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至尊高手  >  第二十三章 丹朱

第二十三章 丹朱

3003 2017-11-28 10:17:09
大雨倾盆,星城郊区的陈家大宅显得冷冷清清。大厅里,四个人围在一张圆形桌子前,上面摆着一些简单的饭菜,有五付碗筷,气氛略显僵硬。   之前的保安下人都被陈青玄辞退了,现在硕大的宅院里,就剩下了他们一家,桌上的饭菜是陈碧柔下厨的。   “父亲,现在就和邓凡闹翻的话,对我们没什么好处。”说话的是一个高瘦的男子,面容普通,鼻梁上架了衣服黑边眼睛,如果不是那双深邃的眸子,和普通的上班白领没有什么区别。   “况且,以我现在对邓凡公司的掌控程度,我有把握在半年以后的董事大会上取而代之。到时候我们就有资本去和以前的那些人一一清算了。”他的眸子里略过一道冷光。   从外表看起来,他只是一个体格显瘦的汉子,和他魁梧入雄狮的父亲有些格格不入。   “是啊,父亲,我们再忍耐个一两年。那林立说的是好,但是空口无凭啊,没有了林家的支持,他一个林立能够掀起什么波浪来。他走了有一天了,现在都没有什么消息,我看八成是邓凡捉住了,说不定到时候还要我们去解救!”裴玉环忙附和自己老公道,在她心里一只当林立是一个灾星,自从他一来,就讲他家里的平静打破了。   陈青玄转了转硕大的头颅,看向自己的儿媳妇,面无表情道:“你可知道那邓凡,利用我对付我的至交好友?你可知道那邓凡的儿子,已经被我一巴掌拍碎了脑袋?”   听在裴玉环耳朵里,她觉得父亲似乎没有明确的拒绝他的提议,心思顿时活络起来:“父亲,那邓华虽然死在我们家里,但是除了我们,并没有任何人看到啊。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就散布消息说,是那林立因为碧柔,嫉妒之下杀死的!”   “反正这林立这次去刺杀邓凡,正好将这件事情落实了!”   最毒妇人心,一直对林立上门来不满意的裴玉环说出了她的想法。   陈青玄听完,微微的低着头,呼吸几乎停滞,裴玉环看不到他的表情,以为父亲正在考虑,顿时有些欣喜,准备再劝劝他。   陈海石,算命狮子的儿子,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似乎从他那苍老的身体里感受到了那几乎要压抑不住的情感,他对着裴玉环说到:“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裴玉环不耐烦道:“有什么话等会再说,没看见熬在和爸说话吗。”   “过来。”陈海石重复了一遍,声音冷静,听不出任何的感情波动。   “真是,怎么这么多麻烦。”裴玉环站起身来,走到陈海石的身边,大声道:“有什么话久赶紧说!”   啪!陈海石像是突然爆发的火山一般,猛的一巴掌扇在裴玉环的脸上!   这一巴掌之重,将裴玉环打的倒退几步,踩门槛上,倒在了屋外,倾盆的大雨立即将她吞没。   脑袋里嗡嗡作响,双眼冒金星,她捂着自己的红肿的脸庞,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一脸惊慌的看着自己的老公。   陈海石似乎还不想罢手,又迈出了一步,像他这样性格的人,要么不做,一旦做了就绝对不会留手。   但是下一刻,他却生生停住了步伐,因为在他的肩膀上,有一只手掌搭了上来,是他的父亲,陈青玄站起身来,阻止了他的儿子。   倒在地上的裴玉环,看在不远处那看上出截然不同的两父子,不知为何,在朦胧的雨雾里,他们的身影却诡异的重合在一起,就像是一个人。   一声口哨声传来,从满天的雨雾里突然走出来一个人,他的身上被大雨淋透,成串的雨珠透过他菱角分明的脸颊留下,后背有一个桌布包裹的袋子。   但是他的表情却没有在意,闲庭信步,过来扶起了倒地的裴玉环,走了进来,笑道:“做好了饭菜就先吃,等我来,都冷了。”   看到林立平安归来,陈青玄暗地里,深深的送了一口气,站起来笑道:“来吃饭吧,等你好久了!”   陈碧柔赶紧从一旁的抽屉拿出了毛巾递给了林立,然后自己帮瑟瑟发抖的母亲,擦着头发。   林立那毛巾抹了一把脸,便随意的扔在桌上,拿起筷子,   就要吃起来,高强度的盯梢和潜伏,对他的精神是有非常强的消耗,正好补充一下。   “你背上背的是什么?”擦干净毛发后,裴玉环对周小正带回来的东西有些好奇,看了一眼其他人,才讨好似得问到。   “这个啊,那去看吧。”林立一只手吃饭,另一手解下来后抛给了裴玉环。   之前在雨里,一直被雨水冲刷,上面已经浸泡透了,隐约是个圆形的形状。   裴玉环解开背包,只露出一个角,便尖叫着从凳子上摔了下去,在地上手脚并用的爬了几步,才用看到鬼一样的表情,看向林立。   林立吃饭的速度很快,最后扒拉的几口,吃完,摸了一把嘴巴,林立问道:“你们还吃吗?”   陈青玄道:“既然你吃饱了,那便可以撤了。”   “那就好!”林立嘿嘿一笑,右手一个横扫,将桌子上所有的碗碟都扫了下去,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陈碧柔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要搞什么鬼。   桌子干净后,林立双手将背包拿起,重重的摆正在桌子中央。   这一砸,原本被冲刷干净的血水又慢慢的流了出来。陈青玄眼睛瞪圆,好像是猜到了什么,紧紧的盯着林立。   好整以暇的将打的结解开,里面赫然露出了邓凡的头颅!眼睛圆瞪,充满了不甘心和怨恨,陈青玄的眼睛刚好落在他的眼眸上,一股压抑不住的怒火勃然而生。   眼看着就要如法炮制的将这首级拍成粉碎。   这时候陈海石的手落在了父亲手臂上,平静道:“他死了,但他的首级我们还有用。”   陈青玄剧烈的喘息着,慢慢的收回了手掌,对林立认真道:“谢了,老弟。”   “兄弟之间说什么谢不谢的。”林立摆摆手   在邓家别墅,毒鹤翘着二郎腿,坐在邓凡的位置上品茶,地上的无头尸体还静静地躺在那里,似乎在述说着自己的不甘心。   毒鹤突然向尸体打出一道绿光,恶声道:“你这个老杂毛,和我师叔有过节,也不同我说清楚!还好有我师弟在!”   那绿光接触到尸体,尸体便诡异的扭动,一个个的水泡冒了起来,不出一刻钟,那尸体便化为了一摊脓水,只有一套沾满血迹的休闲服证明邓凡活过的痕迹。   看到自己的成果,毒鹤满意的端起茶杯来,里面是邓凡珍藏的茶叶。   突然含了一口茶的毒鹤脸部流露出痛苦的表情,嘴巴一鼓,喷出一道水柱,粘在天花上,染出了一片红色。   咳咳,毒鹤剧烈的咳嗽起来,他的绝灵大阵被人破了!他遭到了反噬,身体受了情伤。   “是谁!”毒鹤心里有些惊惧,能用暴力直接破阵,说明对方的修为远远的强过自己!   一阵阴风将房间里的等打灭,毒鹤靠着墙壁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房间,一步步的向楼下走去,等到他走到楼梯口时,整个人像是被雷击一般,楞在了原地。   之间宽广的大厅里,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地尸体,正中央,一个绿袍老者负手而立,在他的方圆两米内干干净净,和周围的杂乱形成了鲜明等等对比。   老者抬头看了一眼毒鹤,毒鹤只觉得一股来源于骨髓深处的恐惧将他牢牢抓住,只一刹那就失去了全部抵抗力。   看着老者眉间一颗硕大的红色痣,身上的绿袍上面五毒皆全,且栩栩如生,似乎要扑将出来。毒鹤脚一个瘫软就从楼梯上面滚了下来,趴在老者的面前,大气也不敢喘。   因为眼前的这人,是五毒派里,除了掌门之外,地位最高的丹朱长老!同样执掌着门派里的刑法,为人残忍暴戾,一般的底子别说碰见他,哪怕是听见他的名字,也会生出恐怖之心。   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门派弟子,丹朱缓缓道:“你是谁的弟子?”   他身上穿的的三毒绿袍,一般在只有长老等等弟子才有这样的待遇。而且方才自己破解的绝灵大阵,也只有核心底子才布置的出。   “回禀大长老,我是鬼目长老的十三底子毒鹤,最近奉掌门之命下山游历,被这户人家供奉。”毒鹤颤抖着说到,连头也不敢台。   “我听过你的名字,你在阵法上,有些天赋。”丹朱淡淡道。   “谢大长老夸赞。不知道大长老此次下山所为何事,弟子可否有可供差遣的地方?”听到大长老夸自己,毒鹤的心才安定下来,赶紧说道。   “这个人,到这附近来过,你是否遇见?”丹朱一挥手,一道光幕便打在了空中,上面有一个年轻人正挥舞的一把金刀。   毒鹤抬起头一看,惊道:“这不是赤斩师叔刚收的弟子吗?我刚刚才和他打过照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