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67章 对决李沐风

第67章 对决李沐风

3051 2018-04-06 10:45:01
“呀呵,老天爷还是照顾咱,刚脱狱就遇到这么一位美人,兄弟们,这就是我的压寨夫人了,哪个不服的尽管上前跟我张彪比划比划!”张彪浑然没把林潮生等人放在眼力,已经将韩灵儿视为囊中之物了。“放肆!”看着装得很像无欲无求正人君子的林潮生吃瘪她乐于见到,可受辱的人变成她自己她可就忍不了了。韩灵儿玉面含煞,嫩白的手解下长鞭,便听到一声清脆爆响,只看到黑影闪过,张彪的头猛地偏过去,粗糙的面庞上呈现出一道血痕。“哇呀呀,好狠辣的小娘子,弟兄们一起上给我拿下她。”穷凶极恶的张彪火了,看得出他在死囚犯中声望很高,他一开口,所有死囚犯都像饿狼一样超林潮生等人扑过来。双手在马背上一撑,林潮生腾空而起,身影遮住日光,给下面带来巨大一片阴影。“天鹰踏!”如苍鹰扑兔,林潮生身体骤然坠落,带着澎湃如浪涛般的巨力,一脚踩在一名死囚犯身上,无双神力刹那摧毁他的全部抵抗能力,噗通一下跪在地上,而林潮生借力而起,双足连踏,瞬息之间几个冲的靠前的囚犯尽数跪在地上。冲在最前面的死囚都是狱中好手,在林潮生面前就像木桩一样被随意踢打,林潮生镇住了其他的囚犯,他们纷纷站在原地,脸上狰狞的表情和做出的武技起手式全都收了回去。林潮生也没将他们放在眼力,径直走向张彪。所过之处死囚尽皆退避,像是游进沙丁鱼群的嗜血狂鲨。“你就是头领?”林潮生高傲的抬起头。“你又是何方神圣?”林潮生已经展现出他不凡实力,张彪亦不敢猖狂,而是先盘问林潮生身份,如果不是官府军队的人,那就各走各的阳关道。林潮生望向铁脊山方向轻笑道:“征妖校尉林潮生,以前你们可能没听说过我,以后我的意志就是你们的意志,我的愤怒就是你们杀意的根源,我剑锋所指的地方,哪怕刀山火海你们也要给我拿下来。”“黄口小儿,乳臭未干就敢在爷爷面前大放厥词?”林潮生目无余子的姿态和他表达出来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张彪,林潮生是要和张彪抢这支队伍的归属权,这让满怀雄心壮志,打算大干一场的张彪如何能忍,当即恶语相向。话音未落,林潮生就伸手向他抓去,似慢实快,张彪清楚看到林潮生的动作却躲闪不及,肩膀被林潮生抓住,然后便是一股巨力从肩胛骨传至脊椎,通达四肢百骸,张彪骨头一软,被林潮生压得面对面跪了下来。囚犯们长大嘴巴,不由得传出声声惊呼,他们一直追随的张彪在这个神秘年轻人的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他到底是谁?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的疑问。只有身后韩灵儿眼中异彩连连,她这个年纪最是仰慕英雄,这一刻,林潮生威压四方,雄视六合的身影彻底烙印在她的心中,尤其是她亲眼见过指定未婚夫的窝囊废模样之后,林潮生此刻的威严霸道已经快要彻底征服她了。“没想到当年在我面前瑟瑟发抖的小杂役已经成长到今天这一步,和他比起来方守一简直就像没长大的孩子。”“啊,给我死!”当众出了这么大的丑,张彪愤怒欲狂,他浑身的肌肉都在抽搐着,拼劲全力抵抗住了林潮生的重压,颤抖着站起来。然后,他眼前一黑,又是一股沛然莫御的巨力再次将他压得跪在地上,这一跪,双膝尽碎,大地都呈现出蜘蛛网般密集的裂痕。“我是谁不重要,你们只需要记住,以后我就是你们的主人,你们的长官。做得好我赏你们灵石武技,做得差统统去见阎王,没有讨价还价的机会,有谁不服就来比划比划,若能在我手底下走三招我就放了他。”乱世需用重典,对付这帮穷凶极恶的暴徒就要用最铁血酷烈的手段。跟他们讲仁义道德是行不通的,只有比他们更强比他们更狠才能镇住他们,令其不敢反叛。这番话加上不曾交手就废了他们之前的领导人张彪,囚徒们在心中已经怕了,他们面面相觑,目光相互一接触都看到了彼此的胆怯,一个又一个低下头沉默不语。因惧生畏再生敬,这就是林潮生接下来要做到的。“死了没有?”一巴掌将张彪抽醒了,张彪双目血红,挣扎着还要起身和林潮生拼了。入狱之前张彪是道上混的,酒后杀人被官府通缉抓进铁脊山,当时他没有反抗,他觉得自己做错了应该受惩罚。对道上混的人来说,面子大过一切,林潮生连番折辱,他已心存死志。因为他看透了林潮生的目的,林潮生想取代他,成为死囚们的领袖,他今天必死无疑。不过死之前,他也要溅林潮生一身血,这是张彪的尊严和血性。见林潮生伸出手,他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举动,小三路擒拿手接林潮生的手臂爬起来,然后裂血指锁喉将他重创,他知道自己下场,昨晚这一切之后就是林潮生的夺命反击,他绝对躲不过也扛不住。就当他想好一切准备付诸行动的时候,他看到林潮生手上一枚金光璀璨的丹药。“这,是什么。”张彪自己的都没注意到,他的语气已经弱了下来,林潮生的举动粉碎了他最后的骄傲。“续骨丹,以后我不在的时候就由你统领他们,想背叛我也随意,只是记住了我今天的手段,背叛之前仔细考虑考虑下场。”明明杀了他是最稳妥的做法,以铁血手腕慑服所有人,可林潮生没那么做,给了张彪一次机会。张彪莫名有些感动,有死里逃生的感动,又有知遇之恩的感动。如果林潮生没有碾压张彪的实力,相信此时张彪一定不会感动,反而觉得自己受到了屈辱,一切都来源于实力,林潮生孜孜不倦抛下一切人世间的享受去追求的实力。在林潮生的计划中,张彪比其他所有死囚都有价值,因为他是头羊,带领这帮死囚在乱世中混得风生水起的头领,一人的价值比千军还重要。“这位是我的军司马,平日由他和张彪统领你们。”林潮生将李沐风也喊了出来,主要是想给李沐风找点事做,让他有责任感,这样这位孤傲的游侠就不会轻易离开他了,为了拉拢李沐风,林潮生真没少费心思。“嗯。”李沐风的表情有些僵硬,像牵线木偶一样被林潮生拽来,他真不太适应统帅,因为以前一直都是他自己一个人,斗天斗地斗妖。“李兄,我还没打过瘾,今天接着这个机会有没有兴趣和我切磋一下?”林潮生道。一听到比武,李沐风立刻来了精神,拱手道:“但所愿,不敢请尔。”“那我就不客气了,看招!”腿如钢索,激荡风云,那有些沉闷的空气被一脚卷起,凝为可以斩断钢铁的气刃,军中武技,真空裂足刀。但这一次,林潮生的真空裂足刀又有新的变化,力量即将耗尽时腿迅速抖动了一下,一重无声无息的真气刃紧紧贴在真空裂足刀后面。杀意将至,李沐风却闭上了眼睛,真气遍布掌上,双掌连环,切断了两重气刃。真空裂足刀被斩断林潮生毫不意外,这是个不入品级的武技,高手对决拿出来徒劳惹人笑,可林潮生隐藏在后面的气刃可耗费了他许多真气,竟然被发现并且斩断,李沐风的战斗直觉果然恐怖。前世李沐风出人头地靠两点,第一,他狠辣精准的弓术,第二,他超凡敏锐的战斗直觉,昨夜朱云长的偷袭就是他先发现的。“小心,我来了!”一拳打来,劲风扑面,他这拳法套路让很多人都觉得眼熟。“锻体长拳?只有发育期的幼童才能练的拳法。”韩灵儿觉得有些奇怪,和林潮生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也算有些了解,林潮生是绝对不会做无用功的一个人,他做任何事都暗藏道理,他对李沐风费尽心机的拉拢让韩灵儿都觉得有些嫉妒,试问被林潮生如此信重的一个人,怎么拳法如此稀松平常?韩灵儿还没看懂,垫步直拳突然变成了转身搬拦锤,同样是锻体长拳的路数,然后林潮生一动未动,招式又突然变成鹤翼连打,然后像惊弓之鸟一样猛然退开几步,拱手道:“林兄弟好武技,是我输了。”“喂,我说你们在搞什么花样?”没人看懂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不敢问,只有韩灵儿问了。她的目光突然看到了林潮生顺着脖子流淌的汗珠,韩灵儿忽然意识到,刚才的交手可能没那么简单。全场只有林潮生知道发生了什么,垫步直拳时,林潮生正要出水龙破正面强攻破掉他的拳势,就在林潮生体内真元刚开始流转,右臂准备有动作时,他猛然变招使出半攻半守的转身搬拦锤,林潮生这时要使出水龙破必定会打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