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65章:鬼屋

第65章:鬼屋

2003 2017-12-18 10:35:06
闪烁的火光从窗户外照了进来。即便一片余烬之雪像是微弱的火星,但是那成千上万的余烬聚在一起所散发出的光也如同是燎原烈火一般的明亮。虽然没有感到高温,但是屋子里的每个人都知道,屋子外漂浮的那点点余烬,每一片都能将一个人烧成碳!现在想要出去已经晚了,汗水从我的头上滴落下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一片余烬之雪飘从破了的窗户纸之中飘了进来,涛子急忙跑过去,腮帮子鼓起,用力一吹,将那余烬之雪又吹了出去。“有办法了!”我急忙将背包打开,同时对大家喊道:“将透明胶带拿出来将窗户封上!”“我们也没有带纸,你拿什么封?”般若看着我问。“没有纸就用透明胶带直接贴上,反正那些余烬只会对皮肉产生反应。涛子,你力气大,脱衣服,用衣服扇风,尽量别让那些余烬从别的窗户飘进来,记住扇风的时候千万别往回抖,会将那些火星引进来的!快!”我说着拿出一卷宽胶带,直接贴在了窗户上面。刚才以为自己逃出升天,就那么一瞬间的放松,导致心脏力量解除,现在就连粘个胶带都让我感觉手臂发酸。郑诗涵与般若急忙拿出胶带像是贴壁纸一样跟我一同将窗户封住。好在这屋子里的窗户不多只有两扇而已,加上在来之前买到的都是那种宽胶带,不然用小胶贴到明天早上恐怕也贴不完。这边刚贴完,我们便跑到了涛子那边。涛子用力挥动着衣服扇着风,说起来这还真是一个技术活,一不小心抖动衣服的气流就会将那火星般的余烬之雪给吸进来,而涛子扇动着衣服,愣是没让一点余烬之雪飘进来。我们急忙将另一扇窗户给封上,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涛子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一屁股坐在地上:“累死我了,不知道我们要在这里躲多久?”我看了一眼手表:“最多五十分钟,这废墟只能持续一个消失,一个消失之后就会消失的。”“我们不会随着这废墟一同消失吗?”般若皱着眉头说,“之前王老伯说的那些人没有跟着废墟一同消失,会不会是因为他们已经死了?”“喂喂喂,别说那么不吉利的话。”我急忙说道,“想点好事不行么?比如说,我们现在至少安全了,我想外面那些火星也不会飘太久的吧。”我刚说完,屋子里突然有什么声音传来,听起来像是碗还是什么掉在地上的声音一样。我们急忙将手电朝着那声音传来的地方照去。那里正是房间里放着咸菜坛子的地方,一个坛子的盖子不知道怎么就被掀开,落到了地上。我们对视了一眼。“我去看看。”我刚要过去,却被般若一把拉住了。“你走到都摇晃还过去看?在这里呆着,你死了我怎么去其他藏扭的地方找银狐,怎么进大地宫?”她说着提着强光手电朝着那些咸菜坛子走了过去:“都别乱动,我去看看。”走到那些咸菜坛子前,她用手电四处照了照:“什么都没有,可能是老鼠吧。”说完,她走了回来。刚迈出一步,她身后再次出现了声响,却是又一个坛子的盖子落到了地上。般若猛的转身,手电的光照到了一道红色的影子。那绝对不是什么红色的大老鼠,而是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身穿血色婚纱脸上被长发覆盖的女人。般若看着坛子的方向,一边小心的后退一边问:“你们看到是什么了吗?”没有人说话,因为没人确信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看到了。那红色的影子只是在哪里一闪就消失了,像是鬼魂,像是幽灵,并不是逃到了哪里,而是凭空的消失了!黑暗的房间陷入到了无比的安静,我甚至可以听到郑诗涵紧张的咽唾沫的声音,房间里看不见的角落里有鬼,要比外面那可以看得见的余烬之雪更加让人感到压抑。我甚至有一种想要推开门跑出去的重读。“没人看见吗?”般若说了一句将寂静打破的话。没错,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安静下来,越是害怕,就越要说话,死寂只会让人对恐惧的感觉更加清晰。我刚要接话,那话却噎在了喉咙里面。因为我看到面前的女人转过身来了,但转过身来的女人却并不是般若。女人的身躯上,长着的却并非是人的脸,更像是一个被拔光了毛的老鼠脑袋,黑溜溜的眼睛就那么的盯着我们,像是盯着食物一样。“啊!”我被吓得后退了一步,后背撞在了木门上面,老化的门框发出咯吱的声响,仿佛这破旧的木门要被我撞倒了一样。这时,我感到自己的胳膊被一双手给抓住了。扭头看去,却见到一个女人站在我的身边,白皙的脖颈如同是白玉雕琢而成的艺术品一样的漂亮,但是就像是没有一个适合的脑袋,能够与这脖子相配一样,脖颈上面,并没有人头。血不断的从脖子里冒出来,将她的脖子染红,将她的衣服染红。她的双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明明没有脑袋,但是我却觉得耳边不断的重复着一个声音:“看到我的头了么?”般若、郑诗涵都消失不见了。像是在不经意间,我又被拽进了恶鬼界一样。额头感到痒痒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再摩擦着我的头一样。我赶紧抬起头来,却再次见到了那红色婚纱的女人,她倒吊在房顶上,遮挡着脸的头发都垂了下来。她不但没有一个好的身材,也没有一张好的面孔,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张一张正常的脸。被长发遮挡的脸上并没有长着眼睛跟鼻子,只有一张咧到耳根的猩红之口,最里面长满了锯齿一般锋利的小牙,一头黑色的长发,像是章鱼的触须一样抖动着。该死,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