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19章 夜袭

第19章 夜袭

3049 2018-03-19 15:21:32
“黄老儿,给我出来!”李药师一脚踹开黄都管家的大门,闯入其中。 “东花园的人?这里可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滚出去!”黄都管可容不得外人在他的西花园放肆。 李药师冷笑,掏出一张令牌来,上写一个荆字,这是荆无生的令牌。 黄都管顿时冷汗直下,一个小小的李药师他不放在眼里,可荆无生,外府谁敢得罪? 干咳两声掩饰尴尬,黄都管道:“荆丹师有何指示?” “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你们西花园可出了个能人啊,连我师父的面子都不给,看在年末小比他风头正盛让他蹦跶几天,现在他好日子到头了,我师父要对付他。”李药师满脸阴狠,不光是他师父报仇,他也要报小比上的一箭之仇。 “此事与我何干,更何况我听说侯爷很看重他,对付他你们不怕恼了侯爷?” 黄都管没有直接拒绝,这事有门,西花园不是铁板一块。 李药师急忙趁热打铁道:“此事无需担心,他再被欣赏也只不过是一个二品水木灵根,才能有限不能成为强者。实话告诉你吧,这里面也有方公子的意思,刘将军也在暗中推波助澜。东花园,黑狼军加上你们西花园主动隐瞒,侯爷不会知道的,就算知道,法不责众,又能拿我们怎么样?” 黄都管仍在犹豫,眼神越来越坚定了。 “我听说侯爷打算抬举他做西花园主管,黄都管正值壮年,肯定不甘心退居二线辅佐一个毛头小子吧。而且黄都管的爱子只有下品灵根,怕是此生难以突破炼筋,如果能把那小子的改命灵水夺来,嘿嘿。他那瓶改命灵水至今可还没用呢。” “干!他奶奶的,这事我干了,你说该怎么办?”黄都管心一横,终于点头了。 “嘿嘿,好办,你把西花园的人都支开,挑选几个得力的和我们一起动手做了他,到时候东西都归你。”李药师阴毒的小眼睛里闪烁着凶厉,一场精心谋划的袭杀就这样暗中准备。 其实李药师骗了黄都管,他和黑狼军一方非常清楚侯爷很看重林潮生,绝不肯担这个责任,一旦事成,那就是黄都管命丧之时,他们已经买通了西花园几名杂役,到时候大家一致把责任推到黄都管身上,黄都管迫害天才,林潮生奋起反击双方同归于尽。 即便到时候侯爷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又怎么会为了一个死人问罪东花园和黑狼军呢? 黄都管一时贪欲蒙心,头脑发热答应了,他不知道自己‘合作伙伴’的阴谋算计。东花园和黑狼军被仇恨蒙蔽,他们不知道侯爷器重林潮生更多的是因为林潮生和一位绝顶高手关系匪浅,林潮生出事为了安抚那一位他们两方绝对没有好下场。 黑狼军校场,看着方守一仿佛疯魔一样练功,刘黑子又是心疼又是欣慰,之前林潮生给他的打击太大了,以弱胜强,以二品杂灵根战胜八品狼灵根。说实话就连刘黑子都很惊讶。 “守一,休息一下吧,你练了一个下午了。”刘黑子道。 方守一紧抿嘴唇不说话,眼中的仇恨几欲流淌出来,当然不是对刘黑子的,他恨林潮生。恨把他一脚踹下神坛,让他受尽嘲笑。 天才一朝落马,那些曾经被他甩在身后的人怎会不来重重踩一脚?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刘黑子屏退左右,低声道:“林潮生已经不足为虑了,他活不过三天。” “师父,此话怎讲?”方守一顿时兴奋起来。 “他千不该万不该得罪荆丹师,荆丹师是什么人,岂是他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子可以撩拨的,这次我和荆丹师合作布了一张天罗地网,保准他命丧于此!” 黑狼军,东花园两个外府的庞然大物通力合作,仿佛一只遮天巨手将林潮生笼罩于掌下,风声一点都没有走漏。 这一次,林潮生危险了。 一如往常的修炼,西花园林潮生现在是自由人,没有任务没人干涉,一切以他修炼为重。 偶尔韩冬儿会来看望他,除此之外生活再无亮点。 林潮生喜欢这种生活,平淡中不凡温暖,寂寞里也有少许柔情,林潮生知道,这段时间的孤独,忍耐,会成为他人生中的重要积累,忍受不了寂寞成不了强者。 入夜,准备关窗休息的林潮生突然双目一凝,他看到了墙根地下几株打蔫的阔叶草。 附近有人!林潮生瞬间警惕起来,这草叫做不见人,顾名思义,非得长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一旦周围有人,就会迅速枯萎起来。 此草一般东荒人处于危险环境时候用来戒备周围,因为只有东荒的培植灵液能养活这种草,是林潮生特意从贺小狗那里要来的,他不觉得侯府是绝对安全的。 此时果然起作用了!林潮生揉了揉眼睛,然后猛地张大,眼中透射出几寸神光,林潮生的目光穿透院墙,隐约看到几个穿着夜行衣的刺客就在院墙后面,只等一熄灯就杀进来。 千里眼还没有入门,林潮生只来得及看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就不得不收回目光,擦干因为酸涩挤出的泪水。四个方向都有人把守,已经将他所在的小屋围城一个困笼! “是谁要害我?”冷汗从背后渗了出来,然后就是一阵无可遏制的狂怒!这还是林潮生自重生以来第一次发火,他竟然不知不觉深陷死地,有人想要他的命,这让他怎能不怒! “不管是谁,要你们来得去不得!”天空七杀星动,林潮生要杀人了。 一口吹息了等,小院里一片漆黑,林潮生躺在床上半眯着眼睛,宝剑随身。 没让林潮生等太久,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微小声音,如果不仔细听真听不出来。 窗外鬼影绰绰,有人递过耳朵倾听着,听到屋内有节奏的平缓呼吸声,这些人对视一眼,猛地撞开门窗朝床上扑去。 一时间,刀光剑影齐指林潮生! 林潮生也同时暴起,剑分七影,在林潮生的超强视力下,清楚看清其他人的剑势走向。 在武道前期,武者多忙于锤炼自身,愿意沉下心思修炼一门武技的人很少,这是谁力气大,谁速度快就能取胜的阶段,所以年末小比会有那么多无聊的对局。 林潮生这一剑看似简单,实则门道极深,力道要连续,似断非断,每次要断的时候增一股新力才能一剑分七影,七影皆杀人! 喉咙被划开,热血喷溅的咝咝声响不绝于耳。 林潮生仿佛一条暗影中潜伏的黑豹,一出手就是必杀!先发破敌,后发先至,林潮生的剑法算不上什么大家,但在他两百多年的经验下,敌人的肌肉一动林潮生就能判断出他要攻往哪个方向。 仿佛浑身涂了油一样滑溜,像泥鳅一样在围杀的人群中穿行,月光洒在剑上折射出淡淡寒芒,寒芒一闪便有一条人命被收割。 黑暗中,林潮生的房子仿佛一张吞噬生命的巨口,在外面把风的就看到众人闯入房中,然后一个也没出来。 “妈的,好像不对劲啊!”也穿着一身夜行衣的李药师觉得不对,他一努嘴,示意西花园的人进去看看。 没办法,他的嫡系人手已经都被吞没在小房间里了。 没办法,宋明带着几名杂役硬着头皮往前上。 “林潮生兄弟在吗,我带人来看你了。”他不说话还好,说话反而显得自己做贼心虚。 “怎么是宋明,要害我的人难道是西花园的自己人,不对,西花园没这么多人!”林潮生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妙,似乎并不只有一个势力在针对自己。 林潮生没有贸然出去,黑暗中,外面对于林潮生一切都是未知的,在屋里还有地形优势。 “哎呀,怎么死了这么多人,林兄弟快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一进门宋明被吓了一跳,东花园的人竟然全死了! 宋明也真有几分决断,知道自己已经是有进无退,一边用言语分散林潮生心神,同时旱魃拳内蕴,等到他已经控制不住脸上的狰狞表情,拳头上腾起一蓬火焰,他竟然掌握了旱魃拳的真谛,踏入小成境界。 还未等他心中的欢喜呈现在脸上,他的表情瞬间凝固住了,疼痛,不甘,脖子上一道深邃的伤口割裂了他的一切生机。 “现在还觉得我两次赢你都是运气吗?我欲杀你,易如反掌!”冷漠的看着宋明尸体倒地,林潮生快步冲上去,将两名要跑的仆役抓回来,一剑一个结果了他们性命。 在他们身上擦净了落雪剑身上的血珠,林潮生在已经流成血泊的房间中静静等待着下一轮攻势。 “不会这么轻易就结束,一定,还有后续!” “怎么还没出来?”李药师焦急的在院外来回踱步,想起年末小比那一天林潮生的神勇表现,李药师突然有些后悔接这个任务。 又等了一会,李药师的耐心消磨殆尽,此刻他已经接受了现实,冷静道:“他们应该是凶多吉少了,邓校尉,接下来就全看黑狼军的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