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小姐的近身护卫  >  第69章 漏网

第69章 漏网

3049 2017-12-29 15:24:56
洛城街,燕归巢酒店,十七楼,走廊尽头倒数第二个房间。装潢豪华的总统套房,原本住在这里的房客已经不在了,只剩下脸色阴晴不定的年轻兵王,和一派略显狼藉的景象。黑雾散去,大理石茶几四脚朝天,倒置在地上,赵宇林缓步走过去,蹲下身子摸了摸地毯,指尖触感温热湿润。又把手放在鼻子前嗅了嗅,是血的味道。再看茶几,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支撑着,角度稍抬翘起来的,与地毯的接触面并未完整贴合。赵宇林将茶几掀开,看到了那个东西——一条血淋淋的手臂,已经让大理石的重量压瘪变了形。不是黑寡妇的,那自然是御守海门卫的。一个东瀛人,宁肯自断一臂,也要救一个欧洲人。如果不是故旧关系使然的话,莫非世界上,当真有这般义薄云天、慷慨舍命之辈么?看着敞开的房门处,赵宇林眯着眼眸,若有所思。…………半小时的约定时间已到,赵宇林下楼回到那辆牧马人里。“老大,那女人死了吗?”骆阳有些急切,鲁满等人脸上也是如出一辙的疑问之色。“没有。”赵宇林透过车窗看着人潮往复的街道,神情冷漠。警察已经匆忙赶到燕归巢大厅外,相信再过几分钟,他们就能找到十七楼的断臂。“出了意外吗?”薇薇问道。“老大,你没受伤吧?”海清子撒开男朋友的臂膀,伸到前座在赵宇林身上摸来摸去。“我没事,黑寡妇被一个东瀛忍者救走了。”赵宇林坐在副驾驶,木讷着表情,整个人似乎陷入了一种很呆滞的状态。他还是想不明白,御守海门卫为什么要救黑寡妇。“东瀛忍者?”鲁满先是诧异,随后不禁自责,喃喃道:“对不起老大,我没查到还有这么一茬。”赵宇林摇摇头:“不怪你,人家也不是傻子,总有几张底牌隐而不发。”骆阳皱着眉:“警察来得未免太快了点。”“是那个东瀛忍者叫来的,他救黑寡妇之前就已经报了警。”赵宇林说道。也就是因为警察的缘故,他才来不及做更多事情,原本还剩十分钟时间,最后不得不玩一次金钱索命的游戏,五秒钟,成或败都只能认。“那个忍者什么来头?”小情侣里沉默寡言的男朋友开口问道。“不清楚,这里不宜久留,先回去再说吧。”赵宇林示意骆阳开车。警察进入燕归巢已经有几分钟了,继续逗留,恐怕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骆阳会意,启动了车子,牧马人调头驶离洛城街:“那就让那个女人多活几天,以后再找机会。”赵宇林没有告诉大家赌约的事情,赌输不丢人,但输掉仇恨这种话说出来,难免挫伤士气。何况赵宇林从未打算履行那个约定。他只答应御守海门卫前仇尽消,并没有答应以后不杀黑寡妇,佣兵杀手所身处的黑暗世界,杀人很多时候是不需要理由的。耍赖也好,出老千也罢,黑寡妇今天没死只能说她命不该绝,以后她该死还是会死。这种行事或许不够磊落,甚至很卑鄙,但赵宇林不介意。“老大,你在燕京的消息,今晚可能就要人尽皆知了,那些家伙一定会有动作,多加小心。”托曼斯酒店外,一袭白纱的气质美人送别少年兵王。“我知道,你们也尽量多待在酒店里,非必要的情况,最好不要露头。”赵宇林温和笑着。“这么久没见,你不抱抱我吗?”不带半点烟火气的清冷仙女一般,薇薇淡然问道。赵宇林咧开嘴笑,笑得很无奈,还有点尴尬 :“你这性冷淡的语气,哪像女孩子要抱抱的样子啊!”“抱。”薇薇似乎妥协了,张开双手俏脸稍仰,无奈始终装不出可爱的模样,还是那么清淡幽远。赵宇林无所适从地伸手,轻轻环上盈盈一握的腰肢,没感受到多少温存。“我们认识几年了?”他问薇薇。“三年零两个月。”对方清微回答。“都这么久了啊~”赵宇林放开怀抱,心绪有些感慨,感慨自己面对这么个祸国殃民的大祸水,整整三年竟半点不曾动过心,连最基本的男人对漂亮女人那种兴趣,也从未产生过。他有时候甚至会想,如果薇薇安不着寸缕站在自己床前,自己会不会把她就地正法。答案是模糊的,毕竟薇薇安是个很矜持的女生,压根不可能拿身体去诱惑他。这种事,用她惯用的那句口头禅来说——恶俗。“好了,回去吧,早点休息养好精神,我估摸着,再有几天就到你辛苦的时候了。”赵宇林拍拍她的肩膀,像好朋友或者好兄弟那样。薇薇臻首轻点:“多加小心。”她就是这样,比海清子的男朋友涂唯话少的时候还要话少,且常常把一句话重复的讲。但她说过,自己没有语言障碍,只是觉得说话太多浪费力气。“嗯。”赵宇林目送她返回酒店,等到洁白倩影进入电梯,然后转身离开。初夏的子夜时分,空气微微泛凉。走下台阶,赵宇林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去往孙崇岳居住的别墅。途中电话接连响了好几遍,大小姐开始催自己的保镖回家了。赵宇林想好说辞,在电话第八遍响起的时候,才接起来:“想我了?”“想你个大头鬼!在外面玩疯了是吧?”电话那头的孙乐灵很生气,讲话的口吻十足像个小怨妇,男人在外鬼混不归家,独守空房的怨念几乎要透过手机听筒炸出来。“快了,你先睡,我有点事情没处理,弄完就回来。”赵宇林发觉自己好像传说中的贱皮子,被骂了心里竟然还格外舒畅。“你到底在做什么啊?”孙乐灵质问道。“查案子,上次绑你的幕后主使,现在找出点眉目了,要去找人问些问题。”赵宇林半真半假地回答,没告诉她自己要找的人就是她爹。“谁知道你是不是借着查案的名头,出去干见不得人的事了。”孙乐灵娇嗔道。赵宇林破罐破摔似的说道:“你爱信不信吧,反正那些对你有企图的家伙,不抓出来我睡觉不踏实。”“……”电话那头沉默下来,也许大小姐被这句话暖到心窝了,也许是别的原因。“那你记得抓紧些喔,早点回来,我等着你。”孙乐灵莫名温柔,含着几分娇羞。“呃,先挂了。”赵宇林老脸发红,愣神了好几秒钟才清醒,讷讷地把手机放回裤兜,表情极不自然。“老子好歹也是道上的一根老油条了,大风大浪小风小浪里蹚了几百回,怎么被个小丫头弄得这么慌?”出租车从城南奔到燕京城西,赵宇林付过车钱,一路畅通无阻走进别墅主厅,孙崇岳泡着老茶等候多时。“抱歉孙先生,打扰您休息了。”赵宇林在沙发上落座,随口客气了一句,却听得孙崇岳举着茶杯在嘴边,动作僵硬了半晌。“几天前初次见面,我记得赵先生性子很是不羁,怎么今日倒用上敬语了?”他问出了自己的疑惑。赵宇林释然一笑,他还以为这大叔稳坐泰山在那儿琢磨啥呢,反问道:“难道孙先生喜欢当晚辈的在面前放肆?”“那倒不是。”孙崇岳笑呵呵摆手,说道:“我只是觉得变化有些突然。”谨记着大小姐的催促,赵宇林想快些回竹溪园,便不再耽搁时间在闲聊上,说道:“天也不早了,我就直说吧,也给您多留点时间休息。”孙崇岳已经了解到这个年轻保镖的实力不俗,于是赵宇林对他客气,他对赵宇林其实也比当初客气了很多,敛去轻视,亲手递过一只紫砂茶盏,笑道:“赵先生但说无妨。”赵宇林说道:“本来有两件事情,但机会不是很恰当,我先说一件吧。”“汝河分局的陈思瑶副队长,住进大小姐的别墅,实际上并不是公安局的调度安排,她之所以会去,是我一手策划的,因为她现在也很危险,前天还中了毒,几乎丧命。”孙崇岳神色微变,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赵宇林拿起茶盏凑到嘴边,呡了一口润嗓子,说道:“有人想要她的命,毒杀的动机目前还不清楚,想必跟大小姐前几日被劫持的案子有关,但也未必。”“我想说的是,根据我对陈思瑶的调查,她的背景原来也不普通,加上大小姐被劫持那天,周家的周彩凤也牵涉其中,所以我很好奇,这是否会是一场专门针对燕京几个大家族的风波?多的我先不问,您只需要告诉我,是或者不是。”孙崇岳沉着脸色,考虑了很久才缓缓摇头:“不是。”赵宇林望着头顶那盏亮眼的灯,深吸一口气然后呼出,笑道:“有意思。”孙崇岳被这个问题勾起了愁绪,看上去忧心忡忡,但他记得对方说过今天是另外有话要说,于是问道:“既然暂且不提这件事,那么赵先生今晚专程前来,想跟孙某说什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