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小姐的近身护卫  >  第44章 周家

第44章 周家

3095 2017-12-29 15:17:07
“那些人就像是无底洞,欲壑难填,而且我已经没能力再去支付他们的索求了。”杨帆从往事说到现状,神情愈发悲恸,下一刻眼神猛然坚毅:“我回学校那天,从实验室偷了几样实验材料,已经偷偷配好了喷雾,他们下次再敢来找我,大不了一拍两散鱼死网破!不让我活那就大家都别活!”一个大二的医学生,想配出短时间内致命的毒药,并不会太艰难。赵宇林看着相识仅仅两天的同龄少年,经历家境彻底落魄和至亲离世这样的双重打击,他的性格貌似也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不再愿意继续逆来顺受。心志不坚吗?或许不是。赵宇林在想,如果把自己放在杨帆的处境上,已经被逼到绝路而又无力反抗,似乎除了同归于尽,他也找不到更好的选择。“你真的那么做了,是不是你父母刚刚送走老人,又要中年丧子?”他平淡无味地问了一句。毕竟不是亲身经历,赵宇林做不到感同身受,他向来也没有怜悯别人的习惯。“至少我妹妹,能安稳地活下去,以后替我尽孝道,总比我跟她都被逼疯要好得多。”杨帆取下眼镜抹了把眼角渗出的泪水,颓唐道:“能活着谁又愿意去死呢?我是实在走投无路了,所以才找到你。”“我?你找我有什么用?”赵宇林意味深长地问道。杨帆把眼镜戴回去,低声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你跟别的学生不一样,并不单纯因为你打架厉害,我觉得你能把我从深渊里拉出来。”话及此处,眼镜少年脸上划过一抹苦笑:“当然,宇哥你刚才说的很对,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去为陌生人做出牺牲,举手之劳就是天大的善意了,所以我也没指望,你一定会帮我。但有希望,哪怕在渺茫,我也会尝试着去抓一下,抓不抓得住就听天由命了。”赵宇林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孙乐灵跟何子沐便先后进入教室,象征着班导美女这堂课即将开讲。“同学们,昨天因为一些不愉快,我跟大家的第一堂课不算融洽,大家也知道那是几个坏家伙捣乱造成的。”何子沐放下教案,站在讲台边缘,笑容恬淡:“本来我以为呢,咱们的赵宇林同学也是坏家伙的一员,不过经过昨天下午校门口的事情,想必大家和我一样,都如梦初醒明白其实我们误会了赵同学。”学生们的目光都停留在赵宇林身手,赞赏、好奇以及某些女生的小鹿乱撞不一而足。“他是个身手很棒的年轻人,也是个很善良很有担当的男同学,不但见义勇为与歹徒奋勇搏斗,今天还带着重伤坚持上课,大家是否应该,把掌声送给他?”哗哗哗——分外热闹的拍手声音在教室里哄然,作为和吴闲一样是这个班级新人的何子沐,对自己一呼百应的感觉很是享受且满意。赵宇林则借着掌声雷动掩盖过自己说话的声音,对身旁的杨帆轻声说道:“这个事我可以帮你,等这堂课结束后再细说。”杨帆一颗惴惴不安的心脏,在稀里哗啦的欢欣中安定下来,挺渺茫的一道希望,被自己抓住了,自己不用去做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傻事。多好啊~杨帆甚至觉得,今天早晨那道从窗户里投进教室,又从眼镜透进眼睛的阳光,都是格外的暖人心脾。掌声逐渐平息,何子沐拿起教案,准备开始今天的第一堂课,然而这座医学院的风水貌似与她命格相克,温少华没来,又有别人来打扰她为祖国灌溉花草树木。“不好意思老师,我找个人。”这一堂是选修课,大部分都是自己班级的学生来捧美女班导的场,所以何子沐直接把教室门给锁上了,一方面是防止本来就不多的学生溜掉,另一方面,则是防止昨天温少华那种情况再次发生。结果,锁门仍然没能阻止别人踹门,而且比昨天的局面更惨。由于昨天门只是关着并未上锁,所以温少华轻轻一脚就能踹开,而今天,那扇门直接被踹得四分五裂。最气人的是,门外的魂淡做了这种事,说话还挺客气!“请你出去!我的课堂上没有你要找的人!”何子沐很愤怒,灵秀小脸蛋被惹得微微发烫,凝着蛾眉,气呼呼说道,连那人背后学校主任的面子也不给了。她是真的气,一共两堂课,没一堂是安安生生上完的,感觉是个人都能来自己的课上闹腾,搞得好像谁还没点背景势力似的!堂堂燕京医学院的政治部主任,却愣是被新来的女老师在气场上完美压制,半句怨言没有,赔上一副谄媚笑脸,刚开口喊了声‘小何’想解释,何子沐瞪了一眼,这位年近五十的长者立马改口道:“何老师啊,这位先生确实有很着急的事,你通融通融。”学生们对上任两天的美女班导丝毫没有了解,见到人称冷面老杀手的政治部主任,居然在何子沐面前如此奴颜婢膝,一时间纷纷瞠目结舌,各有各的浮想联翩。“有什么事不能敲门吗?”何子沐冷着脸质问道,依旧是不给面子。主任没辙,他的官威对别的教员老师管用,许多老教授也卖他几分人情,不过有那么些譬如孙乐灵、何子沐的学生老师,他不敢怠慢更别提得罪,对着小姑奶奶又是一阵赔罪,基本等于把老脸撂在地上踩了,何子沐才算缓和了情绪,同意放人。赵宇林全程都把目光放在与主任同路而来、刚才踢门那个男人的身上,实心的木门,用脚踢碎,能做到这点的绝非等闲之辈。这人在教室后排眼神来回打量,最后落在前排,双眼一亮,原来要找的人近在咫尺,缓步走过来,低头俯身:“赵先生,我家小姐邀您见面,急事。”赵宇林起身,身后传来两道不善的光芒,分别来自孙乐灵与何子沐。上课时间,他也不好跟两人细说,跛着脚跟那人走出教室,问道:“你家小姐是谁?”“您认识的,周彩凤。”对方回答道。赵宇林了然,复又问道:“有没有说是什么事情找我?”那人回道:“详细事宜,我们做下人的没资格过问,小姐请赵先生见面再谈。”赵宇林想了想,这人火急火燎连门都不敲,直接破门而入,大概周彩凤那边当真遇上了烧眉毛的急事,便应允下来:“带路吧。”“请随我来。”两人进了电梯一同下楼,留下被何子沐骂得狗血淋头的政治部主任,满脸苦大仇深地立在原地。“曹主任,还有事吗?”何子沐的声音将他从梦中唤醒。曹达华瞬间精神振奋,慌忙摆手:“没事没事!何老师您好好给学生们上课,我还有公务在身,先告辞了!”说完,顶了一脑门子冷汗,抖擞着跑到了楼梯口,心里的滋味怎一个苦字了得!让他带路的男人来自声名煊赫的周家,他惹不起;何子沐是何家当家人的掌上明珠,更惹不起。两头的祖宗都得哄好了,否则苦心经营多年才到手的这政治部主任的交椅,没准儿明天就要易主。“人活着,咋就恁委屈呢?”曹达华夹杂着家乡话自怜了一句,擦擦汗从楼梯往下走。这燕京医学院在华夏也是名校之流了,按说做到政治部主任这个位置,曹达华应该活得特体面特风光才是,但这些年咽下了多少苦处,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半公立半私立的学校,油水是少不了,却也注定要比公立学校难处事,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这份觉悟,曹达华踏进燕医那一年,就已经琢磨得透透彻彻。另一边,赵宇林也上了周家那名高手的车子,一路前行二人无话。遇上个沉默寡言的主儿,赵宇林自然懒得热脸贴冷屁股自讨没趣,就给冷寒霜发了条短信,托师姐想办法保证孙乐灵的安全,然后开始在心里盘算,周彩凤碰上的急事大概会是什么。昨晚的劫持,当是给赵宇林敲响警钟,风口浪尖之际,孙乐灵离不开守卫,单凭一个周彩凤,本不至于将他从孙乐灵身边抽开,毕竟相比孙乐灵,他和周彩凤那萍水相逢惊鸿一瞥的缘分,实在浅得无足轻重。除了风姿绰约的外貌,赵宇林对周彩凤没有额外的印象,呼之即来更不是他平素的风格,不过,那毕竟是夺走自己初吻的女人,他无法视而不见。车子行驶到一栋别墅的停车场,在少言男人的领路下,赵宇林进入主室里某间略显幽暗的书房。房间里等待他的人不是周彩凤,而是一名笑呵呵的中年男人。“你是谁?”赵宇林皱起了眉头,眼神隐隐不善,自己貌似让人给耍了。中年男人将手边的文件推到书桌角落,做了个邀请落座的手势,和善开口:“鄙人周海阁,是彩凤的大伯。”赵宇林天然便对这种玩花花肠子的人反感,没坐下,冷硬道:“有事说事。”周海阁不恼不怒,神色如常,呵呵道:“想与你聊聊彩凤的身世,也就是你可能不太了解的周家。”
风流社长 风流社长
11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