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54章:龙家镇

第54章:龙家镇

2091 2017-12-12 21:20:00
我摘下扳指,看向故意只说了半句话的般若。“说话只说半句,你是有什么条件吧。”“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般若笑着说,“我的要求很简单,要你的血。”“我的血?”“虽然我们现在一条船上,但就像是你不相信我一样,我也担心你以后会出卖我。所以我需要你的血来做我的退路。如果你真的背叛我,我可以用你的血,成为暂时的伪四门血脉。”“伪四门血脉?你不是说豺组织没有研究出怎么移植血脉力量吗?”涛子问。“所以我说的是暂时。”般若说,“豺组织是没有研究出来完美的移植血脉力量的科技,但是只要有四门之血,就可以让人在一天之内获得血脉力量。但,这样有很大的缺陷,首先成为伪四门血脉的人,体质要达到要求,整个豺组织能达标的人一只手也能数出来。其次,持续时间只有二十四小时。最后,二十四小时结束之后,成为伪四门血脉的人会死。”“为了报复银狐的背叛,你连死都愿意?”“别开玩笑,我才不会随便去死,只要能到那封印之物前,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能活下来。”听般若这么说,我不禁问:“封印之物究竟是什么?”胡算子说,封印之物是真正跟恶鬼界扯上关系的东西,应该是危险品。但是般若的样子还有语气来看,那封印之物是能够救人长生的宝物。“我不知道具体,不过银狐说过,那东西是能达成任何愿望的万能许愿机。”般若的眼睛放光。看来她跟我们一起,除了银狐背叛的原因之外,跟我们一同能够进入到大地宫,接触到封印之物也是她的目的。般若拿出了一个金属针管,上面的针头很特别,除了正常的中空针头之外,这针头周围还如同梅花花瓣一般分布着五根长短不一的银针。“这个针可以刺进你的心脏,吸取你的心血,也就是蕴含着御四门力量的血液,旁边的几根银针会刺激你的穴道,让针在拔出来之后,不会止不住血。”“喂,你就说了半句话就想要我的血?最起再多说一些,让我知道你不是再耍我。”我准备套她的话。“不给我血的话,那我是一句话也不会多说。”般若也不傻,眼睛直盯着我,一副不会退让的姿态,而我也不会随便让她抽血,更何况是将针头扎进心脏里呢。“只要能证明你能解决问题就行,不需要告诉我跟解决方法有关的事。”般若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好,那我就告诉你一些,刚才你听到那个老头说的了吧。他是闻着你们身上诅咒的味道找来的。”我点了点头:“但是我们已经洗过澡了,身上应该没有味道才对。”“不是身上。”般若摇了摇头,“那味道已经融入到了你们血液之中,那是就连狗也无法嗅到的味道,但是对于巫蛊师来说,那味道却十分的香甜,就算你用香水之类的东西,也没有办法将那味道掩盖住,而我有方法,可以让你们身上的诅咒味道消失。这样至少可以让你们不再被找到。”我抬起手,看着自己跳动的脉搏。“溶于血液之中的味道?也就是说,我血液里的诅咒味道最重吧。”“没错。”般若点头说,“你血液里诅咒味道重到被你的血沾到的东西,也会染上诅咒的气味,永远不会消散。”说了这么多,般若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好了,该说的我已经说了,可以抽血了吧。”“当然可以,不过不是用针管。”我说着拿出了一把小刀将自己的手心划破,不等她做出反应,便一个熊抱将她保住,手在她身上好一顿蹭。“你干嘛?!”被我突然保住的般若,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大叫着将我推开,一脸嫌弃的拍打着身上,“恶不恶心!我都要吐了!”“我可不是要占你的便宜。”我看着脸都绿了的般若说,“现在你身上也已经沾染了诅咒的味道了。”“你!”般若气的浑身直哆嗦,伸手就要将沾染了我的血的外套脱下。“你后脖颈上也有,难道要讲自己的脖子也砍掉吗?”我对般若问。般若握着针管的手在颤抖。“别那么生气,不如将解决方法告诉我,我们一切将这该死的味道去除啊。”“你想得美!”“不说也没有关系,我会二十四小时的跟着你,我会留意你任何的小动作,看你怎么解除自己身上的味道。不过你可以放心,在你上厕所啊,洗澡啊,之类的时候,我会隐身跟着的,绝对不会让你感受到丝毫的不适。”般若喘着粗气,她瞪着我半天咬牙切齿的说:“行,我认输,不过你记住,下一次我再信你的话,我般若两个字倒着写!”她说完,便转身回到了屋子里面,不一会儿,拿出了一张写满了中药名字的药单。“将这些药用一缸水煮开,然后泡澡清洗身体,三天之后,身上的味道就会消失。”事不宜迟,第二天一早我们便开车去附近的镇子里抓药。同时,这个位于矿石村附近,叫做龙家镇的地方,也是第二个扭的藏匿处。也许是来的太早了吧,龙家镇四周笼罩着一大片的浓雾。开启雾灯,我开车驶入了浓雾之中。之前去矿石村的时候,我们在这龙家镇里歇过脚,镇子里的人虽然生活不算富裕,但是却都安于现状,自给自足,村子里的人都不愿意出去,而因为地处偏僻,几乎也没有什么人来这里,是一个很少有人往来的地方。但是今天这半个钟头不到,我就看到有好几辆车子从我们旁边驶过了。难道今天是什么节日?怎么有这多的车。我转头看向跟我们并排而行的车子,当我看到那车上情景的时候,我却感到不安。因为我发现那辆不论是开着的车子,还是车上的人都跟我们一模一样。仿佛感觉到了我的目光一眼个,那辆车上的所有人都看向了我。开车的男人嘴唇动了动,虽然听不见他的声音,但是我却能从他的嘴唇看懂他的话。“你不该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