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小姐的近身护卫  >  第70章 归处

第70章 归处

3052 2017-12-29 15:26:37
赵宇林不喜欢卖关子,便将今晚猎杀黑寡妇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孙崇岳,其中也包括他自己与黑寡妇之间的宿怨。“毒杀陈思瑶那个杀手,在国际上都非常有名,我本来打算今晚杀了她,报仇的同时顺便敲山震虎,不过她被人救走了,救她的那人是个忍者。”“忍者?”孙崇岳剑眉深凝。赵宇林解释道:“您是生意人,对商场之外的东西可能不是很了解,忍者这个职业并不是只在影视剧里出现,其实东瀛现在都还有为数不少的忍者存在,门派划分明确,本事也各有不同。我今天遇到的,是半影级的上忍,您不需要知道上忍的概念,只要知道,黑寡妇在国际杀手中属于第二梯队的佼佼者,加上一名半影级上忍,这样的阵容非常豪华。”“有第二梯队的杀手,就难保那些人再掏出张第一梯队杀手的底牌,同理,影级忍者也未必没有,而且据我手下人的调查,人家还请了南美的一支雇佣兵团,下了血本的。”“您惹上的对头,很难缠。”赵宇林耸耸肩,风轻云淡道:“当然这些我只是顺带一提,不管对方请了多厉害的角色,哪怕世界第一的兵王来了,我照样有自信护住大小姐的周全,不过有些地方,我希望您能配合一下。”“怎么配合?”孙崇岳问道。“今晚我去杀黑寡妇,动静闹得挺大,已经惊动了警方,现场留下了我的指纹以及那个东瀛上忍的断臂和血液。”赵宇林说道:“指纹还好说,我的指纹根本就没在公安系统的数据库里,问题在于酒店里有很多监控,警方如果继续往下查,迟早查到我头上,届时会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另外,断臂和血液,很容易找到正主,我想请您用您在燕京的能量,跟警方通个气儿。”“怎么个通气法?”孙崇岳问道。“让他们对这次事件秘而不宣,视而不见。”赵宇林说道。“往深了刨根问底,也许确实能查出点有价值的东西,但这么一来也就打草惊蛇了,容易节外生枝,把那些人逼急了狗急跳墙,对我们对警方其实都没好处,甚至可能得不偿失。”孙崇岳表现出了他作为商界大亨的城府,老谋深算,偏偏又不流露任何见解,问道:“那依你的意思,该如何做?”赵宇林也不跟他纠结,爽利道:“一盘大棋,宜徐图缓进,切忌急功近利。”孙崇岳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眼神幽深,很认真,片刻后开怀大笑:“好,这盘棋我就把棋子交到你手中了,可有信心屠龙?”“这么大一盘棋,棋子交到我手中,我该说您果断还是武断?”赵宇林以同样的目光看着孙崇岳。“那赵先生究竟有没有信心呢?”孙崇岳把问题抛还回去。赵宇林从沙发上站起身子,嘴角衔着笑意,说道:“您敢把棋盘旁边的铺垫让给我,我就敢坐上去,信心这种东西空说无凭,下下看再说呗,反正我不喜欢输,烦请孙先生做好观棋不语的本分便可。”“这是自然。”孙崇岳也随之起身,准备亲自送客。两人行至门外,脚下是一行长长的高台阶。赵宇林以前听风老头喝醉了说酒话提起过,门庭台阶这玩意儿也有讲究,平民百姓八阶就是极致,帝王家的行宫才敢用九阶梯,象征九五之尊。古时候的许多国贼奸雄,也是在自家门庭前修九节台阶,那叫龙门梯,踏过去便是鲤鱼跃龙门,成就帝王身。他仔细数了一下,孙崇岳别墅门前这行阶梯,从下往上数要走九步,但第九阶明显比其余八阶更矮,只有一半的高度。所以是八阶半。“孙先生以后叫我的名字吧,怎么说您也是长辈。”赵宇林眼神停留在台阶上,开口道。他跟别人从来不在乎辈分,即便在风老头面前,也时常一口一个老子,虽然总因此挨揍,但死不悔改。之所以这么给孙崇岳面子,不过是看在孙乐灵的份上。也不知道孙崇岳是否猜度出其中缘由,面带微笑,说道:“风老爷子叫你小林子,我称呼你为小林如何?不越矩也不生分。”“小宇吧,好听。”赵宇林回道。“那就小宇。”孙崇岳也颇有老夫聊发少年狂的耿直,应承下来。赵宇林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道:“竹溪园那边还需要守着,您早些休息,我先告辞了。”孙崇岳招了招手,一名手下人俯身上前,他吩咐道:“送送小宇。”爱因斯坦告诉我,别墅区里不好打车,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加上本来也很晚了,赵宇林自然不推辞,况且还能省一笔打车费,美滋滋地坐着豪车离开了别墅区。孙崇岳背负双手站在门前,看着车灯在夜幕中逐渐远去,精神矍铄的面貌忽而涌上一抹疲惫之色,长叹息一声,喃喃道:“爸,您老人家当年施下的人情,看来很重啊。”……赵宇林回到竹溪园,老远就看见别墅二层正厅的灯还亮着,不由得低头微笑,胸中暖流温柔。夜色很静谧,他进门上了二楼,发现孙乐灵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这妮子,还真傻呵呵等到现在。”赵宇林摇了摇头,把她抱起来送回卧室床上,调好空调温度盖好被子,又轻手轻脚地出来,整个过程跟做贼似的,还好最终没有吵醒睡相香甜的大小姐。将电视和正厅的灯关掉,回自己卧室简单冲了个澡,便伸了个大懒腰舒舒服服往床上那么一倒,心生感叹:“孙家这小丫头,真是越来越招人喜欢了啊~”过往二十几年,他对所谓的幸福有过很多种定义——那大概是清早起床的一碗热粥,或者满身泥土草屑地回到基地时看到几张生龙活虎的熟悉面孔,抑或新学一样功夫跟风老头对练后,风老头说的那句“这种程度才勉强够看”。现在,他觉得幸福又多了一种样子,就是小丫头明明刁蛮得很,回来很晚的时候她却为你留着灯。“原来那句话,是这个意思么?”赵宇林枕着双臂,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他很小的时候,经常问风老头自己的爸爸妈妈是谁,他的家在哪里,风老头脾气很坏,每次他问这个问题都要打他,用竹条打得屁股皮开肉绽。但每次打完他,风老头又心疼,一边用熟鸡蛋给他敷屁股,一边萎靡不振自言自语地念叨着一句话。——牵挂你的人,就是你的归处啊,傻娃娃。“牵挂我的人吗,那这么想一想,老子还是挺受待见的。”赵宇林满足地闭上眼睛,准备脸上挂着笑容睡去。闭目后的景象,仍是孽龙邪券所带来的金光万丈的世界,就像风老头说的,那四个秦篆小字简直犹如烙印镌刻在他灵台识海之中。每当他阖上眼,眼前就会出现一片金光闪闪,就连眨眼的时候也是如此。所以别人眨眼是黑暗与世界的黑白交替,他眨眼却是金光世界与现实世界的轮换。可能从婴儿时期就处于这种状态的原因,赵宇林早就习惯了,也并不会影响他休息,区别只是在于,睡觉没字儿,吐纳冥想的时候有字儿。“嗯?”即将进入睡眠状态的赵宇林,两条清秀如弯叶的眉毛皱了起来,似有困惑。“这是?什么情况?”金光混沌的世界出现了变化,虽然十分微妙,毫不明显,但连续不断看了二十年、几乎每晚都要在这片光芒中入梦的赵宇林,却能清晰分辨出,此时的金光比以往黯淡了些。“不,不是变暗了!”赵宇林仔细观察了眼前的光芒,发现那片纯粹金芒里面,不知何时掺杂进了丝丝缕缕的黑芒。“我最近用眼过度了?”赵宇林闪过念头。“你的眼睛非常健康。”一道沧桑仿佛来自远古的声音响起。“我靠!谁!”赵宇林眉头皱得愈发凝重,理智告诉自己不要睁眼,因为那道声音,明显是从他自己脑子里传来的,确切的说,是从那片金光世界里渐渐而来。“我是你的梦,也是曾经的你,同时,我又是现在的你。”那道声音再度传来,带着极度的嘶哑与苍凉,说着故弄玄虚的话。“是哪个龟儿子!给老子滚出来!”赵宇林怒吼道,他不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有人在自己脑子里说话,还是蛮惊悚的,说出去都骇人听闻。赵宇林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精神分裂症?“我就在你眼前。”那道声音霎时间不再遥远缥缈,而声音的源头,便是跃然于赵宇林灵台的‘孽龙邪券’四字。秦篆小字头一次在他没有冥想的时候不请自来,而此时的赵宇林才看到,孽龙邪券的‘孽’字,与这沾染了黑光的金色世界如出一辙,变成了半黑半金。“这玩意儿,终于有动静了。”面临突如其来的变故,赵宇林心尖儿都在颤抖,隐隐兴奋,又感到茫然。天知道这种变故是好是坏。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