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水漫诸天  >  第13章 对战方守一

第13章 对战方守一

3121 2018-03-14 14:15:33
“早料到你忍不住要上来,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李药师会有怎样的下场!”李药师眼中的阴狠挥之不去。“小小药师也敢大放厥词,真是可笑!”这是林潮生今天说的第一句顺心意的话,他就是这么想的。药童,药师,丹师,在侯府丹师就像是天一样,备受尊敬。可在广阔无边的神武大世界里,丹师远不是丹道终点,上面还有丹道大师,丹道宗师,丹王,丹仙。作为曾经的丹道宗师,林潮生提鼻子一闻就知道李药师身上带了多少种丹药,效果为何。偏生李药师还在林潮生面前班门弄斧,真是可笑!“不知死活,看毒!”李药师掏出几枚丹药往地上一砸,立刻升起一阵黄烟,他将解药送入口中,一脸残忍的望着林潮生。“化尸丹,选材南疆五彩毒沙虫,辅以冰片,七蛇花,有腐皮蚀骨之功效,中毒者皮肉溃烂,死状极惨,但只要元气关注足三阳经,手太阳经,毒气就会被抵御在外。”林潮生站在毒雾中心岿然不动,侃侃而谈道。他每说一句,李药师的脸色就变化三分,说道最后他已是惊得目瞪口呆,因为就连他对化尸丹都知之不详,林潮生却能如数家珍一五一十说个清楚。“你想唬我,你看你能装多久,看这个!”李药师将一枚漆黑如墨的丹药吞入口中,怒视林潮生。“南疆特有毒丹,飞蜈蚣毒胆,取千足飞蜈的毒囊,辅以六种不同蜈蚣毒液炼制成一颗至毒的毒丹,使用时含入口中喷出,毒液会化成千足飞蜈蚣模样自动扑击敌人,中招者不到一时三刻就会化为一滩脓血。”林潮生镇静自若,李药师惊骇莫名。“看来教你炼丹那位丹师是南疆出身,专攻毒丹,喂,你要不要吐出来,当心别咬破了皮把自己毒死。”那枚飞蜈蚣毒胆林潮生敢保证李药师不会吐出来,那绝对不是李药师的东西,而是那位丹师本人的,因为这一枚毒丹对炼体境圆满,足以坐镇一方的强者都能轻易毒毙,用来杀一个小小的炼皮武者,太大材小用了。就算李药师真敢用,林潮生也有解决办法,千足飞蜈只产于南疆,正因为它只适应南疆温暖潮湿的独特气候,换做北地绝对养不活,所以针对千足飞蜈最好的办法就是寒冷,林潮生三阴神指一出,定能一举冻毙飞蜈蚣毒胆内残存的千足飞蜈的灵性。这一刻李药师知道,这次阴沟里翻船的不止秦威一个,他也栽了!那枚毒丹是他师父借给他参悟的,他若是擅自动用,想起师父的那些手段,李药师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急忙吐出毒丹封存好。然后,还有些不甘心吞下一枚牛魔大力丸,清灵丹加持力量与速度后,咆哮着扑向林潮生,他的小手段已经不打算再用了。“等的就是这个!你要是不停放毒还真有些棘手。”林潮生心头冷笑,水浪十三拍带着后劲绵长的波涛拍了过去,天地元气在林潮生的调动下化为一波波海浪将李药师拍在‘沙滩上’。毫无反抗之力,这是林潮生小比以来打得最轻松的一仗,上场自动投降的倒霉蛋不算。就像是仇猛描述的一样,李药师身手很一般,全靠诡异莫测的丹药,现在丹药失效他赤膊上阵在高台上几位贵人看来真有些辣眼睛。“这小辈不错,小小年级就能修炼得武技大成,对丹道也十分精通,敢问侯爷,此子姓甚名谁?”西军大都督史博心生爱才之心。“林潮生,出身乡野,现在看来他的出身也没那么简单。史都督还是忘了他吧,他悟性虽高,可惜只有二品水木杂灵根。”韩天放道。林潮生对这些大人物的心理了如指掌,知道什么可以展示什么决不能露出一点风声,像是炼丹的才能暴露也就暴露了,而且暴露的越彻底效果越好,最好让侯府的人认为自己是丹道天才,这样未来在侯府的日子会过的很舒服很安逸。“是这样啊,那确实可惜了。”大都督叹了一声,不再提此事。“没想到那破落户出身的小杂种竟然赢李药师,不过他的好运到此为止了。”方守一嘴角噙着冷笑,缓步走向擂台,所有人的视线都黏在他身上,大家知道,真正的好戏开演了。高处看台上的其他几位军政大佬也都打起精神,看着这位百年一出的天才登台。刚一上台,方守一就给林潮生极大的压力,并非是因为备受瞩目,林潮生活了两百多岁,什么没见过,要是遇到这点小场面就怯场他也就不用混了。压力的来源正是那一头凶相毕露,随风扶摇而起的巨大黑狼。上三品灵根自带效果,影响天地元气,在前期就能达到元气外放的效果,这是很多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林潮生武道大成的优势被一下子扳平了。上三品灵根的强势之处这才初露锋芒,随着修炼精深,上三品灵根带来的好处越来越大,大到一个上三品灵根的武者可以打好几个中三品的。这也是为什么林潮生对改命灵水如此渴望。“你拒绝了我的好意,所以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你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用你的无能衬托我的伟大!”论骄狂自大,是林潮生输了,前世林潮生最膨胀的时候也没有像方守一这样目无余子。回以呵呵两个字,林潮生一式水浪十三拍盖压过去。这无往不利的一招却在方守一面前吃瘪,方守一一挥手,头顶的黑狼虚影就一巴掌下拍,将水浪击溃成漫天水雾。“再来!”武道大成之后调用天地元气对自身损耗是极地的,恰巧八品狼灵根也有此功效,黑狼与无穷无尽的波涛交锋,两人之间的战斗升华至炼骨境,即便是炼筋境武者也不能这么奢侈的用元气攻击。方守一雄视狼顾,顾盼生辉,林潮生气度沉凝,自有一番大家风范,二人皆是一时之选。擂台下观战的侯府侍女们尖叫连连,美目流转,仿佛后世疯狂的追星族,已经各自选定一人脑补出十万字的爱情故事了。“能和方公子斗这么久,这林潮生也算不错了。”一个老资历的都管说道。“听你这意思,你觉得方守一赢定了?”持不同意见的都管哂笑一声道。“那是自然,你没见过又怎么知道上三品灵根的厉害,几年前我奉四公子之命外出公干,途经赫连山。那时候赫连山上还都是山匪,匪首乃是炼血境的一方大豪,我失手被擒,碍于侯府他们也不敢杀我。那一晚,我算真正见识到什么叫高手,以炼骨境修为,单人独剑,踏平赫连山匪,那人就是藏剑山庄拥有八品剑灵根的绝世天才白惊鸿。”“纵然狼灵根不如剑灵根也相差不远吧,都是排名前列的灵根种类。你看方公子一招一式,那威力我等望尘莫及,如果这样都输了,我只能感叹妖孽遇到了更妖孽的。”说起曾经的故事,老都管眼中露出怀念之色。擂台下聊得热闹,甚至有好事的开启了盘口,总管也不阻止,对于侯府的中下层人来说,今天是个狂欢的日子,只要不出格,做什么都允许。擂台上一时间难分高下,擂台像是下过了一场大雨,彻底湿透了,上面还遍布着狼爪印痕,显然经历了一番凶险厮杀。“真难缠啊!”两人全靠基础招式僵持着,互相都想寻对方的破绽,林潮生两百年经验,哪里有破绽可寻?而狼灵根的特性就是阴险狡诈,偶尔露出的破绽也都是陷阱被林潮生识破。“虽然消耗的元气少但有消耗,我修为不如方守一,这么消耗下去我必输无疑,该做出改变了!”心下打定主意,林潮生的水浪十三拍威力一下弱了下来。方守一头顶的狼眸中闪过了一丝迟疑,但还是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瞬时欺压上来,几爪重拍,凶厉的爪风带着腥臭气味就将林潮生逼到了擂台角落。此时,林潮生已经出了十二掌,第十三掌拍出,威力突然拔高,一扇小型瀑布随掌而动,两人的身影都被淹没在瀑布之中。正在撕扯瀑布的黑狼忽然浑身毛发倒竖,强烈的危险征兆笼罩方守一。“有诈,玄狼铁臂!”方守一的双臂冒出黑色的狼毛,双臂朝着危险预感的十字交叉一横,但听到一声清脆的金铁交击之音荡然不绝。“好,就等你用兵器!”左手维持着狼爪,右手化为原样,抽出宝剑火炎,一剑斩空,灼灼逼人的热浪顿时将瀑布抵消,刹那间水汽蒸腾,两人身影在雾气中连续交锋,剑鸣声不绝于耳。“这不是刘黑子早年用的火炎剑吗,竟然给方守一,凭宝剑欺负人真不要脸!”“刘将军是方公子师父,师父传给徒弟天经地义,倒是那个林潮生似乎也有宝剑,和方公子对了好几剑不落下风啊!”水汽能遮挡住杂役,却遮不住大人物的视线。韩天放摸着下巴,道:“方守一的狼吻七杀剑练得有几分模样,倒是林潮生又让我大吃一惊,他的军中刀术什么时候练得如此精熟?”韩天放开始怀疑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