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55章 神轮之密

第55章 神轮之密

3075 2018-04-02 10:34:00
闻听此话,林潮生愣了片刻,然后苦笑拱手:“弟子告退。”“师父,是陈平那厮...”崔卓气不过便要开口直言,却被林潮生用含有杀气的眼神直接打断。三人退下,走了一路鹤知音低声呻吟一路,抓着他的那只手青筋暴起。林潮生走后,沈正玄靠着太师椅,闭上眼睛道:“我有些乏了,你们退下吧,陈平留一下。”沈正玄不想处置陈平,所以他打断了林潮生,要是让林潮生把话都说出来,他和陈平哪怕不分出生死,也必须得有一个人离开。沈正玄还是念旧情,可他也得给陈平一个警告。袁峰张淳纷纷告退,他俩脚步也很沉重,他们和陈平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至少在林潮生这件事上是这样的,陈平真倒台了,他们俩肯定也得吃挂落。“师兄,师父如此袒护陈平那厮,为何不让我说出来!”崔卓悲愤交加。“今天馆主的意思你还没看明白吧,他要力保陈平,即便你说了,陈平也不会有事,反而是公子祸福难测。”无论内外门,见到馆主沈正玄都要叫师父,虽然馆主承认的弟子算上林潮生只有六个。但叫师父是约定俗成的规矩,可现在邓元昌突然改口叫馆主,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唉,到底抵不过多年感情,崔卓我问你,你是效忠武馆六师兄还是效忠我林潮生本人?”林潮生慨叹一声,突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这,有什么区别吗?”崔卓挠了挠后脑勺。“笨死你算了,公子的意思是如果有一天公子离开武馆,脱离这个体系你还愿意效忠公子吗?”邓元昌直言不讳,他是个聪明人,从刚才林潮生果断离开大厅毫不拖泥带水他就看出来,林潮生对武馆已经没有感情了,对馆主也彻底私信,所以他也直接改口叫馆主。邓元昌准备跟着林潮生一条道走到黑了。“这么说我就明白了,不瞒公子,上次公子收服我二人的时候我便有离开武馆之意,天大地大凭我一身本事哪没有容身之地,何必非得在沈正玄麾下仰其鼻息。而且裴师兄这事是个大麻烦,保不准什么时候就别人就借机告我们一状,我妻儿老小都被我送去正天府了。”崔卓见状也挑明心迹。“有你二人在,不管我做什么都平添三分底气,谢了。”林潮生欣慰地笑了,他总算没看错人,前世的经验很多还是靠谱的,就比如千变魔君麾下四健将忠肝义胆。“公子,这鸟人已经没用了,你打算怎么处理他?”崔卓摩拳擦掌,他现在还一肚子火。“别杀我。”鹤知音眼中恐惧深藏,他已经吓破胆了,就算放过去也是个废人,走不出心理阴影这辈子难有成就。林潮生俯下身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要是个寻常小妖我就把你放了,怪就怪你非要追根究底,觊觎我的千变传承,我现在就解答你这个疑惑。”言谈间,林潮生顿时变化成鹤知音,鹤知音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有气无力的说出他最后的遗言:“我就知道传承在你身上,鹤尘爷爷不信我呀,如之奈何?”一股寒气直冲心房,冻结了鹤知音的心脏,封死了全身血液流动,他面色红润依旧,剥开衣服就能看见只有胸前一片冰蓝。“找地埋了吧。”交代一声,林潮生迈步离开武馆。离开之前,他深深看了一眼正玄武馆这铁画银钩的四个字。“别了,正玄武馆,别了,我这半年的平静生活。”林潮生人还在波风城,暂时也会留在武馆里,但他的心已经不在这了,这儿发生的一切都和他再无关系。“你做的好事!小四他是不是也是这样死的!”沈正玄将茶盏摔在地上,碎瓷片带着沈正玄的愤怒划伤了陈平的脸,澄黄茶水洒在他身上也顾不上擦。陈平跪伏在地,此刻他可不敢再飙演技了,沈正玄这是动了真火。“师父息怒,弟子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四师弟的死和我绝无关系啊!”陈平这次说得倒是实话,他那四师弟死就死在他没本事又莽撞,闯入虎妖一族的领地,这样的人又怎会引起陈平的忌惮呢?看着瑟缩在地,害怕得像只鹌鹑的陈平,沈正玄又不禁想起他刚遇到陈平时,还是个乞丐的陈平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时的场面,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他是真把陈平当儿子养的,要不然他就不会一点替林潮生伸冤的意思都没有了。“唉!”一口气叹出,他的愤怒也随之而去,沈正玄有气无力道:“起来吧,此事下不为例,你也别在找林潮生的麻烦了,他,不再是你的威胁了。”能成为上位者,手抓军政大权,统治波风城地界十几年,沈正玄如果是笨蛋早就被架空了,岂能有今日的风光,他看得出来自己和林潮生已经离心离德,但这没办法,他不可能为了一个新收的弟子处置跟了他十几年朝夕相处的陈平。是人就有感情,有私心,谁也做不到至善至明的公正。人之常情,林潮生能理解,但他不能接受,尤其是在这种紧要关头,看似和平的西宁府隐藏着覆灭危机。“林哥哥,小姐在二楼,跟我来。”小荷热情地招呼着。再来到丹香阁,这里和几个月之前已经是截然不同,店面扩大了数倍,迎客招呼的侍女就有几十个,宁雨薇当起了甩手掌柜,把生意都交给小荷打理,自己潜心钻研武道,直指神轮。神轮是一道关隘,关前关后两片天地。前世林潮生听过一句话,说神轮境武者的眼中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同为神轮境的,一种是其他人。身份地位在这种绝对的力量碾压面前什么的都不是,起初林潮生不明白,当他也成为神轮境高手的时候才恍然明白。何为神轮?打通天地二桥,接引无穷元气入体,从此和天地不可分割,便是什么都不做,成神轮立享阳寿二百,光是这一项福利就足以世人孜孜不倦去追求了。对神轮武者有个最好最贴切的形容,便是一人成军,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真正的战略级核武器。神轮境之后就是飞天境,林潮生对这个境界只有浅层了解,前世他到达神轮巅峰没多久就被爆出宝葫芦的秘密,从此陷入无尽的逃亡生涯中,他也想过突破飞天镜摆脱目前的困境,可惜毫无头绪。“进来。”二人还未到门前就听到宁雨薇的慵懒声线。“修炼得如何了,找到打通天地二桥的方法了吗?”林潮生微笑。“没有。”宁雨薇一脸愁容。“哈哈哈,你不是家中藏书万卷,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吗,怎么这一道关难住你了?”林潮生笑容中隐藏着愚弄。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两人聚到一起不互相嘲讽几句浑身痒痒。“切,说的跟你知道一样。”宁雨薇也很苦恼,不仅书籍上没有记载,她问家族神轮前辈的时候得到的也都是同一个回答,不可说。有什么不可说的她就不想不明白了,难道长老们不想她突破神轮境,这就更不可能了,没有家族或者势力嫌自家神轮境多的。“知道我也不告诉你,自己参悟去吧。”林潮生的确知道,他有经验,他也知道每个人突破神轮境的方法都是不同的,别人听了学去不是帮人而是害人。“这个话题日后再说,你要是真突破不了我也有办法帮你,现在我先帮你解决另一个问题,你想不想回家?”林潮生挑了挑眉毛,仿佛天下万物万事没有他搞不定的得意模样。“想啊,你有什么办法?”顾不上和林潮生置气,听到回家的消息,她眼睛都亮了。“你有家不能回的原因就是因为贡献指标不够,只要我帮你达成不就行了,这段时间我就住在这了,想要什么丹药尽管开口,我还是老样子,酬劳只收一成。”“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你不会惹了什么事拿我这当避难所吧?”宁雨薇摩挲着光洁的下巴,要是给她一副眼镜真有点像名侦探柯南。“好了我的女诸葛,别猜了,我就是单纯想帮你。”林潮生无奈道,他什么时候给人留下只要帮忙必是有事相求的印象了。“女诸葛是什么意思?”宁雨薇的跳跃性思维让她短暂忘记了追查林潮生的具体用意。“家乡话,夸你聪明。”林潮生忍住了没翻白眼。“哼,算你有眼力。你刚才说我不能突破神轮你也有办法,到底是什么办法?”宁雨薇最好奇的是这个,他还没听说过有人能帮别人突破神轮。“真到时候你不能突破我在告诉你。”“又在故作神秘,你以为我需要吗,以本姑娘的天分区区神轮算得了什么。”宁雨薇娇哼一声转头修炼去了。这可不是林潮生故意卖关子,而是这个消息足以改变当今格局,因为一百年后,有一位炼丹鬼才研制出了可以帮助武者省略感悟天地,寻找自身道路这一步,依靠药力助人突破神轮境。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