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小姐的近身护卫  >  第58章 生死

第58章 生死

3123 2017-12-29 15:20:10
赵宇林坐在床沿,眼神有些幽深,沉思道:“我用法子将她体内的毒素暂时稳定住了,但没有解药,最多撑三天,到时候任凭谁来也无力回天了。”骆阳问道:“是很重要的朋友吗?”赵宇林想了想,也问了自己一个问题:陈思瑶对自己而言,重要吗?这个问题最终没有答案,但他思考出了另一个问题的答案,抬起眸子说道:“我希望她活着。”骆阳也许理会到这个回答的意思了,也许没理会到,不过出于严谨,他还是稍作劝阻:“三号药剂的药性非常不稳定,我认为给你那个朋友使用,不太妥当。”薇薇以一个很舒服的姿势坐在床头,两只手抱着弯曲的双腿,问道:“那个朋友,是男的女的?”“女的。”赵宇林没多想便给出了结果。“喔。”薇薇发出一道轻微的音节表示回应,没有明显的情绪变化。华夏名叫作鲁满的小鲜肉问道:“老大,你师父不是医术很高明吗?如果也在华夏,三天时间足够赶来燕京救人了吧?”赵宇林摇了摇头,不肯多说。察觉陈思瑶中了黑寡妇之毒,他那时候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风老头的,但他当时就没抱什么希望,而风老头也是不出意料地一秒拒绝,然后以长途电话话费太贵为由,又一秒挂了电话。二十多年,赵宇林一直没把老头子的秉性琢磨透彻,仿佛在后者眼中,世间万事都不如一场五毛钱打底的麻将来得要紧,即便是与人命做对比的时候。他不是没想过谎称是自己中毒,不过那个念头,刚刚冒头就被他给掐灭了,因为他实在没把握。风老头有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睛,耳力也刁钻毒辣,很多谎言在他那里,往往都比一张被水泡过的卫生纸更容易戳破。再者,那老家伙脾气乖僻得很,他对赵宇林好是真的,这点赵宇林从不怀疑,然而他对座下弟子苛刻也是真的,不到赵宇林命悬一线的时刻,虽然是中了必死之毒,他也未必肯现身。种种原因,决定了赵宇林只能自己想办法。而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只有骆阳研究了两年的三号药剂。“别无选择了。”赵宇林眉眼凝重,轻叹了一口气。他怪不得风老头,要怪只怪当初那些放在外界能引起轩然大波的医术古籍,自己没有花功夫多看几本,才会导致现在的无能为力,毕竟现在是他自己的麻烦,与别人没有瓜葛。与风老头,自然也牵扯不上。老头子是个地地道道的赌徒,赌徒都擅长算账,所以风老头的账素来算得十分清楚。倘若中毒的人换成孙乐灵,为了还当年的情,或许另当别论,但陈思瑶跟风老头八竿子打不着,人家愿不愿意出手,全看心情。“老哥,最好再斟酌斟酌,你的医术在我见过的人当中能排前三,努力试试,没准儿可以找个稳妥的方法。”骆阳从旅行箱里拿出一支金属小管,递到赵宇林面前。赵宇林接过药剂,没有赘言,起身走出了房间。他自己的医术有几斤几两,他自己心里最清楚,放在市井之中大概能沽名钓誉,混个少年神医的名头。不过放到更高的层次,顶多算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中流。两年前,崔博文在他面前闭眼那一刻,他就知道黑寡妇是一种什么样的毒药——上流。以中流医识解上流毒药,肯钻研的话,并非无解,花个一两年或者七八年,总能找到破绽。问题是,现在他的时间只有三天。与其硬着头皮不自量力,一管试验了两年的药剂,其实稳妥得多。打车来到陈思瑶的小区,上楼敲门,这次得到了里面人的回应。陈思瑶打开门,面色苍白如纸,看到来人是赵宇林时,并不疑惑。“敢撬警察的门,你胆子算是非常大了,不过看在你是来给本小姐送药的份上,就暂且网开一面不抓你坐牢了。”陈思瑶翩翩倒倒地回到沙发上,面前的电视里播放着近段时间很火的偶像剧。“都快死了,这张嘴还是不饶人啊。”赵宇林在后面把门带上,看着那张憔悴无比却仍旧强打精神的脸庞,心情有些复杂。“哼,就算是这样,牢狱之灾给你免掉了,你迟了那么久才把药送过来,这个仇本小姐可不会忘。”陈思瑶举起手,无力地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补充道:“都记在这儿呢。”她换下警服穿了身偏休闲的居家装束,大概是发烧畏寒的缘故,炎炎夏日,宽松短袖外面还套着件大格子衬衫,平日里被警装包裹严实的小山包,得以显山露水,原来发育蔚为壮观。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如此景致,都难免会心猿意马,赵宇林不仅正常而且非常健康,自然也不例外。倘若是在别的时候,他的眼睛必然要光明正大的在那片风光地带徘徊许久,可惜,徒有美景,眼下却不是良辰。——他完全没有闲情逸致,用目光去度量陈思瑶两道浑圆的尺寸。这一刻,陈思瑶盯着电视,心不在焉;他看着陈思瑶,很认真。“先把电视关了吧。”赵宇林终究张了口,把即将到来的沉闷气氛提前扼杀掉。“干嘛?”陈思瑶不明就里。“关了吧。”赵宇林显得执着。陈思瑶难得的没有跟他僵持,因为她看得出,对方似乎有什么要紧的话想说。于是电视机里的节目,变成了黑幕。“说吧。”“我接下来要讲的,你一时之间可能难以接受,不过留给你考虑的时间并不多,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搞得这么严肃!”陈思瑶蹙起细长的眉毛,随即挽开唇角,赠与一道苍白且大大咧咧的笑容,“再大的风浪我都见识过了,别整得那么一惊一乍的,坐下来说,放轻松。”赵宇林知道她现在讲话其实很费力,但不知道她为什么还要说这么多话。“我想抽支烟。”他如言坐到沙发上。“抽。”这次陈思瑶倒是语言简练。赵宇林从裤兜里拿出那盒已经揣了两个月的黄果树香烟,三块五一包,硬盒被蹂躏成了软盒,所幸的是,盒子里还剩下最后一根。不过有些尴尬的是,不常吸烟的他,裤兜里并没有随身带着打火机。陈思瑶看出他的尴尬,说道:“我这里有打火机,还有盒好烟,上次拘留别人的时候没收的。”她撑住双腿,没能成功站起来,所以针对自己不争气的身体露出一丝不悦:“你要抽的话,得自己去拿,就在左边床头柜的抽屉里。”赵宇林去把烟跟打火机都拿出来,烟的确是好烟,传说中的硬中华,值十袋方便面。烟雾缭绕,从他嘴里缓缓冒出来:“我要开始说了。”“你真矫情。”…………“你现在之所以这么虚弱,其实不是因为感冒。”赵宇林舔着嘴唇,中华烟不如他想象中那么好抽,烟雾太浓,稍微有点熏眼睛。当然,也许这盒是假烟,也许是他抽得太猛。“你中毒了,很厉害的一种毒药。”赵宇林用上了一副很少出现在他脸上的表情。“你是做警察的,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黑寡妇。”“知道,一种毒蜘蛛嘛。”陈思瑶嘴唇弯曲,嘴角微微上扬。“你没被那种蜘蛛蛰。”赵宇林不由感到烦躁,他以前说话不是这么磨叽的,然后他使劲咂了几口香烟,把半支中华瞬间吸成了烟蒂,揉了揉头发,决定一鼓作气说完。“黑寡妇是国际上很有名的一个杀手,她有一种专属毒药,也叫黑寡妇,中毒者会在六个小时之内彻底死亡。”“下午我来的时候,你中毒时间大概四个小时左右,但你比较幸运,扛下来了,所以你那时候还没死透。”“我暂时把你体内的毒素压制住了,但那只能解一时之急,如果没有解药,你最多能活到大后天的晚上。”他拿出那支装着三号药剂的金属小管,放在茶几上。……骆阳站在药剂师的立场,负责任地劝过赵宇林,但还是把选择权连同药管交给了赵宇林,因为他是老大,本身就拥有决策权,还因为最终是否要使用三号药剂的人,是赵宇林的朋友,而不是他的朋友。现在赵宇林把药剂摆到陈思瑶面前,便是将选择权归还给正主。归根结底,陈思瑶才有权利选择,是否要使用这管药剂,因为这是一场以她的生命为赌注的豪赌,买大买小,别人说了都不算。赵宇林凝视着命魂灯火已然摇曳不明的美女警察,后者表现出了令他出乎意料的镇定,无论是听完那些耸人听闻的秘事,还是意识到自己命不久矣,自始至终,她那张颜色惨淡的小脸上,都不曾流露出半点惨淡颜色。明明很惨淡,今晚的月色就很惨淡,沙发上咧嘴笑着的公仔,看上去也很惨淡,屋子里白毛毛的寂寞灯光,莫名一样很惨淡。可陈思瑶的脸孔是那么干净,一丝一毫的惨淡也画不上去,赵宇林只从她微颤的睫毛间,见到一丝凄美。“我猜这一定不是解药吧。”看着茶几上明晃晃的金属小管子,她似乎在询问些什么,又似乎在自问自答。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