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小姐的近身护卫  >  第41章 两个孩子

第41章 两个孩子

3137 2017-12-29 15:16:30
陈思瑶没有在医院待太久,正经模样与赵宇林谈完案件,还是例行公事为后者做好笔录,然后离开,留下孙乐灵、陈美仪和赵宇林两女一男面面相觑。“我说,孙大小姐那么反感我做你的保镖,怎么刚才看我受伤了,着急得跟快哭出来了一样?”赵宇林这张嘴从来不饶人,并且也想借此,小小缓和一下此刻略显尴尬的氛围。果然,孙乐灵一听这话,臊得再度红了脸,忸怩着想了半晌说辞,才强辩道:“你懂什么?本小姐一个女生,刚刚才从劫匪手里虎口脱险,有点后怕而已。”时间已经将近凌晨,陈美仪有工作在身,不像两个学生那么自由,看了看表阻止了俩人更像是打情骂俏的争执,说道:“赵宇林,我看你的伤势似乎也没有大碍,不如直接回家里疗养吧,这种轻伤,冷姨照顾起来应该比医院的护士更周全。”孙乐灵不说话,表示默认。赵宇林稍作打算,说道:“行,就按你说的来吧,不过疗养什么的就不必了,如你所见,这点小伤对我而言不算什么,明天照常去学校。”“是不是有些太勉强了?”陈美仪面露担忧之色,这毕竟不是一跤摔在地上蹭掉点皮,子弹硬生生打进血肉,伤筋动骨还得一百天呢。孙乐灵的意见其实与闺蜜无二,只是关心的话语,以她跟赵宇林的敌对关系,显然说不出口,只好娇蛮着气焰,道:“你就老老实实在家养伤吧,省得传出去,外人说我们孙家不厚道,压榨员工价值。”赵宇林笑了笑:“那些人的底细尚未查明,今天既然已经动了第一次手,难保接下来的日子,不会接二连三搞事情,说实话,除了我自己的以外,把你的安危交给那些吃白饭的保镖,还真不让人放心。”陈美仪的眼神恍然间变得意味深长,悠悠问道:“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担心乐灵吗?”于是孙乐灵自然而然地,再一次脸红了,刚刚才稍褪的娇羞,重新以殷红的姿态爬满她的脖颈耳垂,比之前更甚几分。赵宇林当然不希望孙乐灵出事,哪怕就冲着昨天晚上那晚摧心断肠的面条,他也决不允许这妮子出半点危险。只不过这种话,他身为男人,当着事主的面直接说出来,属实丢面子跌份,冷笑道:“这次的任务,虽然我没从中捞到一丁点油水,但怎么说也关系着我的门面跟招牌,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万一你在我手里出点什么问题,让同行们知道了,以后我还怎么接生意?陈美仪你是做生意的,能明白我的意思吧?”“明白。”陈美仪俏生生点了点头,然而那对剪水双瞳里面,却仍然满载别样深沉的笑意。孙乐灵没多做表态,不屑且傲慢地冷哼一声,甩给赵宇林一道带着不爽的曼妙背影,快步走出了病房。陈美仪也紧随其后离开,把个人空间留给赵宇林,换下那套刚穿上不到半小时的病号服,而赵宇林则是望着紧闭的病房门,脸上写满自恋地若有所思:“这小妞,不会是爱上本少爷了吧?啧啧啧,长得太帅魅力太大,果然也是一种负担啊。”出院手续倒是不十分繁杂,以孙乐灵和陈美仪的身份,随便哪一个打声招呼,就能轻而易举地让赵宇林这个中枪伤患离院养病,说到底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坐着豪车回到别墅,跟漂亮雇主、美人室友无话可说,赵宇林进了自己的卧房,不多时,冷寒霜便不请自来了,毫无疑问,带着凝重的关切与焦急。“小林子!你的伤势怎么样?”冷寒霜很自然地一把抓住赵宇林的手,比起孙乐灵这种千金大小姐,她很清楚伤处不可随意触碰的常识,便也没有做出令自家小师弟恐惧的举动。赵宇林表情颇有些无奈,笑道:“师姐,我什么身份你又不是不知道,腿上中个弹跟吃饭喝水没什么分别,又不是打到致命器官,瞧你紧张的。”冷寒霜嗔怪道:“管你什么身份,在姐姐眼里你就是小屁孩一枚,怎么?毛还没长齐就嫌师姐烦了?”赵宇林汗颜,自己都二十几岁的人了,毛还没长齐?怕是得了无毛症吧?尴尬道:“姐,说心里话,你带着这面具用这种声音跟我说话,总感觉怪怪的。”此刻与他坐在床边的,不是那位脸蛋倾国倾城、身段风华绝代的二师姐,而是一名外貌普通驻颜无术的老大姐,连徐娘半老都称不上,更别提风韵犹存了。赵宇林忍不住吐槽:“鹤老的手艺那真是没得挑剔,但貌似,不太注重美观度啊——”冷寒霜翻了个白眼:“你以为谁都跟你个小色狼似的,鹤老一大把年纪,易容手艺堪称巨匠,哪有心思注重那些可有可无的东西?再者说,但凡需要易容的时候,大抵都求个低调,做得那么好看惹眼,本来就是个弊端。”赵宇林点了点头,他也就是师姐弟之间日常开个玩笑而已,打他记事开始就从未见过真正的阳光,黑暗中的生存法则,让他比谁都明白,一副平凡无奇的皮囊,大多数时候都比俊俏的躯壳更方便。至于冷寒霜说的小色狼,他根本没心思也没力气反驳,反正也是自己理亏在先,六岁那年偷看师姐洗澡的劣迹,注定要被当成俩人之间一辈子的谈资。“师姐知道,劝你是白劝,但你记住,你身上的伤还没好,这段时间如果再遇上紧急情况,不要勉强自己。”冷寒霜收起了嬉闹,认真地看着眼里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赵宇林表情复杂地瘪了瘪嘴,问道:“师姐,你忘了咱们是干什么的了吗?”冷寒霜的神色更加复杂:“我知道,既然接受了委托,就一定要保证委托人的安全,毫发无损是最好的结果,最差也要保委托人生命无虞,而且我也不希望乐灵那孩子受到伤害。”“但你又知不知道?”冷寒霜发出反问,眼神流露出无限温柔,“保护乐灵的任务,其中的艰险程度远比你想象中要错综复杂,我已经失去你大师兄了,不想你也离开,比起乐灵,如果非要做选择的话,师姐宁愿你活着,哪怕是背负骂名或者愧疚或者更严重更恶劣的东西苟活,你也一定要活着。”赵宇林低下了一向自认为高傲的头颅,咬着嘴唇,沉默了很久也想不到该如何作答。看着他长大的冷寒霜最清楚,只有在最纠结的时候,她的小师弟才会出现这种神态,而赵宇林十岁之后,再露出这副难堪表情的次数,已然屈指可数。只是冷寒霜不明白,赵宇林此时纠结的,究竟是万不得已时对原则和生存的抉择,还是别的什么。一夜无话。吃完早餐的赵宇林,依旧与孙乐灵同乘一辆座驾去往学校,途中孙乐灵全程忧心忡忡地看着他的大腿,几次三番欲言又止。孙崇岳很早就给赵宇林通过气,关于他救出孙乐灵这件事,身为人父的孙董事长很感谢,但除了公安局有数的几个人知晓内情外,孙崇岳并不希望赵宇林所谓的英雄事迹声张出去。想必,孙乐灵本人,也是得到了相同的态度。“你的伤……真的没问题吗?其实我在学校里是很安全的,你不用带伤上岗。”兴许是觉得对赵宇林有所亏欠,孙乐灵开口的语气比起平时温柔了很多倍。无论出于什么理由,被人关心的感觉总归是很好的,赵宇林向来习惯以德报德以牙还牙,人家给他一米阳光,他自然也就还以半里春风,微笑道:“我承认你长得很好看,但我不是那种为了讨美女欢心故意不行说行逞强的蠢蛋,放心吧,对我来说这点小伤完全可以无视,不信你下午回家的时候数数看,自己的头发有没有少一根。”“谁数的清自己的头发啊,你是不是傻?”孙乐灵忍俊不禁,愁云惨雾的俏脸终于添了活泼生气,唇角微勾,面颊微红,如果没听错,刚才那臭小子夸她长得好看了。虽然人很讨厌,不过诚实也算是个优点,孙大小姐如是想到。下一秒,思绪翻涌,她的笑容又逐渐敛去,问道:“爸爸一定也给你打过电话吧?”“打了,怎么了吗?”赵宇林若无其事的一笔带过。“你不委屈吗?明明做了一件很威风的大事,却只能藏在心里。”孙乐灵问道。“我以为你要说出朵花来呢,就这个?”赵宇林被逗乐了,笑容格外乏味:“我们来自两个不同的世界,在你的世界里,我做了一件很大的大事,大到就像是你的意中人驾着七彩的云来娶你。而在我的世界里,呵呵,也就那么回事儿。”一丝笑容落在孙乐灵眼中,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她分明看到了许多的落寞和许多的感慨,然后生出许多的念头。她认为无名英雄可悲,然而赵宇林似乎从来不把昨夜的作为归于英雄举止,区别之处,毫厘却云泥。浅显一些,大概便是受尽宠爱的孩子,羡慕那些会自己系鞋带的孩子?孙乐灵不禁开始好奇,眼前与自己同座的同龄男生,在相逢之前的二十年里,究竟都经历过些什么。
风流社长 风流社长
11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