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42章 黑潮

第42章 黑潮

3093 2018-03-30 10:30:56
“无论是我的身份还是千变传承,我都不想让人知道它在我身上,所以,请你去死吧!”裴仲康脚踏七星步,几乎瞬息而至,一身炼血巅峰的修为发挥得淋漓尽致。“奔雷掌!”裴仲康一掌拍出,林潮生立刻被笼罩在漫空雷弧中,雷霆又快又急,林潮生来不及反抗就被正面击中,浑身焦黑当场被劈飞出去。“林潮生!”宁雨薇惊叫一声,跑过来检查林潮生的伤势。裴仲康也不急赶尽杀绝,津津有味打量着壁画,好整以暇开始进行血脉转换。他这将二人视如无物的做法也激怒了宁雨薇,她称雄同阶无有敌手,竟然被一个炼血境的小辈不放在眼力,她娇喝一声,脚踏罗烟步,步生烟尘,身形如真似幻,周身烈焰熊熊,黑烟滚滚。“炎刚拳!”白玉一般的拳头上附着着燎原烈火,她全身缭绕着火焰,却不灼伤她的身体,这是天阶下品武技,炎魔身。“还有这种事?”裴仲康见猎心喜,大笑两声,以奔雷掌应对。一手插入血盆中,一盆血液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宁雨薇的一身武技是成系统的,炎魔身,炎刚拳,飞焰肘连环击,威力无穷。更凶厉的武技她不是不会,而是受限于宿主修为施展不出来,即便如此,也给裴仲康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宁雨薇很强,以林潮生的挑剔眼光看,同阶之中都少有她的对手,除非林潮生也和她同一修为才有和她一战之力。“看来宁雨薇的身份也不简单啊,在宁家地位很高,不然怎么会对银页神通了如指掌,身怀不止一种天阶武技。怪不得昔年妖族攻城时能趁势崛起,以炼脏修为与神轮妖王正面搏斗不落下风。”伤势很重,皮肉都被烤焦,但还没伤到脏腑,林潮生一脸三个水疗咒用在身上就恢复得差不多了,随后咽下两粒回元丹,一式水龙破就甩了出去,同时,林潮生掀开了他的底牌,悄无声息的捏碎了一颗丹,无形的味道在空气中流散。林潮生宁雨薇两人就算有千般本事,也被自身的炼筋修为限制,炼血巅峰的裴仲康虽然拍出一掌都能让二人狼狈不堪的应对。正打斗着,宁雨薇和裴仲康同时发现,自己的力量速度和修为都在狂降,短短几秒钟时间,裴仲康降成了炼肉修为,宁雨薇和林潮生都降为炼皮境界。“这是什么?”裴仲康惊得眼睛都瞪圆了,血脉已经转化得差不多了,血盆里的血只剩下薄薄一层,绝对不够林潮生用,裴仲康索性抽出手臂,严阵以待。“这叫退化丹,敌我不分,被此丹效果笼罩的人修为全部降低三重,炼脏降为炼骨,炼血降为炼肉,但炼筋却不能退化成普通人,一旦修炼吸收天地灵气身上就会存在法则烙印,再也不是凡人。我们两个炼筋奈何不得你一个炼血高手,可两个炼皮武者却能对付一个炼肉武者,裴仲康,你夺我传承,还不给我纳命来!”林潮生眼睛都红了,眼睁睁看着裴仲康夺走传承,转化血脉他却只能在一旁用水疗咒默默疗伤。前所未有的屈辱和无力感充斥着林潮生的内心,此刻,唯有鲜血能够洗刷这一切,裴仲康必须死。裴仲康此刻已经心无战志,这从来没听说过的退化丹让他心神失守,看着势如疯虎的林潮生,他轻蔑一笑,转身便走,浑身真元流转,运起七星步片刻就消失在门口。逼退了裴仲康,林潮生长出了一口气,这绝对是他修炼生涯最惊险的一战,裴仲康根本没把林潮生放在眼里,不然奔雷掌后再随便补上一招,林潮生必死无疑,他给了林潮生机会,林潮生要把握这次机会,将裴仲康扼杀在遗迹中!支开宁雨薇,林潮生露出肩膀上的小葫芦,葫口光芒闪动,千变天妖王的血液被吸入其中。从宝葫芦传来的信息中得知,千变天妖王的血液也是可以通过宝葫芦复制的,林潮生大松了一口气。看来千变传承对林潮生还没有彻底断绝,给林潮生留了一线机会。现在不是研究这些的时候,杀不死裴仲康,万事皆休。“你受伤了没有?”宁雨薇解除炎魔身,虚脱得软倒在地,林潮生赶忙上前扶起她问道。“有些脱力,没事。你这退化丹的效果不是一直都在吧?”宁雨薇这还是第一次在专业问题上发问,她从来没听说过这退化丹,若是永久效果可以打落敌人修为,这丹药早就闹得天下大乱了。“不是,我倒宁愿希望是,这样我们就没危险了,可惜时限只有一炷香时间,一炷香过后,我们就要面对一个满状态的裴仲康。”林潮生轻笑,眸光闪动,诡谲阴险在他眼中酝酿。“那我们怎么办?”宁雨薇不想小荷死,也不想林潮生死,可现在这样看来,他们两个是必死无疑了,几乎没有机会能逃出生天。“办法倒是有一个,我盘算了几天,这是最后没有办法的办法,从来没吃过亏,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裴仲康十有八九得上钩。不过我也不确定能不能成,你就在这等着吧,如果他死了,我来接你,如果我死了,大不了再发一个天道誓,反正你也不差那一个。”人生就是一场赌博,作为这场以命为赌注的豪赌的其中一名赌徒,林潮生坦然从容,赢了,得到一切,输了,慷慨赴死。从踏上武者这条路开始他就已有觉悟,不要问后不后悔,林潮生不会后悔他的每一个决定。“你死了他也活不了,我会亲自杀死他,谁也保不住他。”杀意如海潮,宁雨薇动怒了。仿佛冰冷寒夜的一碗热汤,温暖了林潮生的身体与心灵,让他这场赌博显得更加淡定从容。也将她的身影彻底烙印在心头,无法抹去。“我去了。”转身离去不拖泥带水,林潮生直奔黑降。正午时分,林潮生像是孤独的旅人走在黑降中,黄沙漫天,黑降也知道今日这里将迎来一场血腥厮杀,狂风呼啸,仿佛在驱逐这名赌徒。“你倒是好雅兴,大难临头还有心思在沙漠散步,不知道你还有几颗退化丹。”裴仲康嘴角噙着虚伪的假笑。“今天你得死。”林潮生抬起头淡淡看了他一眼,仿佛在阐述事实一样说道。“自信的人我见多了,还没见过你这样自信的,区区炼筋修为,谁给你的勇气说出这番话?”“这片沙漠给我的勇气,你知道我走在什么路上吗?”林潮生的面色平静如枯井,隐藏了一丝丝死意。就算不能活着出去,林潮生也一定要拉裴仲康垫背。“这是黑潮的行进路线,啊,它们来了,看谁能活下去吧!”林潮生目光望向远方,黑压压席卷天地的食铁蚁群来了,那嗡嗡声是天地间最可怕的勾魂魔音。裴仲康微微色变,他转身欲走,却不料突然一股冰寒直袭身躯,他的血液被冻结,身体僵硬了片刻,下一刻,真元流转,驱散了这股寒意,但他也被留在了这里。“和我一起接受黑潮的洗礼吧,胜者得到一切,败者死无全尸!”在黑潮的嘈杂声音中,林潮生的声音被淹没了,但他脸上的癫狂表情还是让裴仲康心头发怵。黑潮席卷而至,林潮生和裴仲康就像两颗卵石,被‘潮水’瞬间淹没。二人身上爬满了食铁蚁,像是穿了一件厚重的黑色衣服,并且这件衣服的厚度还在不断增加。刹那间,无数食铁蚁攀附在了两人的身躯,林潮生一双怒目注视着裴仲康,裴仲康也望着林潮生,眸间喷火,如果让裴仲康活了下来,哪怕林潮生死了都要被他挫骨扬灰,可惜,裴仲康这次死定了。他太小看黑潮,太高看他自己了。裴仲康将他所有真元凝聚于体表,用来抵抗食铁蚁的啃食。林潮生却没有,他用肉身喂食食铁蚁,皮肤瞬间千疮百孔,露出鲜红的血肉,但下一秒,一股清泉从头顶流下,浇灌全身,那些狰狞可怕的伤势被立刻修复,同时,林潮生手上动作一颗不停,一枚一枚丹药投入口中化为精纯真元。水疗咒一刻不停,身上的伤势瞬间严重又瞬间修复,而此刻,裴仲康的真元见底了,他眼前一阵阵发黑,难道他将命丧于此?曾经的天之骄子,万众瞩目的皇子沦落凡尘他忍了,忘记自己的本来面目化名裴仲康潜居偏远的西宁府一呆就是十年。他一生的等待就是这份千变天妖王传承,有了这份传承,他可以不再受过往的身份束缚,他可以变化成任何人,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自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可就在他以为最接近成功的时候,林潮生给了他当头一击,一个致命的教训。皇室出身的裴仲康自然也不是毫无底牌,回元丹他身上也有不少,还有一枚用来搏命的爆血丹,可他身上丹药再多,也不可能多过曾经的炼丹宗师,现在靠炼丹赚钱的林潮生身上丹药更多,裴仲康的结局在他踏入黑降的时候就已经注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