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40章 被伏击

第40章 被伏击

3030 2018-03-29 10:03:11
走出巨妖林,眼前一阵迷离变换,林潮生和小荷出现在了一座巨大的墓冢之中。不灭青灯古老永恒的燃烧着,四根粗大石柱撑起整间墓冢。前方离地半丈,悬浮着一尊天青石棺椁,棺椁内,千变天妖王的遗体显露出来,一只苍老干枯的猴子。他身着金光战甲,脚踏藕丝步云履,胸前双手压着一张银页。七十二张银页之一!记载着一项大神通。若是换了不够淡定的早就愣头冲上去了,而林潮生依旧站在原地冷静观察着。棺椁前还铺着一个蒲团,蒲团边写着一行字,叩首千遍,传承自现。“怎么不去磕头,银页神通,难道你动心?还是你不知道银页神通象征着什么?”小荷似笑非笑,她越来越不对劲了。“我当然知道,银页神通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便是一根朽木庸才得了银页神通也能凭此乘风而起叱咤一方。可这银页神通不是那么好拿的,考验才刚刚开始啊。”林潮生脸色无比凝重。“哦,愿闻其详。”就在两人在墓冢中交谈的时候,新一轮高手已经进入遗迹了,其他人倒也还算正常,只有一人,裴仲康,他仿佛早就来过一样,一路高歌猛进,寻找最快的道路,最优的选择直入内区。万蛇窟,黑降,巨妖林如履平地,一个时辰的功夫,此人就冲到了守关巨妖前,他选择了巨妖把守的入口,凶猛残暴的巨妖在裴仲康面前就像是个布娃娃一样软弱无力。裴仲康脚踏七星,身法如鬼似魅,从容闪到巨妖身后,双足点地冲天而起,锋利的长剑直接刺入巨妖的后脖颈,巨妖当场殒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裴仲康仿佛早就猜到了一切,可杀死巨妖之后,道路却并没有出现,裴仲康先是惊愕,脸色很快变为阴沉,冷笑道:“神机子的天衍卦术竟然出现了偏差,什么人抢在了我的前头。”琢磨片刻,裴仲康也不在此地逗留,迅速离去。林潮生如何看到这个画面,一定会警惕裴仲康,可惜他不知道,他猜不到。此时,他正跟小荷说话。“以我的经验看,棺椁是绝对不能动的,若是敢擅越雷池,恐怕身死魂灭就在旦夕。叩首千遍,传承自现?这句话更是扯淡,书生在考试前尚要研究主考官的政治取向,并往哪方面靠拢。我争夺千变天妖王传承,又岂会对它毫无了解?千变天妖王嬉闹一生,没成就什么功业,却也让整个西境人记住了他。千变天妖王绝对不会把传承交给一个老实听话的呆子。真要是过去老实磕头性命之危不会有,却也绝不会得到传承。”林潮生的分析条理分明,鞭辟入里,可他没说获取传承的正确方法。“那你打算怎么办,在这里傻等?恐怕天妖王大人也不会喜欢老谋深算的阴谋家吧。”小荷道。林潮生不等小荷说完,他已经行动了,端庄上前,在蒲团上磕了三个头,这是神武大世界的拜师礼,简单的三个头代表了联结一生的约定。叩首三次,林潮生起身,双手颤抖的摸向棺椁中的银页。这是一次冒险,这是一次赌博,用生命赌博。前世林潮生探过不少遗迹墓冢。那些强者都有共同的看法,那就是不希望后人打扰自己死后永眠,在棺材周围都会布置下打量机关阵法,但有靠近,立斩无赦。当然,林潮生自然也不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就去玩命。林潮生和裴仲康没什么交集,对和他麾下四健将之一有些交情,那第四个四健将不是武馆中人,而是军方的人。林潮生早就知道,军方的人也把目光对准了龙眠之地,这次龙尸传承争夺的最终受益者就有他一个。林潮生曾经因为好奇问过他一次,裴仲康是怎么获得的传承,他说了八个字,心怀敬意,水到渠成。林潮生认为他已经做到了应该做的,哆嗦的手抓住了银页,并没有任何异动出现,林潮生松了口气,抽出银页,立刻退回原地。千变天妖王身上穿着的甲胄,靴子都是至少天阶的至宝,但林潮生一手指头都不动,这是对师父的尊重,只拿该拿的,不起不应该有的贪念。林潮生没注意到,他拿走了银页之后,千变天妖王安详的面容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历经半个月的冒险,生死搏杀,这一刻终于见到收获了。不过此时,明显不是阅读银页的好时机,小荷还在呢。“真没想到,林哥哥你竟然成功了。”小荷双手捧在胸前,一脸崇拜的望着林潮生。“别动,再动一步,咱俩就不得不刀兵相见了。”林潮生不为所动,一缕缕危险的气机在空气中飘散。“啊?林哥哥为什么这样说?”小荷故作惊讶,可惜她的演技比林潮生差了太多,表演的痕迹太重了些。“你从来就没叫过我林哥哥这个肉麻的称呼,突然这么喊不觉得很突兀吗?其次,你早就露馅了,还装什么呀。”林潮生冷漠道。“呵呵,还以为你们男人都是精虫上脑就什么都忘了,你还挺警惕的嘛。”小荷的确不是小荷了,此刻她也懒得伪装些什么,那股女强人的气场不自觉的就散发出来。“男人的确容易精虫上脑,只能说你还到让我精虫上脑的地步。好了废话少说,宁小姐不惜辛劳跟着我就是为了千变天妖王的传承?你什么都没付出就像渔翁得利也想得太美了吧。”“世间唯一的真理就是拳头!我被放逐到西宁府,因为我拳头不够大,没办法对抗族中长老,我什么都不需要付出就能得到传承,就因为我拳头比你大,你打不过我。现在乖乖把银页交出来,我不为难你。”宁雨薇双手叉腰,得意的扬起下巴。“这个道理我几百年前就知道,天真的姑娘,你跟了我这么长时间难道不知道我擅长什么吗?”林潮生笑容中藏着刺骨冰寒。“你就吹吧你,非逼我动手吗?”“就知道你不信,拉起你的袖子看看。”林潮生微微冷哼,一副稳坐钓鱼台吃定宁雨薇的模样,让宁雨薇信心摇动,心道:他不会真在我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吧?拉起袖子一看,只见一条绿线从手腕处蔓延至手肘,宁雨薇大惊失色道:“东荒奇毒,五色五线。”“没错,第一日是红线,一寸,第二日是黄线,两寸,第三日是蓝线,三寸,第四日是绿线,四寸。当第五日变成五寸黑线时,那人就无药可救了。”五色五线毒只有施毒者才知道解药,是一种无解之毒。“你好狠毒,几天前就蓄谋害我,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宁雨薇好像很委屈的样子。“抢我的银页还好意思说这种话,宁雨薇你也算对我有恩,我也不做绝,只要你向天道立誓,不图谋我的银页,我就帮你解毒,如何?”林潮生道。“哼,你要杀就杀好了,反正死的是小荷不是我,看你出去之后我怎么收拾你!”宁雨薇怒道。“别赌气嘛,小荷是你的贴身侍女,跟了你这么多年你真舍得让她死了?”劝完林潮生也不刺激她,让她冷静一会后,宁雨薇还是妥协了。“我宁雨薇向天道立誓,不再图谋林潮生的银页,否则就此生不入神轮境,这下你满意了吧?”对宁雨薇这种进取心很强的武者来说,不能晋升神轮境比死还难受。“早这样不就好了。”“快帮我解毒先!”“解什么毒啊,我上哪去弄那东荒奇毒去,就算真有,我舍得用在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身上吗?找点水把胳膊上的绿线擦了去。”林潮生这段时间的算无遗策,奇谋妙计层出不穷已经在宁雨薇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林潮生胡乱编纂出来的东西,对林潮生言听计从的宁雨薇也下意识认为是真的,再加上林潮生以假乱真的演技,宁雨薇被骗了。目瞪口呆半晌,宁雨薇如水的双眸腾起两团愤怒的火焰,掌中传来一股吸力将林潮生抓了过去,然后便是一顿毒打。宁雨薇用的是小荷的身体,她本尊实力强大,但此刻毕竟只有炼肉境修为。林潮生的战斗经验不知道要碾压宁雨薇多少,不过林潮生还是低着头认了,毕竟是他算计在先。宁雨薇打累了,林潮生被打的也累了,两人坐在灰尘铺满的墓冢里大口喘着粗气,再配合上两人衣衫散乱的样子,要是不知情的外人看到一定会认为是两个口味奇重的变态在坟墓里做那种事。“到此为止吧,你也该发泄够了。”“想罢手也行,你先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宁雨薇问道,她真的很好奇,林潮生是怎么发现自己和小荷神魂互换了。“万蛇窟被伏击之后,小荷在我的调教下已经开始逐渐不再害怕尸体和血腥了,但是她看到了还是会有恐惧的反映,而不是...兴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