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18章 青玉扳指

第18章 青玉扳指

2337 2017-11-17 13:56:20
随着那突然吹起的旋儿风,一团阴影从涛子的脚下升起,将他抱住。见到这诡异的一幕,站在郑子时身边的警察都惊的大张着嘴,用力的揉了揉眼睛,看来他并不知道恶鬼界那些事情。而郑子时显然也不愿意让太多人知道恶鬼界,趁着那警察揉眼睛的时候,他立刻走了过来,一挥手将那抱住涛子的阴影抓住,五指一捏,将那阴影捏的烟消云散。原来将这阴影解决就能让人不堕入恶鬼界,昨天晚上涛子跟郑诗涵没事,应该就是我借误打误撞借着张字死玉的力量扯开那附在他们身上的阴影的原因吧。在一旁的警察再睁开眼之前,郑子时又退回到了原位,冷着一张脸看着我们:“不走,等我踹你们离开吗?我警告你们,天亮之前从这里消失!”从警局里离开,涛子晃了晃被摔疼的膀子没好气的说:“装什么?要不是老子这几天没睡好,早给他打趴下了。”“别吹了。”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我看的出来郑子时那个家伙根本没动全力,不然十个涛子现在也爬不起来了。涛子不服气的哼了哼:“不说那个三角眼了,我说楚瑜之前没发现啊,你竟然会特异功能。”“什么?”“什么什么?你刚才怎么做到的?突然一下子就消失了!”涛子看着我说,“我还伸手摸了摸你所在的地方,真是什么都没有啊。不但是我,就连那个三角眼都被你吓的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消失?我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难道他说我消失的时候,是指我跟郑诗涵一起陷入到恶鬼界的事?“只有我消失了吗?郑诗涵呢?”我急忙问。“郑诗涵当时像是丢了魂儿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你消失了。”我揉了揉太阳穴,如果说恶鬼界是类似神话传说里阴曹地府一样的地方的话,那么到那里的,一般只能是一些灵魂吧。难道说当时我是整个肉身跟郑诗涵的灵魂一起陷入了恶鬼界?仔细想想,也并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毕竟物质应该是无法触碰到灵体的,我是肉身进入恶鬼界,自然无法触碰到郑诗涵的灵魂。而在昨天我陷入恶鬼界的时候,是我的灵魂被剥离体外,我的灵体无法触碰到郑诗涵跟涛子的肉身,这也可以解释清楚。不过为什么只有我能肉身进入到恶鬼界?无法想明白的还有那石门上的雕刻与郑子时对我的称呼。这一系列的事情联系在一起,让我不得不怀疑自己,或者说我的爷爷跟古三家有什么渊源。“喂,喂!”涛子在我耳边大喊一声,打断了我的思考。“什么?”我看向涛子。“你不是被打傻了吧。”涛子看着我说,“先不管你怎么消失的,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还继续去那个废弃矿山调查吗?虽然局里让我回去,不过你如果还要留下来,我依旧会陪着你的。只是我们已经被古三家盯上了,在这里呆下去恐怕只会越来越危险吧。”“我回申城去。”我说道。就如涛子说的那样,现在我们已经等于跟古三家正式开战了,再呆在这里不会安全。更何况,如果我爷爷真的跟古三家有什么联系的话,那么爷爷的老宅里也许也有解决恶鬼界的方法。村子里晚上没有去市里的客车,我们先回到旅店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坐车到了市里,然后乘坐飞机回到了申城。“我先去我爷爷那里,如果有发现就给你们打电话,可别关机啊。”下了飞机之后,我对两人说道。涛子打算回到警局,跟他的那些同事度过这一天,而郑诗涵则打算利用剩下的时间陪陪自己的父亲。这也许是我们生命的最后一天,除非我能找到应对恶鬼界的方法。从机场出来,我就打车去了爷爷的老宅。虽然从小跟爷爷住在一起,但是对于他老人家的过去我却是完全不了解。记事起,爷爷就是一个民间的玉雕师,雕刻水平在省内都是小有名气,虽然凭借那玉雕的手艺完全可以在城里买一套像样的别墅了,但是终其一生,他老人家却都始终住在农村的老宅子里。爷爷走了以后,每个月我都会来打扫一下,一个月不来,这里又变得脏兮兮的了。踩着满地的落叶,我走到屋子前将生锈的门锁给打开。许久没有打扫的屋子里面积满了厚厚一层灰尘,那些珍藏的玉器早在老人病危的时候就已经卖出去了,现在屋子里面只剩下堆满书架的书了。也许我们的希望就在那本书里藏着吧。抱着这种期待,我将那些书从书架上一本本的拿下来,但是结果却是一次次的失望,直到我将一本书从书架上抽出来的时候,因为书架这层大部分的书都已经被拿出来了,露出了后面的木板,在那木板上好像雕刻着什么东西。我急忙将手中的书放到一旁,将这个书架上其他的书都给拿了下来,这才看见那木板上雕刻着的是一个真人大小的掌印。我伸手到那掌印里面轻轻的按了一下,突然感到掌心一阵刺痛,急忙缩回手来,只见那掌印的中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根针,我的掌心就是被那根针刺破的。针尖上还有一滴血滴,但是奇怪的是那血滴正在缩小,就好像是被那根针吸收的一样。当那滴血彻底消失的时候,书架发出咔的一声。那雕刻着掌印的木板向着两旁裂开,露出了一个暗格,里面放着的是一枚玉扳指,青色的玉身上面布满了红色的血纹,在那扳指的正面血纹组成了一个清晰的“楚”字。跟骨灰张的死玉一样,血纹呈字,难道爷爷他也是古三家的人?鬼使神差的,我将这枚扳指戴在了拇指上。戴上的一刹那,我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感觉就好像身上多出了什么东西一样,扳指上的血纹发出了淡淡的妖异红光,忽明忽暗,如同活物在呼吸。随着那红光的闪烁,我看到戴着扳指的手指上的血管也跟着发出了红色的光芒,那红芒顺着血管开始向我的手臂蔓延,随之蔓延的,还有剧烈的灼痛感,就好像那变红血管里的血被点燃了一样,又好像是被烧红的刀子划过身体的每一寸皮肉。我哀嚎着想要将这枚扳指摘下来,但是这扳指却好像是长在了我的身上一样,任凭如何都没有办法将之取下。快速扩散的疼痛让我甚至站不起身来,我卷缩着身体倒在了地上,当那灼痛感遍布我全身的时候,我感到心脏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引爆了,一股强大的力量随着心脏的收缩跳动被挤压到了我的全身上下,随着那股力量在我体内扩散,疼痛的感觉渐渐消失。而当我已经感觉不到疼痛的时候,地下突然伸出了几只手来,将我拽进了自己的影子里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