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小姐的近身护卫  >  第51章 心法

第51章 心法

3131 2017-12-29 15:18:38
赵宇林回到别墅时已经很晚,孙乐灵跟陈美仪双双睡下,只有冷寒霜惦记着,等他洗漱结束后,到房间里嘘寒问暖了几句。“没什么事就好,不过小林子,我们这样的人,跟这个花花世界缘分很浅,以后再遇到诸如此类的事情,就不要去强出头了,没有意义。”冷寒霜临走之前叮嘱道,对于她和赵宇林而言,每次的任务圆满完成才是重中之重,任何节外生枝的举动,都是不成熟的表现。“师姐,我懂。”赵宇林在她身后回答道。冷寒霜不由苦笑一声:“也对,我们家小林子现在已经是雇佣兵中的王者了,这点常识不用别人教,总之,你自己有分寸的吧?”赵宇林在她不可见的角度点了点头,冷寒霜不必回头,却好似看到了,微笑着替他关好卧室门,于门外轻声道了晚安。赵宇林独自躺在床上,时而双目紧闭,时而睁开茫然,看着关灯后头顶上那黑漆漆的天花板,却是久久无法睡去。这些年他一直以为,自己在好多人懵懂无知的年纪看透了这世事浮沉,但陪同孙乐灵进入燕京医学院的两天时间里,一些小事,总在隔靴搔痒一般,触碰着他视作信仰的世界观念。不至于击溃,却多多少少带来了动摇——“人性,当真薄凉吗?”晚饭后四寂无人的小广场上,杨帆问他,是不是对他见苦不救的做法很失望,赵宇林扪心自问,其实杨帆的选择半点都没错。角色互换,换作赵宇林自己,他也会选择不救。杨帆考虑得很周到,救不救得了是一回事,即便救了那群陌不相干的女孩子,最终的后果,杨帆跟他的妹妹,显然承受不起。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自私的人才能更好地生存。深刻体会过人性寒冷阴暗的赵宇林,从不以救世济人为己任,更是对明哲保身大为赞同,因为那就是他很多时候的做法。仁慈不是什么好事,他这么坚定地相信着。可是经此一役,他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心里空落落的好像丢掉了什么,又偏偏说不清道不明。“去他妈的!”终究辗转难眠,赵宇林掀开被子翻身起床,顶着几分烦躁走到院子里,开始练拳。这是风老头教他的第一套拳脚功夫,最是简单浅显,也是后来许多高深拳术的基础。赵宇林早已熟稔,动作流利矫若游龙地身影,在夜月下腾挪了一炷香的时间,将这套入门拳耍了三遍,穿着背心的身躯上汗水淋漓,整副身躯看来健美无比。出汗总是能令他身心舒畅,不过这次,似乎没有往常那么管用,心中始终郁结难平,有一口气憋在胸中,不吐不快。“今晚月亮挺大,试试那个吧!”赵宇林的神思从那轮天心满月上收回,拎了拎裤腿,直接盘膝坐在了地上。双眸轻轻闭阖,脑海中便兀自显现出万丈金光,照亮他整座灵台,而这些金光的根源,来自灵台上方的四个秦篆体小字。赵宇林从小好斗,对争强斗狠舞刀弄枪情有独钟,不喜习文,在风老头拿着篾条强行压着学会了写字认字,又因为习武想要精深必懂人体百脉读了几本古医书,对秦篆这种古文自然是一窍不通。不过风老头倒是堪称奇才,文韬武略样样牛比,所以赵宇林照葫芦画瓢把这四个秦篆小字写给风老头看过之后,老头子告诉他,这四个字念作“孽龙邪券”。至于他脑海里这四个金光闪闪的玩意儿,按风老头的说法,应当象征一门玄奥无比的心法。心法这种概念,对于寻常人而言,大概是武侠龙8官网里子虚乌有的玩意儿,但赵宇林却不陌生。风老头就有一门据说特别强悍的心法,而他门下几个嫡传弟子,也就是冷寒霜和赵宇林另外几个师兄,也都是修行的这门名唤《八重般若》的心法。唯独赵宇林例外,正常来讲,他作为最小的徒弟,也是风老头的关门弟子,应该是最受老师宠爱,必将得到倾囊相授的角色,可风老头却执意不肯教他《八重般若》,原因,无非就是他脑海里的《孽龙邪券》。“那是你与生俱来的心法,也可能,是你那不知姓甚名谁的父母,留给你的礼物。心法这东西最讲究契合,它既然在你脑子里,必然与你有缘有分,你往后,就全心琢磨便可,八重般若与你无缘。”这是风老头当时给赵宇林的说法,打赵宇林记事以来,就没见过风老头那般正儿八经的模样,于是年幼的他,便单纯地信以为真了。然鹅,他琢磨了十几年,愣是没把这《孽龙邪券》推敲出丝毫奥义,四个字漂浮了十几年还是那四个字,跟心法似乎毛关系没有。仅有的好处,大概便是每当赵宇林心绪不宁、或是在习武是遭遇瓶颈之时,闭眼冥想看着那四字秦篆,都能很快进入心如止水的妙境,习武的瓶颈往往就迎刃而解,躁动的心神也会重归安宁。“这到底是怎样的一门心法?”赵宇林双眼缓缓张开,眸子在月光下,流转着格外清亮干净的光芒。烦恼的问题仍在心中,他还是想不通,只不过没有了那种让他烦得睡不着的焦虑。“佛门的静心咒?”赵宇林觉得有点像,但又不太像,毕竟静心咒只管除却杂念,可管不着破碎武道桎梏。他相信风老头不会在练武的事情上坑他,而且这么多年,他心里有数,自己没有心法辅助,练习风老头的传下的武功,进步却丝毫不比师兄师姐缓慢,甚至犹有过之。这,当然不是用天资过人这么简单的理由就能解释通透的。“只是,莫非这心法的练习,就真的只需要闭眼看看这几个字,而没有实际内容吗?”赵宇林心底疑惑不解。“算了,还是回去睡觉吧。”赵宇林摇了摇头,反正已经想了十几年都没想通,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重新躺到床上,打开空调盖上被子,赵宇林享受着赶走夏日燥热的凉风,以及被窝里的温暖,美滋滋地闭上眼,准备去找周公下两盘五子棋。……一夜无话,第二天又是重复昨天的路线,吃过早饭,赵宇林便陪着孙乐灵去了学校。杨帆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看起来比前两日阳光了不少,赵宇林跟孙乐灵刚进教室,这货就拎着一袋包子豆浆冲上来,语气亲热:“宇哥,你来啦!这是咱们学校最出名的邵氏大包,还有小猪家的豆浆,快趁热吃。”赵宇林看他这么热情,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吃了饭才来的,只好拿过来边走边啃,孙乐灵则莲步款款走在俩人后面,俏脸上挂满了怪异的笑容。杨帆见状,搓着手解释道:“班长,对不起啊,忘了你每天跟宇哥一起来的,明天早上一定记得买你那份。”孙乐灵笑吟吟地摆了摆手,道:“没关系的杨帆,你不用管我,照顾好你的宇哥就行了,我可不想当你们的电灯泡喔!”赵宇林一口豆浆呛在嗓子里,捶胸顿足猛咳一阵,缓过劲来以一种受到惊吓的眼神看着孙乐灵:“你说啥?电…电灯泡?”“哎呀~”孙乐灵脸上的笑容愈发怪异,朝自己的书童抛去一道‘我懂’的媚眼,嫣然道:“这都什么时代了,社会风气很开放的,放心吧,我很尊重你们的感情,不但不会歧视你,还会祝福你们的哟!”“卧槽!”赵宇林满脸惊悚地看着孙乐灵走向后排座位,然后转过脸看向杨帆:“这妞难不成是把老子当成同志了?”杨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神色深沉:“八九不离十了。”……温少华很生气,昨天晚上在医院等了半宿,愣是等到凌晨,也没等到赵宇林满身是血地被人送进来,这还不算,最气的是坐在医院门口傻等,他的感冒因为受凉又加重了。夏天不容易感冒,一旦感冒,一般都特别严重。阿嚏!温少华终究还是没忍住鼻腔的瘙痒,一条黄龙从鼻孔喷薄而出,些许流淌进了嘴里。“妈的,屋漏偏逢连夜雨!”用不太方便的左手擦了鼻涕,温少华打电话给李小福,问赵宇林今天有没有去学校,那边说去了,而且是跟孙乐灵一起的,无疑又在温大少爷的心口补了一刀。腿断手折重感冒,温少华这辈子都没这么憋屈过,先前他还存了点希望,没准儿赵宇林不是在学校附近被捅的,所以没被送来这间离学校最近的医院,然而残酷的现实告诉他,不是赵宇林被送到了别的医院,而是那黑狗鈤的拿了钱压根儿就没办事!“连老子都敢水,真拿你温爷爷当凯子耍?”温少华怒不可遏,找家里要了几个保镖,开着几辆大悍马,气势汹汹地往德旺茶楼而去。结果出师不利,老黑今天并不在德旺茶楼。这就更让温少华笃定了念头,那从皮黑到心的狗东西,明显是想白吃他的票子。“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吗?”人在境遇不顺时特别容易暴躁,温少华无疑便处于这种时期,满身是伤还让人放鸽子,怒火中烧,打听清楚后,直接领着人又去了老黑平时的落脚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