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小姐的近身护卫  >  第46章 浑水

第46章 浑水

3168 2017-12-29 15:17:50
“请进。”办公室里很安静,传来何子沐的声音。赵宇林按捺下比上坟还沉重的心情,推门而入,发现别的老师都不在,只有他美丽知性且迷人的班导大人。“咦?我们可爱的沐姐姐身边竟然没有招蜂引蝶众星拱月,这可很是奇怪啊。”赵宇林很没骨气地,上来先拍了一手马屁。在风老头身边从小长到大,除了一身的格斗本领之外,他的阿谀能力也是不容小觑,哪怕再不情愿,必要的时候他都可以在嘴里抹上一把蜜糖。眼下何子沐显然是轻易得罪不起的,天晓得他还得在燕京医学院上多久的学,该避免的麻烦,赵宇林自然是能免则免,能够兵不血刃地跟何子沐皆大欢喜,那是最好。“得了吧,少跟姐姐耍花样,这点甜言蜜语也就能哄哄青春期的小姑娘。”何子沐嗔了他一眼,不过嘴上这么说,这世上哪有禁得起夸的女人?她的表情已然出卖了她的心,对那点小马屁,她还是很受用的。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华夏几千年文明里老祖宗留下了颠扑不破的真理。赵宇林见状,心头一喜,眼看着有戏,便不动声色地走到何子沐办公桌旁坐下,唉声叹气道:“我也就是运气差,转个学转哪儿不好,偏偏转到沐姐姐教书的学校里,不然我铁定整天上赶着死缠烂打追你,反正咱俩年纪也差不多。”原以为何子沐听到这种话,多少反应会诧异一点,半喜半矜持的那种,不料人家猛然起身,趴在办公桌上,把那发育不错的战略性高地摆到他身前六七公分的距离,媚眼如丝道:“就算在一个学校,只要保密工作做得好,姐姐也是不介意的呀。”“卧槽!什么情况?”赵宇林被小小的吓了一跳,他自认对何子沐的观察还算接近本质,怎么算,眼前这种举止也不像是她能做得出来的。事出无常必有妖!赵宇林脑海当中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妞八成要跟自己玩套路,于是咽了咽口水,抵御着巨大的诱惑,拿出柳下惠坐怀不乱的架势,一本正经道:“我这个人还是比较传统的。”何子沐摆动象牙般的柔荑:“别紧张,我就是替乐灵试试你这个保镖的人品。”赵宇林点头:“我的人品还过得去吧?”“没试出来。”何子沐坦诚道,并未注意到对面的人听到此话时,嘴角那抹意味悠长的弧度。赵宇林见到孙乐灵的第一天,便列下了一份名单,当然不是写在纸上,而是牢牢记在自己心里。出于职业习惯,赵宇林每开始执行一个任务的时候,都会对见到的人刻意观察,借此评断某个人是否值得重视,而重视的原因,是这样的人有可能会对任务产生影响,或好或坏。关于孙乐灵的这份名单,上面的名字寥寥无几——勇叔是第一个,此人是孙崇岳的心腹,也可以轻易接近孙乐灵,若是万一倒戈,比任何杀手的威胁都更大;原本冷姨是第三个,不过后来身份揭晓,她的名字自然便从名单上划掉了;周海阁则是第三个,这是个有能力搅局的人,并且出于某些特殊需要,他也可以有动机。至于温少华这些无足轻重的角色,从来不允许意外发生的赵宇林,直接将其无视了。而何子沐,则是第四个,这个女人太聪明了,跟陈美仪有的一拼,但所在的立场,相较陈美仪与孙乐灵的关系,显得有些微妙。当然,陈美仪也在名单上位列第二,像她们两个这么有智商的美女,即便没有威胁,往往也能为赵宇林带来许多不言而喻的好处,原因有三:女人,漂亮,最后才是聪敏。世界给了女人太多便利,赵宇林深有体会,无论在战场还是在龙8国际pt娱乐官网,于是他也就练出挺熟练的借东风本事。“好了,不开玩笑。”何子沐端庄坐回皮椅,清眉微扬,问道:“周海阁把你叫过去,跟你说了什么?”“你知道?”赵宇林反问。何子沐自然明白他问的什么,回答道:“何家跟周家有些生意往来,去年母亲生病,我在父亲手下帮衬了一段时间,见过今天来找你那人,周海阁的贴身保镖之一,听说是正统少林弟子,修了一身横练的金钟罩。”这时她打开抽屉,拿出一张照片以及一张简略的表格,照片上的正是来接他的木讷汉子,表格里则是一些相关的资料。“圈子里把周海阁的保镖戏称为九牛一毛,总共十个人,个个都有点真功夫在手上。”何子沐似乎对这类寻常人眼里的奇人异事已经见怪不怪了,面容恬淡的说道:“这人叫于枫,伤人能力中规中矩,胜在能扛,周海阁私自涉足黑道的早期两年,他的风头最盛,各种风言风语传得很厉害,属不属实我不知道,但当年他为周海阁挡过十七颗子弹没死,这倒是真的。”“这么猛?”赵宇林阅读着资料,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何子沐心底不禁讶异,脸上却依旧笑得清微:“你这样子,可不像是觉得他很猛啊?”赵宇林把资料放回去,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反正我是抗不住十七颗子弹。”“但你能躲开,不是吗?”何子沐倏忽间眼神莫名幽深几分,笑而开口:“昨天你在校门口的英雄壮举,被学生们传诵得都成神仙了,好几把步枪对着你,你却只中了一弹。”“您干脆嫌我没死得了,那照您的心情,我该中几弹?”赵宇林笑得意兴阑珊,还是避重就轻地没有正面回答。两人虽然始终笑颜相对,貌似谈得很开心,他却只能在这样愉快的氛围中,对何子沐施加了更重的戒心。事实上,他不但能凭借‘翩若惊鸿’躲子弹,迫不得已的时候,他甚至还有一招‘不动明王’的诡术,能把血肉之躯强化到不可思议的地步,足以硬扛两枚迫击炮弹的威力而毫发无损。然而那一招,却是有着堪称致命的弊端,从学会那招到战场上数次死生之斗,他从来没用过。这种秘密,透露给任何人,都等于是在给自己挖坑,何况是何子沐这样深浅未知的对象。赵宇林宁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不想有天自己把自己埋了。何子沐追究得当,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周海阁跟你谈的事情,我猜你没答应?否则也不会自己坐车回来了。”“是没答应,我压根儿也没听他讲。”赵宇林随意道,这些倒是没必要隐瞒。“嗯,那个人野心太大,跟他合作必须慎之又慎,当然最好还是别合作。”何子沐臻首轻点,不知是赞同赵宇林的做法,还是想着别的念头。“我听说你昨天在校门口救了一个女生,乐灵不参与家里的生意交际,认不得她,但我听乐灵的描述,那个女生应该是周家的周彩凤?”她又问道。“嗯。”赵宇林再次点头。“那你和她接吻,也是真的咯?”“对。”“你们是什么关系?”“两口子的关系吧?”赵宇林想了想回答道,他的初吻给了周彩凤,按照他的认知,周彩凤从今往后便是他的女人了,没毛病。“……”何子沐如流的问答忽然中断,安静下来,面露思索几秒后,凝眉道:“给你一个忠告,可以的话,以后还是跟周彩凤保持距离比较好。”赵宇林眼睛虚眯,看着那张始终不像长舌妇的俏脸蛋,问道:“这算是老师对学生早恋的奉劝吗?”“与老师的身份无关。”何子沐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说道:“我了解乐灵,名义上你们是佣兵跟雇主的关心,但她对你有多上心,你自己想必也能感觉到,所以我只是站在她朋友的立场,向你说出这些话,周彩凤这朵花,不是那么容易采摘的。”赵宇林暂且将这句提醒当作出于善意,沉声道:“我不觉得她哪里不好,性子温婉又没有大小姐的娇蛮,长得也是上上之姿,品貌俱佳,怎么就不能采摘呢?”何子沐沉吟着,大概是在整理措辞,半晌后长呼了一口气,换了个坐姿,十指交叉置于桌上,托着下巴,说道:“身在同一个圈子,或多或少都有些交集,周彩凤这个人我还算大体上了解,品性面容皆是无可挑剔,一等一的窈窕淑女,若是放在几个月以前,燕京城里想追她的人,恐怕得排队排到山海关去了,但是现在,你看到她身边还有几个护花使者?”“那关我什么事?”赵宇林笑道。何子沐叹息道:“周彩凤的父亲周海鸣是周氏集团的掌门人,半年前,夫妇俩都在一场空难中丧生,大部分股权都落到了周彩凤和她弟弟的名下,现在的她无疑是块香饽饽,谁都想去啃两口。”“那不挺好?我娶了她等于一步登天。”赵宇林满不在乎地说道,表情略显戏谑。何子沐摇了摇头:“周海阁这个人诛求无厌,周海鸣夫妇的死,到现在他都还没洗清干系,周氏集团正值群龙无首动乱之际,他那颗改朝换代的心昭然若揭,神挡杀神。”她眼里凝着几分诚恳颜色看向赵宇林:“周彩凤是块香饽饽,但更是块烫手山芋,现在的周家……水太深,趟这淌浑水,就得事先做好掉层皮的准备。”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