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2章 手指

第2章 手指

2076 2017-11-08 15:37:08
“我的头,漂亮吗?”幽灵般的声音,不断的在我的脑海之中重复。面前站着的无头身体,如同是一个怪异的喷泉,喷洒出的,是鲜红的血浆。鲜红的血泪从人头的眼角流出,让人头脸上的笑容更显得诡异莫名。我头皮发麻,两腿不受控制的哆嗦着。迫切地想离开,急切地想要逃跑。但是双脚却好像是生了根一样,根本不能挪动半步。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眼睁睁的看着眼前那一片的血红。幽灵般的声音在我的脑中响个不停,此起彼伏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渐渐,我都听不清那声音说的是什么,只觉得脑袋里面都是嗡嗡嗡的,就如同是有一口洪钟被不断的敲击着。眼前打的一切天旋地转起来,如同是万花筒一样。大脑在一瞬间当机了,时间仿佛停止,但那恐惧的情绪仍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等我的意识苏醒过来,人头与那无头的尸体却都消失不见了,刚才所见,如同是一场噩梦。但却又那么真实,仿佛刚才看到的是真切存在的一般。我长吁一口气,挥手将额头上的汗水擦去。“我的头,漂亮吗?”脑中再次响起了那个声音,我觉得背后凉飕飕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身后的黑暗之中盯着我一样。打了个冷颤,我赶忙朝着楼下跑去,这鬼地方,我是一分钟也不想要多呆了。啪叽!刚走到一楼,我就感到有些不妙空气之中满是浓重的血腥味,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粘稠的液体,一眼望去,整个一楼的地面上通红一片,宛若血池地狱一般的景象。咕嘟!平静的血液表面,突然泛起了气泡,黑暗之中,那圆形的气泡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个剥去皮肉的头骨一样。啪!气泡接连破碎,从其中飘出缕缕青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半空之中扭动的青烟竟然看起像是一张张痛苦的人脸。青烟越来越细,最后竟然凝成实体,变成绷带般的样子,然后这些绷带又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牵引着,纠缠在一起成为了一个身体有些扭曲的人形,双手还各握着一把锈迹斑斑的手术刀。这个又是真的,还是幻觉?!我不敢赌,毕竟连之前看到的究竟是否是假象我都无法确定,赶忙躲到楼梯口的阴影处。那绷带人形好像发现了我一样,拖着一条腿,快步向我走来。该死!通往外界的门,被一些桌子之类的杂物堵得严严实实的,想要冲出去是不可能的了。听着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我只能苦笑着再次回到了楼上。本以为他没看到我就会离开,却没有想到,他竟然顺着楼梯上了二楼,就好像知道我在哪一样!难道……我抬起脚来,只见在我的脚下有一个血脚印。次奥!难怪会被发现,我赶紧将鞋子脱了下来,躲进了一旁的电梯仓内。抬头看了一眼,电梯仓上的紧急逃生口是开着的,我跳了上去屏住呼吸,生怕发出一点声音会被那绷带人形发现。不知要躲多久。我头靠在墙上,突然感觉额头有些痒,我随手挠了一下了,却发现手指触碰到了一些东西,感觉像是人的头发!这一刻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一种不好的猜测出现在脑中。头缓缓向上抬起,虽然我的内心深处一直想要阻止自己做这样的动作,但是,还是不自觉的抬起头来。长长的头发从头顶上垂了下来,那是一个被挂在我头顶上,不知道死了多久的女人!她的眼眶已经腐烂,让她看起来好像是在狠狠的瞪着我一样,那触碰到我额头,让我感到痒的,正是她垂下的头发!时间仿佛都停止了流动。漆黑狭小的空间里,死一样的安静!这一刻,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快逃!但走廊里没有传来那绷带人形的脚步声,代表他并没有离开。我两只手紧抓住自己不断颤动的双腿,避免自己忍不住从这里跳出去惊动那正在走廊中的绷带人形。我就这样站在原地,目光不受控制的与那女尸对视着,不知道对视了多久,走廊里终于再次响起了脚步声,那脚步声越来越远,直至消失。而我也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了,此时赶忙从电梯顶上跳了下去。手扶着电梯,我不受控制的大口吐了起来。而那呕吐物之中,我竟然还看到了一截女人的手指。天啊!在到这里之前,我到底经历了什么?头突然疼了起来,一些杂乱的片段在我的脑中闪烁着,但是那些片段却都好像是被薄雾笼罩一般模糊。呕吐的感觉不减反增,胃里的东西都吐光了,我开始干呕起来,仿佛整个胃袋都要被吐出来一样。最后,我吐得感觉都已经脱力了,踉踉跄跄的从电梯里走了出去。刚到走廊,我眼角余光就瞥见不远处好像站着一个人。我心中咯噔一下,难道说那绷带人形还没走?我猛的转身看去,走廊之中的并不是绷带人形,不过看到那一身白裙的美女,我却感到体温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她没有再问那犹如梦魇一般的问题,而是站在远处好像正在打量着我。过了一会儿,她开口了:“你是……楚瑜?”看着远处的女人,我不由的一愣,她认识我?我压住内心的恐惧,仔细的看了看对方的脸,终于记起了她的身份。那不是我老板的女儿吗?怪不得之前觉得眼熟。“你是郑诗涵?”看着对方,我突然感到有些心酸,眼睛不知为何突然流出泪来。美女恩了一声,快步向我走了过来,而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那人体鲜血喷泉,已经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心理阴影。“你怎么了,一副见了鬼的样子?”郑诗涵走到我面前疑惑的问。看着面前的郑诗涵,我只觉得手脚冰凉。咽了口唾沫,我向她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到底是人是鬼。”窗外,突然起了大风。那呜呜的风声,如同是鬼神的哀嚎。我向来对于鬼神之说都是嗤之以鼻,但是今天晚上遇到的种种,却让我想不出任何其他的解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