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37章 壁画

第37章 壁画

3082 2018-03-28 11:06:06
林潮生语气如此决绝,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留在内区,这很难不让他们想歪。怪话最多的丁盛忍不住冷笑道:“林潮生,你该不会是发现了什么秘密想要支走我们自己探索吧?”“是啊,我就是发现了巨妖林的秘密,等你们走了我就一个人把所有巨妖全部杀光。心动了吧,那就跟我一起留下吧,倒时候得了传承分你一份。”林潮生语气不善,神色更是不善,身后的魔尸也露出獠牙,口中喷出魔气如烟。“你,你少吓唬人,当老子吓大的!”丁盛慌乱道。“好了,不要吵了。林潮生我问你,你想好了没有?”冉铁树站出来道,他立场很模糊,并没有明确站在哪一边。“自然是想通了,外区固然没有危险,可收益也就那样,说实话,那点蝇头小利我看不上,只有至高传承才是我追求的东西!”林潮生将自己的野心宣示出来,将一副依仗魔尸猖狂自大的小人模样诠释的淋漓尽致。林潮生这幅样子反而让冉铁树松了口气,可怕的从来都不是那些将理想抱负放在嘴边,而是那些阴沉算计,将一切都压在心底秘不见人地方的奸佞。冉铁树对林潮生这小人得志的态度倒能理解,并表示愿意看他自己作死给他们探清道路。冉铁树一个愣头青,在小金人都足以堆满仓库的林潮生面前随便就糊弄过去了,可想获得传承的关键一步就是解开巨妖林的秘密。这可是个困难的任务,要是容易,猿妖一族的精锐也不会轻易扑街在里面了。“小荷,留在这里你怕了吗?”林潮生笑问道。“怕啊,可是离开你我更怕,还是跟着你更安全一些。”小荷回答得很耿直。“呵呵,我以为你不会怕。”林潮生的笑容似乎隐藏着什么,小荷娇憨笑着应付过去。林潮生不再纠缠怕不怕这个话题,开始在寂静一片的巨妖林中的探索起来。“我们本就是最后一个走的,又遭遇了伏击,应该是最后一批到巨妖林的,可在我们前面的人都去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要说他们也走了回头路,也应该遇到林潮生他们,这事儿里透着诡异。”林潮生将他的内心分析说了出来,说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侍女听。或许是这连番的危险磨难让这个不谙世事的少女提前开窍,小荷还真说出一番很有营养的话来:“巨妖林中肯定不止那一个巨妖,也并不意味着所有巨妖全都嗜杀无度,或许那些人就遇到了友善的巨妖。”说到这,小荷嗔责道:“都怪冉铁树胆小,遇到巨妖就丧了胆魄不敢再探索,这林子里一定隐藏着有关传承的秘密。”“说的没错,不过我倒是觉得冉铁树他们走了更好,到了巨妖林武力就不是关键了,我们再强难道还能打败巨妖不成?而且冉铁树他们离开也未必是不明智的,我昨晚守夜时看到冉铁树把外区的地图拼凑完整,他猜出了龙穴的秘密。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好一个冉铁树。”林潮生赞许道。“龙是水神兽,身上很多神通都与水有关,你是水灵根,获得一样神通便能鲤鱼跃龙门,你真不心动?”小荷突然问道。“心动自然是心动的,可人总要做出取舍,我觉得千变传承比一切都珍贵。”熄灭了篝火,林潮生站起身道:“好了,不说了,继续探索巨妖林,跟在我后面小心点。”林深茂密,林潮生和小荷两人像是老练的猎人,在丛林中无声穿行,每一步都有树干遮挡住身体,便是捕猎技巧最完善的老虎也未必能比得上林潮生。时至正午,林潮生听到了人声,二人对视了一眼,迅速靠拢过去,却是一片林间空地,外围一片绘刻壁画的围墙,内里耸立着一座小庙。庙里有不少人,侯府全队,几只鹤妖还有邓元昌几人。除了被林潮生团灭的虎妖,亲眼目睹全灭的猿妖,军方势力也不见了,估计是凶多吉少。“是谁?”庙中的鹤妖首领鹤知音警觉的发现了刚刚靠近的林潮生二人。“不要紧张,自己人。”林潮生也没想隐藏行迹,光明正大走出来。林潮生一现身,侯府势力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方守一身上,这几天方守一可没少诉说他对林潮生的恨意,如果有机会他绝对不会放过林潮生。方守一猛地起身,一双眼睛如饿狼般盯上了林潮生。林潮生却不为所动,径直走到鹤知音面前说道:“我和贵族之前有些许冲突,此刻大家身陷困境,再起内战损伤的是所有人的利益。不如摒弃前嫌,共同合作渡过难关。”“我也正有此意。”身披白毛大氅,面容清秀如书生雅士的鹤知音笑道。“知音大哥,他...”鹤知音顿时挥手让他不要再说了,同时眼神往向了魔尸藏身的地方,笑容中带着几许深意。“在外区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打闹,更何况除了些许物资咱们也没损失什么,我鹤族缺那点东西吗?”训斥了下属几句,鹤知音说道:“我等也是昨日才到这诡林,亲眼目睹一头巨妖宰杀一头巨鹿,惊慌之下逃到这里,庙宇有灵,巨妖不敢踏入,恐怕这是巨妖林中唯一的净土了。”“方公子,要不要动手?”之前试图羞辱林潮生无果的炼骨护卫问道。“留他条狗命多活几天,真是个小贱种,真本事没有抱大腿的功夫倒是一流,转眼之间和鹤族又攀上了关系。”方守一压低了声音。形式不如人,鹤族虽然也有伤亡,但整体实力依旧在侯府之上,容不得他造次。“庙中定有秘密,不止几位妖兄可曾探查过?”林潮生问道。“不曾,庙门紧关,没人推得开。”鹤妖摇头答道。鹤妖也刚来不久,了解不多,小庙的秘密还需要林潮生去破解。“方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低头不见抬头见,林潮生也没有完全无视方守一。“你我还是不见的好。”方守一黑着脸。“一山不容二虎啊,看来我还是离你们远点吧。”林潮生主动退到墙根底下,让出空地。“倒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炼肉境你还算一号人物,可现在本公子已经炼筋巅峰,即将突破炼骨,你和我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也敢和我相提并论。”冷哼一声,方守一也不理林潮生,带着人继续出发探索巨妖林。鹤族一伙人倒是没动,看着林潮生在研究复杂缭乱壁画,鹤知音笑眯眯过来问道:“林兄弟可是看出了些什么?”“这倒没有,这壁画杂乱无章,倒像是小儿胡乱涂鸦。不过这也可能是一个线索,想打开庙门,说不定就要靠这壁画。”林潮生道。“那就祝林兄弟能成功了。”壁画鹤知音自然是早就看过了,一无所获。但他也不急,此刻他是稳坐钓鱼台的一方,不管林潮生或是方守一等人找没找出什么线索,想要开庙门,都绕不过鹤知音,他只需要安稳守在庙中即可,让林潮生等人替他卖命。鹤知音的奸诈算计暂且不谈,林潮生还真从这壁画里面看出了一些门道。壁画绝对画着某些关键信息线索,但是后来被人刻意破坏了,因为壁画的划痕明显有两种痕迹,虽然后一种刻意掩饰,但仍然没逃过林潮生千里眼的敏锐视力。绘制和破坏应该在同一时间,或者是在绘制完成的不久之后,不然两种痕迹不可能从年代上看不出差距。前世今生的算计全用在破解壁画上了,林潮生在辨别每一道破坏壁画雕刻的划痕,然后在脑海中剔除,还原壁画本来的模样。半天功夫目不转睛,林潮生的千里眼都已经望得双眼布满血丝,他终于剥离一切干扰信息,还原了壁画本来模样。“一群猴子在山谷嬉闹,饿了采桃,渴了饮泉水,这地形地貌有点像入谷时的桃林啊!”林潮生心中一惊。林潮生猜到了一切事情,不过现在还不能确定,等他将第二幅壁画解析出来应该就差不多了。夜晚将至,方守一带人回来了,不但没少,人反而多了,是邓元昌几人。邓元昌一进来看到林潮生脸上闪过一丝惊愕,这一丝惊愕瞬间让林潮生判断出,昨日在万蛇窟撒下狂暴药,怂恿虎妖伏击他的幕后黑手就是邓元昌。“我和邓元昌有什么深仇大恨?先是让钱通张龙二人对付我,然后又在万蛇窟布下杀局。”林潮生越想越觉得没道理。“难道他不光是为了我,而是想要针对所有人?”这个推理成立,林潮生从壁画中查出了关键线索,靠的是千里眼神通带来的无双目力,那裴仲康凭什么查出线索?林潮生不知道,但林潮生可以确定一件事,裴仲康此人有古怪。此人在武馆不显山不露水,却能悄无声息招揽邓元昌,崔卓和一众好手甚至可以和馆主沈正玄最信赖,视为传人的陈平打擂台。他要真的是个毫无背景手段的普通人,便是三岁小孩都不会信。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