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小姐的近身护卫  >  第47章 小眼镜套路深

第47章 小眼镜套路深

3055 2017-12-29 15:18:03
周氏企业是燕京市房地产行业的龙头老大,资本雄厚,底蕴强大,各项子产业遍布帝都各个角落,拥有着极为庞大的脉络。可以说,燕京如果不是这个国家的政治中心,也就是坊间所谓的天子脚下,坐拥周氏企业的周家,绝对称得上名副其实的地头蛇。这些消息,都是赵宇林从何子沐那儿听来的,概括起来便是一句话:在所有燕京范围内的民间企业当中,孙崇岳所在的医药集团占魁首,之下则是周彩凤的周家、何子沐的何家,以及赵宇林尚未接触到的赵家。周家,属于一尊很大的大佛,普通人轻易招惹不起。“所以归纳中心思想,何老师的意思,是让我对周彩凤敬而远之?”赵宇林满脸天真无邪地问出这句话,言语深处藏着玩味。何子沐嗅觉灵敏,恰好嗅到那一丝玩味,蛾眉轻敛,颇有些无奈地说道:“我言尽于此,该说的都说了,你实在听不进去,那我也没办法。”“唉!”赵宇林佯装叹息,道:“我这个人啊,就是这么不知好歹,枉费沐姐姐一番良言苦心,真是抱歉。”何子沐脸上的担忧不似作假:“你确定真的要跟周海阁死磕吗?孙家虽然在各方面都稳压周家一头,但周海阁却是出了名的不择手段,恐怕未必会给崇岳叔叔太大的面子。而且,你在孙家始终只是一个保镖的身份,料想,孙家给不了你很多重视。”“我不需要谁帮我,自己做的选择就该自己扛。”赵宇林起身,嘴角斜扬带着一抹痞子般的标准弧度,倨傲道:“他周家根深蒂固,我偏偏初生牛犊不怕虎,看看是那块南墙硬,还是我的脑袋硬。倘若不幸撞不破南墙把自己给撞死了,那只能说明我点儿背。”话音落地,这位在战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兵王‘天谴’,带着他与生俱来的傲气转身离开,留给何子沐一道点缀了半亮阳光的帅气背影。“等等!”何子沐出声唤他。赵宇林回头,露出自以为迷人明媚的微笑:“沐姐姐还有什么吩咐?”“你连续两次扰乱课堂纪律,虽说并非有意,但毕竟都因你而起,不小小惩治一下说不过去,所以从明天开始,二楼男厕所的卫生就交给你了,一个礼拜,不算长吧?”何子沐显然没被帅学生的笑容所迷倒,镇定自若地说出了自己的安排。“我靠!”赵宇林特意摆出的造型被夸张表情毁坏得毫无层次感,加上腿部的枪伤适时发作,疼痛感险些让他一头扎在地上:“不是吧?咱们刚谈完那么严肃的话题,你转脸就罚我扫厕所,很煞风景的!”“怎么你认为校规不是一件严肃并且值得尊重的事物吗?”何子沐俏脸含着淡淡笑意,看在赵宇林眼中,却简直冷若冰霜。“噢!对了,以后私底下可以叫我姐姐,不过正式场合,还是称呼我何老师,这是礼仪。”……赵宇林苦着脸走出办公室,还没开始扫厕所,他仿佛就已经闻到了一阵阵恶臭扑鼻,萦绕在自己身边挥之不去。“妈的老子可是天谴啊!”赵宇林极其不适应大学学生这个设定,再艰苦的环境他都忍得下来,战役当中有时候迫不得已,连动物粪便里的水都敢挤出来喝,但那毕竟跟被老师罚扫厕所是两码事。“尊严,请不要离开我!”少年兵王手臂伸到最长,仍旧是鞭长莫及,没能留住那从自己眼前越飘越远的某样东西。“宇哥?你在学演话剧吗?”一声呼喊把赵宇林从幻觉中叫醒,扭头一看,是眼镜男杨帆。“哦对,我平时无聊的时候,喜欢琢磨点话剧,陶冶一下节操。”赵宇林尴尬解释了一句。“陶冶什么?”“没什么,你找我有什么事?”赵宇林双手揣进裤兜,正色问道。杨帆处境艰难,也没有心思纠结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细节,凑近了些谨小慎微地问道:“你考虑好了吗?我们上午在教室里说的事情。”赵宇林不健忘,自然记得教室里杨帆与自己痛诉的种种,刚想开口答应,眼光却正好瞄见楼梯拐角处,看到楼梯拐角处,他便联想到楼梯左边方向的男厕所。“那什么。”赵宇林清了清嗓子,道貌岸然地开口:“咱们都是江湖儿女,理当有一颗侠骨丹心,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那个忙我是很乐意帮你的。不过吧,我今天也碰上点麻烦,你能不能热心肠一次,帮我也把麻烦解决掉?”杨帆不疑有他,斩钉截铁道:“宇哥,你帮我这个忙,等于救了我杨帆一条命,你有什么需要用到我的地方请直说,哪怕是从我身上割块肉,我都愿意!不敢说不皱眉头,但我指定亲手把肉捧到你面前。”他说话带着些山海关以外的口音。赵宇林喜上眉梢,倍感安慰地拍了拍眼镜少年的肩膀,如释重负道:“没那么严重,就是逃了两节课,被咱们美女班导惩罚扫一个礼拜厕所,我呢呼吸系统不太好,受不了那种刺激,你看……?”杨帆表情很明显地抽搐两下,从小到大他都是三好学生外加优秀少先队员,扫厕所这种事,不出意外的话,这辈子都跟自己有缘无分,但偏偏意外就这么来了,携着六月清爽的微风。“没关系宇哥,我帮你扫,你身体不好就别勉强了。”虽然不是杨帆梦里的幸福,但他还是坦然接受了,没有片刻犹豫。因为他算得来,赵宇林帮自己的,扫十年厕所也还不清——毕竟,死了的话,连扫厕所都是奢望。“哈哈,好兄弟!”赵宇林从男厕所的怪味和阴影中解脱,感觉整个世界都明亮了起来。“咦!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入学第二天就欺负老实人。”身后响起银铃般的说话声,好听归好听,却充满鄙夷。几分钟后有一节选修课,孙乐灵是千金大小姐,同时也是学院里有名的学霸,从来不会落下一堂课,所以准备提前进教室,误打误撞的,把赵宇林跟杨帆的对话听了个完完本本。她知道何子沐要罚赵宇林扫厕所的事,并没有替自家保镖求情,怎么说这也是在学校,违反纪律受处罚理所应当,然而这厮居然想偷奸耍滑。“等着吧,我下课去告诉沐姐姐,到时候就不是扫一个礼拜那么简单了。”孙乐灵毫不留情,趾高气扬地表示自己要打小报告。赵宇林跟杨帆四目相对,原本很愉快的一场交易,还没来得及开始就东窗事发,着实令人手足无措。赵宇林牙根有些发痒,此前二十年他没上过学,跟着风老头认的字,不过他上过网,以前看人们那么讨厌‘好学生’他还不得其解,现在才知道,这种小喇叭是真招人恨!“班长,你别告诉何老师好吗?”杨帆比赵宇林情绪激动,本就斯文的长相,此时更是着急得泪水在眼眶打转。孙乐灵依旧是那刚正不阿的班干部做派,但语气柔缓了许多,问道:“杨帆,你告诉我,是不是赵宇林武力逼你就范,让你替他扫厕所的?”“原来你还是班长啊?话说我在你眼里就那么无耻?”赵宇林龇牙咧嘴,先前大小姐跑出去帮自己给车费在他心里留下的小温暖,以及她在路上碎碎念的可爱神态,顷刻间荡然无存。班干部与坏学生天生就是死敌!杨帆涕泪俱下,解释道:“不是的,是我请宇哥帮我,宇哥才跟我换的。我堂弟得了白血病,现在在燕京治疗,这个礼拜婶婶回老家了,让我有时间过去照顾一下,给他买饭交钱打理一些小事,但是为了给他治病,我们家的底子也快掏空了,我怕他见了我心里愧疚,才请宇哥替我去的。”“这么惨?”赵宇林被杨帆唬得一愣一愣的。孙乐灵自然更震惊,眼底流露出柔软之色,安慰道:“原来是这样,好了你别激动,我不告诉老师还不行嘛?”随即她瞪了赵宇林一眼:“算你做了件好事!这次本小姐不跟你计较,记得尽心一点,别敷衍了事!”望着大小姐翩然离去的背影进了教室,赵宇林看着杨帆,宛如看见一朵人间奇葩:“看不出来,斯斯文文的小伙子,扯起谎来一套一套的嘛!”杨帆从包里掏出纸巾,擦了擦眼镜下的泪水,苦比道:“班长很较真的,不演像点蒙混不过去啊!但是宇哥,我跟你说的那些,半个假字都没有。”赵宇林点点头,纸包不住火,有些事情骗不了人,是真是假他到时候见到那伙敲诈杨帆的人,当即便可见分晓,杨帆除非是傻子才会在这时候说假话。他又想起杨帆刚才讲的故事,表情略尴尬:“可是你这么咒你堂弟,不太好吧?”杨帆把擦眼泪的纸巾捏在手心,推了推眼镜:“没关系的,我爸爸是家里的独子,我根本就没有堂兄弟。”赵宇林垮着嘴角:“你们城里人套路真深!”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