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7章 铁嘴仙人

第7章 铁嘴仙人

2455 2017-11-08 16:30:23
说什么最后一个安稳之夜,但是这一夜,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根本没有睡着。 第二天一早,开门的声音刚一响起,我便从床上蹦了下来。 “你一夜没睡?”走进来的男人对我问。 我点了点头:“我的朋友呢?” “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他们。” 我跟在男人身后,来到了另外一间牢房前面。 牢房的门已经打开了,郑诗涵正站在一个女人的身边。 “楚瑜。”郑诗涵快步跑到了我的身边。 从她那憔悴的脸色来看,昨天她恐怕也没有睡好,不过想来也是正常的,一个女孩子醒来现实经历了那医院之中的诡异,又被突然绑架到这里的牢房,能睡的安稳才奇怪呢。 “看来你们都没有睡好呢。”女人看着我俩叹了一口气,“真是不懂得珍惜。” 说完,面前的一对男女拿出了两个黑布口袋走向我们:“将这个戴上,我们会带你们离开这里,毕竟这里需要保密。” “等一下。”我急忙说道,“还有一个人,涛子呢?” “他?他选择一直呆在这里。”男人说。 我愣一下,涛子可不是那种会被危险吓的龟缩不前的人。 “能让我去看看他吗?”我问。 男女对视了一眼,将手里的布袋先放了下来:“好吧。跟我们来。” 我们来到了涛子的牢房前,男人掏出钥匙,将牢门打开。 牢房内,涛子正背对着门站着,仰头看着窗外的天空。 “涛子!” 涛子猛转过身看着我:“楚瑜?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要离开这里了。”我对涛子说,“你真的要选择一直呆在这里吗?” “楚瑜你是不是疯了?”涛子快步走到我面前说,抓着我的肩膀说,“听我说,昨天晚上我们遇到的什么,你应该十分清楚,如果不是这些人来救我们,我们早就已经死了,虽然被关在这个小房间里很憋屈,但是总比没命强啊。” 盯着涛子那张有些过分激动的脸我问道:“涛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知道什么?”涛子松开了我的肩膀,直视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不记得那天晚上之前的任何事,绝对不是在撒谎。” 沉默了片刻,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会尽快查出真相的。等解决了幕后黑手,我会亲自接你离开。” 说完,我转身向着牢房外走去。 “等一下!” 背后,涛子将我叫住:“行!我跟你们一起!妈的!老子可不会躲着看你冒险!” 我们三个人头上被套上了黑布口袋,然后被那对男女带到了一辆车上。 过了好久,车子才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我们头上的布袋被拿了下来。 从车上下来,发现我们在一条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路上,两旁长满了杂草跟歪扭的矮树。 “顺着这条路往前走,你们会遇到一个村子,往后走,便是你们之前醒来的那家医院。”开车的男人对我们说,“另外,别指望我们会对你们有什么保护或者帮助,一切都靠自己解决吧。祝你们好运。” 见到两人要上车,我急忙说道:“等一下,能不能告诉我,我们昨天晚上在医院遇到的那些……” “自己看看自己的胳膊吧。”女人说。 我们急忙抬起手来,却发现胳膊上面有着一个结痂了的针孔。 “你们被注射了幻想剂,虽然不知道昨天晚上你们看到了什么,不过都是假的,除了一楼那些。”女人说,“那些是用科技加上魔术的机关制造出来的傀儡,在你们体内的幻想剂的干涉下会让你们将那些东西更加的恐惧化,不过使用者没有被发现。” 女人的话让我松了口气。 虽然昨天晚上已经猜测到一些了,毕竟见到的那些东西虽然恐怖,但是除了一楼的那些傀儡之外,没有什么东西真正的伤害到我们,或者留下任何的痕迹。 “不过你们体内的幻想剂效果应该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男人接着说,“所以以后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别太担心,当然,也别完全当成是假的,幻想剂发作的时候,就算是人也会被你们当成是鬼魂,要害你们的人很可能会化身为鬼魂而接近你们,或者像是昨天那样再弄些傀儡来杀你们,所以,自求多福吧。” 说完,车子便开走了,只剩下我们三个人站在泥泞的小道上。其实我还想问,为什么我们三个会在同一时间里产生相同的幻觉。幻想剂肯定是主要原因,但是它们一定还有事瞒着我!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医院的方向,从这里可以看到远处的那医院楼。 明明是晴空万里,但是那废弃医院上空,却是阴云密布,好似随时要下雨一样。 “先到前面的村子里吧。”我说道,“问问村子里的人,也许会知道这医院到底有什么古怪。” 记忆中自己明明是第一次来到这个村子,但是走进村子后,我却有一种熟悉感。 村子里的人不算多,房子大多都是一些平房,少有几个二层下楼,除了一些摆摊卖菜的之外,还有一些卖玉制品的摊位。 我走到一个玉制品的摊位前。 “想买点什么?”摊主满脸堆笑,“我这里的玉可都是极品,买了绝不吃亏。” 我扫了一眼摊位上的那些玉器,这些玉器的雕刻水平虽然难以恭维,不过玉的质地却是好的出奇,光泽柔和有润感,即便称不上是极品,那也是一等一的玉材。 我将摊位上的玉坠拿起,一边装成挑选的样子,一边对那摊主问:“我刚才看到村子后面好像有一个医院啊。” “那个医院,是抗战时那些鬼子建的。”摊主随口说了一句,“早就废弃了。你们如果对那废弃医院有兴趣,我倒是知道有个人也许知道。” 摊主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笑盈盈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里拿着的玉坠。 “这玉坠多少钱?”我对那摊主问。 “不贵,一千二,如果要买的话,就再打个折,一千您拿走!” 一千,这种玉的质量倒也不算贵。 我从钱包里拿出几张老人头递到了摊主的手里:“能告诉我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吗?” 摊主笑着接过钱说:“你们顺着这条街往前,然后第二个岔路往左拐会看到胡老神仙摆着的算命摊,有什么问题就问那老神仙就行。” 我拿着那玉坠,按照摊主的话找到了那个算命摊位。 一张桌子盖着蓝布的桌子,上面放着一个茶壶,几枚铜钱,旁边有一个竹竿上面挂着一块布,上面写着“铁嘴仙人”四个大字。 桌子后面一个老头坐在一起上面正低头打着瞌睡。 我们走了过去。 刚到那摊位前,老头打了一个哆嗦,闭着眼睛说:“三位身上阴气沉重,看来近来必有大灾啊。” 说着,他睁眼抬头看向我们。 这是一个瘦巴巴的老头,下巴尖长,三角眼,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瘦巴巴的狐狸,虽然自称铁嘴仙人,但是怎么看他身上都没有一点仙风道骨的样子。 当看到他的时候,我突然感到脑中传来一阵剧痛。 之前每次感到头痛,都跟我失去的记忆有关,难道说…… 我晃了晃脑袋,看着那眼睛直勾勾盯着我们的老头问:“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