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小姐的近身护卫  >  第68章 伊贺派忍者

第68章 伊贺派忍者

3146 2017-12-29 15:24:48
赵宇林杀黑寡妇的念头暂时落空了,尽管他已经很抓紧时间,但中途还是杀出个坏事的人。混迹战场多年,从东南亚到欧洲,再到南美和中东,道上有名的杀手刺客雇佣兵,不能说都与他熟识,不过彼此之间互相清楚底细还是能做到的。黑寡妇背后冒出来的矮老头,他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所以很可能不是来自战场。“年轻人,这里是华夏首都的市中心,杀了人,即便你背景再强大,也会有麻烦的,不如卖老朽一个人情,放了这女娃娃。日后若有缘相见,你们有仇报仇,再厮杀不迟。”老人弯腰驼背,手里拄着跟木杖,疑似来历不俗。赵宇林一粒粒拨掉沾在手背上的砖屑,杀机并未就此放下,打算先探探眼前老人的底子:“刚好路过,还是一起的?”老人回答道:“老朽和这个女娃娃,受同一股势力所托,只是要做的事不一样,她杀人,老朽不杀人。”“那就是一起的咯?”赵宇林随意甩了甩手,眼中杀意愈渐强盛:“我不管你是谁,她今天必须死,阻拦我的,也得死。”老人形容枯槁,皱巴巴的脸上表情缺乏,有几分古井不波的意味,光是说话打哈哈,其实并没有笑:“我们也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天谴小兄弟,你与这女娃娃的纠葛老朽有所耳闻,这账属实算得挺乱。”“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哪里来的胆子教我算账?”赵宇林向前迈了一步。老人稍有动容,说道:“老朽不过是给小兄弟一个忠告,天谴的名号虽然吓人,但欧洲的波塞冬同为王级雇佣兵,他对这个女娃娃垂涎已久,相信小兄弟也听闻过,今天你若杀了黑寡妇,往后遇上那个西洋人,对你没好处。”赵宇林嗤笑:“老头,你恐怕不晓得,那个洋鬼子虽然排在王级第五,比我靠前三个名次,但老子已经把他吊起来捶了五六次。你拿个手下败将来威胁我,是想展示你的幽默天赋吗?”老人凝重道:“论单打独斗,海皇不是你天谴的对手,不过小兄弟别忘了,海皇坐拥着千人之数的一级佣兵团,而你,终究势单力薄。纵然小兄弟有一骑当千的战力,波塞冬想给你使绊子,怕也是个麻烦。”赵宇林拿出手机,距离半个小时的约定又过去了四分钟,还剩十分钟。便懒得继续浪费口舌,说道:“看你一口华夏语说得这么流利,眉眼却不大像个华夏人,没猜错的话,你来自东瀛?”“老夫乃伊贺派上忍,御守海门卫。”老人轻语。赵宇林笑了笑,手机放回裤兜里,指间多了一枚硬币,举至额头高度,说道:“这是个华夏钢镚,面值一元,玩个游戏如何?”来自东瀛的老忍者终于有了明显的情绪变化,沟壑沧桑的脸上一滴汗珠滚落:“传闻阿富汗佣兵之王的天谴有三门绝技,叶不沾身、金钱索命、拳至山崩,看来小兄弟今日是杀心已决了。”“所以呢,这个游戏你玩还是不玩?”赵宇林笑着问道。此时他的眼中,除了凛冽的杀气,又平添了几分戏谑。御守海门卫岿然不动,扭了扭手中木杖,说道:“老朽有幸,能见识兵王的其中一门绝技,只好舍命相陪,但有个要求。”“我为刀俎,你为鱼肉,没资格提要求。”赵宇林的回答似乎有些太没人情味。老忍者抬起袍袖擦拭汗珠,改口道:“那么定个赌约。”“说。”“你是天谴,拥有王级实力,老朽在忍者之内不过半影级,换算成你们的体系,至多次王级,这种对决并不公平。”御守海门卫说道。“所以,倘若老朽侥幸,在天谴兵王的绝技下保住性命,并且顺利带着这个西洋女娃子,天谴兵王你与她曾经的两条命案血债,从此一笔勾销。”“当然,老朽若是逃不掉,剩下的就无需多言了,兵王你只管将这里的两条命收去便是。”“这个赌约,如何?”赵宇林想了想,缓缓摇了摇头:“这个赌约无法成立,我赢了,貌似没有额外的赢头,因为你们本来就得死。”老忍者浑浊双瞳深邃,片刻后从怀中拿出一枚瑞兽式样的玉佩,说道:“这是老朽的加注。”赵宇林眼神在玉佩上扫视一番,认出此物件:“忍符?”“不错。”御守海门卫将玉佩递上前,说道:“老朽昔年曾游历东瀛各川,收过五十名弟子,天赋俱是上佳,他们之中如今已有二十七名上忍,剩余年龄稍幼的二十三人,也达到了中忍阶段。”“你的意思是,把这五十名忍者送给我?”赵宇林有了一丝犹豫。御守海门卫继续说道:“天谴兵王实力强劲,但总会有孤掌难鸣的时候,老朽的弟子放在人才济济的伊贺派,也堪称中流砥柱,实力出众的更属精英之流,想来不会辱没兵王的名声。”“我杀了他们的老师,他们还会对我心悦诚服?”赵宇林狐疑道。御守海门卫深沉道:“死是必然,病死与杀死并无本质上的差异,忍者自小接受的便是此等观念,大可放心。”“天谴兵王要是答应赌约,老朽现在就可以在忍符上滴血,将它相赠,如此一来,赌约胜负如何,兵王都有赢头。”…………天谴,这道如惊雷响彻阿富汗战场的名号,两年时间,蔓落到全世界战火燃烧的角落,而后,成就王级雇佣兵第八的座次,也就是佣兵界第八号兵王。而众所周知,天谴有三项最为人称道的本领:叶不沾身、金钱索命、拳至山崩。这是对第八兵王的形容,也是他的标志,更是与他站到对立面的敌人们思之极恐的杀人技。叶不沾身,说的便是翩若惊鸿步法,天谴能从枪林弹雨中穿过,毫发无损,并非传闻,是佣兵界无人不晓的事实,因为像极了华夏古诗中那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故而得名。金钱索命,则是第八兵王最喜欢玩的一个游戏,时常用于单对单的决斗,或者敌人数量不多的时候。这个游戏的玩法很简单,弹指将一枚硬币抛飞至空中,到硬币落地之间这段时间之内,天谴会全力出手,以闪电之势杀戮对手,几乎每当硬币掉到地面,对手都已经生机尽绝,所以有‘金钱落地,人头不保’的说法。当然,也有意外失手的时候,如果有幸在硬币落地时还能活着,就有机会尽可能地逃跑,之后的一天时间,都不会遭到追杀。至于拳至山崩,顾名思义,天谴拥有一身高深的华夏古武术,内劲强悍无匹,曾经一拳打死过苏丹大草原的雄狮,也曾在执行某个任务时,出于巧合一拳砸上了雇主别墅里的一座假山,当时那座假山愣是轰隆隆垮了一半。这个消息莫名其妙的不胫而走,传到了外界,于是在很多佣兵看来,宁愿挨一颗爆破弹,也千万不能被天谴打一拳。当然他们并不知晓真正的情况,人力毕竟有穷尽,那样凶悍的拳劲,挥一拳出来就差不多能抽空他三成气力,不到非用不可的时候,他压根儿不会乱用。今晚,他就要跟御守海门卫和黑寡妇,玩一玩自己快半年不曾碰过的游戏。叮——指甲摩擦硬币,一声轻鸣,硬币被抛飞,碰到天花板开始朝地面落去。与此同时。赵宇林动了,速度比躲子弹的时候更快,身躯甚至幻化作了一道残影,去势汹涌,杀意毫不掩藏。金钱落地,人头不保,没有别的诀窍,讲究的就是一个字,快!其疾如风。残影手臂抬起,手肘微弓,五指紧紧并拢,伸直朝前,似把刀,但并不锋利,隐隐的厚重之感,仿佛黑云压城般摧毁万物。所以,似把钝刀,或者大巧不工的无锋重剑。自然不是拳法。“好凶的铁砂掌!”御守海门卫骇然失色,他此前对赵宇林的实力有过很多揣测,以那些战场传回来的战绩做依据,着实被吓到了。所以他早就有心理准备,毕竟面对的是世界排名第八的兵王,但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原本以为的种种高估,终究还是低估了。“难以置信,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竟有如此可怕的古武造诣!”御守海门卫内心震撼莫名,又感到庆幸,看来自己特意做的准备,并不是杞人忧天。“遁!”手中造型古怪的木杖往地面狠狠一戳,御守海门卫的周遭瞬间黑雾弥漫,将他本人以及黑寡妇包裹在内。咔擦!绵长的断裂声自黑雾中传来,赵宇林只知道自己一掌拍碎了某样物件,不过那种手感,绝不是人的身体。东瀛忍者极擅用毒,他没有冒险冲进雾里,立即俯身下蹲,左腿横扫,这一次没有落空,实实在在地扫到了五条腿——黑寡妇的两条大长腿、老忍者的两条腿和拐杖。“死!”施展扫堂腿伏下身子之际,他的左手伸到沙发前的茶几底部,四指轻轻一掂,那张茶几便被歪斜着抬起一角,此时他的手已然握住桌腿,悍然将几百斤重的大理石桌子单手拎了起来,朝着浓烟滚滚的黑雾砸下去。除非是金石之躯,否则被这么一砸,铁定有死无生。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