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小姐的近身护卫  >  第52章 那小子

第52章 那小子

3168 2017-12-29 15:18:45
温少华又扑了个空,找到老黑的落脚点,里面竟然空无一人,这让他心里那座火山顿时爆发:“给我砸!”保镖们闻言,立即行动起来,冲进厂棚里见东西就摔,顿时一片稀里哗啦的声音不绝于耳。半个小时后,厂棚里能碎的东西全碎了,满地狼藉。温少华还是不解气,燕京瞄到了厂棚角落里摆放整齐的几只铁罐子,指着那边对一个保镖说道:“去看看是不是汽油。”那人跑过去打开一个罐子闻了闻味道:“温少,是汽油。”温少华阴冷着瞳仁,沉声道:“姓黑的,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放我的鸽子,我就让你没地方住!”一声令下,几个保镖动手,将罐子里的汽油全部泼洒在了厂棚各处,然后丢了张点燃的卫生纸进去,这个地方顿时烈火熊熊。厂棚被打砸之前,内里陈设都还算齐全,不像是废弃的样子,温少华估摸着,老黑只是带着手底下的兄弟出去了,并不是转移了据点,所以这地方至少对老黑还是有用的。望着厂棚顶上黑烟滚滚,尽管里面没啥值钱的东西,无法对老黑造成多大的影响,但温少华心里总归舒服了一点。杀人放火,这两件事他都没做过,今天放火烧了人家的老窝,温少华双手有些颤抖,紧张又刺激。“艹!”远处突然传来一道夹杂怒意的惊呼。温少华回头看,是老黑回来了,身后跟了一大帮人,少说也有七八十的数量,不过他怡然不惧。凭他温家在燕京的地位,这些小混混在他眼里就是一坨屎,老黑算是混得如流的,但撑死了也就是两坨屎的份量。之前忍让是有求于人,并且懒得招惹,现在既然撕破脸皮,温少华不信老黑敢对自己怎么样。“哟!黑哥,您这是晚来一步啊。”“温少华,你他妈几个意思!?”老黑脸本来就不白,现在房子让人烧了,自然更黑。温少华轻蔑道:“没什么意思,我给了你那么多钱,叫你捅个人你都掉链子,说好的昨天晚上送赵宇林进医院,老子等成重感冒都没等来,怎么,在你这儿放把火玩玩,不过分吧?”老黑瞪着眼睛:“你他妈是不是想死?”温少华也豁出去了,伸手就给了老黑一巴掌:“你他妈有种动老子一下!”老黑挨了巴掌,顿时惊讶得跟吃了蚊子似的张大嘴,抬腿便往温少华肚子上踢,麻蛋,混了这么多年,头一回让个学生崽子打了。不过温少华的保镖倒也不是吃素的,把自家少爷往后拉了一把,导致这一脚并没踢到人。“你还有脸动手?”温少华对这个拉自己一把的保镖很满意,面子算是赚到了,感觉自己气场蹭蹭蹭地涨,仿佛化身一代帝都枭雄。不禁背负双手,微微仰着脖子,表情变得格外深沉,慢条斯理道:“尊重,我给足了,价钱我也没压,可你办的什么事?就算我不搬出温家长孙的身份,你觉得,这种事情传出去,谁更理亏?”“你是个屁的温家长孙!”老黑一点也不配合对方装比,鄙夷道:“全燕京谁不知道,温家最不成器的废物就是你温少华,温家长孙是温九华!”那帮老黑手底下的小弟哄然一阵大笑。“这傻吊脑子秀逗了吧?”“怕是出门忘了吃脑残片。”“智障一样的。”“这是抽哪门子风?想当长孙想魔怔了吗?”“就这比样还想跟人家温九华比!”温少华脸一下就垮了,仿佛他才是挨了一巴掌的人,两边脸火辣火烧的,阴冷冷说道:“我没工夫跟你废话,之前给你的钱还给我,我就不计较你放我鸽子的事,咱们两清。”“两清?”老黑露出招牌式的憨厚笑容,一口大黄牙格外醒目,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照片甩到地上,“你先看看这个再说话吧。”温少华搞不清楚这狗鈤的葫芦里又卖什么药,捡起照片看了看,上面是一个皮包骨头的干瘦男人,鼻子塌进脸里,左手臂诡异地翻到身后贴在背上,肩骨都碎了,骨头从腋窝白花花地扎出来,两条腿的膝盖肿的老高。总而言之,就是极其狰狞的一副惨状。“你该不会告诉我,这是我让你们收拾的人吧?”温少华冷笑道,他根本不认识照片上的人。黑子笑容消失,一双眼睛死盯着面前的学生崽子,道:“他确实不是你要我找的那个人,但照片上这人叫张鹤,是被那姓赵的小子弄成这样的。”温少华瞳孔瞬间收缩,只听老黑继续说道:“两脚踢碎膝盖骨,单靠手劲把人臂膀掰翻,一巴掌把鼻子拍进脸里,一眨眼解下别人的皮带顺便用皮带把六个大汉抽昏过去,每个都是一百八十斤牛高马大的主儿。温公子,你请我办事的时候,只说姓赵的小子能打,可没说过那小子这么能打啊?”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已经压得极低,透着十分的不善良,咬牙切齿。“老子这帮兄弟,都是跟着一起吃苦混过来的,没享过福。姓赵的小子光是替朋友出头,都能把张鹤打成这哔样,要是昨晚上老子真让手下的弟兄拿着刀子去捅他,那些弟兄还能活着回来吗?”“二十几万就想害我兄弟几条命,老子没去找你麻烦,你反过来烧老子的房子,姓温的,你心可真大啊!?”温少华吓得噔噔往后退了几步,不知怎的,老黑这几句话听得他汗毛都立起来了,听那语气,貌似真有弄死他的意思。“你……你要怎么样!”温少华脸都白了,不争气的鼻涕也开始往外冒。老黑终究还是忌惮他那层温家人的身份,再不成器,毕竟也是亲生的,出了事温家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便忍了怒火,缓缓说道:“二十万,正好够我另外找个地方住,不可能退给你,老子现在还有点想杀你,赶紧滚,别在这儿碍眼!”温少华咽了两口唾沫,老黑那副要吃人的样子,已经彻底让他没了脾气,要不是有拐杖撑着,他两条打闪的腿早就站立不稳,但还是强自镇定心神,说道:“这次是我不对,不过赵宇林我必须报复他,再另外给你八十万,你找人把他打成残废,要是警察查出来,我自己处理。”“还想报仇?”老黑的讥讽已然不加掩饰,嘴上又偏偏不明说,而是拒绝道:“这钱我可挣不了,你就是出一百万,我也还是这句话。”温少华心一横:“我出两百万呢!”“三百万都不行。”老黑想都没想又是一口回绝。温少华气得肝儿颤,看了看人家背后的人群,再想想自己背后这几个人,没敢发作,怕面前的莽夫真干点鲁莽的事出来,只好冷哼一声,不甘心地带人离开。这闷亏,吃得太憋屈!“温大少这么舍得花钱,不如去狮心堂碰碰运气,不过你敢去么?”老黑在后面阴阳古怪地喊到,温少华没搭理,径直上了车,向保镖吩咐道:“去狮心堂。”负责开车的保镖面色犹疑:“少爷,三思啊!”“我说去就去!”温少华气急败坏道。土路上几辆大悍马缓缓驶去,尘埃飞扬。燃烧殆尽的厂棚外,一名小弟凑上前:“老大,两百万哪!就这么飞了?”老黑眼底闪烁着无比的轻蔑,说道:“这种人我见多了,欺软怕硬,惹不起姓赵的小子就来我这儿闹,在我这儿吃了瘪,又把怨念转到姓赵的小子身上,比谁都怂又不肯认怂,只要时间拖得久,别说两百万买个残废,老子估摸让他花一千万买姓赵小子的命,他气急了都能干得出来。你以为我不眼红?”“那老大你这是,放长线钓大鱼?”小弟不解。“放个瘠薄!”老黑转过身望着身后一众弟兄,摇头晃脑道:“以后眼睛都特么给我机灵点,一会儿把照片群发给你们,遇见照片上这小子就绕道走。”照片上的人自然是赵宇林。“老大,咱至于吗?”那小弟更困惑了。“你说至不至于!”老黑在他脑袋了狠狠拍了一巴掌,高声喊道:“别他妈不当回事!老爷子发话了,谁要是傻比兮兮惹了祸,别怪老子不讲义气舍小顾大!”他是这帮人的老大,但在他头顶上也有老大,那是放进燕京这座水深似海的城市都有牌面的人物。被赵宇林揍成废人的张鹤,跟他,都只是老爷子手底下不入流的货色,然而老爷子却似乎格外重视姓赵的小子。有的话属于秘密,老黑不能拿出来跟兄弟们讲,只能烂在自己肚子里,用来偶尔想想然后胆战心惊。“这种来历不明的高手,没有巨大利益冲突的时候,能别惹就别惹,你们那小鱼小虾的池子里,最多也就百十来人,保不齐人家单枪匹马就能收拾干净。所以回去后,好好嘱咐手底下的人把眼睛放亮,我老头子是生意人,凡事讲究个划算不划算,你们要是自己乱惹麻烦兜不住,可别怪我老头子舍小顾大。”这是老爷子给他们几个小头目开会时说的原话,那句人家单枪匹马就能把你们收拾干净,现在还在老黑耳边回响,而那句舍小顾大,也是从老爷子那儿学来的。“老大,舍小顾大是个啥意思?”话多的小弟又凑过来。老黑黑着脸:“滚犊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