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小姐的近身护卫  >  第62章 警花进学校

第62章 警花进学校

3119 2017-12-29 15:21:45
“懒成这样还学人做保镖,你应该再睡一会儿,睡到中午才起床。”孙乐灵瘪着嘴看着刚从楼上走下来的赵宇林。“你倒是补觉补得充裕,小爷我昨天可一天没沾枕头。”赵宇林斜瞥她一眼,没好气说道。他时间抓得很紧,终于还是赶在孙乐灵起床之前回到了别墅,然后钻进卧室,佯装成大梦方醒的样子。陈美仪坐在餐桌旁撕面包,笑而不语,永远是那副高深淡然的姿态。显而易见,她对赵宇林昨晚给孙乐灵下药的事情守口如瓶,无论她是出于好意抑或别的什么念头,总归是让赵宇林小小松了一口气,否则大小姐胡搅蛮缠起来,赵宇林觉得挺头疼的。按照约定,陈美仪在一行人即将出门的时候,姗姗来迟抵达竹溪园孙乐灵所在的别墅。“你不是那个警察吗,来我家干什么?”孙乐灵拿出主人翁的气势,眉眼容颜都写着不欢迎眼前同样漂亮的女人。赵宇林站在一旁也不插嘴,打算看个热闹。都说女人记性不好,但记仇比记什么都记得清楚,小肚鸡肠是再大度的女人也无法避免的,他倒想看看,孙乐灵能记仇到何种程度。“警方经过会议共同商讨决定,需要派出一名警员对孙小姐实施二十四小时保护,除此之外,我们认为在孙小姐身边,对案件侦破的线索查找,也有帮助。”陈思瑶此时已经换上正式的警服,英姿飒爽,与之前在小出租屋里被赵宇林闹得嗔怨暴躁的那个小姑娘,简直判若两人。“不需要。”孙乐灵想都不想便直接回绝,指着赵宇林,神态颇为傲慢的说道:“看见了吗,我有自己的私人保镖,不劳你们警方出人费心,你们还是多把心思放在抓人上面吧。”陈思瑶早就做好心理准备,面对刁难好不动容,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从警服的上衣兜里拿出一张折叠纸,缓缓拆开展示给孙家大小姐。“这是调令,一切为了孙大小姐的安全着想,而且这起案件,也关乎燕京的民心安定,早破案早了事,于官于民大家都乐得轻松,希望孙小姐能够配合协助。”孙乐灵小脑袋一偏:“如果我不配合呢?”陈思瑶笑容很公式化,使得在旁人看来她笑得很虚伪。只有赵宇林知道,她笑得其实真的很虚伪,她那种性子倘若放在平时,遇到有人刁难早就火山爆发了。“我来之前联系过孙崇岳先生,孙先生对我们这次的安排,非常支持。”不多废话,陈警花果断搬出了孙乐灵的老爸,而后暗中给了赵宇林一个媚眼,貌似挺得意。赵宇林笑了笑,并不回应,毕竟两个人狼狈为奸,过于明目张胆的沆瀣一气,可不是什么聪明的举动。“我爸爸同意了?”孙乐灵略微诧异。“是的。”陈思瑶略微得意。“哼!你说什么我就信啊?我自己去问。”孙乐灵仍旧不愿就此妥协,给美女警花一道不友善的目光,转身回避了一下,拨通了孙崇岳的电话。赵宇林自然不担心孙崇岳那边说法不一,这点事,陈思瑶没理由办不好,所以一开始他压根儿就没往这方面操过心。陈大警花是挺爽利粗犷,多数时候还有点傻,但她终归不蠢,自抽耳光的事她不会做得这么自信。否则,她凭什么年纪轻轻成为京都一处不小分局的副队长?意料之中的,孙乐灵打完电话回来,俏脸凝着许多幽怨。赵宇林假模假样地凑过去,故作关心地问道:“咱家孙先生怎么说?”“能怎么说?答应了呗!”孙乐灵撅着小嘴可怜兮兮地说道,她自然不晓得这一切都是自己保镖一手安排的,甚至还觉得这个可恨的家伙看着没那么碍眼了,因为现在家里来了个新的敌人。那么赵宇林,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自己的友军。她眼神中蕴藏着敌意,对陈思瑶说道:“你想跟就跟着吧,不过先跟你说清楚,以后你虽然可以住在我家,也可以去学校,但除此之外我们不会给你提供便利,你自己应该也明白,你是公安人员而不是我们家的保镖,我们配合调查的公民义务已经尽到了,所以你在这个家里,吃饭要自己想办法,也不能坐我们的车子去学校,如果你自己跟不上,我们也不等你。”赵宇林料想陈思瑶现在心里一定非常生气,然而出乎意料的,美女警花却是巧笑沐然一阵春风,安之若素:“这是自然。”“哼!”孙乐灵傲娇地扬起小脑袋,翩翩抬步往自家那辆凯迪拉克走去,分明踩着一双匡威的白色帆布鞋,却愣是走出了红色细高跟的趾高气昂。赵宇林看着那道倩影,心说这就是富家千金养出来的气质吧?“保镖!你还不来在等什么?”富家千金在车子里喊道,可以说是威风凛凛。“来啦!”赵宇林余光看了陈思瑶一眼,眼底写着自求多福,随后屁颠屁颠地钻进车子里,刚上车便听到孙乐灵跟司机师傅说话。“杨叔叔,今天我比较赶时间,你可以开快一点。”赵宇林看着窗外,暗自叹了一口气——果不其然,先前听大小姐那几句话,他就猜到后者想在路上甩掉陈思瑶。虽然中途甩掉也无伤大雅,陈思瑶早晚都能赶到燕京医学院,但毕竟气势上分出了胜负。赵宇林发现自己愈发看不懂女人的思维逻辑了。陈美仪敲着车窗,孙乐灵让司机先别开车,放下窗户问外面的陈美仪:“美仪姐,我用鼻子都能猜到,你是来嘱咐我别刁难那个警察的。”陈美仪带着哄孩子般的宠溺温婉,笑道:“人家也是为了工作,而且对你也有好处,咱们没必要做得太过刻薄。”向来听姐姐话的孙乐灵今天却一反常态,似乎有些赌气:“我不管,我就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以后要不要对她好点,以后再说!”陈美仪见状,不好多劝,只深深地看了一眼副驾驶上的赵宇林,然后对司机嘱咐道:“杨叔,开车注意安全。”……可怜的孙乐灵气呼呼走进校门,身后跟着笑吟吟的陈思瑶。赵宇林则全程像个旁观者,抱着膀子走在一个特微妙的路线上,与两个美女的距离都一样远,不偏不倚,恰好适中。路上那名被孙乐灵喊杨叔的司机,已经很尽力地甩开陈思瑶坐的出租车了,然而成效并不显著。不是因为陈思瑶那辆出租车的司机车技有多出众,也不是杨叔车技不如人,而是他们都行驶在早上八点半的燕京三环路上。早高峰名符其实,别说杨叔为了保住饭碗不敢违背孙崇岳定下的‘安全第一’的规矩,即便是他敢违章行驶,也完全违不了章。那种路况,赵宇林估计换成他来驾驶,也只能是循规蹈矩地在车流中老实前进。怎一个堵字了得!……陈思瑶有警察身份做敲门砖,加上公差在身,在燕京医学院自然畅行无阻。不过有些尴尬的是,赵宇林跟孙乐灵都是大二学生,课程满满当当,她一个人民公仆跟过来,没课可上,很快感觉到了无聊。“赵宇林,这就是你想的馊主意,本小姐现在坐在湖边,就跟傻子一样!”她只能通过短信向始作俑者表达不满。赵宇林正上着课,燕医大的课堂纪律抓得很严格,同时他自己已经是何子沐的重点关照对象,身上一个礼拜的扫厕所处罚还未结束,可不想又被当成出头鸟揪出来,索性便不搭理陈思瑶。怎奈何,陈思瑶也许确实闲得发慌,短信一条接一条,频率极高,手机振动个不停。赵宇林被扰得心烦,只好顶风作案,拿出手机偷偷回复。一堂课下来,那位带着老花镜的年迈教授讲了什么,他几乎是一个字也没听清,光顾着跟脾气暴躁的女警察聊天了。“你们这地方还是名校呢,学生素质这么低?”“怎么了?有人朝你吐痰?”“呸!老娘不把丫的舌头拔了!”“那是怎的?我觉着这些娃娃素质挺高的啊。”“我在这儿坐了半个小时,已经被六个学生搭讪要电话了,他们是没见过女人?”“可能是没见过像你这么奇葩的女人吧。”“问你个问题。”“问。”“你喜欢什么款式的轮椅?”“你打不过我。”“姑奶奶我有枪!”“有枪你也打不过我。”“去死!”“不去。”这时候,许多从泊鸟湖经过的燕医大学生,都眼神古怪地看着湖畔那道曼妙身影,远远望去貌似是个警察,却拿着手机气急败坏,摆着脑袋跺着脚,兼带张牙舞爪,好像很狂躁。“警察小姐,您心情不好吗?用不用我带您到别的地方逛逛,咱们燕医大的校园风景,在全国范围内都是名列前茅的,最适合平心静气。”一名男学生走近陈思瑶,语态优雅,风度翩翩,从穿着打扮来看家境显然不俗,浑身上下都是低调且昂贵的高端小众品牌。而他的那张颇有英伦气息的俊朗面庞,无疑又是加分再加分,足以令许多女生心动。于是周遭看戏的人纷纷驻足,期待着接下来故事会如何发展。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