,放到了服务员端着的托盘伤痕,算作他的小费。 胡天这副作死的模样,再配上他大方的出手,让赌桌上的几位暗暗放下心来,在一旁一旁观察视角暗中观察的林森能够明显看出,几位赌徒脸上的表情都好看了许多。显然,在他们看来,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就是哪家的败家子,不可能是“条子”。 林森虽然不喝酒,但是他对于胡天玩的这些小伎俩,是一清二楚。刚才胡天特意点名要马天尼酒,不是因为他爱喝,而是事先做好了功课。他说的那些专业名词,多半都是从网络上查来的,至于端杯就知道鸡尾酒的成份不对,也同样不是闻出来的。 这事儿说白了其实再简单不过,在酒精饮料进口的规则中,有很多种类的名酒,因为不符合、或者无法提供明确的材料证明其成品符合我国的检验检疫标准,在中国大陆是禁止进口的。所以在国内的调酒中,很多调酒师就只能退而求其次,无法选择国际知名的配方。胡天就是实现做好了功课,知道马天尼酒在国内和国外的区别,这才开始大装特装。 “老弟不愧是从国外回来的,喝个酒都这么讲究。不过在咱们这儿,会喝酒不算能耐,还得会打牌!” 胖子等胡天装完了逼,笑着打了个哈哈:“老弟,咱们上桌遛一遛,看看你的牌技!” 一旁的林森暗自撇撇嘴,心说这胖子怪不得叫八面佛,确实是八面玲珑,这个时候及时的将人引入牌局,让服务生和胡天都不尴尬。 胡天完全是剽窃了队长邱健清的习惯性动作,这货兴奋地一打响指:“回国之后,我就没玩过了,手都快痒死了!”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个自称八面佛的胖子,恐怕不仅仅是赌客那么简单,这家伙对荷官点点头,荷官马上站起身,准备发牌。 “别怪老哥没提醒你,这儿的规矩定的很死,如果本本分分的,那来的都是客,可如果胆敢玩点儿荤的腥的,那恐怕就得留下点儿什么,才能出门了。” 在开牌前,胖子有心无意的说了一句。这货说话的时候,还翘了翘尾指,向胡天示意。 这家伙的意思显然是说,出老千的话,被抓到是要剁手指的。 胡天一声冷哼:“佛爷,您这话说的可真的没意思!我家里占着房躺着地,我会跟你玩那些没有用的?这不是开玩笑吗?我玩牌不为了赢钱,就为了一个开心!” 胡天这话说的极为走心,就算是真正的富二代刘耀辉来说,都不可能比胡天更像真的了! 胖子舔了舔嘴唇,似笑非笑:“老弟你也别生气,我这也是习惯了。毕竟之前出过几起不太愉快的事儿,但凡来了新人,我都得习惯性的嘱咐几句。” 胡天点点头,示意自己没往心里去,这货一咂巴嘴,反问道:“老哥,我看你对赌场的事儿,挺上心呀,你该不会是这儿的老板吧!” 林森心说这蠢货装了半天的逼,总算是问点儿有用的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