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20章 尽诛

第20章 尽诛

3011 2018-03-19 15:21:29
“我们一旦出手,恐怕侯爷那边不好交代。”邓校尉有些犹豫。 “若是让林潮生活下来我们更不好交代,背水一战吧!”李药师这次也不藏着掖着,将他所有的丹药都拿出来了,分发给黑狼军的战士们。 “对付一个炼皮境的小子,哪怕他有些手段也谈不上背水一战,上强弩!”邓校尉一声令下,将士们的动作都出奇一致,弩箭上弦的机括声连成一片。 这是真正的军旅作风,职业为杀人的战士。 “放!” 一时间,飞蝗如雨,林潮生的小屋被强弩直接击穿了,无数劲弩击碎窗户,墙也被凿得千疮百孔像蜂窝煤一样。 林潮生躲在最角落,抄起几具尸体挡在自己面前,组成一面人肉盾牌,聚水决运遍全身。 即便缩在角落还有多重防护,重弩的威力依旧冲击得他五内翻腾,口中溢血。他身前的人肉盾牌更是已经成了几团烂肉。 弩箭放了三轮,邓校尉拔刀出鞘,一马当先闯入小屋。 一双如鹰隼般锐利的眸子扫视左右,横尸遍地,没有一个是站着的。 “他死了?”身后跟上的黑狼军士道。 “肯定死了,三轮弩箭强袭,炼筋境都挡不住。”军士信心满怀。 在武道前期,弓弩对武者的伤害太大了,哪怕有再强的传承,再好的神通那挡不住一轮飞蝗。 “找到他的尸体,保持警惕。”邓校尉没有松懈,能不声不响杀了这么多人的凶顽就一声不吭的死在家里,怎么可能?心念一动,邓校尉突然说道:“给每一具尸体补刀,这小子藏在尸体堆里!” “是!”军士们得令,长刀对着尸体一顿乱剁,眼看着就要搜到角落了。 这时,似乎躲在角落的林潮生按捺不住准备行动了,角落的尸体堆动弹了一下。 “他在那里!”一声令下,军士们如狼似虎的朝角落扑过去,将尸体堆团团围住,下一刻,刀光肆虐,将尸体斩成遍地残块。 邓校尉的眼神很不错,一个军人,一个合格军人一定要通过的一项训练就是夜视,因为有太多的战争,太多阴谋都发生在晚上,能当上校尉,武功出众是必然的,夜视能力肯定也差不了。 但很可惜,他没有修炼过任何增强视力的功法,也没有千里眼神通,他没看见深沉的夜色中,一条细细的黑色丝线从他头顶延伸到墙角的尸体堆中,丝线这一头一动,那一边立刻有了反应。 邓校尉是一个正统军人,排兵布阵,行军打仗他很精通,但论刺杀,隐匿他距离专业刺客还差得远,一个很容易被忽略的盲点就被他忽略了,那就是头顶! 林潮生像一只大蜘蛛一样,双手双脚死死扣住棚顶,口衔落雪剑,指尖缠绕着一根黑线。 这一刻,他指尖微动,创造出的微小动静没有瞒过邓校尉的眼睛,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角落的异动吸引时,林潮生从天而降,一剑刺穿邓校尉的天灵盖。 邓校尉,死! 这么精密的夜袭计划,一定有一个牵头的,能号令这么多人,那个牵头的实力至少是炼筋境,甚至可能是炼骨。 如果是炼骨境,林潮生自认倒霉,任凭他手段万千,炼骨境高手只要一拳过来他都难以抵挡,而且浑身骨如精钢,想偷袭一击杀死炼骨境高手,可能性极低。如果是炼筋境那就得好好谋划谋划了。 单打独斗林潮生并不怕炼筋境高手,可就怕对方一拥而上,还有一个炼筋境武者在一旁虎视眈眈必定会吸引林潮生大部分精力,那时候就难处理了。 擒贼先擒王,林潮生决定战略后立刻想好了这样一个计划,顺利刺杀邓校尉。 邓校尉一死,余者不足为虑。 林潮生抬手一指,寒气浩浩荡荡奔流而出,当即击碎了一个准备用弩箭射他的军士。 “兄弟们,布刀阵!”见长官战死,军士们目眦欲裂,他们毕竟是见过血的军人,不会就这样轻易被夺了心智,有人下达命令,其他军士迅速按照往日的训练组成刀阵。 刀光滚滚,形成一个浩大的刀轮朝他碾压过来。林潮生不退反进,面上始终噙着一丝不屑的冷笑,军中刀阵,他前世见过无数次,也破过无数次,看似无懈可击在林潮生眼中破绽百出。 落雪剑这次变得缓慢,搭住一把刀,使了一个四两拨千斤的巧劲,这把刀被牵引住与另一把刀相撞,另一把刀也被撞偏了,连锁碰撞,原本都指向林潮生的刀光变得散乱一团。 趁乱,林潮生冲入阵中,剑分七影,一剑七杀!七朵血花绽放,七个生命消逝。 截天剑阁秘传地级上品武技,七杀剑。 如果在前朝林潮生修炼了七杀剑被截天剑阁的人看到势必要被追杀到天涯海角不死不休,可当今,截天剑阁的余党都瑟缩在文明世界之外,与妖魔为伍。 大乾王朝,打破了门派间的垄断,铸造了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武道盛世。 林潮生的一身本事不在剑上,这门七杀剑已经是他掌握的最强剑技了,在这种时候,剑显然比一双肉掌要好用得多。 七人立毙,刀阵一散,剩下的就是待宰羔羊,林潮生仿佛勾魂的使者,将一个个该死的人送去地府报道。 这批军人比之前的杂役要强不少,他们虽然死了,但至少有人压制住了恐惧,在临死前大喊了一声传递讯息:“邓校尉已死,计划失败!” 周围没有一人帮衬,已成孤家寡人的李药师听到这句话,惊得张大了嘴巴,刀剑交击声停止,那最后传讯的人也再无声音。 夜在这一刻变得无比寒冷,强烈的恐惧和后悔萦绕在他的内心,动手时的雄心壮志早已消失不见。 终于有人从那间吞噬生命的房屋中走出,林潮生浑身浴血,仿佛修罗降世,强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刺激得李药师浑身一哆嗦。 “你,你想干什么?” “李药师,原来是你,荆无生到底还是忍不住对我下手了,只是他怎么请来黑狼军的人?让我猜猜,是他和黑狼军联手了吧,黑狼军里也有人想要我死。你们在西花园都能肆无忌惮,黄都管这老东西也被你们买通了,三方合围,还真是手眼通天啊!” “可惜,你们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我,受死吧!” 林潮生快步冲去,那刺鼻的血腥味越来越重,李药师已经顾不得后果了,他怒吼一声:“你不要逼我!” 他咬破舌尖,将一枚黑色丹丸放入口中,这黑丹吸足了舌尖血,再次醒转过来化作一只头角狰狞的飞天蜈蚣! 这正是小比时候他拿出来吓唬人的飞蜈蚣毒胆。 舌头一弹,飞天蜈蚣顿时脱口而出,激射向林潮生,空气中顿时逸散出淡淡的甜腥味,这是剧毒的表现。 飞天蜈蚣的弱点林潮生早就知道,就是寒冷,此刻,林潮生一记三阴神指点出,粉碎了飞天蜈蚣,也粉碎了李药师最后的意志。 “是我错了,我帮你指认荆无生,求求你不要杀我,侯府有规矩,杀人偿命,你杀了我你也要死的!”骨头软硬,在生死关头走一遭便能看出来,李药师平时嚣张跋扈,其实是个软脚虾。 “杀一个是杀,杀十个也是杀,去死吧!”说罢,一剑斩首。 指认?林潮生可不需要他去指认什么,就算他指认了,荆无生刘黑子这两个真正的幕后黑手只要拒不承认,侯府会因为几个杂役的话处置大将吗? 说白了,侯府是韩天放的一言堂,那些冠冕堂皇的规矩不过是为了安稳下人的。 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杀人偿命,而且有两大巨头在背后推波助澜,哪怕韩天放有办法帮林潮生脱罪他们两个也不会善罢甘休。 在杀第一个人的时候林潮生就想好了,是时候离开侯府了。 黄都管坐在院中哼着小调,这么多天以来他第一次心情这么愉快,那讨人厌的林潮生终于死了,西花园再也没人质疑自己的权威,还有林潮生的宝贝都是自己的。 天空中的月亮在黄都管看来都比往日明亮几分,可真是个好日子。 不疾不徐,有人敲响他新换的大门。 “一定是李药师他们回来了!”黄都管喜滋滋的上前开了门,然后吓得亡魂尽冒,他看到了三颗头发系在一起的人头,满是血污的脸依然可以辨识他们往日的身份,李药师,邓校尉和宋明。 “这这这...”年事已高的黄都管吃了这样一吓已是浑身发软,炼筋的实力发挥不出三成,眼前就看见寒光一闪,他想抵挡已经来不及了,刹那间人头落地。 黄都管院中的小池塘里的水已经变成了红色,林潮生在冰冷刺骨的池水中洗干净浑身血污,找了一身干净衣裳,带上从黄都管家中搜刮出来的银票和散碎银两,借着夜色,林潮生翻过侯府的院墙,略显瘦小的身躯没入黑暗之中。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