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11章 十强

第11章 十强

2388 2018-01-16 09:52:05
自从仇猛被重伤后林潮生心里就憋着一股火,终于又轮到他上擂台了,此时,在场的杂役已经不足三十人,各个都是熟面孔,没有易于之辈。 “林潮生,多亏了你我才能用上牛魔大力丸这种高级货,我可是答应了李药师,今天非打断你四肢不可,看你那狗屁水浪十三拍能不能拦得住我!”磕下牛魔大力丸,赤虎军出身的大汉怒吼一声,挥拳砸来。 用的自然是赤虎军的虎咆拳,只不过是入门级而已,远远没有小成,没有猛虎虚影加持,但阴狠毒辣却更胜李药师一筹,显然是手上沾过血。 一股煞气扑面而来,林潮生摆开架子不慌不忙,一股水浪喷发,正面迎上这名军汉。 水浪被一拳击毁,炸裂成漫天水珠,军汉招式一变,变拳为爪,脚下生风,一式猛虎下山加饿虎撕羊行云流水,双爪带着烈风劈头盖脸罩了下来。 林潮生的三道水浪再次被抓碎,两人拳来脚往,转眼已经交战了十几个回合,这让一直关注林潮生的众人松了口气,林潮生实在赢的太快了,每次遇到对手都是三两下就摆平,现在终于遇到对手了。 久攻不下,军汉心生烦闷,杀招忍不住交了出来。 虎咆拳,顾名思义重点在一个咆字,军汉攻势顿止,张开大嘴发生一声暗沉低哑的咆哮,声音虽低,但令人五脏震颤,气血流动都为止一滞,恰似人遇到了猛虎,听猛虎咆哮便吓得手足无措丧失抵抗能力。 虎咆使出,见林潮生双目无神,军汉一喜,正要出手进攻,就看见林潮生已经迅速庆幸过来了,反手便是一道水浪扑来,他不得不反攻为守。 军汉却也不慌,虎咆拳中有数种方法反守为攻,他眼神里藏着阴沉,牛魔大力丸赐予他的雄浑巨力可以轻而易举击破林潮生的水浪十三拍,他觉得此刻自己就是军中无往不破的战神,没有人能抵挡他的步伐。 直到林潮生也突然变招,施展起云水柔拳,军汉顿时觉得不对劲了,空气中飘散的浓郁水汽这一刻被聚集起来,水圈缚住他的四肢,水球糊住他的口鼻眼耳,仿佛有生命一样指望他体内钻。 军汉什么时候遇到这么诡异的情况,眼不能视,口不能言,被水流禁锢在原地,过了这么久,他牛魔大力丸的效果也散去了,凭他自身的力量根本挣不脱束缚。 啪!啪!啪! 林潮生抡圆了胳膊,几个大耳光抽的他脸肿如猪头。 “让你装B,你觉得自己很强?一条恶狗也敢跟人叫唤。”最后一掌直接出了十成力,抽得军汉眼冒金星,横飞出擂台鼻口蹿血。 “好,你有种,虎咆军记住你了!”几个军汉立刻架起那人快步离开,临走之前还留下一个威胁意味十足的眼神。 林潮生哪会在乎他们,此次小比夺魁之后,他势必要受到侯府的关注,虎咆军算个屁,不过是宣威侯养的几条狗罢了。人会在乎狗的威胁吗? 这一轮的最后一场比武也让林潮生见识到了四大热门之一王破军的实力,一手快刀三刀便将对手劈下擂台。 已是黄昏,所有杂役已经淘汰了九成九,只剩下最后十一人,秦总管面无表情端着盒子走来,道:“抽签,九人轮空,余下两人决出第十人。” 重生以来林潮生的运气真的不错,之前就抽到轮空签,这次又是轮空,浣衣院的南宛如对黑狼军的军汉,南宛如不幸落败,本届十强依旧于女性绝缘。 并非武道之路不适合女子,而是炼体前期,女性劣势更明显。 本次小比的十强正式决出,天色也暗了下来,众人纷纷散去,而别有用心的人也找上了当红的十强者们。 林潮生离开时也遇到了,一个侯府闲职周姓都管带着几个黑狼军军汉堵住了林潮生回家的路。 “寻仇?”林潮生并不紧张,关键时期他们不敢对自己怎样,不然一旦闹上去被侯爷知道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如果林潮生关注方守一一定知道这位周都管是方守一的人,鞍前马后巴结着。 “小兄弟玩笑了,我此次来是有一桩大好处送与你。”周都管笑眯眯道。 “哦,什么好处?”林潮生也来了兴致,没想到招揽来得这么快,可惜不是他认可的九小姐。 “只要明天你不与方公子作对,事成之后,对突破炼筋境有大助益的强筋丹就是你的了。”周都管诱之以利。 不过这种利益显然无法满足林潮生的胃口,林潮生微笑道:“那改命灵水呢?” 周都管眉头一皱,心道你这厮好不识抬举,那改命灵水是你能觊觎的东西吗? 一军士看穿了都管的心思,当即冷哼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你自己,二品水木灵根,狗儿一样的东西,若不是方公子这次用得上你,一辈子你都巴结不上他,痴心妄想。” 话虽难听,却也说出了周都管的心声。 “何二休得无理,小兄弟考虑的如何?”轻描淡写的呵斥一句,继续逼迫林潮生。 “你们要真能拿出一滴改命灵水,我倒是可以考虑不和方守一争这个头名,现在,哼,小比第一还非我莫属了!好狗不挡路,给我让开!”林潮生如一柄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 “好好好!你好大胆子,便叫你鸡飞蛋打什么也没有,还真以为自己是个角色了,你给我等着。”周都管面色铁青,气急败坏的说了一句,带着众军士离开,在这个紧要关口他还真不敢对林潮生怎么样,暗地里已经想好了这次小比之后怎么炮制这口出狂言的小贼。 这场小风波林潮生转眼即忘,实在是一群上不得台面的小人物。 清冷的月光洒在青石路上,路的尽头端立一位佳人,白衣胜雪,有如月宫仙子清丽脱俗。 “九小姐。”林潮生上前见礼。 “你表现得不错,替西花园争了口气也替你自己争了口气,既然如此,你之前的过错我便原谅你了。”韩冬儿拍了拍林潮生的肩膀勉励道。 “等等,九小姐你这话我有点听不明白,我做错了什么?”林潮生眉头一皱,难道就因为昨天拒绝了九小姐送的换皮生肌水吗?韩冬儿可没这么小气。 “不是什么紧要事,一切以小比为重,如果你能夺得小比前三,我另有赏赐,现在这柄剑暂借与你,没有兵器遇上那王破军和秦威着实难对付。”韩冬儿将腰悬宝剑赠予林潮生。 林潮生拔剑一看,剑光冷冽,在月光下闪耀着熠熠寒芒,纤长的剑身上条条雪花锻纹证实了它的不凡。 “此剑名落雪,原是一柄黄级上品宝兵,可惜后来受创能力消失,但就凭本身材质也足以称得上黄级下品了。”韩冬儿将剑的来历娓娓道来。 “谢九小姐厚赐,我也希望在我小比夺魁后九小姐能解答我心中疑问。”林潮生直视韩冬儿的眼睛。 “夺魁?你倒是很有信心,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吧。”一声轻笑,韩冬儿带着香风飘然远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