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重生之超级学霸  >  第33章 候广泰

第33章 候广泰

3120 2018-01-20 08:21:00
方永年坐在办公室当中,眉头紧锁,脸色也有些难看,就在刚刚侯家家主候广泰给他打电话,约他到青竹茶楼谈一谈。虽然候广泰在电话里面没说要谈什么,但方永年也能猜到今天谈话的内容。毕竟候远对于方怡的心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候广泰因为儿子的事情跟方永年也不止一两次在一起聊天了。其实在杨宇发生转变之前,方家跟侯家的关系真的算不错,因为方永年觉得候远也能够配得上自己的女儿。毕竟候远也是大家族的嫡长子,财富方面就是跟方家匹配的,而且候远能够为了方怡不去外国留学而是留在这里,这也说明了他对方怡的情谊,再加上候远虽然心性阴沉毒辣,但是表面上却伪装的非常好,所以在方永年的印象当中候远也是一个品行不错的少年。以至于就在一个多星期以前,方永年还对候广泰说这方怡胳膊候远要是真的能够在一起也挺好的。现在方怡突然有了男朋友,而且一眼看过去各方面条件还都不如候远,侯家不满是很正常的反应。方永年现在担心的是,这一次的事情会不会影响到侯家跟方家这维持了许久的良好合作关系。带着隐隐的担忧,方永年来到了他们两个经常谈事情的青竹茶楼‘古韵茶香’包房。“老方,新女婿感觉还满意吗?”方永年才刚刚走进包厢,就听到了候广泰那有些阴沉的嗓音。“现在说女婿恐怕为时尚早吧,那个杨宇想要得到我的认可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从候广泰的声音当中,方永年就预感到这一次的谈话恐怕不会愉快了,不过他也不是很在乎,毕竟他是在被家族驱逐出来摆手起家一点一点做到现在这种程度的,这当中什么样的风雨没有经历过?如果能够跟侯家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那自然最好,如果不能,他也不怕侯家搞出什么动作来,他方永年绝不会让自己的女儿成为生意上的筹码。“老方,你这话我可就有些听不懂了,要是你没有看中这个女婿,怎么会让他到你们家里住?甚至连他的母亲都接去了。而且我还听说方怡那个小丫头对于杨宇可是喜欢的很,两个人现在几乎是天天黏在一起啊。”候广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但是眼神却更加阴沉了。其实按照他自己的意思,方怡要是实在不愿意嫁过来也就算了,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凭他们侯家的财富什么样的找不到?但是他的儿子候远这两天是茶不思饭不想,甚至连学校都没去,整天阴沉着脸色呆在自己的屋子里面,这让他这个做父亲的是既担心又心疼。毕竟他就只有这一个儿子,以后这一片偌大的家业都是要传给他的。他不可能允许自己的儿子因为一个女人消沉下去。更重要的是,不久之前方永年几乎都要跟他谈论两家结亲的事情了,现在却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便孤独,这也让他有了一种自己被耍了的感觉,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侯总,这似乎是我们的家务事吧?你就不多操心了。”听到候广泰每一句话都带着钉子,方永年说话也就不客气了起来,脸色和声音都有些冰冷。“家务事?之前你可是没少跟我谈论家务事啊。行了老方,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了,进件请你过来只是想要和你说,这儿女的婚嫁之事可不是什么小事情,尤其这个杨宇还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突然间就冒出来的,你可要小心别上当受骗了。而且我那个儿子对于方怡的一番情谊你也很清楚,说句实话,咱们两家才是门当户对。两个孩子要是能够在一起,咱们两家强强联手之下,才真的是大有可为,到时候就不止局限于国内的这点生意了。相反,要是咱们两家相互敌对的话,那谁也不会好过吧?”候广泰的声音依旧冰冷,话语当中还带上了几分威胁的味道,侯家掌控者方家很多生意的进货跟销售渠道,如果侯家跟方家撕破了脸,那当然也是方家受到的影响更大,不夸张的说,损失恐怕是以亿元为单位记载的。而且一旦方家的现金流跟销售链因为侯家的制裁而断裂,甚至都有可能导致整个企业的倾塌,候广泰不相信方永年对这些没有顾忌,毕竟这也是他二十年历经磨难才打拼下来的家业。“候广泰,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还真是有些庆幸了,庆幸我的女儿没有进入你们这种人家,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还想来包办婚姻的那一套?没错,你们家候远的确是喜欢方怡,可喜欢方怡的人多了,难道我们都要负责吗?说句难听点的话,候远喜欢方怡跟方怡又有什么关系?你现在拿儿女之事来威胁我,是觉得我会就范吗?没错,我们方家的许多进货跟销售渠道的确都在你们那里,可是那又怎么样?我方永年绝对不会把女儿的终身幸福拿出来换生意做!你以为你断掉我们的进货跟销售渠道我们就会崩塌,会毁灭?我白手起家做生意做了这么久怎么可能把鸡蛋都放进一个篮子里面?而且受到损失也绝对不止我们吧,每年你们侯家因为跟我们方家的合作都会赚取三至五亿元的利润,合作一旦终止,这一部分利润你们也肯定会损失,这完全就是两败俱伤的行为。为了儿女之事你要是真这么做的话,我只能够说你太幼稚了。”在候广泰阴冷目光的注视之下,方永年也是冷笑着说道,话音落下以后他就直接转身离开了,二十二年前他就是因为反对家族包办给自己的婚姻,而被堂哥抓住辫子,又陷害了其它的罪名最终被逐出家门的。所以他对包办婚姻的事情是深恶痛绝,女儿选择的恋人他最多也就是把关,话说的虽然严厉,但是不会真的强加干预。他最痛恨的就是这种利用生意来威胁自己女儿的事。看着方永年决绝的备用,候广泰愣了半晌,然后才猛地把茶杯摔碎了。他没有想到方永年竟然会这么的决绝,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以至于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方永年就已经走了。这样一来,他们两家的裂痕就已经产生了,而且基本上没有办法愈合。“该死的,这样一来必须要寻找新的合作伙伴了。否则以方永年的性格,就算是我们不抛弃他们,他们也一定会抛弃我的,先下手为强!方永年我要让你知道,得罪我们侯家会有多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双目中燃烧着冰冷的火焰候广泰在心里面说道。“小钱,你现在马上召开公司的高层峰会,本地的到公司总部会议室,外地的视频连线,一个小时以后所有经理级别以上的管理人员必须到位。”离开茶楼以后,方永年立刻就拨打了自己助力的电话,准备召开会议研究解决跟侯家破裂以后会出现的相应问题。眼前的情况虽然棘手,但他也没有慌乱,因为在自己创业的过程当中,比这还要严酷的多的情况他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反之,他觉得先崩溃的会是候广泰,因为候广泰是从老一辈的手里接过的家业,虽然这几年维持的还算不错,但是经历的风雨毕竟要比自己少很多,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处理起来肯定没有自己经验丰富。助理小钱跟方永年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了,知道方永年这么安排肯定是因为集团内部出现了棘手的问题,连忙就安排了下去。于此同时候广泰也是立刻联系的了自己的助理直接宣布只要现有的合同履行完,就立刻终止跟方家所有的合作,助理对于自己老总的决定虽然十分的疑惑,但也知道老总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根本就不敢多问,立刻就去安排了。独自坐在包厢之中,候广泰阴沉着脸色想了好一阵,再一次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上京那边的一个电话:“周总,我这有一单生意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什么生意?太小的我可没有心情做。”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声。“给您介绍的生意自然是不小,星河集团您听说过吧,如果这单生意顺利的话,咱们两个可以把整个星河集团吃下去。”候广泰表情依旧阴冷,但说话的声音却是充满了笑意。“有点意思。”周总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挂断电话以后,候广泰的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冰冷的弧度:“方永年,既然你执意要和我作对,那也就别怪我新分手辣了。”傍晚的时候,方永年将方怡和杨宇都叫道了自己的书房当中,把候广泰找到自己的事情以及方家接下来要面对的问题都说了一便,他认为这样的事情没有必要隐瞒杨宇他们两个,毕竟这两个人也都成人了,该经历风雨该承担责任的时候肩膀上就要抗住这些东西。听到方永年的话,杨宇还好一些,只是稍微的皱了皱眉头之后就恢复平静,方怡却是既愤怒又担忧,她本来对候远就只是没有感觉,现在是真的觉得候远很恶心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