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15章 聪明

第15章 聪明

3055 2018-03-15 13:58:09
“既然我收了你的东西,多少也要给你些好处,其他图谋你改命灵水的人我替你挡下了。不过你也要小心,不是所有人都给我这个面子。”秦总管这番话让林潮生对他的印象改变不少,看来他也不是毫无廉耻之辈,既然这样,日后该到他还的时候还十倍就好了。 “谢秦总管。”今天低头弯腰的次数比任何时候都多,两滴改命灵水固然珍贵,可也不是那么好拿的,这东西烫手的很,还没回家就少了一滴,要是再晚一会还不知道会遇到谁。 快步回家,锁紧大门,林潮生这才呼唤出宝葫芦,改命灵水没了还有机会再取,宝葫芦若是被人发现再也没机会重来。 将改命灵水滴入宝葫芦,林潮生这才心安。 “一个月后,就是我灵根升级的时候。”林潮生安坐室中修炼聚水决,他依旧没有突破的意思,而是继续积累。 像是培植灵液,换皮生肌水这种宝葫芦一晚就能制造出不少,而寒露这种比较稀有的,含天地灵气较多的一晚只能产出一滴,而改命灵水这种夺天地造化的珍宝,一个月才能得到一滴。 前世林潮生用宝葫芦制造过一滴一元重水,一滴水便有千万斤重,足足十年才产出一滴。 “捷报捷报!西花园林潮生夺得小比第一,力压天才方守一!”消息很快传回了西花园,不同于林潮生成为十强时众人的欢呼雀跃,这个消息西花园众人十分怀疑。 小比第一?力压方守一?这真的是那个一直低调侍弄花草的林潮生做出来的事吗? 难道林潮生也和方守一一样都是绝世天才,可那种人又怎么会流落到西花园呢? 一开始谁也不信,以为在开玩笑,可越来越多的人都这么说,越来越多的消息被众人所知,西花园的人心思渐渐变了。 一开始林潮生成为十强,的确是大涨了一番西花园的威风,可现在林潮生成了小比第一,按理说众人应该更欢迎林潮生才是,可人心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同样都是西花园的人,凭什么大家碌碌无为,他一个新入府的二品灵根杂鱼能大出风头,还获得了改命灵水,所有人都渴望的宝贝。 不少人暗中起了心思,这些人中不包括仇猛,他是个厚道人,得知林潮生夺魁第一时间带上酒去找林潮生,不过林潮生并不在家中。 内府,九小姐的房间,不算闺房,只是待客的地方,柳翠像伺候少爷一样给林潮生斟茶,向来是奉了九小姐的令,只是她还有点不甘心,愤怒的小眼神一直往林潮生身上瞟。 大家都是杂役,林潮生还是外府杂役比她低一等,就因为一次小比自己就要给他端茶递水,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的柳翠不太能理解这个世界的唯一真理,实力为尊! 林潮生自不会和一个小丫头一般见识,问道:“我不明白哪里得罪了九小姐,柳翠姑娘可否透露一二?” “这还是等小姐待会自己跟你说吧。”柳翠微哼一声。 韩冬儿也没让林潮生久候,一出来就说道:“你把改命灵水给秦总管了?” “是,给他一滴。”林潮生知道韩冬儿的性格,也没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 “不错,父亲说你很聪明,知进退,在自己弱小的时候懂得借势。”韩冬儿将从父亲那里听来的话转告给林潮生。 连远离权力中心的九小姐都知道韩天放对自己的评价,想来侯府很多投靠其他公子的实权人物也该知道了,明白侯爷对林潮生的态度,那些心怀贪婪的人就不会来找他的麻烦,林潮生明白这是韩天放在保自己。 前世他对这个侯爷没什么感觉,始终没机会和他接触,现在林潮生倒是对他多了份感激。没追问他三阴神指的事情还力保他免受心怀贪婪的管事们刁难之苦。 林潮生并不知道,比武过后他生平所有资料就呈上了韩天放的桌子,当韩天放看到林潮生和住在郊外的东荒盗圣贺小狗有过交集之后一切怀疑都释然了,并且决定大力栽培林潮生,就凭他和贺老有关系。 贺小狗定居西宁府这件事几乎没人知道,唯一一个例外可能就是韩天放,因为整个西宁府也只有韩天放和贺小狗是同一等级的存在,贺小狗瞒不过韩天放,韩天放也不愿意去招惹这位东荒盗圣。两人知道对方存在,但谁也不去打扰谁。 “小姐,你记得比武之前你答应过我什么?”有了侯爷看重这个标签,林潮生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不那么谨小慎微不敢有丝毫逾越了。 “答应过你我自然不会返回,还记得我交给你的皇血草吗?”韩冬儿问道。 “记得。” 不用韩冬儿解释,柳翠就一脸愤愤地说道:“那株皇血草是小姐用来炼制对炼血境有很大增益的赤血染烈丹,小姐用了半年积攒才买来一株幼苗,结果就因为你这家伙不好好种植偷奸耍滑导致炼丹失败。” 林潮生将目光转向韩冬儿确认事情真伪,见韩冬儿点头,林潮生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柳翠儿脸鼓的像是塞了两个小包子。 “笑你们没见识,我配制的皇血草拿到丹师面前他们也说不出个不是来!”林潮生道。 培植灵液不算什么珍惜的东西,但也是东荒特产,而且一旦离开东荒效果就大幅降低,所以东荒是丹师圣地,百分之八十的丹师都出在东荒。 林潮生用培植灵液,加上他两百年丹道宗师经验养出的皇血草绝对不可能出任何问题,肯定是炼丹的丹师把丹炼废了找的借口。 “你们找的哪位丹师炼丹?”林潮生这一问把二女问住了。 半晌,韩冬儿才脸红的回应道:“东花园李药师。” “药师?赤血染烈丹可是黄级上品丹药,丹师都未必有百分之八十成丹率,你竟然找一个药师?而且还是专精毒药的药师?” “因为,因为钱都用来买赤血草了,所以请不起丹师。”林潮生那关爱智障少女的眼神让韩冬儿羞愧地低下头。 但韩冬儿很快调整过来,谁是主谁是仆要分清楚。 “这里面也有你的责任,如果不是你的赤血草有问题,炼丹不会失败的。” “这么说来你是相信李药师不相信我了?那咱们的谈话可以结束了。”林潮生把落雪剑放在桌子上,结束的不止是谈话,还有二人之间良好的关系。 “我信你,可你也要拿出让我相信的东西。”韩冬儿道。 “我拿不出,可他也拿不出,你陪我去找李药师,理不辨不明,我们一五一十当面讲个清楚。”林潮生义愤填膺,其中几分是真,恐怕一分都没有。 瞌睡来了送枕头,这正是他计划的第二环。 现在有了改命灵水,但依然不够,他必须要为自己接下来实力的突飞猛进找个理由,比如,丹师这个身份。没有修为差的丹师,或许丹师在实战上并不强,但没有一个丹师在修为上会比别人差。靠灵丹妙药堆,哪怕一品灵根都能堆到炼脏境,武道第一关的巅峰。 当然,其中花费的海量资源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林潮生已经想好,当他丹师身份暴露侯府追查起来该怎么解释,这几天他打算再去找一趟东荒盗圣,朝他要些丹师入门书籍,然后把一切都推到这上面,自己只是在炼丹上有天赋而已。 林潮生不会知道韩天放已经知道他和贺小狗有联系,一切都会自动脑补到上面去,他做的只是无用功。 机事不密则害成,前世已经吃够亏的林潮生此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导致失败的细节。 “你不要冲动,我知道李药师不是你的对手,可你要考虑他师父荆无生。皇血草这件事就过去吧,我本来也没打算追究你的责任,就算没有赤血染烈丹,五年之内我也必成炼髓境!”韩冬儿已经决定把宝压在林潮生身上了,为了三年之后的侯府大比。 小比是考校外府杂役,大比则是为了督促他的子女们。按理说天赋最高,修为也不弱的韩冬儿大比应该是大热门,但每次韩冬儿都是最后几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性子冷,专注修炼不喜交际。 大比考的不只是修为,还有人际关系,每人可以在外门选一个交好的高手一起上擂台,韩冬儿在外门谁都不认识,而且因为继承权的关系,也没人会巴结这位天赋异禀但却注定要外嫁的九小姐。 这就导致上一次侯府大比韩冬儿随便找了一个外府的杂役,结果发挥出一加一小于一的效果,那外府杂役不但没能帮上忙反而拖了她的后腿。 关于大比的恩怨情仇林潮生一清二楚,这也算侯府为数不多的八卦了,三年后的大比九小姐韩冬儿刚好年满二十,是该按照婚约出嫁到东平府魏家,不想服从侯府安排只有一个办法,大比夺魁,可以想侯爷提出一个要求,只要不超出韩天放的能力范围这个要求都会满足,取消婚约就在其中之内。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