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小姐的近身护卫  >  第65章 杀蛛

第65章 杀蛛

3138 2017-12-29 15:25:02
“到底什么是气息?”陈思瑶像个好奇宝宝,缠着赵宇林追问下午未完的话题。“气息这种东西玄之又玄,你又不是古武的传承者,跟你说了你也不懂,等于白说。”赵宇林嫌麻烦的本性在诸事安定后重新暴露出来,对美女警察爱答不理。“古武传承者,那是什么东西?”陈思瑶对那种明显的回避视而不见,一点也没觉得自己烦。“说了你也不懂。”赵宇林头扭向另一边,懒得解释。陈思瑶的脸皮远比一般的女生厚实,噔噔跑到对方侧脸的方向,坚持且固执:“你说说嘛,万一我懂呢?”“我还有点事,要出趟门,你老老实实在别墅里待着,乱跑出了事我可不负责。”赵宇林放下二郎腿,从沙发上起身,索性惹不起躲得起。陈思瑶不依不饶跟上,嘴里叽叽喳喳个没完,眼看从卧室马上就要跟到回廊处。“我说,你好日子过腻了是吧?”赵宇林驻足,极度无奈极度不耐,有些后悔把这个属麻雀的女人带到别墅里来,简直跟引狼入室没什么分别。他甚至挺怀念陈思瑶中毒的时候,起码那时候陈思瑶话少气虚,也不凶悍。“孙乐灵气刚消,你想又惹她吃醋我没意见,但你以后吃饭追车可别在我面前抱怨。”他提醒对方,或者说威胁对方。陈思瑶终于有所忌惮,住了嘴停了步伐。“这就乖了嘛,想想自己牺牲颜面换来的安乐,就因为一点好奇心丢掉,多不划算。”赵宇林正儿八经说道。陈思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低声争辩道:“本姑娘才不是贪图享乐,是因为冷姨做的饭菜太好吃了!”“随你怎么说。”赵宇林耸耸肩,转过身嘴角浮现一抹得意之色,自顾自朝楼下走去。压制住区区小警花自然不值得他志得意满,到了他的地盘,即便是条龙也得盘着,就连孙乐灵这个原本的主人,不也被他拿捏在手心?他只是觉得,在这些难得的闲散时光里,跟简单的人打交道很快意,跟陈思瑶这种简单的美女斗心机,很舒服,也很有意思。……“大小姐今晚心情不错?”赵宇林快步走到沙发旁,孙乐灵正以她习惯的惬意姿势窝在沙发里,跟陈美仪一起追最近很火的偶像剧。其实他一直想不明白,像陈美仪这么成熟的知性御姐,为什么也会和孙乐灵这种小女生一样,对着脑残电视乐此不疲。“嗯,心情不错。”孙乐灵罕见的乖巧,抬起头望着他,明眸无邪:“冷姨在煮港式甜汤,等下吃夜宵。”“我就不吃了,下来就是想跟你说,趁着你今晚心情好,批准我出去办点事。”赵宇林开门见山。“你不吃夜宵啊~”孙乐灵显得有些遗憾,思索着向楼上望了一眼,问道:“非得今晚去吗?”赵宇林实话实说:“其实若不是怕搅了你的好心情,我把你送回来之后就该走的,有的事吧,刻不容缓。”孙乐灵眼神略幽深地看着他的腿,隐有担忧。赵宇林被那道目光打量得怪不自在,毕竟受伤的位置挺尴尬:“没关系,我只是个保镖,找麻烦一般找不到我头上来,而且就算找来,我的伤也差不多痊愈了,来一个我杀一个。”陈美仪在旁默默拆了个台:“华夏国土上杀人是犯法的。”孙乐灵被逗笑了:“对啊,杀人犯法。”陈美仪再补一刀:“连我这个不学医的都知道,枪伤最少一个月才能痊愈,你每天四处走动腿都没歇过,恢复得肯定更慢。”赵宇林木然道:“我跟普通人不一样,从小伤就好得特别快,其实我没告诉你们,昨天我就已经自己把纱布拆掉了。”“好了我不戳穿你。”孙乐灵一手捂着嘴笑不露齿,一手轻扬:“去吧去吧,注意安全就是了。”……跟一个心情愉悦的女人商量事情,从来都比跟一个心情不妙的女人讲一万句道理管用。赵宇林没受到半点阻挠地离开了别墅,步行到竹溪园外,骆阳已经开着那辆气派的牧马人在路边等候多时。“查出端倪了吗?”上车后,赵宇林问道。骆阳点点头,神色深邃:“查到了,雇黑寡妇毒杀你朋友的,跟前段时间劫持你雇主的,是同一伙人。”赵宇林隔着灯光遥望那片别墅群,又问道:“势力如何,请了多少大腕?”大腕是对国际上高等杀手和高级雇佣兵的统称。骆阳答道:“还没到水落石出的阶段,对方的势力程度目前不是很明了,不过可以大致勾勒出轮廓,初步估计,亚级杀手只有黑寡妇一个,另外,还有一支二级佣兵团。”“二级佣兵团……”赵宇林咀嚼着这段话,望着竹溪园丛丛别墅的眼神,蓦然有些闪烁。骆阳知道他在牵挂着什么,宽慰道:“老哥,如果孙家的别墅里,真如你所言有那么森严的防卫,又有你的同门师姐坐镇,那里应该是出不了问题的。”“凭黑寡妇,单单是你师姐那关她都很难过得去,何况还有那么多训练有素的暗中护卫。佣兵团的威力固然强大,但现在毕竟是在华夏境内,敢那么乱来,除非是活腻了。”赵宇林眯着双眼:“我知道,但还是忍不住担心。”“老哥,你不会爱上你的雇主了吧?”骆阳好奇问道。赵宇林没有作答,就连他自己也不敢妄言,心里对孙乐灵究竟是哪种情感。爱吗?这样说似乎还为时过早。总之自己一定想让她好好活着就是了。……牧马人一路穿行夜灯,行驶到五个人下榻的酒店,然后开了一场小会议。“你那个姓陈的警察朋友,是燕医大劫持案的专案组组长,把案件挖得太深了,导致幕后的人起了杀心。”骆阳抱着电脑讲解道。“不过目前我们也还没查透彻,那些人具体的身份仍然是个谜,可以肯定的是,并非某一股势力的孤注一掷。”薇薇的全名是个英文名字,叫薇薇安,只是赵宇林觉着喊起来不顺口,擅自帮她改了一下,后来大家越叫越顺口,便就这么定下来。肤若凝脂的雪白美人永远是冷静到冷漠的模样,声音清冷,分析道:“很显然,是许多股大势力纠结起来,准备赌一场很大的局。以我们这两天对燕京的了解来看,无论之前的周彩凤,还是后来弄拙成巧的孙乐灵,恰巧都在局中。”赵宇林取过一盒酒店的饮料,插上吸管咬在嘴里喝:“我早就有预感,一开始的周彩凤也好,后来的孙乐灵也好,最后的陈思瑶也罢,她们不会无缘无故被凑到一起,也不是因为我把她们凑到了一起,现在看来,与缘分无关。”小鲜肉接过话头,说道:“无巧不成书嘛,好几股势力顶着风想搞事情,我猜,本来周家和孙家就身处旋涡当中,这个旋涡现在已经影响到整个燕京的格局了,官方势力肯定是绕不开的搅局者。”那对小情侣中的女生名叫海清子,印度籍贯的中银混血儿,抱着男朋友的臂膀,声音如小猫般慵懒:“好复杂呀!”赵宇林唇角弯勾:“确实很复杂。”喝光的橙汁饮料盒子,被他吸得凹陷瘪下去,然后他抬眼问骆阳:“曹甘镜多久到燕京?”骆阳回道:“早上刚通过电话,他那边的事情快结束了,大概明天晚上就能来。”赵宇林思索片刻,道:“夜长梦多,你嘱咐他抓紧时间,拖得越久变数越多,抓住实证,就立马让官方出动,即便无法全部肃清,起码能让那些人以后收敛一些。”此时他才明白,风老头欠下的人情有多大。……晚上八点的燕京市中心,洛城街。这条毗邻王府井的城内主干道,距离中央商务区不过两千米,是众多精英名流齐聚之地,从街尾一眼望不穿街头,蜿蜒曲折,入眼处净是奢靡精致与繁荣。燕归巢酒店,这家没有经过星级评定的大酒店,摆在人往如潮的洛城街,丝毫不显得平庸,事实上鹤立鸡群——即便它的左边就是举国闻名的建国大饭店。一辆牧马人停在燕归巢楼下,车内坐着六个人。“确认无误了,鲁满黑进交管系统,从各处监控里看到,黑寡妇就住在这家酒店里,基本不出门,现在八成也在里面。”骆阳把头伸出车窗,看着足足二十六层大厦的顶端,那里有一盏熠熠生辉的招牌。赵宇林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问道:“房间号是多少?”后座的小鲜肉摆弄着双腿上的笔记本,键盘声清脆:“酒店的系统和网络都是独立的,我也不知道黑寡妇是用什么身份住进去的,需要点时间。”海清子好奇道:“酒店里的监控看不到吗?”“二十几层,每个楼层少说五个摄像头,也就是一百多幅画面,还要挑选时间节点,一个一个分镜地去找,太麻烦了。”鲁满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敲动,头也不抬地说道。“找到了,1706号房间,从华夏的酒店排布规律来看,是在十七楼。”“确定吗?”“绝对没错。”赵宇林撇着嘴角:“你们在下面等着,我去杀蛛。”“杀猪?”海清子张着小嘴。“蜘蛛的蛛。”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