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16章:火场

第16章:火场

2026 2017-11-14 20:21:01
我坐在床上,十指绞在一起,内心焦急的等待着。 能在第一时间想到我们那个矿场石门那里的,只有古三家的人,所以哪个什么郑队八成也是古三家的人吧。 作为被人所忌讳说出的古三家,绝对会对我这个外人知道他们的存在感到疑虑,所以我相信他一定会来的。 只是我不确定,是他来的早,还是那些恐怖的东西来的更快。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到这牢房里的温度好像一下子降低了很多,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紧张的看了看周围。 阴暗潮湿的牢房之中只有一盏昏暗的白炽灯照亮,充斥着房间的霉味让我想起之前那个废弃的医院。 哒哒哒! 走廊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终于来了! 我松了一口气。 脚步声在牢门前停了下来,不过来人却并没有将牢门打开,也没有说任何的话。 我疑惑的走到牢门前,透过门上的铁栏向外看去,看到的却是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 门外站着的并不是郑姓警察,而是一个浑身烧焦的人……如果那能称之为人的话。 失去了眼皮的双眼显得十分巨大,眼珠仿佛随时都要从眼眶之中滚落出来。 “觉得冷吗?”像是我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我不敢答话,赶忙躲在了牢门旁边。 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真是倒霉,本以为来的是那郑姓警察,没想到来的却是个索命鬼! 现在我只期望这牢门能够挡住门外的那个东西,别让它进来才好。 门外的东西好似并没有闯进来的意思,站在门外幽幽说道:“我会帮你驱走寒冷的。” 随着它那瘆人的笑声,我突然感到房间里的温度开始急剧上升,热的就好像是蒸笼一样,昏黄的灯光此时也变成了暗红色,让整个房间看起来仿佛是陷入到了火场之中一般。 必须要想办法逃出去,不然非要死在这里不可。 但这封闭的房间,我又怎么能逃出去? 简直是绝境! 我双手抓住头,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之前在废弃医院,还有昨天在荒野我都活下来了,这一次也一定有办法! 我双眼一遍又一遍的快速的扫视着整间牢房,想要寻找能够逃脱的希望,最后我的目光落到了那铁床上面! 就是它了! 我快速的跑到那铁床前,将那床单扯下,拿起桌子上的水壶准备将这床单弄湿,但是拿起水壶的时候,我却发现水壶是空的! 该死! 将水壶丢到一旁,我将裤子脱下,现在只能指望自己的兄弟临场发挥作用了。 将床单弄湿之后,我将床单折成长条然后缠住了窗户的两个铁栏杆上面,然后拿起一块不算太宽的床板穿过湿床单,两手抓住那床板,利用床板用力的拧着那缠住铁栏的床单。 随着床单越拧越紧,被床单缠住的铁栏也渐渐的弯曲了。 有机会! 屋子里的气温已经达到让皮肤泛红的程度了,呼吸都会感到气管被烫到的疼痛。 虽然双臂的已经酸麻,但是在求生的意识之下,我仍然咬牙机械的推动着双手。 在那不断升高的温度下,我的手臂上开始出现了水泡,就好像是被热油溅到了一样,浑身上下疼痛无比,每一次活动双臂,皮肤与衣服的摩擦疼的我都想要叫出声来。 肺部渴望着氧气,但是我却根本不敢呼吸,呼吸这高温的空气跟自杀没有太多的区别。 就在我感觉自己要昏厥过去的时候,铁栏间的距离终于可以让人通过了! 我赶忙钻了出去,本以为逃出生天,但看到周围的时候,我却感到浓浓的绝望。 这里根本就不是警局,而是一片火场。 无数燃烧着的大树耸立周围,烧焦的尸体如同风铃般的倒挂在树叉之上,地上是漆黑的焦土,当我转过身去的时候,刚刚逃出的牢房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远处传来一阵童稚的笑声,几个七八岁的孩子,手搭在前一个的肩膀上,笑着跳着从我身边走过,仿佛不曾见到周围燃烧的大树,还有那挂在树叉上的死尸一般。 孩子们欢愉的一幕,此时此地看起来却让人心底发毛。 当我看向他们的时候,这些孩子也看向了我,只是他们那空洞的眼眶之中,根本就没有眼珠,空无一物的双眼,让他们那纯真的笑脸看起来十分瘆人。 我被吓的连忙后退, 呼! 这些孩子化作灰烬,在我的周围飘荡,那充满稚气的笑声,此时听起来却是狰狞可怖。 飞舞的灰烬亮起点点火星,火星开始变成火苗,火苗化作火焰,如同是一个将我围住的火龙卷一般。 随着那可怖的笑声,我发现这将我围住的火焰正在缩小范围,舞动的火苗,将我的眉毛头发都给烧的弯曲起来。 我想要冲出去,但是却又不敢乱动,因为只要动一下,我就会被周围的烈火点燃。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火焰,我仿佛嗅到了死亡来临的气息。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被活活烧死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从那火焰之中伸了进来,将我的后脖领子抓住。 “给我回来!” 我听到这么一声大喝,身体如同布偶一般,被那只手拽出了火焰的包围。 眼前一瞬间变得一片漆黑,耳朵嗡嗡作响,过了好半天,我的感官才恢复了功能,我躺在牢房坚硬的水泥地板上。 旁边站着的是那郑姓警察。 “我应该跟你说一声谢谢吧。”我对他说道。 这里没有别人,刚才将我从那诡异火场救出来的人应该就是他,而这也坐实了我的猜测,他绝对是古三家之一,张字死玉拥有帮我从灵异领域解救出来的力量,其他古三家的人也都应该有这样的能力。 “我叫郑子时,‘古三家’是谁跟你说的。”生硬的语气,让我怀疑跟我说话的是一个机器人。 “郑警官,在我们说正事之前,我要先去见我的两个同伴。”我从地上爬起来说。 刚才我再次遭遇到了灵异事件,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涛子与郑诗涵两个的安危。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