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66章 铁脊山囚徒

第66章 铁脊山囚徒

3042 2018-04-06 10:45:01
侯府,韩天放手捧圣旨,身躯不住颤抖。片刻后,他颓然坐在椅子上,一双虎目血丝密布。他等这份消息等了一天一夜,结果等来这个结局,多地爆发妖祸,西宁府初露苗头,不予派兵。在韩天放的眼中,这是一府之地倾覆的前兆,在朝廷眼中不过是疥癣之疾,除非西宁府彻底沦丧妖族之手,不然永远得不到重视。“父亲,情况如何?”韩无涯一见韩天放的样子,心中不由一沉。“援军没有,不过朝廷也没有完全放弃西宁府,给了我们自主募兵的权限,重启征妖校尉计划,并设下积分榜,多杀妖者可以通过积分兑换物资。嘿嘿,真把西宁府当成乞丐窝了。”韩天放冷笑不止。韩无涯亦是无奈摇头,不是乞丐窝也差不多,西宁府灵气稀薄,地产贫瘠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总比完全不闻不问要好,我这就发诏书,将朝廷的意思传下去?”被视为侯府接班人培养的韩无涯处理政事已经十分娴熟了,不过也正因如此他的武艺落下了,修为不低可实战差强人意。韩无涯对此想出的对策是招揽打手,他自己不能打,就让别人帮他打,方守一就是他主要拉拢的目标。空旷的客栈只剩下一张桌子,其他全被军队征用了,对此李沐风表示无所谓,炒了几叠小菜,温一壶酒,静待林潮生。“林兄,外面情况如何?”林潮生推门而入,李沐风立即问道。“不容乐观,兵员损失太大,也和昨晚第一波攻势太猛有关,现在各地都在征兵,饷银和抚恤金全部翻倍,武者参军就送黄级军中武技,炼筋境以上武者送玄级武技功法。”林潮生道。战争就是一个熔炉,投入进去矿石,出来的是铁,被战争消化的是残渣。经过一晚上的思考林潮生也想明白一些问题,前世今生差异的问题。前世黑金镇兵不血刃拿下,随后妖族变得懒散起来,并没有全力攻打波风城和阳泉城两大重城,而是仿佛练兵一样不断袭扰村镇各地,所到之处一片焦土,将西宁府一方牵制得疲于奔命。对于妖族来说,黑金镇是必须要拿下的,这是将妖族阻拦在西宁府之外的坚固堡垒,将这堡垒攻下,妖族的士兵就完全解放了,可以四面八方侵蚀西宁府的防御,掠夺资源。拿不下西宁府,这场战争对妖族就毫无意义,只有亏没有赚,所以林潮生越发确信,黑金镇守不住,因为妖族想要攻下黑金镇。从两族在西宁府的实力对比就不难看出,如果妖族真想攻占西宁府,一个月即可,可前世足足打了十年,原因自然简单,西宁府的妖族不想当这个出头鸟,他们把西宁府攻下,势必要面对朝廷派来的报复大军,如果朝廷连土地沦陷都不管,只会更加助长妖族的猖狂气焰,到时候群妖四起,遍地开花。一边乐呵呵掠夺资源人口,一边拿西宁府守军练兵还不用当出头鸟,一举多得的事妖族怎么放弃?不过要想达到这一目标,首先必须攻下黑金镇,要不然妖族就被会锁死在黑金镇前。几叠小菜,一壶美酒在这混乱的战争中心已经是不可多得的珍贵享受,酒足饭饱李沐风突然说道:“对了,刚才有一武馆弟子找你去镇长府上议事,你去不去?”李沐风穿着围裙收拾碗筷,倒有几分贤妻良母的架势。“相见不如不见,不去。这场大战,李兄又有什么打算?”林潮生不可能去的,此刻已经和武馆分手,又何苦再回那个大漩涡中?这场妖祸是林潮生积累崛起资本的一场大战役,自己当家做主总好过被别人呼来喝去,哪怕那个人是神轮强者对自己有恩。“打算?没有,走一步看一步,反正我就一个想法,抗妖。”李沐风道。“经过昨晚一战,我想李兄也该明白独木难支的道理,在这样一场大战中,神轮境以下武者最好还是抱团取暖。前几天我从宣威侯手中讨要来征妖校尉一职,有自主募兵权,正巧我还有点班底,我想组织一个队伍联和抗妖。”“你想...”“我想请你担任军司马一职,统领千军。”校尉的属官就是军司马,校尉不在时,军司马甚至可以代行其事。可见林潮生对李沐风的看重。“可以。”林潮生说完就盯着李沐风看他的反应,见李沐风点头林潮生松了口气。请李沐风为属官只是将他拉上战车的第一步,接下来林潮生还有打算。“我们现在也扯起旗帜募兵?”李沐风问道。“我要是想募兵,多少人都招的来,不过这样招来的兵我不稀罕。”林潮生是有说这种话的底气的,他脑海中藏着功法千卷,黄级玄级不计其数,地级也有不少,天级也有几部,更何况林潮生还是一位丹道宗师,凭丹药和财力也足以令人眼红。但正如林潮生所说的,他看不上这些贪图资源的兵,因为他招兵的目标就是让这些人替他收集资源,不然林潮生招兵图什么?真的为了抗妖吗?“我要的兵,凶如狼狠似虎,是一群看不住就要反噬主人的凶徒,只有这样的兵才能对抗凶狠的妖族,那些绵羊一样混日子领饷银的兵要来何用?”“这种兵去哪找?”“死囚营。”林潮生记得前世妖祸爆发之时,铁脊山关押的死囚暴动,杀死所有看守后啸聚山林,杀妖也杀人,掠夺各方资源最后也成了一股势力,后来被妖族盯上,西宁府全境陷落的时候被妖族尽数诛杀。两匹快马离开黑金镇,直奔铁脊山。林潮生离去的消息很快就被有心人得知,大师兄陈平收到手下发来的密保,在讨论如何抵抗妖族的会议上就忍不住公布出来:“林潮生跑了,师父,我早就看出此人志大才疏,胆小怕事。”林潮生离开武馆,陈平也没少在沈正玄耳边灌输这些话,陈平倒是没再对林潮生下手,只是背后小手段从来没停过,怕的就是林潮生再回武馆,要的是彻底把林潮生搞臭。沈正玄也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别再提他了,继续商议筑高城墙之事。”沈正玄也只当昨夜林潮生被吓破了胆,这也情有可原,不是每个人都能坦然面对死亡,就连他也不能,死亡面前人人平等。这一小插曲林潮生注定不会知道,就算知道了他也无所谓,他就没想过再回武馆,武馆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跳板,为了拿到千变传承他在加入武馆,现在千变传承入手,武馆对他来说只是束缚不是帮助。“林兄你看,还是有志士的!”路上,李沐风突然指着前面的骑马的少年说道。林潮生定睛一看,这人唇红齿白,面如桃花,媚波流转的眼眸时刻要流淌出柔情蜜意,是韩灵儿女扮男装,也只有李沐风这种就在山林不谙世事的人才看不出来。快马加鞭迎上,林潮生扶额道:“你怎么来了?”“太无聊就过来看看喽,你这是要去哪?”韩灵儿不知不觉偏转了话题。“铁脊山,你既然来了就跟着我一起吧,现在世道乱得很,你一姑娘不好好在家待着到处乱跑,当心被妖怪抓取吃掉。”“你当我是小孩子?”韩灵儿翻了个白眼,接下束发扎了个马尾,青春靓丽,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活泼气息。看着鬼精灵的韩灵儿,李沐风向林潮生丢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这姑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本来早就到了铁脊山脉,一路上韩灵儿非缠着林潮生将这几天发生的事,耐着性子讲完,等他们赶到的时候铁脊山已经人去楼空,只留下几十具守卫的尸体。放在和平时期这是惊天大案,韩天放都会被惊动,但现在所有人都自顾不暇也就没人去理会这一群死囚犯了。“沿着血迹追,韩灵儿你要小心些,被发配来这里的囚徒都是武者。”韩灵儿实力也不差,可娇生惯养在蜜罐里长大,林潮生怎么都觉得她是个拖累。“知道了,你怎么比我娘还啰嗦。”林潮生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只得快马加鞭和她拉开些距离。这些囚徒没走多远,正停留在一片空地中,一群囚徒围着一个光头囚犯听他大声演讲,林潮生离得老远隔着密林就透过千里眼看到了他们。“我们都是罪不可赦的人,没人能收留我们,我们更要自强自立,我张彪愿意带这个头,给大家开创百世基业...”光头张彪唾沫横飞,一脸的庄严肃穆,要是脱了囚服还以为他是圣人。“这个头,你带不了。”三骑从密林中走出,林潮生在最前方,马鞭一指张彪,语气平平无奇话语之间的意思却桀骜无比。“谁裤腰带没系紧露出这么个货?”张彪喝骂一声,还没等林潮生有反应,韩灵儿却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她还没听过这么粗俗的脏话,但还挺有趣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