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2章 宝葫芦

第2章 宝葫芦

3108 2017-11-07 15:33:34
拿起聚水决的手竟然有些颤抖,前世哪怕获得天级功法林潮生都没有如此激动过。解开衣裳,让月光洒在胸膛,一个葫芦样的纹身出现在林潮生胸口,仿佛长鲸吸水一般,屋内的月光被一卷而空,尽数被葫芦吸进去,下一刻,一个拇指大的小葫芦跃然手上。“宝葫芦,你还在!”林潮生的笑声在小院内飘荡。这葫芦却是在地球时就有的,第一世林潮生出生时葫芦就在,就像是红楼梦中贾宝玉那块伴生宝玉一般。地球没有一点灵气,宝葫芦始终没有展现它的神异,直到来到灵气充裕的神武大世界宝葫芦才绽放出夺目光彩。不过很可惜的是林潮生上一世知道宝葫芦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那时已是一百年后,他处心积虑百般谋划才突破至神轮境界,根基已经彻底扎下,哪怕林潮生以大勇气大毅力废功重修也错过了一百年光阴。宝葫芦也真对得起林潮生,二十年时间便助林潮生完成了百年苦修,随后八十年更是将林潮推至巅峰。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只可惜林潮生错信挚爱,导致宝葫芦秘密泄露,连其他大世界的强者都引来,被众高手围攻林潮生最后不得不饮恨爆体自杀。“前世的错误我不会再犯,且看拥有两百年经验,对天下大势神功秘宝了如指掌的我这一世能走多远!”将宝葫芦贴身放好吸收灵气,月光下的小院,林潮生一招一式练起了聚水决中的锻体拳法云水柔拳。林潮生不是没有更好的功法,哪怕天级水属性功法都知道好几门,可他坚持修炼这不入品的聚水决。其最大的原因就是谨慎,此刻寄人篱下,如果暴露了强大功法引人注目难免会暴露自身的秘密,有了前世的教训,林潮生再也不会轻易犯错。而且就以他的资质,哪怕给他天级功法他也未必能修炼的了。月光下,林潮生的皮肤随着云水柔拳而滚动着,炼体境第一重就是炼皮,将一身柔嫩的皮肤炼得比牛皮还要坚韧这一重就算完成。“炼体七境,炼皮,炼肉,炼筋,炼骨,炼血,炼髓,炼脏,只有炼成这七境才有窥视神轮的机会,今天咱们西花园有新人来,我就重新给大家好好将一将这炼皮和炼肉。”天刚蒙蒙亮,西花园的全体杂役就早早起床在西花园集合,睡懒觉那是只有韩家主人们才有的特权。此时,黄都管趾高气扬给众杂役讲解修炼要点,林潮生是一耳朵听一耳朵冒,不过是一个炼筋境的老奴有什么资格给他讲道,不过表面上林潮生是一脸认真让人挑不出毛病。唾沫横飞讲了半个时辰,黄都管才心满意足的安排任务,和前世一样,林潮生被安排到了西花园的北角,负责那三十株蛇纹竹。宣威侯府招的是杂役,不是大爷,每个人都得干活,干的好月底有赏,干不好没有赏赐都是轻的,要是将西花园的花草养坏了养死了,被杀了充作花肥的也不是一个两个,端得是高危行业。前世林潮生亲眼目睹数个杂役被做成花肥,吓得他兢兢业业不敢出丝毫差错。不过只要能按时完成任务,宣威侯府倒也不苛刻,想修炼就修炼,想在府内闲逛也可以,只是不能进杂役禁地,关于禁地都有哪里家规上写得清清楚楚,林潮生也记得明明白白绝不会出错。哪怕过了两百年林潮生依旧记得,那段岁月是林潮生最谨小慎微,心惊胆战的时光。定时定点浇水施肥不敢有丝毫怠慢,这的确很影响修炼,同时入府的其他几个杂役也大抵如此被俗事牵绊住难以全心修炼,大概也只有方守一才能全神贯注修炼,两耳不闻窗外事吧。入夜,在杂役食堂吃过饭,林潮生迫不及待的回房拿出葫芦,心里想道:“换皮生肌水。”晃了晃葫芦,空荡荡并没有传出水流声,林潮生叹息道:“看来这还是最初始的宝葫芦,没有我辛苦找来的三千种灵水。”宝葫芦是林潮生安身立命之本,它的最大效果,就是将纯粹的灵气转化为各种拥有神妙效果的灵水,比如对炼皮,炼肉境界有极大补益作用的换皮生肌水。唯一的要求得是宝葫芦收藏过。想要转化换皮生肌水,首先要给宝葫芦喂一滴换皮生肌水,然后宝葫芦便可以源源不断转化。可此时宝葫芦什么水都没收藏过,对林潮生毫无帮助。放任葫芦继续吸收灵气,林潮生也没什么修炼的信息,躺在床上回忆着两百年前在宣威侯府发生的大事小情,一桩桩一件件所有对林潮生有用的全都回忆起来。“有了,九小姐!”林潮生猛地睁开眼,他想起一件大事,一个月之后,侯府九小姐韩冬儿会来视察西花园,表面上说是视察,实际上是来挑选,韩冬儿得了一株二品灵植,想在西花园找个靠谱的杂役替她照料着。上一世被九小姐相中的就是西花园种植得最好的仇猛,仇猛获得了不少赏赐,其中就有换皮生肌水。靠着换皮生肌水,仇猛迅速突破至炼筋境,升任副都管和黄都管平起平坐,可惜后来因为犯错被做成花肥,那也是林潮生第一次见到血腥的场面,让他印象格外深刻,那凄厉的惨叫声足足让他做了一个月的噩梦。“仇猛老哥,对不住了,你的机缘就由我承担吧,这对你是件好事,虽然当不上副都管,至少不会死于非命。”别人不知道,当时伺候黄都管的林潮生一清二楚,仇猛是被黄都管害死的,一次黄都管喝大了酒后吐真言被林潮生听见,林潮生当时没声张,只是暗地里对其多了些防备。迅速制定好计划,林潮生又练了半夜拳,可惜进境缓慢,灵气入体的速度让林潮生有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不知何时才能在搞到改命灵水,我快受不了这二品资质了。”带着深沉算计林潮生睡着了。转眼已经快半个月,这一日,林潮生听到消息,方守一成为炼体一重武者,炼皮大成开始炼肉。而林潮生练炼体一重的边都没摸到,资质在修炼前期是最重要的,什么都比不了。哪怕一代仙王转世重生到林潮生体内也做不了任何改变。这一日正是月底发薪日,林潮生也算兢兢业业,黄都管为了拉拢人心自己掏腰包给林潮生发了一个月工钱,还特许他请半天假出府在阳泉城里玩半天。林潮生千恩万谢后,仿佛小孩子那样欢天喜地的出府去了,心理年龄已经两百岁的林潮生当然不是去玩,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有意义的。穿着宣威侯府的杂役黑袍,哪怕今年林潮生才十四岁个子小小也没人敢欺他,宣威侯府在西宁府就是一块金字招牌。在屠宰场买了几斤上等鲜肉,种种香料齐备将一月工资花个干净,带着大包小裹出了阳泉城,在官道边的那颗老榕树旁支起一个银炉,点火,化开牛油,投入香叶,八角还有种种神武世界特有香料,香味顺着风儿飘散开来。听到头顶有动静,林潮生微微一笑,切好的牛肉片薄如蝉翼,放入滚开的牛油里一滚就熟了。头顶那人坐不住了,他飞身落地,点尘不惊,坐在林潮生对过嬉笑道:“小兄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请俺这顿饭老头子记住了,日后定有后报!”说完也不管林潮生同不同意,拾起筷子捞出牛肉片便塞进嘴里,滚烫的金黄色油脂顺着嘴边流淌到肮脏的衣襟,大呼过瘾!“你这老头好不客气。”林潮生高速片下肉片,他的刀虽快,却比不上老头的手,下的速度还赶不上吃,半个钟头的功夫老头吃的肚子都鼓起来了,瘫坐在一旁直打饱嗝。见林潮生坐在一旁一口没吃上,气的脸都鼓了起来老头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讪笑道:“小兄弟的手艺不错,看你刚踏上武者之路,以后常来,我教你几手。”“哼,以后再也不来了。”“别介别介!有话好说,这么着吧,你想要什么,只要老头子有的什么都给你。”老头子急了。“真的?我想要东荒的特产培植灵液。”林潮生脸上再度绽放出笑容,像是偷到了鸡吃的小狐狸。“哦,原来在这等着老夫,肯定是韩天放那个老鬼告诉的你,罢了罢了,一瓶培植灵液也算不得什么,就当抵饭资了,你走吧。”老头子说完生怕林潮生狮子大开口,留下一瓶培植灵液抱着火锅底料就跑了。二人各取所需,林潮生取走了培植灵液心满意足的离开。这老头现在一文不名,十年后妖族围城是他站出来解了阳泉城之困,自此在西平府声名鹊起,来历也被打探出来。老头子名叫贺小狗,曾是东荒顶尖大盗,后来得罪了东荒的大势力无奈远走西方,定居在西宁府,和韩天放是同一等级的强者。他的个人爱好也被打探出来,此人生平最是贪嘴,一见到好吃的什么都顾不上了,最出格的是后来为了一碗金缕鱼翅烩龙心甘愿卖身给一名强者十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