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至尊高手  >  第十五章 故人之后

第十五章 故人之后

3218 2017-11-20 14:48:18
“难道小友还知道医术?”老者惊喜道。像他这个级别的高手,如果懂医术,那水平肯定是不低。近几年虽然自己每天都用太极架子一点一点的祛除肺部的寒气,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是越来越越力不从心。 马尾辫的眼神变得有光芒起来,带着期盼的看着林立,想着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些默然不语。 林立笑道:“略懂些皮毛,这样吧,我住在十三栋,大概一个礼拜后,你来找我,我帮你调理调理。”说着想了想,问道:“你们有纸和笔吗?” 听到林立的话,马尾辫迅速从一本背包里拿出笔记本和笔,不好意思道:“本来准备练习完,就直接去学校的。” 林立也不啰嗦,拿过纸笔,刷刷的便写了起来,不一会,将那张纸撕下来,递给老者道:“这里有两个药方,你按这个去抓药,第一个口服,早晚各一次。第二剂药,用来药浴,晚上浸泡一次。这几天禁辛辣,禁烟酒。” 老者拿过来一看,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各种中草药:“香薷、荆棘、防风、羌活、白芷、苍耳子……” “看得出,你这几年都用内家拳在熬那肺气,如果你再年轻个十岁,有可能把寒气熬出,可惜你现在年级大了,身体机能在倒退,怕是有心无力。在我看来,即便你每日练拳,恐怕也活不过五月之数。”林立认真道。 听到这话,马尾辫脸上明显流露出惊恐的表情,双手握住的老者手,老者慈爱的拍着孙女的背道:“没事,这些年风风雨雨的,我这一把老骨头早就该退休了,只是没看你结婚,生子,有点遗憾。” 林立摸摸鼻子暗道:“不过有我在,你绝对可以恢复道正常的寿命,按你的体质来算,活到一百应该问题不大。” …… 林立一路小跑回到了臣汤别墅,手机响个不停,拿出来一看,是陈强打过来的:“林爷,星城那边有结果了。跛豪来到星城直接去了麓山,我怀疑他就是在那里碰到的五毒派的人。通过麓山下的派出所视频,也发现,他是一个人上去的,下来的时候,身边就跟着几个人。” 林立嗯的一声,“马上给我订一张去星城的飞机票!” “是!”陈强爽快的答应了,早点拔掉五毒派这个钉子,他自己也早些安心。 回到别墅,林立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后,就开始整理旅行袋,倒不用带太多东西,只是一些日常的换洗衣物。 “你这是要去哪?”韩玉突然出现在林立的房间问道。 “哦,星城一个老同学叫我过去聚聚,我去两天。”林立脸都不红道。 “哦,你大学是在鲁省就读,整个班上就三个湘省的同学,毕业后都留在了鲁省,好像没有同学在湘省!”韩玉装作不经意道。 当初为了找失踪的林立,她找遍了所有和林立有关的人,哪怕是没有消息,后面也一直有联络,只为一有林立的消息,就可以告诉她。 被当众揭穿,林立有些尴尬。 “你要去哪都没有关系,只要让我知道。”韩玉看着林立的眼睛:“毕竟那种没有音讯的等待,太折磨人了。” 想到自己这失踪的十年,韩玉身上所承受的巨大压力,林立也是略有些过意不去,但是自己这次去五毒山门派,很是凶险,不能再让她担心了。 “的确是去星城,具体做什么我回来再和你说。”林立说完,继续整理衣物,顺便问道:“赛特奥莱购物中心那边的帐算的怎么样了?” 本来还在担心的韩玉听到这个问题,顿时明白林立不想多提的意思,白了他一眼,说道:“总共一百八十七家店,四十多家专柜,前两个季度的资产价值加起来超过了四亿,具损益表统计,盈利的共有一百三十七家,亏损的……” “打住!打住!”林立一听这些数字就有些头痛,“姐,你加油干!我相信你。” 看到林立一副差生碰到数学难题的表情,顿时笑骂道:“你好歹也是林立的大少爷,连账目也不愿意看,以后被底下的拿去卖了也不知道。” 林立笑道:“那要看是谁了,一般人可卖不动我,要是被姐卖了,那我也只好认命咯。” 韩玉哼了一声,摇着性感的腰肢出去。 飞往星城的飞机上,林立坐在头等舱左边靠窗的位置,脸上盖着一顶鸭舌帽,正在小睡。 突然飞机一个抖动,将正在睡觉的林立震醒,他拿下帽子,擦拭了下惺忪的睡眼,随意地伸了个懒腰,目光一转,立马被他邻座的女的吸引过去。 女的身穿黑色的职业OL装,一头棕色的大波浪头发将半张脸盖住,带着一副精致的金丝眼镜,神情高冷,尽管如此,却仍然遮盖不了她的无双容颜。 吸引林立的除了她的样貌之外,还有一种熟悉之感,尤其是胸前佩戴的卍型吊坠,这是当时从家里偷溜出去的林立,和一个在街上流浪的老头,一番畅谈后,都觉得对方很对胃口,于是竟然不顾年龄结拜为了兄弟。 而这卍型吊坠,就是那老头拿出来,说是作为结拜的证物,一人一条。林立的那条,现在还放在贴身的钱包里。 她应该是自己那位忘年交好友的子孙,想到那个老顽童,说自己有个孙女,和他年龄相仿,将来要许配给他。林立不由得一乐,也好,旅途无趣,不如找点乐子。 林立的眼光顺着洁白的脖颈向下移动,包裹在职业装喷薄欲出的一抹隆起格外的摄人心魂。 感受到林立的灼热的目光,陈碧柔眉头一皱,目光凌厉的瞪了林立一眼,作为一个在商界叱咤风云的老总,她对自己的气场还是有自信的,多少在人前侃侃而谈的商业巨子,往往因为她的一个眼光就自惭形秽。 然而对于旁坐的清冷目光,林立却恍然不觉,仍然津津有味的欣赏着。 终于陈碧柔冷声道:“这位先生,难道你的家教没有告诉你。这样盯着别人看是一种很没礼貌的行为吗?” 林立发出几声干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但是目光去后,突然又装过头来,目光还是盯着她的胸部。 陈碧柔脸一寒,喝到:“你还敢看。” 这时林立收起了之前的表情,貌似严肃道:“这位女士,我看你眉心暗淡,额头发红,恐怕是身体有些难言之隐啊。” 陈碧柔要气炸了,哪里来的流氓,不仅乱看,还说她有难言之病,她腾地一声站起身来就要叫空乘过来,这时候林立压低了声音到:“你是否月事不稳,并且在周期内腹部时常绞痛不堪。” 陈碧柔有些惊讶的看着一脸严肃的林立,他所说的正是长期困扰自己的问题,久治不除,但同时狐疑的盯着林立道:“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林立正了正身子,清了清嗓道:“本人自小同我爷爷学习中医。中医讲究望闻问切,这个望就是要从病人的表面病症判断病人所患的是那种病,到了那种程度。惭愧,虽然只学得了皮毛,不敢卖弄,但是医者父母心,只在不忍心看着眼前的病人受苦而无动于衷。方才只是在确认你的身体状况,并非是孟浪,如果让女士你感到不舒服,我这里先道歉” 陈碧柔扳着的脸渐渐缓和起来,开始打量这个自称学医,看上去年轻却能看出自己病的年轻人,留着平头,脸庞方正,棱角分明,身材虽然不魁梧,看整体看上起却很有精神。尤其一双眸子,此时正带着真诚的目光盯着自己。 “你仔细说说看。”陈碧柔慢慢的坐下,稍微右倾了身子,想着之前月事的疼痛还是决定先暂时听听对方的说法。 “中医里讲究阴阳调和,互相滋补才能保证身体的健康运转,我看你虽然皮肤白皙,但是眉心发暗,这是伤肝的表现,想来你应该是长时间的熬夜才造成的。伤肝则五脏运转受阻,导致阴阳失调,肝火阳盛,阳盛则阴衰,阴衰则月事不顺。另外我观察你呼吸短缓,想来体质应该偏寒,两者相加则会出现月事时绞痛的现象。” 听到月事绞痛,陈碧柔耳朵有些发热,但是这些分析倒也符合自己的情况,之前为了公司的运转,自己常常是加班加点,有时候甚至通宵达旦的工作,可能是那时候落下的病根。 “那依你的看法,应该怎么治呢?” 看着已经把身子完全侧过来的陈碧柔,林立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虚分阴虚和阳虚,寒分湿寒和温寒,这些从表面很难看出来,我要把下脉弄清楚才能对症下药。” 陈碧柔有些狐疑的看着林立,最后还是决定让他看看,于是往前探了探身子伸出了手,林立伸手搭了上去,一触之下,便有些心神荡漾,真是柔软有弹性啊。 陈碧柔感觉脸有些发热,这些年来自己一心只忙于集团的事物,根本没有时间去谈恋爱,更别说让人摸着自己的手这样的举动了 半晌,陈碧柔看着林立还是闭着双眼,一副享受的样子摸着自己的手,有些温怒道:“你摸够了没有。” 林立恋恋不舍收回来手:“真是软。”看着陈碧柔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林立连忙改口道:“哦不,想来是我太久没练,这用的时间才久了点,你这是属于阳虚体质,虽然并不严重,但是却是经年累月累计下来的,一般的治疗很难根治,我有两种方法可以帮你根除这个问题?”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