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51章:再次重演

第51章:再次重演

2029 2017-12-11 06:18:01
晚风瑟瑟。看着远处,那越来越近的简陋小院,我不由回想起之前一次来到这里,好像也是这个时候。那时,第一次前往朱雀石门的我们遭遇到百鬼夜袭,弄的一身又湿又脏,内心惶惶不安,多亏遇到一个好心的老人将我们接到他家里住了一夜,也是从那个老人那里,我们第一次听说了古三家这个称谓。说起来,自从上一次从这里离开,我们这还是第一次回来。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凌晨一点零五了,这时候恐怕两个老人都已经睡着了吧。从车上下来,我冲着院子里喊道:“家里有人吗?”没有回应,也没有丝毫的声响,就连老人家养的鸡都没有叫一声。有些不对。我急忙将院门推开。惨白的月光下,院中的老桑树上吊着两具男女的残骸,皮肉大部分已经腐烂,看不出原本的样子,头皮上还残留着一些雪白的头发,即便看不出残骸本来的面貌,我也能想到他们究竟是谁。“这是……。”涛子快步走了过来,看着那尸体瞪圆了双眼。“是那对老人家。”我点了点头。他们的手跟脚是被绑着的,显然是被人吊在树上吊死的!“是古三家干的?”郑诗涵问。这时候,般若开口了:“当然不是,这是我干的。”我看向般若:“你?!”“别用一副要杀人的目光看着我。”般若说,“好好想想,你也不是一个傻子啊,难道真以为这对老头老太,是你们在遇到麻烦的时候,偶然跟你们相遇的?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啊。他们,都是豺组织的死士。”我惊讶的看着般若。“他们跟你们相遇,完全就是计划好的。目的是为了让你将古三家当成是敌人。”我看着吊在树上的两具尸体,想起之前老人跟我说过,他原本是住在矿石村的,但是因为孩子结婚,所以才将房子给了自己的孩子,自己跟老伴搬出来住。我拍了一下额头,早就应该想起这茬的。矿石村里的人除了胡算子那几个人之外,其他的都是骨灰张扎的纸人,这对老人如果真的是矿石村的村民,那也应该是纸人才对。“你为什么杀他们?”我看向般若。“如果你在之前来到这个小院的话,你看到这两具尸体,会有什么反应?”般若看着我说,“会和刚才一样,觉得那是古三家人干的,你会对古三家的人充满仇恨。另外,被我杀死也是这两个人自愿的,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他们是豺组织的死士,一生只做一次必然会死的任务的死士。”听到般若的话,我感到背脊发凉。豺组织狡诈狠辣,如果不是在炼狱岛我进入到那废墟之中的话,恐怕我们现在还生活在豺组织编织的谎言之中,最后被人卖了都不会察觉。般若又说:“这里却的确是一个好的暂居之所,这两具尸体一直在这里,最起码也证明了这里没有被古三家的人发现。都去睡吧,养足了精神,明天我们可是要走远路,去找其他几个地方的。”“我们真要睡在这里吗?”郑诗涵看着院子里的一对尸骸,皱了皱眉。这老树种在院子当央,从哪个屋子的床上睁开眼,都能看到这树上吊着的两个人,如果起夜的话,看着树上的两具尸体,是挺渗人的。般若走到郑诗涵的身边说:“别怕,晚上我们一起睡,我会保护你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这女人看郑诗涵的目光有点……有点暧昧。郑云急忙说道:“不行!涵涵,这般若喜欢女人,你不能跟她睡在一起。”还真不是错觉……般若冷冷的瞥了郑云一眼,然后对郑诗涵说:“你一个人睡害怕,这里又只有我一个女人,你不跟我睡,难道要选个男人跟你一起睡吗?”“……。”郑诗涵看了看般若,又瞥了我一眼。感受到郑诗涵瞥来的带着些许犹豫的目光,我大度的说:“我不介意跟你一起睡。”“滚!”得到我的回应,郑诗涵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说错什么了?”我看向涛子。“没说错。”涛子一脸坏笑的说。得到涛子的回答,我一脸无辜的看向郑诗涵,而郑诗涵则气鼓鼓的将脸转向一边。见她对树上的那一对尸体不再那么怕了,我看向般若。还不等我说话,般若就冷冷的说:“你如果想要跟我一起睡,我就让你永远张不出胡子!”这家伙还真给我当成是欲求不满的色狼了?“谁要跟你一起睡?”我指了指树上的两具尸体,“将这两具尸体处理了。”“为什么是我?”“你善于藏尸吧。”我看向般若,“再说,这尸体是你留下的,你不负责处理,谁负责?”般若哼了一声,用刀将绳子砍断,从屋里拿出了两个席子将这两个尸体裹住不知道弄到哪去了,我也懒得去问。晚上,郑诗涵跟般若一个人睡一间屋子,我、涛子、郑云三个人挤在一间屋子。睡梦之中,我好想听到耳边有无数人在对我耳语,叽叽喳喳的声音,吵得我脑袋发胀从熟睡中惊醒。看着面前紧闭的院门,我愣住了,刚才我再屋子里睡觉,怎么现在跑到院门外了?难道又是青玉扳指搞的鬼?我心中这样想着,耳边却传来了涛子的声音:“院子里怎么没有声音啊。”我一惊,急忙转过头去。只见除了涛子之外,郑诗涵、郑云、般若都站在我的身边。“怎么回事?”我急忙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凌晨一点零五!难道刚才我看到的,都只是幻觉?但那幻觉也太真实,时间也持续的太长了吧。我瞥了般若一眼,她此时正看着院门嘴角微微上挑,仿佛是期待着什么一样的表情。咽了口唾沫,我回过头来,将院门推开。院中的老树之上,两具腐烂的残骸吊在树杈之上,一如之前我所见到的一样。一切再次重演了一遍!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