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60章:僵尸?

第60章:僵尸?

2090 2017-12-15 21:29:00
我们对视了一眼。涛子苦笑一声说:“这件事情我们已经牵扯进来,不调查不行啊。”“什么意思?”“我们现在在龙家镇。”我从涛子手里接过电话说,“现在龙家镇周围布满了黑雾,而这黑雾的源头,我有理由相信就是那片废墟。”“黑雾?”“恩,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黑雾,天知道会不会将整个龙家镇变成第二个废墟。”我故意将黑雾说的危险,不过也不算夸张吧,实际上,这黑雾也许真的对龙家镇回造成什么威胁,毕竟在我们来的时候,在黑雾之中遇到过那身上长着鳞片的人形怪物,谁知道那种东西会不会出现在镇子里面。电话另一端白晓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后说:“我会将资料发到涛子的邮箱里面,但是,这些资料看完之后必须销毁。”“恩。”我应了一声,白晓将电话挂断。不一会儿资料就发到了涛子的邮箱里面。我们走到墙角,围成一圈看着这份资料。终于,我们知道了当年那个夜晚,那几个警察看到了什么。站在消失的废墟之中的几个死者,皮肤焦黑,像是熏肉一样,胸口上有着打洞,肋骨外翻,看起来像是张开的怪兽巨口一般,内脏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空无一物的皮囊。按理说,变成这个样子,这些人可以说都是死透了。但是,走到那些尸体面前的警察,却发现,这些死者的目光正紧紧的盯着他,眼珠子甚至还随着他在转动,干硬的脸上,嘴角挑起,露出沾着碎肉的牙齿,那表情,绝对不能称之为笑容。村民被一部分警察带回到了镇子,而剩下的警察,则用棉被将那些尸体裹着,抬回到了警局。一路上,抬着尸体的警察,都感觉到了棉被之中,那一具具躯体在轻微的挣扎着,像是活着一般。所有人都感到头皮发麻,甚至有胆小的,吓得惊叫一声,两腿一软倒在了地上。包裹着尸体的棉被掀开,里面干瘪的尸骸的四肢颤动,尖锐的指甲,甚至将一个警察的手臂给划破了。那名警察惨叫着,手臂如同脱水一般快速的干瘪下来,然后是肩膀,接着是身体,直至脖子,头部,乃至整个身体。短短一分钟不到,在他那惊恐的尖叫声中,一个活生生的警察就已经死了!这边缘小镇,抢劫之类的都已经算是重案了,警察根本就没有见过多少意外而亡的尸体,更别说这如同传说之中,僵尸一般的存在了,看着顷刻间变成尸体的同事,即便是最大胆的警察,此时也都吓得腿软,将手里的尸体丢到了地上。最后镇当地派出所所长联系了附近寺庙里的几个得道高僧,连夜做法事,用红布将尸体捆住,两头拴上五帝钱。王老头还有村子里大部分的人都以为这些尸体是第二天早上被火化的。的确,按照火化场的规矩,一般过了中午,尸体就不能进行火化,要等第二天早上才行。据说因为上午到中午是一天之中阳气由弱转强的时段,过了中午,阳气渐弱,就压制不住死者的阴气了。不过这是不是迷信,反正一般火葬场都没有在下午焚烧尸体的。但是那一天却不是那个样子,所长当即联系了火葬场,临时要求晚上将尸体焚烧。但大晚上的,就算是火葬场的工人也不愿意触碰尸体,更别说是身裹红布,缠着五帝钱的尸体了。最后还是一个已经退休了的老员工,以接下了这个任务,并且开出了一夜就要一个月工资的天价。一开始火葬场的场长不太愿意,想要跟那老员工讲价,但老员工却说:晚上焚尸,尤其是那种可能是邪祟的尸体,太伤阴德,有可能会折损阳寿,要一个月的工资已经是大优惠了,不给那么多钱,他绝对不干。最后还是所长说钱由他出,那老员工才来到火葬场里。尸体推进了焚尸炉之中,火焰点着的一刻,在那的所长还有警察都说自己听到了火炉之中传出了什么声音。像是人凄厉的惨嚎,又像是恶鬼的狞笑声。总之自从那一夜之后,焚尸这一幕,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这些人的噩梦之中。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夜晚焚烧尸体会折损阳寿,那个老员工在焚烧尸体之后,不过三天,就被一辆车子撞飞了,据说脑袋跟身体都分了家。等到市里局长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那些尸体已经变成了骨灰了。“那些会是僵尸吗?”郑诗翰咽了口唾沫问。“不知道。”我摇了摇头,“不过,好像不是僵尸。”在资料后面有白晓有对于尸体会动的几个推论,里面说出了她的一些推论,包括尸体为什么会动,总之她虽然觉得那个废墟很危险,危险到不愿意让我们参与进来,甚至不想要让我们多问。但是她却不认为那些尸体是鬼怪僵尸什么的,最大的依据,是那些尸体并没有追着人到处跑。唯一伤到的那个警察,还只是手臂轻微晃动,她觉得与其说是将那警察给抓伤,倒不如说是指甲给划伤的。不过因为时隔太久,加上那些尸体都没有验尸,线索太少,白晓也不愿意多做无意义的推论。“我们晚上去看看那废墟吧。”“你们去吧。我跟涵涵会等着你们的好消息的。”郑云急忙说。“我也要去。”郑诗翰说。“涵涵……”“别那么叫我!”郑诗翰瞪向郑云,“就算你的样子,声音跟我爸一样,我也不会忘记,你不是他!”“你,你这孩子怎么……”郑云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去,我看到他的眼圈有些泛红,像是要哭了一样。郑云这一副委屈的样子可不像是装的,一直以来,虽然不能理解,但是我却觉得他对郑诗翰像是一个真正的父亲一样关心。从小几乎都没有见过父亲几面的我,看着他的样子只觉得心底某处被触动了。“今晚我们只是在废墟外转转,不进去,应该不会有危险。”我这句话不但是对郑诗翰跟涛子说的,还是告诉郑云,让他放心,虽然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