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小姐的近身护卫  >  第67章 半路杀出的人

第67章 半路杀出的人

3036 2017-12-29 15:24:16
“刀拿出来。”“不拿!”“我师傅说过,用刀的人,死也要拿着刀战死才光彩。”“我们不列颠国没有这个讲究,我只是个最卑劣的杀手,又不是英勇的骑士。”“难道你想被我掐死?”“你要掐就掐吧,我不拿刀,反正也打不过。”“拿刀!”“不拿!”……赵宇林眼神愈发幽深,眸中只一点冷芒,周身却曝出无比厉烈的寒意,时值初夏,偌大的总统套房里冷得刺骨。黑寡妇身躯外仅仅包裹一件薄薄的浴袍,她不知道自己此时的感觉是不是错觉,只知道很冷。看向赵宇林眼睛时,她忍不住娇躯一颤,说道:“我有做杀手的觉悟,没想过能活到寿终正寝的那天,早死是必然的。可能刺杀失败被乱枪打死,可能刺杀成功在逃离途中行迹败露,被乱枪打死。”“但我从来没想过,会被人寻仇找上门杀掉,做这一行,不违背规矩就不可能成为谁的仇家。”赵宇林伸手,捏住眼前宛如妖魔般的美艳女人,细颈柔滑,有着西方女人肌肤少有的娇嫩触感。这个过程很是轻松简洁,因为黑寡妇没有任何负隅的闪躲和顽抗。他手指稍稍用力,便让对方呼吸变得困难,问道:“你是在做死前忏悔,还是准备辩解些什么?”黑寡妇好看的欧洲翘唇几度张开,都没能发出声音,最后很不易地,抓住身体里所剩不多的氧气,断断续续说道:“你现在…现在杀我,对你的处境也不好。”“不是忏悔的话,我就不给你留时间了。”赵宇林眼前闪过好几幕画面,有小海躺在砂砾当中,血液从心脏处渲染,染红了整个上身和衣物,染红了身下的碎石……当他和骆阳赶到的时候,鲜血已然不再新鲜,剩下一片触目惊心的干涸的暗红色。年仅十八岁的少年郎,立志要成为像他老大一样的雇佣兵之王,自那一刻起,梦想被戈壁滩的风吹得荡然无存。那么话多那么喋喋不休的孩子,睡得那么安静,再也不能在他视为偶像的老大耳边说个不停。赵宇林终于答应教他龙象功,他却不能像以往那般兴奋,兴奋得跳起来,兴奋得见人就亲。还有崔博文一点一点闭上眼睛样子,胸腹内五脏六腑活生生溶成腐水,还一边呕血一边笑着叮嘱自己的老大,不要再铁着脑袋往枪林弹雨里钻,让他每次多在雇主那里吃些回扣,免得回家又只能吃泡面接风。这些场景,几年来时刻盘旋在赵宇林脑海当中,历历在目,忘不了也不敢忘。他甚至刻意不去当年大家一起找好的基地,十个房间空了两个,寂静得仿佛整个世界被撕掉了一大块,他的心口,也被剜掉了一大块。血淋淋的一大块。不想起尚且时常涌上眉间心头,一想起,便是无数个夜晚都无法消解的痛楚与落寞。还有昨夜陈思瑶生死未卜的深眠,没有人知道,他盯着秒针度过的四个小时,往事故梦来回往复地往他身上捅了多少刀、扎了多少针。一万种不可告人的辛酸,此时便是她捏住那只柔嫩细颈的力度。“死吧。”……真正想要扼杀对手,锁喉才是最好的选择。何谓锁喉?便是以拇指和食指、中指捏住对方的最脆弱最易碎的喉骨,然后,轻轻的轻轻的那么一扭,喉骨随着一道脆响应声而断。与喉骨同时断裂的,还有对手的气管,之后杀人的人,就只需要拿上一袋瓜子在旁边看着,看着被杀的人在地上拼命地垂死挣扎,任凭再如何努力,也断然无法呼吸到氧气进入肺部,直至窒息而亡。这种方式,无疑省时又省力,轻松又愉快。而且,被杀的人会很死得很痛苦,死相极其狰狞。相对而言,把对方活活掐死的手法,就显得拙劣,是一项挺累的工作,只有那些业务能力不精的蹩脚杀人者才会使用。掐死对手最大的弊端,是对手会死得比较舒服。赵宇林不愿意黑寡妇的死法过于单调,于是在这个女人白眼频翻,眼看着生机刹那间就要断绝的时候,他松开了右手。既没有锁喉,也没有将黑寡妇掐死。自然不是恻隐之心突然发作,更不可能是赵宇林回心转意,他只是觉得自己不够残忍。原本被提起来按在墙上的黑寡妇顺势落下。背部与墙体摩擦,动作幅度也比较大,单薄的浴袍被抖掉,白花花的玉体便一丝不挂,坦然横陈在红暗相间的柔软地毯之上。她略显贪婪的大口呼吸着,每一口空气都似乎格外甘甜清新,格外的珍贵。随着用力过度的呼吸,这副魅惑天成的花泥骨肉也波涛涌动,画面极度香艳。放在随便一期成人杂志的封面,或者视频的镜头中,都能赚到成吨的鼻血。赵宇林顺着略窄的脊背,视线一路下移到雪白纤细的腰肢,继而无须多言,看到两瓣雪白丰润的浑圆翘臀,眼中却没有正常男人应该流露的欲念,可以说比阉人还冷静几分。“我以为你起码会给自己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他说道。黑寡妇因缺氧而失去意识的大脑恢复了几分清醒,那只挂着上百缕亡魂的纤细白手捂着脖颈,娇柔声线有些粗哑,道:“我没想到你也在燕京,更没想到,会如此巧合地,卷进你的事情当中。”令人血脉偾张的胴体有节奏地耸动着,但生死关头,她似乎也顾不得这点在男人面前坦然相见的羞臊了,并不慌于抓起浴巾遮住身子。倘若放在平时,有这种好看的便宜,赵宇林觉得自己大概会很兴奋。“你休息好了吗?”他问道。“差不多了,你为什么忽然改变主意不杀我了?”黑寡妇缓缓从地上爬起来,两团傲然,便挺立在赵宇林眼中。西方女人的身材普遍比东方女子丰满,尤其年轻时候,荷尔蒙相当给力。黑寡妇便是身材这方面女人中的佼佼者,她不但该大的地方半点不含糊,该纤细的地方也没多长一两半钱。她注意到了赵宇林的眼神停留在何处,心有所想,便将穿回身上还未来得及绑上合襟的浴袍,重新丢回地上:“如果是想尝尝这具身体的滋味,我可以配合,为了能够活下去。”浴袍滑落,胜似白玉的精巧肉身再次跃然眼前,赵宇林冷笑:“你小看我了。”“什么?”黑寡妇问道,她不是没听清楚,而是这句话的内容,让她难以接受,惊恐重新布满那张五官立体的俏丽脸孔。之前她尚且可以保持镇定跟赵宇林斡旋,但当她知道对方杀意已决的时候,就只能一心求生。从鬼门关走过一遭回到世上的人,对于死亡的态度大抵出于两种极端,一种是看淡生死,一种是求生欲比以前更为强烈。黑寡妇一开始就不想死,现在,更不想。赵宇林拿出手机,距离约定好的半个小时,还剩下十四分钟,这段时间里,足够他做很多事情。“你给我个机会,我只说两句话。”黑寡妇怔怔后退,天蓝色的双瞳流露着无以复加的恐惧。很可悲,她身后是沙发和墙壁,退无可退。赵宇林摇摇头,反派死于话多,这个世界上煮熟的鸭子飞掉的例子不多,但毕竟还是有的,他怎么可能在这么紧要的关头,还给对方留余地?“只有两句话,我说完之后随你处置!”黑寡妇做着最后的挣扎。赵宇林默默不语,右手握拳,指节传来的咔擦音律,便是他拒绝的话语。他没有黑寡妇那种能令人五脏俱裂的毒药,但他有同样效果的手段。譬如,七伤拳。七伤者,赵宇林只会其中三拳,一者损心,二者伤肺,三者摧肝肠,这就已经足够了。“不跟你多哔哔。”冷笑着说出这句话,赵宇林的身体动了起来,极快,携着雷霆万钧,右手猛然发力,凶悍地一拳打向黑寡妇胸腔位置。当然,这个动作,准确形容为砸更加合适。也许那两团软肉能稍减权势,但于事无补,她的心脉会被内劲摧成半废。“谁!”然而赵宇林来势汹汹的一拳,最终却砸在了墙上,墙体唰唰一阵抖动,混凝土细细碎碎凹陷,墙上多了个大概直径十公分的坑。“好险啊,再晚来一会儿,这么漂亮的女娃娃就被你给杀了。”一道高亢的笑声,从黑寡妇背后传来。“你早来晚来,区别只是死一个人跟死两个人而已。”赵宇林眼神微眯,他感受到了一股气息,尽管隐晦,却释放着比之黑寡妇危险百倍的信号。短短须臾时间,眨眼都来不及,对方非但将黑寡妇从他拳下救走,还将地上的浴袍拾起来给黑寡妇穿好,拥有这种速度,放眼全世界不超过二十个人。“嘿嘿,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大嘛,辣手摧花也要问个青红皂白不是?”那人从黑寡妇身后走出,是个身材佝偻的矮小老头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