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28章 斩独角巨蝰蛇

第28章 斩独角巨蝰蛇

3664 2018-03-23 15:51:37
本该是雄视天下,霸气高亢的龙吟低沉且苍凉,不甘怨恨令人听而生畏。这条龙是千变天妖王抓来的,替他守墓一千年,现在老龙即将寿终正寝,它生命的最后时刻充满了怨恨,他要报复千变天妖王,这一声吼只是开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老龙会逐步暴露千变天妖王的坟冢遗迹。“提前了半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没人看到林潮生面色巨变,这声龙吟本该是半年后响起的,老龙的寿命缩减了半年,这预示着遗迹的出现也将会提前半年。本来林潮生计划的很好,利用这半年时间不慌不忙将修为提升至炼骨境,那时候最大的获益人裴仲康只有炼血境,越一境林潮生还是有信心战胜裴仲康的,可现在越三境林潮生真的无能为力。“时不待我,必须早做准备,我不能和他们耗在无光森林里。”听到龙吟后,林潮生迅速做出决断,他说道:“冉师兄,这龙吟声有古怪,外面可能发生什么大变化,我们应该回波风城去。”林潮生的这番话只让冉铁树迟疑了一秒,他脸上的犹豫之色一闪而过迅速变回坚定道:“不行,我答应了大师兄帮他猎妖取丹绝不会半途而废,哪怕妖族攻城我也要先杀了独角巨蝰蛇把内丹送给大师兄。”林潮生很欣赏忠诚的人,把事情交给他们总是让人放心的,可忠诚于别人的就不那么可爱了。丁盛从来都不是个意志坚定的人,连番的变化已经让人心生去意,而冉铁树也看出了他心中的胆怯,怒道:“不只是我,在杀死独角巨蝰蛇之前,谁也别想离开,要是趁我睡着了偷偷想走,别怪冉某不顾往日情面。”说这句话时他深深看了林潮生一眼,他和林潮生可没什么往日情面,林潮生若是想走,他决不会留情。“现在,睡觉。”冉铁树声音冷硬。知道之前开口提议已经和冉铁树之间的关系产生了缝隙,林潮生也不再多言,只是默默捏碎了血兰花,将鲜红的汁液涂抹在一旁的古树上。“你想杀蛇妖,我成全你,到时候你若是死了可别怪我。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大争之世,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前世纵然有宝葫芦的帮助,林潮生也错过了最好的时光,百年之后虽然称雄一时,却也难逃身死的下场。平常什么事都好商量,可要是有人想阻林潮生的路,不管是谁,必先诛之。窸窸窣窣的细小声音在众人还没睡熟前便不停作响,冉铁树起身问道:“林兄弟,你看见了什么?”“蛇,好多蛇都在附近,它们好像发现我们了,我们赶紧走吧,我怕待会会引来独角巨蝰蛇。”林潮生语气惊慌。“哈哈,就怕蛇妖不来,都给我准备好火把,妖蛇现身立刻点火,迅速击毙妖蛇离开无光森林。”冉铁树迅速做出决断,一切都和林潮生预想的无二。冉铁树随手一挥,四只火把散落一地。“小须弥袋,化尸火,准备可真不少啊。”他们的底细林潮生几眼就看透了,独角巨蝰蛇只要不是相当于炼髓炼脏境界的大妖,可以说是死定了。化尸火虽然少见却也有渠道弄,小须弥袋可是真正的珍贵之物,林潮生现在都有些眼红。一个小须弥袋能装一米见方的物资,拿去拍卖行至少一百下级灵石,换算一下就是十万两黄金,放在一起能堆满一间房。血兰花对蛇有致命诱惑,能让蛇群控制住生命的本能绝不是林潮生几人,而是有更强大的蛇类威慑他们。黑暗之中响起一阵低沉暗哑的蛇嘶,像是两块锈铁片在一块摩擦,令人毛骨悚然。林潮生侧目看去,正是独角巨蝰蛇。它肢体粗如树干,浑身鳞片给人一种厚重沧桑感,一双棕色竖瞳内布满威严,头顶一根黑色螺纹独角狰狞昂扬,仿佛要刺破天穹。不用林潮生说众人也知道独角巨蝰蛇来了,一声蛇嘶后,蛇群们发疯一样涌向林潮生等人。“点火!”沉寂无声,仿佛永眠之地的无光森林迎来第一声怒吼,冉铁树的怒吼伴随着火把上升起的惨白化尸火点亮了无光森林。四人挥舞着火把,但敢靠近的毒蛇蟒蛇被点燃成一个个白色火炬,然后顷刻间变成一地白灰。这就是化尸火的凶厉之处,对一切生灵都有致命的威胁。仿佛帝王般高高在上的独角巨蝰蛇没有退,反而更加急促的催动蛇群进攻。暗淡的白火不断收割着生命,蛇群在蛇妖的号令下舍命狂攻,白灰铺满了地面,随着蛇群不断稀疏,化尸火把也变得暗淡了。“准备迎战!速战速决!”无光森林不可能只有独角巨蝰蛇一只妖,时间一旦拖得长了,源源不断赶来的小妖大妖会告诉这群但敢在无光森林中撒野的人们,侵犯妖族领地会有什么下场。化尸火把并没有分到林潮生的手上,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都说明一件事,林潮生并没有进入这个小团体的核心。“真空裂足刀!”不管他们怎么看,林潮生都要出战了,时不我待。林潮生一脚扫过,丈许长的银色刀芒斩空而去,靠近的蛇群被足刀斩成两段,死去的蛇尸还兀自扭动着逐渐僵硬的身躯。真空裂足刀就是军中武技易学难精的表现之一,军中武技多是黄级武技,学起来十分简单,便是新丁学了这一招一脚也能隔空在墙上留下一道刀痕。但要想一脚踢出刀芒,而且还真正具有强大杀伤力的刀芒便是整个西北军中也没多少人能做到。军中武技是一个基础,军中武技炼精了,日后再学玄级武技,地级武技都能很快上手。逆推回来,本身就对各种武技精熟无比的林潮生学军中武技自然是事半功倍,武馆教官才教了不到半个月,林潮生就用的比教官还精。“好身手!”以冉铁树炼骨修为都看得眼睛发光,冉铁树也是一个转修军中武技的硬汉,他自然知道能把压缩空气形成斩击的真空裂足刀修炼到这种程度需要夜以继日的苦练和恐怖的天资。“真空压力炮!”林潮生露了一手,冉铁树也不甘落后,整个右臂粗大了一拳,一拳击出犹如攻破城门的攻城锤,空气中传出足以震碎耳膜的嗡鸣,一团团血雾爆开,群蛇化为肉泥血浆,土地翻卷碾碎成尘,一株百年古树齐整整消失一截,化作漫天木屑。“好拳!”林潮生不由赞道,他是高屋建甄,一身武道经验在,冉铁树这就是真真正正苦修得来的拳法,没有数十年的浸淫军中武技打不出这样一拳。果然和后世的介绍一样,冉铁树精擅军中武技。群蛇死伤殆尽,蛇王按捺不住了,它的行动一点也不受笨重身躯的影响,一眨眼就滑行到了众人面前,沉重的尾巴像巨人手持树干一样砸来,烈风劲劲,要吹得人骨肉分离。“闪开!”冉铁树飞身上前推开被妖蛇盯住的庞荣,铁一般的臂膊硬撼妖蛇的巨尾。两强相遇,呼啸的劲风吹得古树东倒西歪,眨眼之间冉铁树的一双铁拳和妖蛇的巨尾碰撞了七八次。几次进攻都被挡住,妖蛇昂起头颅,张开巨口,漆黑的口中散发出垃圾场般的恶臭,两股毒液从毒牙的孔洞中喷出。毒液的速度极快,像是两根粗大水箭。“绮云伞!”庞荣和丁盛反映很快,瞬间取出两柄特制的伞展开,一左一右挡住毒液,两人被毒液的冲击力喷得连连后退,但绮云伞也散发出阵阵云雾,和毒液发生激烈的碰撞,嗤嗤的水汽蒸发声不绝于耳。在两柄绮云伞废掉之前,也完成了它们的使命挡住了毒液,四人有备而来,而独角巨蝰蛇是被血兰花勾引过来的,没有任何准备。胜负之分已经很明显了。真空压力炮!真空裂足刀!二人双重合击,可怕的爆破,锐利的刀芒同期而至,妖蛇左侧身上瞬间被炸开一个血洞,深可见骨,而右侧只被割裂几块鳞片。这个时候高飞脚下生尘,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将火光不多的化尸火把塞入被足刀斩出的裂痕中。顷刻间,两边开花,妖蛇一下子失去了方寸,它头顶的黑色尖角闪烁着暗淡的荧光,它要做殊死一搏了。可就当这个时候,冉铁树不知何时从小须弥袋中掏出一柄巨斧,抡圆了臂膀一斧砍去,厚实坚硬的鳞片像是豆腐一样被破开,一颗斗大头颅坠地,鲜血如泉涌,金色的竖瞳威严还没褪下就陷入暗淡。头顶黑色尖角最后射出一条细细黑线贯穿了大地几十米深,这是它的天赋能力,相当于人族神通,若是涌出来在场的除了冉铁树可能幸免,其他不管盯上谁都要死。默默收回蓄力的水龙破和三阴神指,如果冉铁树不行,林潮生就要出手了,林潮生不会把他的命运交到妖蛇手上,不会去赌五分之一的几率。斩杀了妖蛇的宝兵还没在空气中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就又被冉铁树收回小须弥袋里,宝贝的很。“至少是黄级上品,不出意外应该是玄级,不知道是冉铁树身家丰厚还是他效忠的大师兄有钱,前世怎么没听说过大师兄陈平这一号人,难道是死在了天妖王遗迹中?”没给林潮生太多的猜测时间,冉铁树道:“此地不宜久留,赶紧拿了内丹离开,妖蛇身上的材料你们看中了什么就去拿吧。”丁盛早有准备,上前割了妖蛇身上最宝贵的尖角,嬉笑道:“我二人出力不多,要这一根尖角就行了,其他你们随便分。”“你小子。”冉铁树笑骂一句便默认了此事,显然是心里向着丁盛庞荣。高飞无可奈何的笑了一声道:“我便要尾骨了,刚好认识一名大匠,用这根尾骨打造一柄剑,希望能成黄级宝兵。”“时间匆忙,最有价值的妖尸肯定是带不走了,我便只要毒囊好了。”这一具妖尸至少能炼四五炉好丹,林潮生可惜得直摇头。他现在还没有实力独自猎妖,等他实力再提升一些,整个西北大森林都是他的丹药储备库。“妖蛇已经喷过一次毒了,只怕毒囊中所剩的毒液不多,让林兄弟吃亏了。林兄弟今日的情谊冉某铭记于心,日后必有厚报。”冉铁树信誓旦旦的保证。日后必有厚报这种承诺完全是放屁,还有一个月就是刺刀见红分生死的时候了,根本就没有日后。不过对林潮生而言,这次行动却也不算亏,妖蛇的毒囊虽然所剩毒液不多,但只需一滴就足够了,有宝葫芦在,只要录入一滴便可源源不断产出。可惜这只是一个普通小妖的蛇毒,并非洪荒异种,毒性不烈,对炼骨境以上的人毫无威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