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9章 元气外放

第9章 元气外放

2569 2017-11-07 15:34:29
“无涯,你怎么看?”韩天放道。韩无涯自然知道父亲问的是谁,九座擂台也只有八号擂有点意思。思索片刻,韩无涯回道:“此人云水柔拳似的似是而非,路数倒像是阴阳宗的无极拳法,父亲,他不会是...”“大道至简,万途归一。他一招一式都是不折不扣的云水柔拳,只是改变了固有出招路线,改编得缥缈灵幻似是而非,倒有几分才气。我检查过他的真气,确是侯府聚水决无疑,非宗门余孽。”大乾朝立国,一改旧日王朝受武道宗门束缚之哀,励精图治鼎革天下,废除全部宗门自治权要求朝廷介入,顺者生,逆者死,奠定万世功勋。这一切,都建立在无数宗门的累累白骨之上。然王朝长不过千年,而宗门常有万年传承,而今还不是放松懈怠的时候,大乾朝上下时刻警惕着宗门残党的报复。一有发现宁杀错,不放过。正想吩咐世子关注林潮生,给予他些优待,就听到九号擂传来都管声音:下一组,方守一对战聂炎。一时间,万众瞩目。“托方兄的福,我聂炎也体验一会受人关注的感觉”聂炎苦笑一声,昂扬振奋道:“我知守一兄天纵奇才,不敢耽误大家时间,只要能挡住我苦心修炼的必杀一剑,这场就算我输。”聂炎倒也光棍,知道此战必输便退而求其次,在大家伙面前展现一番自己,能入侯爷的眼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嗯,此人明得失知进退,倒是个当仆役的好苗子。”韩天放捋须赞赏道。“好!你来吧。”方守一话音刚落,聂炎霎时暴起,从腰间拔出一柄黝黑短剑,浑身被漆黑浓雾包裹,如真如幻,惑人眼球。突然,黑雾中弹出一段黑锋,直刺方守一喉咙。“炼幽潜蛇剑,可惜你遇到八品狼灵根,狼之一物,最是敏锐狡诈,你骗不过他。”林潮生感慨道。这聂炎也算努力了,炼幽潜蛇剑已是玄级武技,他能练到小成衍生黑雾算得上天赋努力具备,可惜他遇到一个开外挂的。从未经历过如此凶险战斗的方守一顿时惊得亡魂直冒,已经忘记该怎么出招反击了,就在此时,他身上腾起一阵灰雾,雾聚成狼头发出一声冲天厉啸。方守一顿时惊醒,就在侯爷韩天放都忍不住要出手救人的时候,他爆退躲开,旋即宝剑出鞘,黄级中品宝兵在烈风环绕,一剑斩出,狂风猎猎,吹散黑雾,露出聂炎惊愕的脸。双剑碰撞,聂炎的短剑瞬时断裂,他苦笑抱拳道:“小弟认输,甘拜下风。”听到此言,总管也是如梦方醒,连忙记录结果,同时召唤下一组。“炼体初阶也此搏杀得如此精彩,我外事院聂炎比你看中的那个西花园的小子比如何?”韩灵儿得意得瞥了韩冬儿一眼。“修行时间长罢了,林潮生修为提升上去不比他差。”韩冬儿这还击怎么听怎么没底气。“二品水木灵根等他炼肉,怕是要等到天荒地老。”“哼,懒得与你辩解。”韩冬儿侧过头去不理会她,两边的侍女互相怒目而视,颇有几分主辱臣死的意思。宣威侯府外府数十个院,每个月出三人也有百五十号人左右,打得快的像是林潮生,方守一几分钟就结束战斗,打得慢的足能折腾近半个时辰。原因却也简单,大家都是初期武者,谁也没掌握高深武技,想要分出胜负,很多时候都看谁耐力更强。如此,年末小比通常都要比三天,头一天比两场,第二天决出十强,第三天排一二三名。等到今天林潮生第二场的时候,林潮生都觉得是不是自己转世之后运气也变好了,一个一边上台一边吐血的杂役上来露个面就抱拳认输了。这人林潮生也见过,之前和赤虎军一名好手斗了半个多时辰,两个人打出真火,纷纷重伤,最后他险胜一招却也没能力进行第二场战斗了。“出门踩屎了吧,怎么狗运全让你遇到了。”宋明双手抱臂冷嘲热讽。“不是踩屎,是遇到屎了,真是晦气。”林潮生看着宋明嗤笑一声。“行啊,你继续嘴硬,我看你能凭着你那三脚猫功夫混到什么时候,祈祷你在擂台上别遇到我,不然这次我绝不饶你。”宋明冷哼道。“这话你留着梦里去说吧,我就不奉陪了。”林潮生转身离开。高台上柳翠得了九小姐的吩咐,急匆匆追去。林潮生面色凝重,他想起一个词,蝴蝶效应。前世在林潮生的印象里前十名有聂炎一个,现在因为他的出现打乱了对决排序,导致聂炎提前对上方守一被淘汰。侯府的小变化还在掌握之中,不知道日后会不会出现天下大势被我改变的情况,我前世的记忆可以相信却也不能尽信。林潮生琢磨着,忽听身后有人喊他,回头一看正是柳翠,跑得俏脸微红。“柳翠姑娘找我有事?”林潮生道。“不是我,是九小姐,今天你表现的不错,这瓶换皮生肌水赏你的。”柳翠一副小大人模样勉励似得拍拍林潮生肩膀。林潮生不禁失笑,换皮生肌水他当白开水一样喝,那还会在乎这一点点赏赐,随口说道:“你留着喝吧,我不需要。”转身离去。“呸,不识好人心。”荒凉的小院传出阵阵惊涛拍岸声音,一式水浪十三拍在林潮生的掌中幻化出浪涛阵阵,延绵不绝。“去!”最后一掌击出,前十二掌的力量爆发,一道货真价实的水波从掌心喷出。将体内涌动,直欲突破的元气压制下去,林潮生感慨道:“这水浪十三拍终于修炼到大成了,只是这威力实在是...不过应付侯府小比也够了。”一夜无话,次日清晨,一众仆役吃过早饭,成群结队赶往内府。仇猛说道:“没想到这次运气这么好,咱们三个竟然都过了第一关,不过今天怕是好运到头了。只剩下不到五十人,能留下来的每个都不在我之下,前十到底与我西花园无缘啊!”“可不是,再好的运气也有用尽的时候。”一开始宋明受了黄都管的意针对林潮生,自打被林潮生两招击败颜面落尽后他深恨林潮生,从早饭开始便一直冷嘲热讽,一有机会便抓住猛打。林潮生的心境岂是他能扰乱的,岿然不动。等到韩天放和侯府少主们到齐,第二天的比武正式开始。第二天比第一天的观赏性强了不少,虽然在真正强者的眼中还是小孩子瞎胡闹,但也多少有了些章法。一场激烈的厮杀后,五号擂的都管宣布道:“下一组,林潮生对阵宋明!”“哈哈,苍天有眼!你小子终于落我手里,这次我绝不会再大意了!”宋明大笑几声,惹得他人侧目连连。“真希望待会你也笑得出来。”林潮生淡定走上擂台,两人本来就认识,也不用假客气通名了。言语上的交锋已经不能满足宋明,他大吼一声看招,一股热力横生,灼烧的硬木擂台毕啵作响。出手便是威力绝伦的旱魃拳,但这次宋明留了个心眼,他只发六分力,就算林潮生出招诡诈他也有变招的资本。却不料这次林潮生要和他硬碰硬,脚踏七星,林潮生超前一连拍出三掌,一掌快似一掌,掌力呼啸间竟发出了水浪的声音,有如大潮来临前的潮信,下一刻,海浪随气而动。宋明惊愕的眸子倒映出一只手掌和扑面而来的浪涛。这哗啦啦的流水声立刻吸引了全场所有目光,元气外放,这是炼筋境的象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