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8章 初战

第8章 初战

2970 2017-11-07 15:34:24
战鼓擂响,黑狼,棕熊,赤虎三色旌旗拱卫着中央一杆主旗,旗上精绣着一把青蛟盘绕的沥血宝剑,正是宣威侯府家徽。 主旗下坐着宣威侯韩天放,子女分坐左右两侧,右侧为首的则是三小姐韩萱儿,然后是六小姐韩灵儿,九小姐韩冬儿。左侧为首的是侯府世子,韩无涯,以此是各位公子,最后一把小椅子上坐着刚年满四岁的小公子,韩无忧。 韩天放共有子女十二人,女儿只有三个,儿子足有九个,人丁兴旺。 年纪尚幼的韩无忧看着一个个面容严肃端正坐在椅子上的哥哥们顿觉无趣,乌溜溜的眼珠转啊转,趁着身边老总管不注意,突然寻了个机会跳下椅子,一溜小跑来到韩天放跟前。面对威势日隆的宣威候没有一丝畏惧,抱着大腿摇晃道:“阿爸,我要你和我玩。” “无忧,不许胡闹。”韩萱儿皱眉道。 “哈哈,无妨,就让我儿留在这吧。”说着韩天放抱起韩无忧放在腿上,满脸宠爱。 韩家诸子,数最小的儿子韩无忧和最小的女儿韩冬儿武道天赋最优,都有上等七品,只比方守一弱一等。 以武立家的宣威侯府对有天赋,有才干的人才容忍度极高,韩天放开了个好头。 “无忧,今天不许胡闹,过些天阿爸带你去银松山打猎好不好?” “今天很特殊吗?” “当然,今天比以往每年的任何一届都特殊,要让他感受到侯府对他的重视。此等人才,侯府必须收归己用,得不到也不能让别人得到。”韩天放的下半句显然不是对小儿子说的,韩无涯脸色略显阴郁,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这是外府杂役一年仅有一次进入内府的机会,几个今年新入府的杂役好奇的目光四处打量着。 林潮生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一滴水融入大海,谁也不会在意这样一个平凡入骨的人。 而方守一则像是骄傲的孔雀,蔑视众生傲视凡尘走在最前面,之前几届的大热门都不放在眼力,让李药师,王破军,秦威等人暗恨不已,这小子太嚣张了,众人都想着擂台上给他一个教训。 演武场浩大,以九宫格分隔出九个擂台,想来是为了尽快分出胜负,采取九擂台同时进行制。 等各院杂役到齐,韩天放站起身来,声音不高却传遍全场,带着一股朝气蓬勃的激昂道:“我韩天放十六岁习武,二十六岁跟随当今圣上破旧制,毁庙宇,东开疆,南拓土,北逐蛮夷,西平群妖一生何止百战?所靠着,只有一字,武!” 武字一出,一股强盛,锐利的气劲破体而出,刹那间席卷整个演武场,场内的薄雪顷刻间冰消雪融,枯树生芽,骨朵开花,温暖的春风带着清凉洁净所有人的身体和心灵。 林潮生双眼微睁,细细体会着那一缕气机在体内流转,遇到了体内聚水决产生的真气后融入其中,聚水决修为有所提升。 林潮生一直不肯修炼前世获得的功法原因就在这了,韩天放比武前按照惯例检查所有人的本源功法,只要是侯府记载的本源功法便不再探查,反而有好处,而一旦发现不是,当场不可能发作,事后那个人绝对离不开宣威侯府。 一番检查确定没有漏网之鱼后,韩天放听着如潮涌般的侯爷威武,多谢侯爷的叫好声后,继续说道:“废话不多说,国家尚武,侯府尚武,我韩天放也尚武,特此准备三样东西作为此次年末小比魁首的奖励,强筋丹,黄级上品宝兵飞羽扇,改命灵水,两滴!” 说道最后一样东西时,众人齐齐吸了一口凉气,那可是改命灵水,世人追求之物,没有灵根的可以用改命灵水塑造灵根,有灵根的更可以用改命灵水强化灵根,从根本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这就是改命灵水。 众人议论纷纷,风声是早就听到了,但侯爷没拍板之前谁也不敢确定,毕竟改命灵水太珍贵了,侯府一年才只能获得两滴,上缴巨额赋税还有承担戊边责任才得到皇室的恩赐,要不然以宣威侯府的财力,几年都未必能获得一滴。 韩天放笑容神秘莫测,他没有阻止议论,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让方守一知道这些东西有多珍贵,侯府为了拉拢他下了多少血本。 “比武开始!”韩天放一声令下,侯府的四位大管家将每个人手中写着自己姓名的牌子收缴,然后投入蒙着黑布的箱子里,谁也看不见里面情况,而且是由侯府四位大管家轮流抽取,杜绝了暗箱操作的机会。像西花园黄都管指谁谁就得上的唯我独尊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一号擂,杜哲对战冯贺。” ... “八号擂,林潮生对战张书庭。” “西花园算你运气好,遇见白三那个废材,这次你不会那么好运了。”临上场之前,宋明还不忘讥讽林潮生,对之前的事怀恨在心。 “白三是废材,难道你不是,都是在我手上走不过三招的货色。”林潮生不是受辱还能忍气吞声的人,立刻反唇相讥,宋明额头的青筋爆出,未等他继续开口,林潮生已经飘身上了八号擂台。 “六姐姐,你怎么心不在焉,父亲说今天很重要。”韩无忧满场乱窜,只要不跑上擂台,韩天放都不管这个备受宠爱的幼子。 此时韩无忧跑到韩灵儿身边询问道。 “重要是重要在后面,前面这些杂鱼没有关注的必要...咦,这不是西花园那个小子。”韩灵儿说着,眼波流转凝固在了八号擂台上。 韩灵儿这一惊一乍,坐在她身边的韩冬儿自然也注意到了,见林潮生肤如玉石,知道他已经晋升炼皮境,并且造诣颇深,满意的点点头。 二品灵根能在短短三月内有这种成就,显然是经过一番苦练的。 “张书庭。” “林潮生。” 二人拱手通名,比斗就算正式开始。 林潮生出手便是云水柔拳,这是炼体的拳法,云水二物至柔,这一套拳法对炼体作用显著,可实战就有些尴尬了。那慢悠悠仿佛老爷爷打太极的拳法真的能打伤人?韩灵儿不信,韩冬儿也不信。 “可惜,林潮生应该全把心思放在提升修为上忘记选择一门武技修炼了,这次他要输了。”看到张书庭使出的是以迅猛快速著称的飞星钻拳后韩冬儿惋惜的叹了一声,使出慢悠悠的云水柔的林潮生拳怕是两三招就要被张书庭击败。 张书庭也是这么想的,大喜过望,一式飞星入云击出,拳头真仿佛流星一样快,刹那间钻入林潮生的拳势间。 前半段的发展和张书庭想的一模一样,可后半段完全不一样,接下来林潮生应该挡不住自己这又快又猛的一拳,尤其自己比林潮生境界还高一重!这种巨力他一个炼皮境的新人如何能抵抗? 一拳击入,张书庭顿觉得自己的拳头仿佛陷入了深海旋涡里,旋涡牵引着他的拳头,让他前进不得,后退不得。 “破!”张书庭大吼一声,浑身真气涌动,力气再增,想要一举冲破林潮生的拳势。可林潮生的拳掌左右划着圆弧,根本不和他正面交锋,偶尔接触也是一触即收,卸掉他拳头上的力量。 “该死,怎么会这样!”剧情和他想的不一样,而且还在王坏处发展,他的力气一点点泄掉,张书庭开始急了,右脚蓄力,猛地一记撩阴脚踢出。 可惜这阴险迅猛的一脚依旧没能建功,林潮生仿佛未卜先知,拳势不乱,膝盖前屈然后侧向一顶,虽然力量远逊张书庭,但林潮生正卡在张书庭力量未能激发之时,膝盖又准确磕在张书庭的麻筋上。 顿时,张书庭右腿一软,猛的半跪在擂台上,拳力顿时无法保持,没等他缓过劲就见林潮生云水柔拳打来,他这次整个人都陷入了旋涡里,被劲力牵引云里雾里不明所以就被摔飞出擂台去。 “林潮生胜,下一组,木青对阵何大友。”负责记录的都管迅速在纸上写下结果,然后呼唤下一组人。 “等等,这位都管那小子有问题!”任谁被境界低于自己,被一套低级不入流的拳法,还是炼体拳法并非格斗拳法击败后都会有这种怀疑人生的感觉,林潮生觉得情有可原。 看了一眼这个被打击魂无所属的倒霉孩子,漫步走下擂台。 “省省吧你,输了就是输了,怎么你们杂物院的人输不起?”这位都管其实也没太看懂这场战斗,但既然高坐在上面的大人物都没说什么,那就是没问题,他自然不会生事。 “我不是输不起,只是...这...唉!”一切辩解化作一声长叹,张书庭失魂落魄的离开内府。 败者依旧有资格观看正常比武,只是现在张书庭没这个心情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