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小姐的近身护卫  >  第43章 小眼镜的故事

第43章 小眼镜的故事

3185 2017-12-29 15:17:00
德旺茶楼在燕京这座帝都拥有不小的名气,既不违法也不做擦边球的皮肉勾当,就只是做正儿八经的茶楼,夏天喝喝茶吹吹空调,冬天可以烤烤暖气。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周遭方圆两里地以内的二世祖,都喜欢往这座原本名不见经传的茶楼里扎堆了,所以喝茶品茗本属于中老年人修身养性的活动,德旺茶楼里往往聚集的茶客,却大都是二十冒头的小年轻。红三代的孩子们将此处视为下九流的混杂之所,看不上眼,官二代、富二代们则把这里当成了圈子里众人皆知的品位去处。至于来德旺茶楼能做什么,在圈子里已经算不得秘密,不过圈外人鲜有知晓,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比如买凶杀人。“黑哥,小弟的面子能不能找回来,可就全仰仗您了啊。”温少华毕恭毕敬将一个信封,从茶桌上往前推了几公分,正好推到坐在他对面那个皮肤黝黑、肌肉格外发达的精壮汉子手边。汉子面貌看着非常憨厚,声音也低沉,拿起信封往里头瞟了一眼,瓮声瓮气道:“出来混就讲究个信义,温少爷价钱给得豪爽,我们办事当然不掉链子。”“是是是。”温少华止不住点头,他家里的势力足够供他在某种界线之下横行无忌,多年来跟这种不法分子打交道还是头一遭,说实话,在他内心其实忒看不起这些游手好闲又扰乱治安的下等人,只是眼下跌了面子有求于人,才拿出演技虚与委蛇。李小福以标准跟班站姿,一丝不苟立于温少华身旁,暗中戳了戳老大打着石膏的右手,俩人厮混了有些时日,培养出了默契,温少华会意,转眼又看向精壮汉子,笑呵呵道:“黑哥,刚才说过的,咱教训归教训,可千万别弄出人命来,否则麻烦大了咱都不好受。”汉子那张黝黑脸庞露出为难,看似实诚地说道:“温大少爷来德旺茶楼次数不少,不会不晓得这儿的规矩吧?收了钱那就是买命钱,要把人弄得很惨又不至于丢命,可是为难我们啊!”温少华皱着眉毛,一时间没听出对方话里有话,苦滋滋道:“黑哥,我确实是个混蛋,好事做不出干过的坏事随便都能拎出一箩筐,但我从小到大,手里从来没沾过人命,姓赵那小子也没把我惹到非得死人的地步,您看到时候,能不能找几个有质量的手下人?”“诶呀!”黑哥把信封扔回茶桌上,魁梧身躯往后一仰,姿势怠惰,慢条斯理道:“捅人不捅死,这倒也是个技术活啊,温大少这要求属实让我老黑为难,手底下是有那么两个眼光机灵的马仔,不过人家本事大,一般不端着架子不怎么爱出门,大神难请这个道理,温大少爷出身书香门第应该晓得。”温少华眼底极深处透着一丝不悦,他家里是做走私起家,近十年才真正洗白,这在燕京基本人尽皆知,跟书香门第半根毛的关系都沾不上,而且这时候他终于听明白,这长相敦厚的老流氓,是要坐地起价。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温家背景再脏毕竟也算个商人世家,温少华自幼耳濡目染,对人与人之间这点勾心斗角勉强了然,临来之前便做好了应付此时场面的准备,看了李小福一眼。李小福不太情愿地从背包里再取出一个信封,跟上一个信封装的钱数量相等,放在桌面上。被温少华喊作黑哥的男人无动于衷,只笑了笑,并未伸手去拿。温少华嘴角微不可察地向下撇着,抬抬手,示意李小福又从背包里拿钱。见钱眼开的人看到钱没有反应,只存在一种可能,那就是钱还不够多。李小福只好把刚刚拉好的拉链打开,将背包里最后一只信封拿出来放上桌子——三封钱,两封是温少华的未雨绸缪,也是温少华的底线。他钱多,但人不傻,能替有钱人出气的主儿,德旺茶楼并非只有这黑疙瘩一家。叫黑哥的男人长得憨厚,甚至看着有些呆傻,咧开嘴满足的一笑,伸手把三个信封同时揽到自己面前,摞在一起,足有六七公分那么厚。“温大少爷尽管放一百个心,姓赵那小子,今天晚上妥妥进医院,而且绝对死不了,躺两个月,您看可还满意?”温少华不置可否,从李小福那儿接过赵宇林的照片,道:“黑哥在这茶楼里的口碑,那是出了名的办事漂亮,弟弟我怎么敢不满意?这是那小子的样貌,今天晚上,小弟就在医院等着看那痛快场面了。”“好好好,合作愉快!”黑哥朝温少华伸出一只粗糙大手,笑得很是人畜无害,并且显而易见多了几分客气。“老大,这狗娘养的心真黑啊!”走出德旺茶楼,李小福忍不住唾弃道:“这他吗是从外黑到里了!”温少华也肉疼,刚才那三摞等于把他大半个月的零用钱都搭上了,不过只要能把赵宇林收拾妥帖,那钱就算花的值。“你回学校以后,嘴巴给我闭紧点,别特么见了人就宣扬,要是出了变故老子阉了你!”他真的对赵宇林恨至入骨,虽然没到不死不休那步,但绝对不允许节外生枝。“老大你不回学校吗?”李小福问道。温少华深邃着目光,道:“我要去医院等着,亲眼看那个姓赵的满身是血的死狗样子。”李小福不寒而栗,第一次觉得自己跟的老大竟然如此冷血,当然,他并不会想到,现在的温少华模样狼狈,脑袋包着几层手上裹着几层,还夹着根拐杖,根本没脸回学校。…………教室里,赵宇林还不知道温少华气急败坏、买凶找人捅他刀子的事,正与杨帆坐在前排座位,追问对方之前那些行为的缘由。“宇哥,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你来学校之前,我就已经见过你一次了。”杨帆低垂着眼帘,神情晦暗。赵宇林眼神微眯:“你见过我?什么时候?”“火车上。”杨帆回答道。火车上?赵宇林思索起来,很快恍然大悟:“我在火车上收拾那几个小混混,碰巧被你看见了?”杨帆娓娓道来:“上个星期我奶奶病了,请假回去见了她最后一面,回来的时候跟你坐的同一列火车,当时我只是看到那几个人躺在你的车厢里,样子都很惨,并不确定是不是被你打成那样的,然后昨天,你竟然成了我们班新来的转校生,还把温少华和李小福给打了。”“宇哥你可能不知道,温少华在学校里平常就横行霸道,除了他家里势力很大外,他本身就是个打架特别厉害的人,你能那么轻松地打赢他,我在想,当时列车上那几个人,八成也是被你撂倒的。”“然后呢?”赵宇林问道:“因为我打架厉害,你崇拜我,或者想拜我做老大,所以才会壮着胆子来帮我?”杨帆沉思半晌,最终重重点了点头。“对。”赵宇林笑了:“我说你这孩子吧,学生不好好把心用在学业上,却想着拉帮结派跟老大,看你文质彬彬的,原来还藏着一颗古惑仔的心?”“不是这样的!”杨帆慌忙摇头,脑袋转得跟拨浪鼓似的,解释道:“我没有想过要跟个厉害的老大欺负别人,而是……而是我实在忍无可忍了!”赵宇林看着身旁孱弱的男生,这个原本挺干净挺斯文的少年,脸上突兀地冒出一股决然,眼睛都红了。看过无数次类似眼神的赵宇林,可以清晰形容出那种情绪,一种叫做同归于尽的绝望。小小年纪,究竟经历了什么?“你说我听。”赵宇林屁股往凳子前面挪了几寸,让大腿根部的伤口能舒服一些。杨帆低下脑袋,一点点地道出了压抑在心底两年的黑暗。他本籍是江南苏杭的人,有着格外优渥的家境,所以高中时代便来到燕京上学。另外他还有个年纪相仿的妹妹,当时念初二,也跟着他一起转学到这座繁华似海的帝都就学。父母盼子成龙、盼女成凤,指望着燕京比苏杭更能将子女锻造出色,所以杨帆两兄妹是带着父辈期盼来的,此中也曾大大费了一番周折,所幸大部分都是些钱能解决的问题,而他们家并不缺钱。兄妹二人挺争气,很快融入了异地他乡的环境,学也上得挺顺利,但偏偏在杨帆妹妹初中毕业的那个晚上,出了点问题——小妮子品貌出众,即便放在帝都,那股子江南水乡的独特温婉水韵,也是格外吸睛。由此,引来祸事。杨帆的妹妹那天晚上与同学庆祝,莫名其妙地昏迷过去,倒是没有被人糟蹋,但却让人拍了好多张不太纯洁的照片。从那时候起,杨帆的苦日子就开始了,那些人也不知道怎么找到他的,把照片往桌上一扔,勒索了一大笔钱。说好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杨帆却是傻呵呵被耍了,从那以后,每隔一段时间,他都要贡献少则几千多则上万的所谓保密费,否则人家就把照片传到网上去。那种勒索,到现在持续了整整四年。原本以他的家境,应付这种勒索绰绰有余,然而两年前,家中生意受到重挫家道开始中落,那时候,他面对勒索就已经非常吃力了。前段时间,他们家的公司更是直接破产,打小疼爱他的奶奶不堪变故,撒手人寰。
风流社长 风流社长
11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