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22章:遗物

第22章:遗物

2076 2017-11-21 12:04:34
我也曾猜测过,那与我有着相同相貌的死人是什么。鬼魂化作的人形,巫术复活的死人。虽然那东西不止一次说过他就是我,但是我从来没有相信过,因为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白晓顿了一下接着说:“那具尸体刚被发现时的样子像是刚死的,但是在随后的一个小时里,尸体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尸斑在尸体身上遍布,尸体开始浮肿,总之就是在短短一个小时内,那具尸体变成了至少死了一个多月的样子。”一个多月前,又是一个多月前!我记忆之中所缺失的那一切的起点!白晓紧盯着我:“楚先生,即便我说了这么多你应该明白了吧。昨晚的尸体如果不止那么一个,并且还是活着的,那么现在躺在床上的你,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因为会有一个跟你一样的人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顶替你的身份,无论是外貌也好,甚至检查DNA也好,都查不出任何的差别,如果说有差别的话,那恐怕就只有从日常的一些小细节能看出来吧。不过谁又会因为一些小细节而怀疑身边熟识的人是假的呢?”被顶替身份……听到白晓的话,我下意识的看了郑云一眼,又立刻将目光从他的身上收了回来。白晓将脸凑近我,那锐利的目光与我的双眼对视:“即便说到这份儿上了,你还是什么都不打算说么?我可以帮助你的。”我摇了摇头。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我们是怎么跟恶鬼界扯上关系的,我可不想要让更多的人牵扯进来。“好。”白晓直起身点了点头,“我尊重你的意见,反正你以后有的是时间可以反悔。”她的话音刚落,我感到自己的手腕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却是被她用手铐给铐在了床上。“大侦探,你……你这是干嘛?”涛子见到我被铐住,冲着白晓问,“你刚才不是说楚瑜没有嫌疑了吗?”“现在我觉得她又有了。”白晓将手铐钥匙揣进兜里,“医生说他已经没有大碍,一会儿我会让人将他带到拘留所去,如果你们之间还有什么话要说,就趁着现在吧。”白晓扫了众人一眼后,便转身离开了。看着出去白晓,涛子无奈的苦笑:“警局里就那个女人我惹不起,楚瑜这一次我帮不了你了。”“没事。”我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倒是有一件事情现在困扰着我啊。”“什么事?”在那三双目光的注视下,我做出小害羞的表情:“我想嘘嘘。”“……,我先出去了。”郑诗涵说着转身离开了。郑云也咳嗽了一声,跟着自己女儿一道出了门,出去后还将门给关上了。剩下涛子也急忙转身想要走,却被我一把抓住。“别走。”我低声对他说,“我有话要对你说,现在我能相信的只有你了。”不论是郑诗涵还是郑云,我都看到过他们的死亡,按照白晓的话来说,他们俩很有可能已经不是真正的郑氏父女,而是被活尸所代替了,虽然我曾摸过她的脸,觉得她有体温,皮肤也有弹性,像是活人,但是毕竟没有摸过她的心跳(当然她也不会给我摸)。并且昨天晚上我打电话不通,他们又正好不在家,这才导致我去了那别墅着了道,说是巧合这也位面太巧了一些。虽然不想要相信,但是现在我却又不得不怀疑郑诗涵也参与了对我的陷害。涛子坐了下来,看着我说:“怎么了?你这一脸严肃的。”“昨天老宅里的三个人都抓住了么?”涛子摇了摇头:“他们后槽牙里藏着毒胶囊,我们的人没有发现,他们醒来之后就咬碎胶囊服毒自尽了。”竟然还有毒胶囊,想不到那古三家还蛮有实力,竟然还培养了一些死士。“涛子,其实我被抓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我对涛子说。“好事?”看着一脸不解的涛子,我解释说:“昨晚在别墅里袭击我的女人在作案的刀子上面留下了我的指纹,显然是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无法从我这里强抢走扳指便陷害我,将我抓起来,既然如此,他们应该是有把握在我身处牢狱的时候夺走扳指。”“你的意思是说……。”“警局里可能有他们的内应。”“你是想要做诱饵吗?”我点了点头:“只是这一次可别让抓到的人再自尽了。”“放心吧。”涛子捏了捏拳头。“另外,昨天郑诗涵跟郑云怎么在你们的车上?”“我去郑诗涵家的时候,看到的他们,说是吃完饭后,汽车抛锚了。怎么?你也怀疑他们?要不要我让人监视一下?”我摇了摇头,如果他们不是古三家的人,监视就没有必要,如果是,被发现的话会打草惊蛇。现在我们只要准备好一个陷阱,等着鱼儿要我这个钩就行了。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白晓派的人就来了,将我带到了拘留所。牢房铁门关上的一刻,我不由自嘲的一笑,监狱什么的,简直都要成了我第二个家了。现在我的东西,除了那枚扳指之外,其他的都被没收了,扳指还是涛子跟白晓求情,说是我爷爷的遗物让我带进来的。无聊的躺在床上,我摆弄着那枚绿玉扳指。爷爷他也真是的,留下了这么个东西,也不留个使用说明书什么的,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昨天那莫名其妙爆发的力量,跟时停是怎么用出来的。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我将那扳指收好。狱警将牢门打开,对我说:“楚瑜,有人来看你了。”有人来看我?谁会这个时候来看我?会见室内,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闭目坐在防爆玻璃对面,他年纪看起来有七八十岁的样子,但是背脊挺拔,倒有几分军人气质。我刚坐下,老人就睁开了眼睛:“楚瑜,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你是哪位?”我根本不认识这个老头。“我跟你爷爷是故交了。”老人说,“他委托我保管一些十分重要东西,属于古三家的东西,让我在你遇到麻烦的时候交给你。我想就是指现在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