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45章:石碗

第45章:石碗

2068 2017-12-08 05:03:01
空气之中飘荡着血腥味,黑暗弥漫着压抑恐惧。除了那时不时响起的惨叫声与啃食血肉的声音外,大家因为紧张而变得粗重的喘息声也是清晰可闻。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成为下一个被袭击的目标,但我不打算就这么听天由命。右手用力将郑诗涵拉到身边,我左手握拳,狠狠的朝着自己的心口砸了下去。青玉扳指虽然不知所踪,但好在心脏力量依旧可以激活。感受到力量充盈于血管之中,我增添了几份能活下去的信心。扫视了一眼周围。银狐依旧紧紧的勒着涛子,而吓得脸色苍白郑云则紧贴在银狐的身边,除了他们之外,豺组织还剩下三个人,其中一个女人,那身段看起来有些像是之前袭击我的般若女。这三个人应该都是属于精英中的精英一类,他们几个虽然也都紧张的额头上挂满了汗珠,但是却并没有乱了方寸。在下滑的同时,三个人靠在一起,手电照着周围,警惕着四周。而袭击我们的东西,这个时候却突然安静了下来。回想起之前被攻击的那些人,除了被银狐一枪打死的那个之外,其他的都是处于远离他人,孤立无援的情况,难道说袭击我们的东西是专门挑落单的人攻击?即便有这样的猜测,我也不敢掉以轻心放松下来。谁知道袭击我们的东西,会不会趁着我们放松警惕而发动突袭?突然,我感到身体下面一空,却是倾斜的地面到了尽头。下方一片黑暗,那是连强光手电的光都没有办法穿透的黑暗,但是那黑暗之中并非一片虚无。一缕缕青烟从虚无之中出现,围绕着我们缓缓飘动,这些青烟越来越大,渐渐的变成了一个个女人的外形,优美的身段,轻盈的身姿,宛若传说中美丽的天女,美的甚至能让女人动心。她们在我们的周围舞动着,渐渐的,让人难以分清她们究竟是本身就是那青烟组成的虚幻,还是身上披着一件如同烟雾一般的薄纱的美女,美丽的曲线,让人有一种想要伸出手来,将那薄纱掀起,一探究竟的冲动。就在我想要伸出手来,去掀起那裹着天女身躯的薄纱时,银狐突然发出了一声大喝。“咄!”那声音如同狮子吼,一瞬间,徘徊在我脑中的欲念荡然无存。“不想死就别乱砰那些青烟!”银狐大喝,“那是上古巫术用毒物炼制出来的鬼烟!能引动人心的欲望,让人触碰它们,如果被它们缠上就会变成一具食人饮血的行尸走肉!”听到银狐的话,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刚才还真是差点就中招了。我低头向下看了一眼,却发现下面白茫茫的一片,越是向下,这鬼烟就越多,不知道那些鬼烟是有意无意,我们被鬼烟分隔开来,彼此都已经看不见了。虽然心中已经有了防备,但是看着那在眼前不断舞动着的诱人身姿,却仍然让人感到心猿意马。偏偏,在不知道这里还没有其他危险的情况下,我还不敢随意闭眼。“楚瑜。”怀里的郑诗涵抬头看向我。她的目光迷离,脸颊绯红,呼吸也有些粗重,此时看起来比平时还要诱人。之前下滑下来的时候,虽然我就已经抱住她了,但是那个时候因为担心遭到袭击,根本就没有什么其他心思。但是现在,被那鬼烟撩拨起来的欲望下,再看着如此诱人的美女,真让人有一种犯罪的冲动啊!看着郑诗涵我咽了一口唾沫,刚要说点什么,郑诗涵却先开口了。“你顶到我了!”她生气的声音听起来虽然有那么一点可爱,但是语气却一点都不温柔,并且接下来她的动作,也相当的不温柔。一记膝撞重击!“嗷呜!”我的惨叫声不断回荡,剧烈的疼痛感直达脑门,泪水模糊了双眼。这还是我第一次心脏力量被外力强制解除。受了这一击,一瞬间,什么欲念都已经消失了,我感觉自己都已经成为柳下惠一样坐怀不乱的大圣人了!我跟郑诗涵下坠的速度突然变慢,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托在了半空一样。伸手擦了一下眼睛,我低头看去,发现地面距离我们不过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了,周围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减缓了我们下坠的速度,缓缓的,我们落了下来。刚踩到地面,我就急忙将郑诗涵松开,那种疼痛绝对不想要来第二次了。郑诗涵此时换上了一脸歉意的表情对我说:“对不起,刚才我冲动了,你没事吧。”“没事。”我我擦干了眼角的泪水说,“不过就是胃疼而已。”“刚才顶到的是你的肚子吗?”郑诗涵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没事了,这事就别提了。”我急忙岔开这尴尬的话题,向着周围看去。涛子因为被五花大绑着,可以在刚才下坠的过程中是最安全的了。银狐那个老狐狸,还有剩下的三个豺组织成员也一点事也没有,不过让我感到意外的,却是郑云竟然也安然无恙。我们的身后是一处断崖,下面不知道有多深,在我们的前面,则是一个数十米高的黑铁大门。银狐看着那仅剩的三个手下,一张脸拉的老长,什么也没说,就拉着涛子朝着那黑铁门走了过去。在那铁门前,放着一个脸盆大小的石碗,里面还有这一些干涸的血迹。“这道门我知道怎么开。”银狐从靴子里拔出一把匕首,看着我说:“只要御四门血脉的人将血注入到这石碗里,就行了。”“喂!你疯了吧!”涛子冲着银狐吼道,“这么大的碗,你要杀了楚瑜吗?!”“谁也没说要将碗盛满,只需要他的血将藏在碗中的血源之火点燃就行了。”银狐将匕首递向我,“我动手,还是你自己来?”“我自己来。”我将刀子接过,一瘸一拐的走到了那石碗前。刀子将手心划破,我伸手到哪石碗上面,握着拳头,将血挤进了那石碗之中。一滴,两滴。到第三低血滴入的时候,石碗上面突然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