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50章 黑袍人

第50章 黑袍人

3040 2018-04-01 10:23:03
那军官的应对也不出林潮生所料,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有些慌了的他直接将主使供出来:“大人,这可不关我事啊,都是镇长要求的,只要有打听烤肉大师的全部抓起来审问。”“是这样吗?带我们去见镇长。”林潮生随即说道,军官也不敢拒绝,馆主沈正玄亲传入室弟子的身份不比侯府世子低多少,都是在西宁府能横着走的贵胄。一路将林潮生等人领至镇长府,军官躬身请示道:“就是这了,且容小人替大人引路。”遍观整个黑金镇,这镇长的府邸是最辉煌气派的,这也是理所应当。大乾朝幅员辽阔,州府一层面尚且保持自治,下放到村镇一层就无能为力的,屡有武者杀官事件发生。久而久之,镇长村长都有当地势力推举,不受朝廷干预。这是亘古传下来的规矩,能当上镇长村长的,无不是当地豪强,有权有势有武力的存在,不然不足以维护自己的统治。但也不以为镇长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往往这种只能称霸一个小地方的势力在面对州府势力的时候都是不堪一击的。如果沈正玄认真起来,十个黑金镇都能轻易夷灭,一人成军,说的就是神轮境。林潮生等人能拥有的超凡地位,全仰仗沈正玄的个人武力。“那个王八蛋打扰老爷清净?”灯火辉煌的正厅中传来一阵淫笑声和女子娇嗔声,脂粉香气透门而出,听见军官的敲门声,门里立刻传来一阵怒骂。“老爷是我,严容啊!有要紧事禀告。”军官严容说罢,门内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欢笑偃旗息鼓,一个鹰视狼顾,黄眉入鬓,一身肌肉如钢浇铁铸的中年男子从门中走出。“好个威武的大汉。”林潮生看出了这个镇长的炼骨实力,即便如此,他在林潮生的眼中也只能担得起威武这个词,中看不中用。他的筋骨十分松垮,只有肌肉勉强保持,显然是养尊处优许久没有锻炼了。邓元昌和崔卓二人一只手就能干掉他。“这三个是什么人?”能让严容畏畏缩缩的引来,此三人要么身份不凡,要么实力非凡,要么身份与实力兼具。“馆主的入室弟子!”严容不必说的太详细,在偌大西宁府,只有一个馆主。“哎呀呀,竟是馆主大人的传人,小可有失远迎,还望见谅。敢问三位贵客有何吩咐?”镇长一双虎目笑得都眯了起来,很是讨好的模样。“我找烤肉大师。”林潮生认真观看镇长的神情,只见镇长微露喜色,然后吟唱半阙诗:“石歧山上一枝梅。”“什么?”林潮生皱眉。“啊,没什么,在下有时候兴起就会吟诗,今日得见贵公子实在喜不自胜,忍不住就吟起诗来。几位公子这边请,容在下设下酒宴,款待三位。”将林潮生三人引入正厅,几位姬妾早已把不该见人的东西收拾起来。镇长张雄德也是一张利口,谈天说地半个时辰都不带重样,又是谈前段时间的遗迹风波,又是聊西北大森林的当今局势,中间还穿插几个最新的笑话,看上去宾主尽欢。酒至半酣,张雄德轻轻一敲酒杯,几个身着轻纱,露出腰腹大腿的裸露女子随香风而来。“张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林潮生广目一扫,也将邓元昌和崔卓的神色纳入眼中,邓元昌不为所动,眼中还含着厌恶,崔卓就有些意动了,不过见林潮生没有动作,他也收起了色欲,身形端正得吃酒。人的本性是隐藏不了的,比如崔卓好色,崔卓忠诚,一天的朝夕相处,林潮生已经将自己收服的二人看了个透彻,两人各有各的缺点,崔卓好色,邓元昌心机深沉,但都有共同的优点,忠贞不二,一旦拜主绝无反叛之心,这和前世林潮生认知中的形象重合起来。“没别的意思,三位公子舟车劳顿,我命府下姬妾服侍三位公子休息。”张雄德呵呵笑道。“算了吧,君子不夺人所爱,并且我可不想和张大人做‘同道中人’啊。”林潮生的笑容也变得有些浪荡了。“哈哈哈,林公子说的是啊,是我老张考虑不周了。来人,给三位公子安排客房,今日就在我这住下,明日我就把烤肉大师带来献于林公子。”张雄德大气豪爽道。“谢镇长美意,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起身告辞,三人跟着小厮一路至厢房,拒绝了小厮的安排,三人住在同一屋里,互相之间有个照应。林潮生倚窗望月,崔卓和邓元昌二人闲聊着。“老崔怎么样,公子和我是一样人,对女子有洁癖,哪像你个色中恶鬼。”“这你就说错了,我没什么洁癖,恰恰相反,我对许多青楼名妓都很有兴趣,只是今天不是作乐的时候。”生于那个无比开放的年代,林潮生要是有女人还洁癖,那他得单身一辈子。“公子说的是,那镇长之前吞吞吐吐,还吟诗,明显是对暗号,我怀疑他目的不纯,明天必有风波。”邓元昌心细如发,看得透彻。“哎我说老邓,你怎么不叫师兄叫上公子了?”“我觉得公子比师兄好听,心里也舒服,毕竟我今年二十有六了,管公子叫师兄总觉得有些别扭。”说着,他偷偷打量林潮生。“随便你们怎么叫,你们开心就好。”林潮生倒没关注这些细枝末节,此刻他千里眼全开,目力穿透墙壁,刺破黑暗,清楚看到有十几个暗哨时刻不停盯着他们,这肯定有问题。正巧此时,有小厮端来水盆毛巾伺候三人洗漱,林潮生看了邓元昌一眼,邓元昌立刻明白他的意思,笑呵呵接过小厮的水盆道:“让我来吧,我家公子不习惯别人伺候。”小厮递过水盆,就在这时,邓元昌突然出手打晕了他,崔卓迅速上前扶住小厮,口中还说着:“公子请洗漱。”对着小厮一阵忙活后把他请到床上去,此时,林潮生换上小厮的衣服,身形变换,他变成了小厮,端着水盆走出门去。林潮生对邓元昌和崔卓十分满意,这两人当真聪明,不需要交流就能明白彼此的意思。林潮生看了一眼草丛中探出头来的暗哨,点了点头暗示一切没有异常,然后端着水盆离开了。离开厢房,林潮生的双目神光湛湛,他在辨别小厮的脚印,一路循着脚印回到大堂。“他们怎么样?”端坐在太师椅上,张雄德手捧茶盏道。“一切正常。”林潮生此时的变化还不是十分精妙,容易暴露,也不敢多说话,快速吐出四个字后闭口不言。“退下吧。”“是。”林潮生惜字如金,离开大堂走远了几步,将脚步声传出去后,他立刻如灵猫般迅捷,迅速飞奔回门前双目看穿木门,只见大堂前,一个黑袍人坐在主位上,镇长张雄德恭敬的在一旁侍立。张雄德说道:“大人,可以确定这个叫林潮生的小子不是公子,他没对出来暗号,而且他的言谈举止也不像。”“继续找,不得怠慢,公子一定没死,此时正躲在哪里不敢露面。这烤肉大师恐怕是留不得了,今晚就把他做了吧。”“小人明白。”说完,那黑袍人化作一缕黑烟,消散于空。门外,林潮生惊骇非常,险些发出响动来。能做到这种地步的,要么是神轮境大能,要么是前朝太监,如果说神轮境高手,没理由发现不了林潮生,那就只能是后者。前朝太监掌握着一门秘法,留影术,可以远距离和人沟通。这门秘法创建之初,是前朝皇帝雄才大略,想要监管天下,政策出宫门即天下知。一切的一切在林潮生脑海中迅速搭建出结构来,林潮生隐约开始明白了一切的前因后果。当初神机子为裴仲康推算传承的时候推算出了千变天妖王传承和饕餮胃是一起的,所以很早之前,裴仲康就在为饕餮胃做准备,知道烤肉大师是破开七冲门的关键,所以在黑金镇发展势力。裴仲康失踪之后,刚才的前朝太监推测裴仲康是躲了起来暂避风头,所以抓住了烤肉大师,只要裴仲康想要找烤肉大师,必会被手眼通天的镇长张雄德发现,然后找来一对暗号,对对了最好,对错了就免不了一阵好打。也只有林潮生身份非凡他不敢动手。猜测还有几个漏洞没想清楚,但此时林潮生没时间了,他必须得去救烤肉大师,不然烤肉大师就死定了!就听到门内张雄德发号施令,让白天遇到的队长严容去地牢处决烤肉大师。林潮生像是严容的影子,紧随其后又不被发现。到底只是一个镇长,他家中不可能像侯府一样戒备森严,没人能发现隐匿技巧十分出众的林潮生。严容跟守卫对上暗号,打开牢门,趁着缝隙,林潮生真元涌动,打散空气中的水汽形成一小片浓雾,趁着雾气,林潮生迅速冲入昏暗的地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