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65章 猎豹

第65章 猎豹

3077 2018-04-06 10:45:01
林潮生也想不到,竟然在战斗的一开始就陷入困境,林潮生以一敌众,出招在群豹的干扰下直接变形,身体直接挨了几下重的,以他的钢筋铁骨也瞬间吐血。“水幻身,罗烟步!”以他目前的实力想要独战群妖,在一众大妖之中肆意屠杀连理论上的可能都不存在,只能以保命为上。一个水化身炸裂,林潮生步生云烟,发动罗烟一闪突破重围。此刻,李沐风已经落入险地。“他决不能死在这!”林潮生将心一横,从背后偷袭,大摔碑手悍然落下,一炼血境的闪电豹被一掌拍下城墙,落在地上像死狗一样不停喘着粗气,口中血沫溢出,显然已经伤到了脏腑。林潮生境界不高,但凭他一身神愁鬼厌的巨力生生撞开一个缺口,抓住李沐风径直往城墙下一跳。上面的战斗他已无力干涉,如果还没有支援,今晚黑金镇就要陷落。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林潮生也想不到局面会恶化得如此迅速,再迟疑下去恐怕自己都会陷在城里。“哎,本领不济,连累林兄弟了。”李沐风苦笑连连,他野路子出身,从没经过系统训练,修炼的是路边捡到的黄级功法,还和自身相性不和都能在群妖围攻中坚持到林潮生来救援。设身处地,林潮生也不见得能比李沐风做得更好。“你们是朋友,谈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小心!”话音未落,李沐风突然惊怒交加的大吼一声。林潮生也感受到了,背后的刺骨杀机让他浑身汗毛直竖,有一头长老级大妖偷偷潜行过来,就在两人快落地的时候悍然发动攻击。闪电豹的速度不用林潮生多说,林潮生听到警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反应了,只得将体内真气运至后背。下一刻,锋锐的利爪刺穿黑暗,穿皮破肉,摧筋断骨,以夜空为画布,在上面绘制了一团残忍的血花。“难道,我将会命丧于此?”剧痛加上失血让林潮生眼前一黑,林潮生清楚感觉到那利爪正在他的体内不断突破,他的心脏已经感觉到了锋锐的袭来,瞬间紧缩。“滚开!”林潮生一口热血喷在李沐风身上,李沐风也是兽性大发,浑身的肌肉像是被蒸汽烧红了,随着一声暴喝,李沐风铁拳青筋鼓起,体内的真元含恨而发将拳头包裹住,双拳横空,便听到两声臂骨断裂的咔嚓声,李沐风双臂应声而断,那长老也被迫退半步。“真是我朱云长运气来了,大荒之鬼,遗迹给我妖族带来屈辱的小子都被我遇到了。啧啧啧,这还是我第一次扼杀人类天才,这感觉真不错!”闪电豹朱云长化为人形,身穿紫袍,面庞的银色纹路有闪电时而划过。他舔了舔手指上的热血,陶醉而又疯狂,脸上遍布着不可一世的杀意!“炼脏境大妖,果真不是我能应付的,咳咳。”林潮生声音低沉,说着说着又牵动伤口,吐出两口暗红色的鲜血。“手断了还有腿,兄弟,你快走,我挡住他!”李沐风忍着剧痛,一声不吭再次从地上爬起来,额头上冷汗密布依然硬气无比。林潮生不禁苦笑,这时候谁还能走得了,那是炼脏境闪电豹,横穿整个黑金镇对他来说不过是眨眨眼的功夫。面临死亡,林潮生倒是很坦然,心中默默念道,若还有来生,我一定更谨慎一些,还是大意了。这次妖族倾巢而出,攻势最凶的第一波正好被我撞上,真是活该倒霉。这次林潮生认了,他对自己的实力太自信了,他也有自信的资本,只要不遇到朱云长这样的变态,等闲炼髓境大妖林潮生都能跟他过几招然后从容脱身,当然,在闪电豹一族面前逃走是有些难度,但林潮生也有把握。可惜他遇到的是炼脏圆满,距离神轮只有一线之隔,和宁雨薇处于同一境界的大妖,一击让林潮生重伤垂死,第二击粉碎李沐风的反抗能力,两人就像砧板上的一块肉,任他宰割。夺命的锋芒加身,林潮生闭上了眼睛。突然,一声震颤心灵的冷哼于半空响起,林潮生立刻睁开眼睛,就看见不可一世的大妖朱云长被千丝万缕的元气死死禁锢住,那一只利爪就在林潮生喉咙前不远处。转头望去,沈正玄如天神般屹立半空,和林潮生对视了一眼,他点了点头,步步踏着虚空,飞渡登城。每走一步,朱云长身上的束缚就更紧一些,深陷进他的皮肉中,当他踏足城墙的时候,朱云长化作一地碎肉。朱云长刚死,林潮生就听到远处朱夫人撕心裂肺的尖啸,朱云长此等修为又如此年轻,在闪电豹一族中必定视为后备妖王种子,就这么被沈正玄轻易毙杀于此,也不怪朱夫人发狂。林潮生最后看了一眼沈正玄的背影,和李沐风互相搀扶着回客栈。接下来的战斗和他们没关系了,神轮妖王级战力已经参战,他们俩就像大潮中的一朵浪花,无关痛痒无济于事,只有两股浪潮决出胜负时,浪花才有翻腾的机会。“哎呦,两位公子怎么伤成这样?”掌柜的不是武者,可他开店的三教九流都见过,眼力是练出来了,他早就看出来林潮生和李沐风都不是等闲武者,那些常在他客栈吆五喝六的武者都没有二人身上的气势风度,像这等强者和妖族作战都重伤垂死,店老板开始认真考虑之前林潮生的话,是不是要舍弃黑金镇的基业。“看着吓人,只要不缺胳膊断腿都好办。掌柜,帮我们烧几盆热水来。”林潮生背后血如泉涌,几可从伤口中看到跳动的心脏依然面不改色,风轻云淡的像是去郊外踏青。“好胆气!林兄稍等,我去药铺抓药。”李沐风忍不住伸出大拇指赞叹。“不用这么麻烦,李兄,烦劳你将这枚金胎丸用酒化开,涂在我的伤口上。这一粒你接筋续骨丹你服下,明日骨伤便好,只是几天之内手臂不能再用力了。”林潮生翻掌掏出两粒丹药,丹香扑鼻,生机勃勃,一看便知不凡。“多谢林兄赠丹!”李沐风感激得眼眶萦绕着泪光,他何时用过这么好的丹药?在森林中受伤了都是自己采草药医治,他却不知道林潮生的乾坤袋里疗伤的丹药几十瓶随便堆在一起。正如林潮生所说,只要不死,肢体残缺,在他看来都有办法治疗。丹道本就是医道的上级,丹师等级越高,医师的水平也水涨船高。倒了一碗酒放入金胎丸,以真元催动,片刻便化开了丹药,淡黄色的酒液也浓稠如琥珀,将药涂在伤口上,李沐风分明看到林潮生的肌肉疼痛得不停抽搐,脸色却始终不变。“是条好汉啊!”李沐风心中暗叹,手上动作越发迅捷了。林潮生丹药的效力果真不凡,药涂上去血就止住了,药力催动下,伤口生出肉芽开始愈合了,而李沐风也感觉到断折的手臂不是那么痛了。银月弯割如刀,飘起的硝烟为皎洁明月填上了一抹血色,一夜喊杀不休,刺鼻的血腥味远在客栈林潮生都闻到了。林潮生泡在热水中,一夜安眠。天塌下来有高个的顶着,他个子还不够高,用不着他操心。清晨唤醒林潮生的是掌柜收拾细软发出的稀碎响声,林潮生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套新衣换上,漫步走出,雍容自得。“公子醒得早啊。”店老板憨厚一笑。“决定了?也好,现在走还算安全,再晚也就别走了,野外比镇里还危险。”林潮生点头道。“厨房里还剩不少青菜鱼肉,二位公子要是饿了就自己做吧,现在喊杀声刚听,便是妖怪也不能是铁打的不是,总得休息,这个时候上路最安全,咱们有缘再见了。”掌柜的相当果决,毫不拖泥带水,既然已经决定走就绝不会犹豫,直接将经营多年的客栈留给林潮生了。看着店老板伸头探脑活像是胆小硕鼠的样子,林潮生忍不住被逗笑了,紧随其后也跟着出去。让林潮生觉得有意思的人不多,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不能看着他死在眼皮底下,林潮生悄悄跟着他,看着他走上人烟稠密的官道才返回黑金镇。回去的时候正看见征调的工匠像蚂蚁攀附在城墙上修补,城门也被凿裂了,铁匠铺生意兴隆,熔炉全开,打铁炼钢不亦乐乎。战争会导致产业萧条也会促进一些行业发展。林潮生深呼吸一口气,空气中飘散着鲜血和钢铁的味道,这种味道让林潮生浑身的细胞都活过来了。正要入城,天边飞来一直白鸽,在林潮生头顶盘旋不停,林潮生摊开手掌,露出手心的一把精米,信鸽咕咕落下,林潮生翻开它翼下的羽毛找到了邓元昌传来的消息:“我已住进牛家村,现在人心惶惶每个人都想往城里逃难,但李沐风一家不愿走,我只能守在此地。”“做得好,黑金镇守不了多久了,黑金镇破我就去和你汇合,小心防备。”放飞信鸽,林潮生迈步入城。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