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58章 再败方守一

第58章 再败方守一

3022 2018-04-03 10:37:01
“你说什么?林潮生回来了?哈哈,我早知道有这一天,没人能赢我,林潮生,是我回报你的时候到了。”次日一早,府中练武的方守一忽听手下来报,得知了这一重大消息忍不住仰天狂笑。“快告诉我,林潮生在哪?”在遗迹中他机会对林潮生下手,此时机会终于来了,他要光明正大打败林潮生。“公子莫急,侯爷刚召见他。”消息灵通的杂役汇报着。林潮生猜的没错,在阳泉城什么事都瞒不过韩天放,刚回阳泉城的第二天早上就有侯府杂役找到林潮生住宿的客栈,林潮生也顺理成章跟他去见韩天放。韩天放刚听完一份惊天情报,手指有节奏敲击着桌子,发出笃笃声。厅中,林潮生站如青松,傲骨嶙峋。“妖族意图攻陷西宁府,你分析得不错,可就凭你空口白牙述说胸中臆想就像说服我?”本来韩天放是想让林潮生重归侯府体系,他都准备许给林潮生一个将军之位,对他的拉拢丝毫不逊色于方守一。可韩天放万万没想到,刚见面林潮生就爆出西北大森林妖族举止异常,什么八大妖王联手,整个妖族进入备战状态就快要发起攻势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全盘打乱了韩天放的思路。“我林潮生绝非哗众取宠的小丑,相信以侯爷对我的了解不会否认这一点,妖族是否图谋不轨,三个月内,必定水落石出,只怕那时候已经晚了。而且我证据确凿,有证人作证,西北大森林外的黑金镇已经被妖族腐蚀,镇长就是妖族控制的傀儡。”这番话句句属实,但林潮生隐瞒了此时和前朝皇室宗门有关系的一点,这一点若是也爆出来,恐怕此事会惊动朝廷,潮庭大军压境,林潮生哪还有浑水摸鱼的空间。“就凭你一年之内让西宁府的丹香阁起死回生,你说的话我信你,说吧,你来找我想要什么?”韩天放大马金刀坐着,威严沉凝的气势向四周弥散。“想向侯爷讨个一官半职。”林潮生笑了,终于暴露他此行的真实目的。武馆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林潮生打算重新走侯府发展路线。“那你是要我侯府官职还是朝廷官职?”韩天放打起了精神,林潮生这个选择很重要,能让他看出林潮生的性格和志向。“朝廷的。”林潮生果决道。这个选择也不出韩天放的意料,男儿志在四方,侯府官职固然在西宁府拥有无上权威,但行走在其他府中几乎毫无作用,而朝廷的职位在中土大地的任何地方都通用,但提升起来难度也很大,政绩要上报朝廷考核,考核通过才允许晋升。如果林潮生选择了前者,等于向韩天放交了投名状,韩天放会不遗余力支持他,但现在,韩天放需要考虑考虑了。“朝廷的话,我要想参军,我可以帮你争取一个百夫长,更高就难了。”这也是实在话,百夫长往上就是千人校尉,校尉一级都是经过朝廷考核的,通常都是炼血境担任长官。像偏远的西宁府整体实力差一些,炼骨境亦能担当。校尉之上就是偏将军,将军,大将军。大将军通常都由神轮高手担任,往往都是渴望封爵的神轮高手会选择参军。“我听说,朝廷曾立下一个虚职,叫做征妖校尉,反有意除妖并德行足以威震一方的武者可以加封征妖校尉,为朝廷所承认,我想做咱西宁府第一个征妖校尉。”林潮生这番话暴露他是早有谋划的,不过林潮生也不在意,人活一世,谁没点自己的算计,相信韩天放他能理解。“的确有这个职位,不过这是个虚职,朝廷承认地位,但是不发饷,不给一兵一卒,你想好了?”韩天放微微皱眉,不是他觉得难做,而是觉得有些寒酸,征妖校尉就是名头响亮,论权利甚至还不如军中一个普通什长。“我知侯爷想抬举我,不过空降过去的关系户百夫长我麾下的兵也不会服气,什长又太小,还不如我自己另举一杆旗帜自行其是。”林潮生有理有据,韩天放也找不出理由拒绝,点头答应。在征妖校尉的身份令牌后面签下林潮生的名字,从这一刻起,林潮生就是入职的朝廷官员了。大乾王朝国运鼎盛,繁花似锦烈火烹油,可表面的风光下隐藏着巨大隐患,不久之后这个庞大的帝国王朝就会再次分崩离析,陷入群雄割据的乱世。前世在这场割据中,林潮生作为各方棋子,在其中大肆攫取利益,获得崛起的资本,而今生他打算做得更好,他不想当棋子,他要做棋手,他要组建自己的班底,征妖校尉就是他崛起的第一步。有了这个身份令牌做什么事都方便,离开侯府的路上林潮生得意地吹起口哨,如果不是路遇一个讨厌的人,今天简直就是完美的一天。“听说你在波风城人人喊打已经混不下去了,怎么,夹着尾巴又滚回来了?”方守一还是那个方守一,只是越发猖狂了。“灵根晋升九品给了你不小的勇气啊,还敢冲我呲牙!”林潮生从没关注过方守一,倒是方守一对林潮生的行踪了如指掌。街市上行人纷纷躲避,小贩收起摊子急忙溜了,底层人也有底层人的智慧,这种情况就是两位互有恩怨的武者要开打了,卫兵都不敢管,炼筋以下得还好造不成什么损失,炼筋以上的武者打起来,简直就是战场一样,烽火四起狼烟遍地满目残破。有人逃就有好事的武者往这边赶,原本在路边茶馆喝茶的崔卓感觉到这边有热闹看,急急忙忙赶过来却发现热闹的当事人之一是自家公子,对峙的正是曾经有过很深交集的方守一。“方贼,但敢对我家公子无礼!”崔卓忍不住跳出来怒喝一声,然后转头对林潮生请战:“公子,这小子就让我来收拾吧。”“崔卓?是你!”方守一眉头皱起,他忽然觉得林潮生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崔卓此人他在遗迹中时和他打过交到,一个十分难缠的炼骨巅峰武者,和邓元昌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给他造成了很大麻烦,炼骨境的侍卫都折了一个。方守一想不到,连崔卓这种人都拜林潮生为主,那林潮生到底有什么本事?“崔卓你不配,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战斗!林潮生你要是怕了就乖乖跪下磕三个响头,并发誓以后不踏入阳泉城半步我就饶了你。”方守一现在只能赌林潮生徒有其表,因为刚突破炼骨的他还真不一定是崔卓对手,尤其是崔卓已经学会了龙眠之地的神通。“老崔,你说世界上怎么总是有那么多无聊的人。方守一,我不就赢过你一次吗,你步步紧逼苦苦纠缠想做什么,赢回这一次?广阔中土,强者如过江之鲫,就连我也不敢说同境界中绝无敌手,你凭什么觉得自己一定是最强的,一定不能输?”林潮生憋不住笑,方守一真的很可笑,在林潮生眼中他幼稚得像个孩子。一句一句像是钢刀一样插进方守一的心中,理是这个理可方守一不愿意接受,心高气傲的他怎能容许自己输给一个心中认定的废物?这才是他愤怒不甘的根源,他觉得只要林潮生活着就是对他的侮辱。对他九品灵根,世人认可天才的侮辱,人们会记得曾经有个二品灵根的废物击败过他。事实上除了他自己没人会对此事耿耿于怀,一时成败算得了什么?“血迹追踪!狼撕七击!”方守一忍不住动手了,他双眼呈现血色,使出兽灵根才能修炼的玄级武技血迹追踪,他和林潮生之间呈现出一条红红的血带,血带中他的速度得到极大加强。他体内真元激荡,地级功法配合九品狼灵根,他的真元无论质量还是数量都碾压林潮生几十倍,此刻一头真元组成的巨大黑狼傲立长街之上,他将身融入黑狼中,几乎片刻就冲杀至林潮生身前,双爪连环撕扯而至,攻势连绵不绝。林潮生轻描淡写抬起手臂,那气势惊天的巴掌连他的身影都没能摇晃半下,力道全被林潮生牢牢吃下,砖石路依旧完整。“我记得你好像还有一招叫狼王拜月,范围很广啊,我也给修路的工匠少找点事,就现在解决你!”林潮生抓住黑狼双爪,大摔碑手施展开来,劲力牵扯,黑狼直接被林潮生拉至身前,黑狼真元包裹中的方守一什么都做不了,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巨力包裹住。下一刻,林潮生一掌拍下,整条长街震颤了一下,一旁看热闹的武者忍不住惊呼出声,但见那气势凌人的黑狼被一巴掌拍得溃散,化作精纯元气消散于天地,暴露出来的方守一被大摔碑手的余力掀飞出去,当即跪倒在地,口吐鲜血。一场战斗虎头蛇尾,还没怎么样方守一就被轻易击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