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小姐的近身护卫  >  第63章 被表白的陈警花

第63章 被表白的陈警花

3117 2017-12-29 15:23:44
泊鸟湖从燕医大建校以来,就被学生们誉为‘初恋圣地’,这里的风景不算光色旖旎,并不适合情侣们谈恋爱所需要的浪漫气氛,但胜在清新宁静,充斥着明山媚水所没有的别致怡然。偶有白鸟栖息于湖畔,或是红嘴水鸟漫游在湖中央,捉鱼觅食,雌雄配对。有很多男生女生在此处一拥定情,也有很多单身学子,选择在湖畔静读,期盼学业之余,还能遇上一段命中缘分。说白了,泊鸟湖很适合用来脱单,燕医大的莘莘学子们代代相传,逐渐赋予了这片湖泊以幸福神秘的色彩。“又有一段奇妙的爱情要诞生了吗?”“哇,那个人,不是赵鼎辰吗?”“我的男神,他居然跟别的女生一起来泊鸟湖了,心碎~”“赵鼎辰也会有主动追女生的时候?”“长见识了,那个女警察是谁啊?”泊鸟湖四周驻足的学生越来越多,许多老师和助教经过,也津津有味地朝所有人目光焦点的位置望去。赵鼎辰,从入校的第一天,便在这座人才齐聚的高等学府声誉斐然,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个很优秀的人,外貌优秀、家世优秀身高也优秀。换言之,他是个真真切切的高富帅。这么样优秀的一个人,如果他愿意,那么他身边应该从来不缺优质的女伴——深春有人斟茶添香,浓夏有人同游山水,枯秋有人煲汤炖骨,寒冬有人暖床添被——一如他几个同姓叔伯潇洒恣意的人生。然而他进入燕医大迄今已经四年,从未有人见过他与某个女同学出双入对的画面,导致校友们不禁众说纷纭。有人说美男配帅哥,像赵鼎辰这种又白又帅的,没准儿喜欢搞点龙阳断袖。又有人说,人家出身豪门,恐怕早有门当户对的未婚妻,桎梏于此,自然不会在学校里苟且。但猜测毕竟只是猜测,任凭旁人怎么想,赵鼎辰本人从来不曾给过回应,加之不见某人为自己的猜测拿出过真凭实据,于是诸多说法到头来始终莫衷一是。然而今天,也不知道是否桃花绽放得太盛,这么一位孑然的风云人物,竟然主动找异性说话。“而且还不是咱们学校的妹子。”“而且是个警察诶!”“我在想要不要偷拍一手。”……赵鼎辰原本只是前往图书馆去还一本看了很久的书,途径泊鸟湖,并没抱着猎艳的心思,朝湖畔那道身影随便瞥了一眼,不曾料到,这一眼竟是惊鸿一瞥,然后便再也挪不开眼神。不巧的是,他走的那条路,正好在陈思瑶的后方,所以他看见的是陈思瑶的背影,气急败坏张牙舞爪的背影。婀娜?曼妙?理科生的赵鼎辰不知如何形容最好,但他记住了那一瞥时,心脏处传来的莫名悸动。于是没怎么犹豫,他漫步来到了陈思瑶的身旁,然后说出了刚才那一番话。“我跟你熟吗?”陈思瑶不太温柔地问道,似乎有些不解风情。赵鼎辰的心脏再次传来一阵怪异感觉,痒酥酥的,与见到陈思瑶背影时如出一辙,当然,不是因为那句貌似挺特别的回应,而是他看到了陈思瑶的正脸。这年头脸蛋对不起身段的女人遍地都是,往往属于看背影迷倒千军万马,猛回头喝退百万雄师的货色,赵鼎辰显然不可能会饥渴到被一道身影迷惑得暗付衷肠。直至此时,他方才相信了一见钟情。“呵呵,抱歉,忘了应该先自我介绍,唐突了。”赵鼎辰温和笑道:“我姓赵,是燕医大的一名学生。”“哦。”陈思瑶依旧冷冰冰。“我刚才的邀请,您认为可行吗?”赵鼎辰则依旧春风满面。“不可行。”陈思瑶答道:“不要问我原因,我不喜欢你那种阶级斗争的笑。”“我笑得有什么问题吗?”赵鼎辰又问道,不管那种笑容有没有问题,出于礼貌,他都暂时收敛起来。“我从小接受的家庭教育,都要求我应该这么笑,不卑不亢,妥帖得当,小姐还是第一个说这么笑不对的。”陈思瑶渐渐不耐烦:“我没说你笑得有问题,只是我不喜欢,你家人没教你阅读理解吗?”“呃,这个确实没有,我们家世代经商,察言观色揣摩人心是必修课,不过到我这里,因为要学医,所以就没在这方面下功夫。”赵鼎辰如实回答道。陈思瑶没有理他,埋头拿着手机,给赵宇林发了一条短信。“你还有多久下课?”赵宇林不胜其烦:“早着呢!”陈思瑶回短信问道:“有个男的要给我做导游带我逛你们学校,安不安全。”赵宇林推搡同桌的杨帆:“咱们学校有没有啥特别偏僻的地方?”杨帆正襟危坐,望着讲台板着脸摇了摇头。赵宇林想着陈思瑶一个人反正也无聊,便回复道:“去吧,别离我的教学楼太远,有事记得按紧急方案来。”放下手机,心道终于不用被那小妞夺命短信轰炸了,把脸放在课桌上,双眼颓然有些打瞌睡。“那位刚才说悄悄话现在想睡觉的同学,请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讲台上传来一道浑厚嗓音。“同学?”“同学?”赵宇林上下眼皮打着架,被身旁的杨帆捅咕了一下,反应过来,刚才说悄悄话现在想睡觉的?我?他睁眼扫视一圈教室,发现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盯着自己,有些不确定地站起来,说道:“我听见了,别一直喊,不就是回答问题吗,什么问题说吧。”……陈思瑶跟着赵鼎辰,在燕医大各处游走,后者的导游当得倒是称职,基本每个值得解说的景物,他都能滔滔不绝讲出一大串建筑史以及校内典故。“这是常青树,比燕医的年纪还大,当初移植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百年龄的古木了,如今又过去了一百三十五年有余,生命力还是那么旺盛,每年春荣夏盛,秋瑟冬枯,就像诗里说的,一岁一枯荣。”陈思瑶敷衍地点点头,不予置评。她纯粹想借此消磨时间,要说兴趣,实在少得可怜,相比之下,他更宁愿听军队的人聊聊枪械坦克装甲车。赵鼎辰却似乎没有因此感到不尊重或是对牛弹琴,兢兢业业地解说着:“这两棵相对树龄较短的,叫连理枝,当初本来只是某一任校长随手植下,结果后来两棵树自己长成了恩爱的模样。”他领着陈思瑶来到长青大树不远处的两株小树前面,那两株小树枝丫盘结在一起,交交缠缠如胶似漆。“我们把它叫情人树,也有同学喜欢叫它告白树,因为经常有学生在两棵树下表白,据说成功率非常高。”陈思瑶终于主动问了一句:“你们还是学生就敢谈恋爱,不算早恋么?”赵鼎辰温柔道:“燕医大是半私立学院,校园风气算是同等院校中比较开放的,所以学校并不明令禁止学生们谈恋爱。而且上了大学,年纪最小的大一学生也已经成年了,能对自己的感情做出理性认知,应当也不能算作早恋了,您会这么想,大概因为您当初念的是警校的缘故吧。”“哦。”陈思瑶兴致缺缺点了点头,还是那么敷衍。“此情此景,鼎辰也想借着诗意之地,向您告白,您认为可行吗?”“哦。”陈思瑶又敷衍地点点头。“好的,那我就开始了。”赵鼎辰周身摸索一番,最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钢笔。“幸福来得很突然,没来得及准备表白要用到的礼物,就用这支笔替代吧。”陈思瑶从那对叫作连理枝的树木上收回目光,如梦初醒:“你刚才说什么?你要跟我表白?”“是的。”赵鼎辰温文尔雅的确认道,面上波澜不惊,似乎没有被人戏耍的愤怒:“您点头答应了。”陈思瑶背心一阵哆嗦,肉麻得起了鸡皮疙瘩,自己没招谁没惹谁的,怎么就突然跳出来一个人要跟自己表白了?她有些尴尬的说道:“要不还是算了吧,我连你叫什么都还不知道呢,这个得慢慢来。”赵鼎辰耐心解释道:“我姓赵,叫赵鼎辰,之前跟您自我介绍的时候,可能没讲清楚。”陈思瑶梦里也曾幻想过,有朝一日,能有个像希腊神话里忒休斯一样的英俊男子,向她伸出手,语气轻和地来一场简简单单的告白,然后她会把自己的手,放进那只宽大手掌的掌心,说一句爱度。现在这场告白倒是确实蛮简单的,但问题是,她在梦中穿的一袭白纱长裙,可不是现在的警服啊!虽然陈思瑶向来自恋,也对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觉得自己穿警服也是那么的迷人,时常被镜子里自己的美色所倾倒。“但这种告白,真的不是人家想要的幸福啊!”她在心里十分哀痛地呐喊,“这可是姑奶奶第一次被表白,就这么没了,姑奶奶的第一次啊!”陈思瑶越想心越痛,如果不是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必须顾及这身警服的影响,她甚至想揍这个糟蹋了自己第一次表白的大学生一顿。再者,那瘦了吧唧的斯文样,那一脸阶级斗争的笑容,真心不是她的菜,仔细想想,还不如赵宇林那王八蛋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