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小姐的近身护卫  >  第45章 戏精大小姐

第45章 戏精大小姐

3119 2017-12-29 15:17:13
战场上混迹多年,赵宇林能每次都活下来,靠的东西除了自身超常的实力以及比别人更好一些的运气之外,自然也离不开头脑——所以他不蠢,相反,他很聪明。如果他想跟人耍心眼,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耍不过他,但他的性子注定了他不会是一个爱玩心眼的人,同样,他也极度厌恶被别人耍心眼。“你要见我,堂堂正正发出邀请,没准儿我会来,但你打着周彩凤的幌子骗我来,即便你真的是周彩凤的大伯,我也没兴趣陪你废话。”赵宇林扔下一句拜拜,扭头便走,不过他拧了两下门把手,那扇书房门纹丝不动。今天的人,似乎都格外乐意锁门。“姓赵的小兄弟,你既然明白自己是被骗来,而不是被请来的,就应该清楚,你无法做到来去自由,想来可以,想走就未必了。”周海阁笑容亲切,异常恶心。赵宇林冷着眸光笑了起来,眼神落在正坐对面这中年男人脸上,后者鼻翼两旁深深镌刻着两道法令纹,似刀削似斧砍,细窄而密长。他曾经见过一位在周易相面领域造诣颇深的老者,对方偶然提起过这种面相,象征权势高并且心思重,属于享福命格也属于操劳命格。“我想走,没几个人留得住。”赵宇林身手敲了敲书房那扇防盗门,材质不错但安全性能有待加强:“你应该只是临时起意,没来得及做足准备吧?这扇门外层是钢,内层却是空心,你想不想看看人的拳头是如何砸开一扇铁门的?”周海阁神情阴沉下来:“我的确准备得不够充分,不是时间来不及,而是没想到,你这个年轻人如此倔强难说话。”“对,我就是这么不识抬举的美少年,你能拿我怎么样?”赵宇林摆出一副混不吝的痞子作态,反身肘击,不怕疼似的打在身后的防盗门上。事实证明,以蛮力破点的方式,钝打钢铁材质的门,并不能像踹木质门那般干净利落的一击而碎,因为钢铁本身是具有韧性的。赵宇林的手肘,在铁门上存留一道深深的凹陷印记。周海阁深邃了眼神,说道:“赵老弟毕竟一代兵王,连谈判的耐心都没有?”“敌意也好,善意也好,或者你带着其他念头想见我,我都会考虑是否谈判。”赵宇林依旧冷冽回应:“但你用错了方式。”咔擦!赵宇林两条手臂陡然鼓胀,肌肉以一种极诡异的幅度增长,如虬龙一般攀附着,然后他举着那扇门,硬生生将之扯离了门框。前路坦荡荡,那扇阻碍他的门已经不存在了。“我周家的府邸并不那么容易闯,如果赵老弟认为,挡着你的只有这扇门,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周海阁岿然不动坐在书桌后面,出言威胁。赵宇林单手拎着铁门,说道:“如果你以为小小的周家,可以困住一个烽火血骨里走出来的兵王,那你也大错特错了。”话毕,铁门朝着周海阁的方向飞去,砸塌了书桌,并未伤及周海阁本人。“关于你所说的周家,我有点兴趣,但我对你这个人没兴趣,所以你也不用再费心思找我第二次了,我会亲自去找周彩凤问清楚。还有,大家都不是好东西,我看得出来,你对你的侄女存的不是善念,倘若你敢再跟我叨逼叨,下次,我可就不会再顾念你是周彩凤大伯这回事儿了。”说完,赵宇林还示威性地掰响了十根手指头,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留下原地的周海阁脸色煞白。“年轻人真是血气方刚啊~”周家当代最有发言权几人之一的周海阁摩挲着指尖,嘴里咀嚼一句意味难明的话语。做人做到他这般年岁与境界,几乎与生气这种事彻底绝缘了,而周海阁历来坚信,一个人的愤怒皆是源于无能——他显然不是个无能的人,偌大个京城,没人能说他周海阁无能。但他现在还是咬牙切齿瑟瑟发抖,很努力地,方才把心里腾腾灼烧的怒意压抑下去,凝视着被赵宇林拆掉门面而显得空荡荡的门框,沉吟道:“咱们来日方长。”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人敢在他面前造次了……赵宇林放心不下孙乐灵,先打车回了学校,在校门口给拨通孙乐灵的电话。“喂?”“来东校门一趟。”“怎么了?”“帮我付车费。”“……”孙乐灵很快到东校门,赵宇林在出租车上跟司机闲聊。“司机师傅,多少钱呀?”孙乐灵对外人倒是十分温柔,声音软糯得不像话。“二十块钱,小姑娘!”司机看着这么可爱又漂亮的小女孩,笑哈哈地收了钱,随即看向赵宇林:“小伙子,有福气,这年头肯这么迁就男朋友的小姑娘,可不多了。”“不是我女朋友,算是普通朋友吧?”赵宇林解释道,对于俩人的关系,他看了眼孙乐灵,犹疑着定义为普通朋友,毕竟保镖跟雇主这种关系,不能随便拿出来说。出租司机笑得更欢畅了:“人家小姑娘都没害羞,你这大小伙子跟我解释个什么劲啊?不说了,有缘再见!”草绿色的出租车,从燕医东校门绝尘而去,赵宇林目送着车子离开,撇了撇嘴,这师傅貌似也算是个性情中人。“怎么,去找你的小情人,怎么回来还得打车呀?看起来,小情人好像不是很关心你嘛?”孙乐灵背着手慢悠悠往学校里走,开玩笑的口吻说道。少女心思,说难猜也难猜,说好猜也好猜,千般柔肠矫情,到底了无非就是一点幸灾乐祸加酸溜溜的吃味。赵宇林没向大小姐解释其中波折,在周家别墅经历的细节,也悉数藏进自己心里,微笑着,听耳边细侬声语的喋喋不休。“抛下本小姐去约会,这么失职,换作别人才不会出来帮你给车费呢。也就是本小姐,心地善良,你好歹是我的保镖,到时候没钱给车费,丢的还是本小姐的脸。”“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那个小情人吧,我劝你跟她保持些距离比较好,你明明是为她受的伤,她居然让你一个人打车回来,真是绝情。”“本小姐说这些,全是为了你好,看在你昨晚救了我的份上,否则我才不会背后道人是非呢。”孙乐灵走了一路也说了一路,赵宇林全程跟在她身后,俩人步调一致地走着,在外人看来,更像是刁蛮女友在对忠犬男友训话。“你今天有点奇怪啊?”到了女生宿舍楼下,孙乐灵终于察觉异样,转过身皱着玲珑精致的琼鼻:“怎么也不还嘴呢?这么温顺,不会是被本小姐二十块钱的车资感动了吧?”“温……温顺!?”赵宇林吃了苍蝇一般的表情,这种形容词,还从来没有人用在过他的身上,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现在的模样,的确温顺得有些不像话。孙乐灵一手抱伏一手托腮,从自己的思维逻辑里恍然大悟:“也对哈,你的小情人管接不管送,本小姐作为雇主还这么礼贤下士,亲自出来接你,是挺值得感动的。”说着她摆了摆巧手,娇羞道:“哎呀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啦,本小姐就是这么乐于助人,集中华传统美德于一身,你要是感恩戴德、感激涕零的话,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呃,好的吧?”赵宇林五官凝固,第一次发现,原来大小姐是这么会给自己加戏的大小姐,简直就是活脱脱的戏精一枚。不过,倒是蛮可爱。“行啦,送到这里就行了,我先进去,沐姐姐有事找你,让你回来后马上去她办公室,你自求多福。”孙乐灵投来同情的眼神。何子沐在她眼里,俨然便是一头漂亮的洪水猛兽。温柔得体、落落大方,却可怕至极。赵宇林看了眼身前的女生宿舍,问道:“何子沐找我什么事?”孙乐灵缩了缩小脑袋,寒噤道:“猜也猜得出来,沐姐姐初来燕医,第一堂课、第二堂课都因为你被搅黄了,以她的脾气,肯定不会给你好果子吃,你就等着扫厕所吧!”大小姐看上去心情极佳,娇俏身姿后转,挥了挥手:“拜拜!”“学校啊,还真是个挺麻烦的是非之地呢。”赵宇林看着孙乐灵进了宿舍楼,然后才笑叹一声,略有些无奈地朝办公楼方向走去。人生二十载,看别人脸色的次数屈指可数,不过为了顺利完成任务,他必须留着学生的身份,只好一次又一次地低头,装得像学生一点。所幸,班导是个美女,再怎么样,美女的脸色也比灭绝师太或者道貌岸然老男人的脸色养眼得多。宿舍楼与何子沐的办公室两地相距不远,赵宇林很快到了门外,想象着孙乐灵描述那副何子沐的美丽母老虎形象,心中不禁有些忐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五师兄啊,我什么时候才能拥有你那么高的思想觉悟哦?”怀着慷慨赴死的悲壮心绪,赵宇林终究还是敲响了美女老师的门,他深知,今天这场帅哥与靓女的幽会,必然不可能风花雪月,反而有大概率血雨腥风。等下这母老虎发飙,我是隐忍呢?还是反抗呢?赵宇林很纠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